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94 前后夾攻

這話倒是說的瓦爾達重重哼了聲,以示不滿,立刻被順風耳的我聽到,詢問道:“老瓦,你是不是有什么不滿,可以說出來嘛,哼哼什么啊,像豬叫喚。”瓦爾達幾番忍不住想要開口,我輕聲嘀咕卻打消了他的念頭:“我還以為有人要找打呢,這么長時間怎么就沒人犯個事,郁悶。”瓦爾達聽得是一頭冷汗,慶幸自己沒有開口,要知道這指揮權一交出去,這支部隊的最高長官就是我,而護龍軍例有一條就是服從指揮官指揮,不得異議,違者軍棍六十。現在可不是開軍事會議,可以自由發言。
  原來如此,思夢恍然大悟,不過這個方法不能在傭兵團實施,畢竟傭兵和軍隊有著本質的區別。
  在我的要求下,很快所有的飛禽騎士全被派往夕陽城外圍待命,而我們也是緩緩向夕陽城進發,我們將在傍晚時分到達峽谷的出口處,而發動的時機卻被選在了凌晨,在人最疏于防范之際,不過對方有銀狐之稱的敵帥菲利普肯定不會讓我們的偷襲輕易得手,相信藏龍谷的戰報早就傳到了左路軍大營,對于突然襲擊的防范應該很嚴密,只是不知道這天降巨石、火箭襲營是否也能防范的了。
  利用半夜天黑之際,飛禽全被動員執行運送任務,經過近三個小時的往來,一千五百名弓箭手被飛禽運送到了峽谷之中,他們擔任的狙擊任務,所有弓箭手如今卻是各個占據地利,或移石或偽裝,而給飛禽的休息時間僅有三個小時。
  此時臨時駐軍地籠罩在黑幕之中,為了達到突襲的目的,聯軍進行了嚴格的燈火管制,所有一切用火均被熄滅,僅有魔法師施放的有限幾個照明用魔法火球閃著微光,這僅是用來近處照明,兩百米外就看不到其發出的光芒了,而兩百米以內卻是聯軍的警戒范圍,根本就不可能有敵斥候潛入。
  小小的臨時軍帳內容納十數人已顯的很擁擠了,而如今竟然滿滿的擠了二十多號人,這些是今夜襲營的指揮官,正在聽從我講解襲營要略,畢竟像這種夜襲,很多人都沒經歷過。因為軍不可二主,所以指揮權交由我負責,而監軍之職卻落到了思夢手中,以監察命令中不合理的因素。
  而此時思夢卻是蹙著眉頭,顯然發現其中的不妥之處。幾番欲言卻又止,我正好瞥到她緊蹙眉頭的樣子,停下來問道:“思夢團長發現什么不妥之處嗎?”
  思夢見我發問,回答道:“如果能從敵后營襲擊,效果會不會更好。”我眼睛一亮,怎么自己沒想到這個方法,敵營后方正是峽谷,因另一頭已被仄仁軍奪取,其后方防御布置必定空虛,由后而至的襲擊相信可以達到事半功倍效果。以一千五百人夜襲相信比沿途狙擊更有殺傷力,點著頭示意這個方法絕佳,看來這位代理美女團長戰略水準還是相當不錯的。
  我立刻下令飛禽騎士再辛苦一次,運送近兩百人再次入峽谷,他們一起帶去了近兩百套重型盔甲和少量的重型武器,重裝步兵將會在襲營中起到很大的作用,可惜不能運送戰馬入內,否則這場仗根本就不用打了,以近千的重裝騎兵一次沖鋒就可將敵營攪的七零八落。
  營帳之內我側著頭看了思夢半晌,而這位代理團長卻自顧自的閉目養著神,對我欣賞的目光不理不問,看的我挺無趣的,沒想到現在的美女是又有容貌又有智慧哪,還以為安吉爾阿姨是個另類呢,誰料一路行來,聰明有頭腦的女孩子還是不少啊,而且也并不都是波大無腦型的,想到這忍不住在眼前美女身上悛巡了數遍,只是身形全包在戰甲之中,也看不出來。軍旅之中,有時候就是這樣無聊,等待進攻的時刻非得找點事情做做不可,要不然悶也要悶死的。
