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95 一舉破敵

在首輪飛禽騎士的襲擊下,仄仁軍營地火頭處處,這次以火攻為主的襲營,飛禽騎士們都帶了大量的火油瓶,在低空火速閃過仄仁營地,點燃火油瓶扔到下面的營帳、馬棚、草料倉、糧倉等易著火之處,火油瓶是扔哪,哪大火一片哪,而對于倉促升空的敵飛禽騎士們,卻被護航的一個大隊近五十位飛禽騎士狂虐,近半飛禽騎士還沒升到半空就被擊落下去,而有幸逃過首劫的敵飛禽騎士要么再次降落營地,要么向遠處逃遁,看到數百只的飛禽翱翔在天空中,區區十數個己方騎士給人家塞牙縫還不夠,不逃的那是傻子。首輪攻擊過后,聯軍的騎兵已沖到了夕陽城下,擺出沖擊敵營的態勢,我心里正暗自后悔,干么給戰馬裹上棉布、套上鎖嘴的籠頭呢,真是多此一舉,觀看敵營,火頭大多已被撲滅,只有少數幾處火頭過大,還有戰士在搶著救火,后營雖還是有些混亂,但前營卻沉浸在一片寂靜之中,一看就知道敵人已知道我們前來了,正蓄勢以待我方的攻擊呢,幸虧老子還有后著,相信峽谷內的伏兵已發動攻擊了吧。
  菲利普和皮耶及數千戰士聚集在營門周遭,目視著遠處飛馳而來的騎兵,準備迎接對方的沖鋒,雖然步兵在平地里面對騎兵毫無勝算,但如今有臨時營地為依托,相信戰馬是沖不破木頭搭建的圍欄的,而營門之處卻是重兵駐扎,如果對方騎兵冒然沖入,只有受死的份,菲利普冷笑一聲:“襲營,哼,看你還有什么招。”
  皮耶此時卻恨不得對方全數沖殺上來,自己的部下數天前被誘殺在城內,這口氣蹩了這么多天,如今有敵人送上門來,那正好是他出氣的時候,想到此處,手中握著戰斧的手不禁緊了一緊,而抱著相同想法的仄仁戰士這些天在夕陽城下也受夠氣了,正恨不得一戰呢。
  輕騎兵劃陣而出,卻仍然沒有沖擊敵營門,只是遠遠地將火箭射入營地內,使本已差不多熄滅的火頭再次燃起,仄仁弓手站在圍欄邊的木臺之上或木制哨樓上射箭還擊,只是對方弓箭手好象少了點,稀稀落落,毫無威力可言,而此時的聯軍卻鳴金收回欲靠近攻擊的輕騎兵。
  菲利普恨恨地啐了一口,剛要入圈套的肥羊竟然跑了,近千的弓箭手雪藏未發一箭,本想等對方騎兵靠近突然攻擊,哪料對方卻收回輕騎兵,難道是被識破布置,但此念還未完,對方的輕騎兵再次狂瀉而至,但仍然是遠處攻擊,但這次攻擊的卻是周遭的護欄及營門,這些木制的防御設施本來也是涂過防火材料的,只是對方竟然在箭上涂上了火油,頓時幾處護欄起火燃燒,而后營救火的士兵卻遲遲不至,無奈只得下令抽調數百戰士加入到救火行列中,在回首看后營時,卻發現不同尋常之處,竟然火勢更猛,還隱隱有廝殺聲傳來,難道是敵襲,立刻派遣一個大隊的輕裝步兵趕往查看。
  瓦爾達率領的近千名戰士早已準備妥當,在敵營起火之時,暗中潛伏到近處的斥候很快清除了暗哨,而巡邏隊也被護龍軍戰士成功伏擊,竟然沒有發出一聲聲響,欲喊敵襲者也被一箭封喉,換過服裝的護龍軍戰士一路誘殺過去,直到了營門之內才被人發覺,但未及敲響敵襲的警鐘訊號,就被一箭穿喉,卻正是小傭兵艾爾蘭,他是再三請求才被派到瓦爾達這邊來的,沒料到卻立下奇功。接下來就是見人就殺,見可燃之物就放火,后營近千的士兵陸續與護龍軍交上手,但以有備擊無備,加之重步兵卓越的攻防能力很快就將這些士兵散兵擊潰,而數名狙弓卻將想敲響警鐘和前往報訊的傳訊兵一一狙殺,因為駐扎峽谷的關系,仄仁的營地實在是過長了,后營到前營長達一里,除了示警鐘外,大聲叫喊也很難讓前營聽到,加之前營的輕騎兵襲營,聲響也很是浩大,將呼喊聲掩蓋過去了。
