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93 敵酋脫逃

此時追擊而去的藍十字軍已然返回,我們幾個傭兵立刻跳起來,還沒等帶隊主官向思夢團長報告戰果,就迫不及待地詢問追擊狀況,這沖動之舉看的藍十字軍的數位團長搖頭不已,原以為挺穩重的一小伙,相貌差點還沒什么關系,如今卻是心急氣燥,難怪這護龍軍打成這樣,個個負傷,疲憊不堪,卻沒想到剛才還在夸有建設性的提議是哪個小伙子提的。思夢也很是詫異,對于我們的舉動很是不解,剛才她就覺得奇怪,護龍軍里怎么有這十來個傭兵打扮的人存在,如今看到我們心焦戰果,肯定是有什么原因,朝著向自己瞧過來征求意見的奇叔點了點頭,要他照實說。
  奇萊頓是藍十字軍的輕騎大隊長,此次肩負追擊任務,一身輕裝打扮的他清清了喉嚨道:“報告軍團長閣下,此次追擊敵突圍殘部,共計殲敵一百七十四人,另有三十多人棄馬逃入森林,因森林茂密,我們沒敢冒然追擊,讓其脫逃,請團長大人致罪。”此話一出,這些傭兵都臉現失望之色。
  沒等思夢開口,艾爾蘭已搶先問道:“請問大叔有沒有北部聯邦的人。”阿虎相對來說還比較沉得住氣。
  奇萊頓的眼神再次看向思夢,在得到同意后回答道:“回程里檢驗,其中十三人身上有北聯標志,看來是北逆天的直屬,只是其中并沒有好手存在。”
  艾爾蘭差點沒沖出去,被阿秀一把拉住,看著沖動的艾爾蘭,我冷冰冰地道:“小艾,記住你現在的身份,身為斥候如此沖動,這是大忌,報仇也不在一時,而且塔木和北逆天也不在其中,以時間推斷也已經追不上了,即便追上去,你以為憑我們這十數人能奈何得了他們嗎?逃出去的可都是精英哪。”說到最后,已有點語重心長的氣味了,要不是知道他血仇在身,我一定重重罰他,重點培養的狙弓如果不能做到沉得住氣這點,也枉費了我的心思了。
  在艾爾蘭低頭著應是之時,我語氣再度轉冷:“這次任務完成后,回營地面壁十天吧,也練練修心的功夫。”教訓完艾爾蘭我回首望著圍在邊上的眾位笑道:“各位,小孩子不懂事,倒讓眾位見笑了。”
  思夢見到我剛才聽說沒有全殲達合臺部臉現失望,但很快就又回復了剛見面時的模樣,看來北聯和這些傭兵一定有解不開的血仇了。如今看著我這半大的小子竟然說比他小兩三歲的年青人小孩子不懂事,忍不住有想笑的沖動,只是時間地點不適合,強行忍住了。
  我拉著眾位傭兵團員們閃過一旁,嘆了一聲道:“這次沒有將北聯的重要人物留下,是可惜了點,但所謂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我們有的是機會。反正我們的任務也完成的相當不錯,這個S級任務很快就可以交差了,等艷陽城圍解了后,我們就回可蘭,看看有沒有機會報仇。”完了我又補充了一句道:“來日方長,是我星夢的敵人,我不會讓他有好日子過的,你們放心吧。”
  據當日在場的一位傭兵團員回憶,看到我說此話時的眼神,可怕到極點,語氣幾近冰點,而臉上居然還帶著淡淡的微笑,相信誰成為團長閣下的敵人,一定不會有好下場的。
  除了放出必要的巡邏隊、暗哨、斥候、偵騎外,所有的人都進入了夢鄉,對藍十字軍和護龍軍來說,這些天都是太累了,身心俱疲,好多人已個把星期沒睡過好覺了,而此時的我卻是輾轉反側,身體是睡意盎然,但腦袋里卻沒半分睡覺的意念,真是奇怪,按說以我的體質更累才對,應該很快進入夢鄉,我終于還是坐起身來,進入冥想狀態,既然睡不著,就修練下魔法,今天的戰場之上,魔法力幾盡耗盡,如今正好補充一下。
  此時的艷陽城卻正處在水深火熱之中,近七千的護龍軍戰士經過十數天的生死相搏,如今已不足半數,而他們讓攻城者付出的代價也是數倍于已,但這并不足以使敵軍退兵,幸虧昨夜戰無敵部趕到了艷陽城外圍,對仄仁軍發動了一次攻擊,只是藏龍谷會戰時的敗兵已將消息通報,而戰無敵部經過近一天一夜的戰斗奔襲也是戰力不強,沒有達到奇襲的目的,夜色茫茫,雙方接戰不久也就各自收兵了,并沒多少實質性的損傷。