  只是看了半天沒見反應也挺無聊的,唯有進入冥想之中,這些天總是缺少冥想修練的時間,至于體力等的訓練倒是進行了不少,騎馬騎累了下來跑上一會,全身倒也是輕松許多,而騎兵們的速度也不快,僅是策馬慢行,兩天來受到了無數年輕騎士瞟過來的衛生眼,至于原因我卻是剛剛才知道,白癡魔法師之名竟然在軍中傳揚,你想想有哪個魔法師會不去冥想,而將時間浪費在毫無意義的跑路上,又有哪個魔法師竟然不會攻擊魔法(要知道連牧師妹妹也會高階的攻擊魔法),也不知道是哪個口空的傭兵將我這個軟肋泄露出去,后來才知道是遠在藏龍谷的可可,這群眾的力量真是龐大啊,消息簡直就像長了翅膀一樣,連藍十字軍的一位看守補給的老兵也開著我的玩笑,相信這在座的也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但他們沒想過,我付出了多少的努力,在過去了數年中,付出了常人數倍的努力修習魔法武技軍略,要不是我攻擊魔法的滯后,相信高階魔法師的標志早就繡上了我的魔法袍。白癡魔法師,我靠。
  但這并不代表我不受人歡迎,大多數年輕人還是非常羨慕我年紀輕輕就能指揮近五千的部隊作戰,而我策劃的藏龍谷一役讓他們更是敬佩到五體投地,以萬余人破敵兩萬五千人,殲敵一萬余人,俘虜數千,而自身傷亡僅一成,并在追擊戰中以一千五百人破三千敗兵,盡殲兩千人,這樣的戰績即便是當世名將指揮,也不外是。
  對于年長者的贊許我總是要謙虛點,而且“虛心使人進步,驕傲使人落后”的千古名言也會不時降落到我的頭上,其實也不用他們告戒,“勝不驕敗不餒”的警世恒言早就經安吉爾阿姨之手刻在我的腦海里了。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了,飛禽騎士們早已幾起幾降,將大量的裝備防具運送到了敵后峽谷中,而此時已是半夜三更了,離進攻時間僅有個把小時了,我從阿秀的輕聲叫喚中醒過來,此時軍帳之內早已人去帳空了,各級指揮官們早就出去準備了,反正沒我什么事,出去前,大家也沒叫醒我,難得見白癡魔法師冥想的時候,也讓他多用功片刻,這是大家的共識,阿秀笑著告訴我原因,看著我滿臉的郁悶樣,他差點沒笑死。
  等我們出了營帳,所有的工作差不多都準備完成了,馬蹄全被棉布包裹,馬嘴也被籠頭封住,襲營戰士也滿身裝備,而飛禽騎士也在準備升空工作,一切的忙碌都是為了一個小時后的襲營。
  飛禽第一大隊一騎士報告,峽谷內所有襲營準備都已就緒,擔任指揮的瓦爾達傳回消息,他們已摸清所有暗哨及巡邏兵的狀況。只等開打了,有威利這個盜賊出身的斥候幫忙,這種軍中布置的暗哨還不手到擒來,只是怕打草驚蛇,他們會在飛禽騎士第一波襲營攻擊后再發動。至于瓦爾達現在躲在草叢中暗暗咒罵卻不是我能顧及的,這也是對他當日暗中嘀咕的懲罰,否則怎么對的起我睚眥必報的個性呢。
  而此時藍十字軍的各位主官也一一報告襲營準備就緒,我一聲令下,眾位騎士都上馬待發,對于夕陽城,早已有飛禽騎士通報消息,其部將會在出城配合我軍攻擊,而飛禽騎士卻會在半小時后出發,他們將對敵營進行首輪攻擊,說實話,他們才是這次襲擊戰的主力。
  大火將仄仁東路軍的營帳映得通紅,對于天降的大火,的確引起了營內士兵的混亂,但菲利普不愧是治軍有方的老將,對于這種敵襲已不知經歷過多少次了,在他的帶動下,眾位軍官飛快將營內的士兵組織起來救火,而最為精銳的戰士卻被調到了前營,尖矛利刃閃著寒光,準備應對隨時而至的敵襲。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