  沒料到這次建功的居然會是從后營襲擊的戰士們,他們在后營繳獲大量的馬匹,要知道后營本就是各種物資堆放之地,而馬匹因這些天的攻城戰用不上,也被安置在后營,數百匹戰馬很快讓護龍軍戰士重新成為騎兵,而兩百名獲得戰馬的重裝步兵更是可以比擬重裝騎兵了,他們的戰甲是藍十字軍處暫借的,本來藍十字軍要參加由后營而至的襲擊戰,但地形等方面卻沒有護龍軍熟悉,只得暫換戰甲了。這些隸屬騎兵的護龍軍戰士,因為戰馬運送不進來,無奈只得步戰,如今繳獲這些戰馬,還不如虎添翼哪,一個大隊近五百的敵來援輕裝步兵很快就被戰騎沖潰,盡數圍殲,而騎兵們更是馬不停蹄,也不怕人少,就往前營沖襲而去,仇恨往往在讓人迷糊了雙眼,但他們的沖鋒卻給前營準備沖鋒的藍十字軍騎兵們減少了傷亡。
  菲利普此時卻是焦心似焚,派出去的步兵沒有消息傳送過來,而前營的營門在數千支火箭的燃燒下已快坍塌,護欄也多處毀損,對于火攻菲利普也不是沒有想到,只是現在雖是清秋季節,但峽谷駐扎營地內的可燃之物已被盡數清除,只是沒想到對方竟然用上了火油這種縱火利器,但要不是見對方全數都是騎兵的話,自己一方絕對要出擊會戰的,也由不得對方如此猖狂了,只是護龍軍哪來這么多的騎兵呢,前天由艷陽城大軍傳來的消息,藏龍谷一役對方也就數千騎兵,也不可能全數到了這里吧,要知道沒這些騎兵牽制,艷陽早就拿下幾回了。
  此時皮耶請令出戰,要不然只挨打不還手的話,不用一個小時,己方就全數暴露在敵騎兵的沖鋒路線之上了,而在菲利普猶豫之際,狂暴的馬蹄聲再次響起,這次卻不是來自身前,而身后的大地在顫抖著,有騎兵至后而來,怎么會有騎兵,要知道除少數幾匹戰馬外所有戰馬均在后營安頓,沒有自己的命令不可能會有人敢于在大營內騎馬奔馳,念頭轉到這,菲利普已知是敵襲了,大聲命令后陣士兵就地防御由后而來的攻擊,命令被層層下達。
  只是太遲了,在命令到達后陣時,戰士們剛支起盾牌,沖鋒中的騎士已然出現在眼前了,騎士長矛都已然放下,其實也不怪這些戰士動作慢,大型防御盾全數布置在了破損的欄柵及大門處,后陣僅有少數幾面大盾,比起塔盾來,防御能力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而多數只是戰士們身上的鋼盾皮盾,這些在沖鋒的騎士面前根本就是小菜一碟,后陣鋒線很快就被沖的七零八落,而很多護龍軍戰士的長矛已然折斷,但要知道他們的長矛上可是串起好幾個仄仁的步兵,在矛毀后,騎士長劍已然握入手中,護龍軍戰士的鐵騎強行破入后陣,將后陣攪的大亂,順勢就沖入前陣之中,而其后跟上的步行戰士們卻是抱成團圍攻躲避騎士的仄仁戰士。
  此時信號已上天,而敵營開始有混亂出現,顯示瓦爾達的部隊已然襲營成功,藍十字軍的重裝騎兵上場了,這些全身藍甲的騎士,連戰馬也全部覆蓋戰甲,在命令聲中,排成數排當先對著敵營發起了沖鋒,真正的重裝騎兵,比起護龍軍的重裝騎兵在戰力上有過之而無不及,甚至可以比擬地行龍騎兵的沖擊,更令人不可思議的是菲利普雪藏的弓手們竟然在數輪攻擊中沒射倒幾位騎士,這戰甲竟然厚到箭矢不入的地步,后來才知道這此戰甲居然重達兩百斤,而并不是全員裝備,僅兩百名騎兵裝備此種戰甲,而他們卻是沖擊在最前線吸引了敵軍的弓箭,第一波攻擊因為破營門及護欄的關系很快失去沖擊力,陷入到混戰中,第二波攻擊卻成功沖入敵營中,面對重步兵的圍攻,他們卻沒有停止前進的腳步,跟在身后的第三波很快就沖過了前兩波的戰線,騎兵攻擊的特色,會在沖入敵陣后,在兩騎之間留下很大的空隙,以讓后續騎兵沖擊而過,隨著數波沖擊,藍十字軍竟然在敵陣中與護龍軍會師,鑿陣成功后的兩者并沒停留繼續前沖,他們將在空曠處回轉馬頭,再次沖鋒。
  大營中的菲利普看著破營而入的騎兵,開始還指揮步兵攔截,但很快步兵被連續而至的騎兵沖的四散,而指揮燈籠和旗幟也被對方射下,最令人畏懼的是對方的飛禽部隊再次出現在上空,對著想集結的仄仁士兵亂放弓箭,而跟在重裝騎兵后的輕裝騎兵很快就將想集結的士兵驅散,亂勢已成,回天乏力啊,皮耶此時也陷入潰兵之中,不是他不想作戰,而是根本就沒有沖上前去的機會,即便他手刃了數名潰兵,仍阻止不了這些戰士的逃命舉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