  近三萬的仄仁軍如今被兩面夾擊,只是他們人多勢眾,也改變不了艷陽城隨時告破的命運,只是在戰無敵部的牽制下也不能像幾天前一樣全力攻城。而且他們還要時時應付飛禽部隊的轟營行動,雖然損失并不大,但對軍心的影響卻是不低,特別是敗兵的描述加上親身體會,更是驚懼什么時候不小心就砸到自己頭上來了。
  這是飛禽騎士帶來的一天前艷陽的情況,如今護龍軍和藍十字軍的五千精銳正處在去艷陽和夕陽兩城的三叉路口上,去艷陽城六十里,以騎兵的速度最慢只要三個小時就可抵達,而夕陽城在五十里外的峽谷入口處,兩個半小時的馬程。
  此時離殲滅達合臺部已過去兩天,根據計劃一路上我們緩行而來,并時時接到戰況通報,艷陽城已陷入焦灼狀態,雙方都不能有效的進攻,圍是解不開,而城也攻不破。
  臨時駐扎營地內,兩軍的高級將領二十多人參加了臨時會議,這是一個討論聯軍動向的會議,目的是廣泛征求大家的意見,在去向問題上,兩軍的高級將軍們有不同的意見,當然并不是兩軍分岐,即便是護龍軍中也有兩種聲音,一種是電馳艷陽,一舉擊潰敵軍主力,那敵左路軍必定退去,夕陽之圍自解;而另一種則是借艷陽牽制敵軍機會,先行消滅圍困夕陽城的敵左路大軍,打開峽谷通道,那敵主力就怕被切斷后路,也必定撤退,一時間真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
  思夢對于護龍軍領地情況也不是很熟悉,也不知道到底哪個方法更為有效,我們也僅比思夢多了解一些狀況而已,對于兩個方法均覺可行,只是我較傾向后者,畢竟敵我比例方面,左路軍占的優勢小一些,以我們五千人加上守護夕陽的三千護龍軍,可以與左路的一萬軍隊有一拼的實力,而艷陽城外近三萬大敵,即便加上我們五千聯軍也僅不足萬五而已,對付近倍敵人,相信會吃虧不少,而還有一個有利因素就是聯軍中的輕騎兵不少,機動靈活,便于峽谷中的沖鋒作戰,弓箭的威力可以再次表現,況且有飛禽騎士的空中壓制,相信可以一舉破敵。
  在我向思夢解說艷陽、夕陽城形勢之時,智慧之光再次顯現在她的眼神里,對于這位一聽艷陽、夕陽城駐兵及圍敵數時,就明白了哪個方法更為有利了,以她代理團長的身份頓時說服眾位持不同見解的叔叔們,而護龍軍一方的不同意見卻是被我強行壓制下去,對他們多解釋只是浪費口水,服從命令歷來是軍人天職,身為護龍軍指揮官有權不用,那過期就作廢了。哪像傭兵團,還要征求大家意見,要不是這樣我才懶得和思夢團長解說半天呢。
  本來還在爭論何去何從的聲音在思夢的說服和我的壓制下,頓時只有一個聲音了,瓦爾達打的主意是和戰無敵會師,如今被我強行壓下想法,忍不住嘀咕了幾句,這位代理參謀的本事他是領教過了,一定有其的道理,至于不和自己等人解釋那實在是太目中無人了點,要知道思夢團長可是將兩個方法的優劣之處詳細向下屬解釋,讓他們明白哪個才是最好的方法,哪像這位,強行頒布命令后,自管自的趴那睡覺,要知道現在每天行軍才幾十里,哪有人累的像他這樣,這臭小子一定是裝的。
  無可否認,對于命令的執行上,護龍軍比起藍十字軍有效的多,主官命令下達立刻執行,但這就是軍隊和傭兵團的區別之處。
  思夢在解說完畢也很是奇怪,作為主官之一的瓦爾達剛才還嚷嚷去與艷陽城外護龍軍會師,如今卻是在下達準備拔營,向夕陽城進發的命令,而自己剛才瞟過這邊幾眼,也沒見星夢與他們說上幾句話啊,忍不住對著瓦爾達問了一句:“達叔叔,星夢對你們說了什么,怎么這么快說服你們了。”
  阿秀這時剛好走過來,笑著道:“沒什么,只是命令他們向夕陽城進發而已。”看著思夢吃驚成圓形的小嘴和不解的眼神,他又補了句:“軍隊向來以服從命令為天職,我也沒想到星少會想到這么簡單的方法就“說服”了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