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96 回天無力

此時在菲利普的頭腦里只有四個字,回天無力,要知道戰場上敗勢一成,想扳回簡直難如登天,而且隨著對方輕騎兵、步兵的相繼涌入營地,重騎兵鑿穿戰陣后再次殺回,己方士兵卻毫無組織可言,指揮官沒了自己令旗的指揮也很是茫然,根本沒有一處形成有效的防御,這一切的一切顯示敗勢無可挽回,自己身邊的親衛大隊此時也是拼死肉搏,希望殺出一條血路,護送自己離去,隨著敗兵蜂擁著向峽谷方向逃去,期間踩踏死傷者無數,而聯軍騎兵卻是分批掩殺.待第二天天色放亮,仄仁左路軍已被盡破,而騎兵部隊仍在一路追殺逃跑的敗兵,飛禽將大量的弓手降落到逃敵前方進行狙擊,一萬左右的大軍最后逃脫者僅數百人,銀狐菲利普在敗軍中被流矢所殺,而皮耶有幸逃脫。騎兵們跟在敗兵后順勢攻占了峽谷另一頭的阿倫城,阿倫城駐兵本就只有兩千余人,看到大隊掩殺而至的重裝騎兵,早已心膽俱裂,棄城而逃。
  在長達一日一夜的大戰中,仄仁總共傷亡被俘近萬人,主帥被擊斃,而聯軍方面也損失不小,護龍軍由后營突襲的輕騎兵大隊戰后僅半數人生還,而藍十字軍的傷亡反倒很小僅數百人陣亡,這也多虧了護龍軍戰士從后方突襲打亂了敵軍部署。
  而此時艷陽的戰事也告一段落,在阿達威現身艷陽城頭,并用龍息令近百名攻城戰士瞬間斃命后,仄仁主帥下達了撤退的命令,有神圣巨龍坐陣的艷陽城實力大增不算,光是士氣就是空前高漲,不戰至一兵一卒必不肯放棄,親臨戰陣的哈達威的威懾力不下于戰無敵大軍的側面威脅,要知道當年阿達威發怒時,在千軍萬馬中一人干掉了兩個千人隊,并毫發無傷地退走,有龍騎士參加的戰斗會是毫無懸念,而這位卻是當年以一人之力對抗三位龍騎士的攻擊而不落下風,雖然脫離龍界使其實力大損,但就憑十數名圣級精英們未曾將其授首,就知道其實力仍是強橫無比,不撤軍那是傻瓜加白癡。
  而對于退而不亂的仄仁部隊,護龍軍也沒多加追擊,只是遠遠地跟隨在其身后,監視其撤退。
  夕陽戰事第三天,仄仁軍隊全數撤回了凱威拉山脈以西,并放棄了峽谷眾城,在神圣巨龍及飛禽騎士的威脅下,守御峽谷要塞極不明智,況且大部要塞防御方向均是向著仄仁方向,在可蘭方向有的根本就沒有城墻,防無可防,而有城墻的也很是薄弱,在破壞完仄仁方向城墻后,仄仁軍將一片廢墟留給了護龍軍,盡數撤走。
  艷陽城殘破的統領府議事廳內,兩排座椅擺放在兩側,而中間卻是張獸皮太師椅,阿達威坐在其首,左邊坐著的是客人,分別是藍十字軍及雄心可秀的眾位主官,思夢坐在了我上首,而我位置本來是留給可可的,畢竟團長是她,但她嫌坐在上首太悶,非得坐到未坐不可,其實主要不是怕悶,而是怕麻煩,雖然仄仁已退兵,但還是有很多麻煩事要商議的,比如戰俘的處置問題,比如傭兵團的報酬問題,比如護龍軍領地重建問題等等等等,雖然并不是每件事都和傭兵團相關,但征求意見是免不了的,這種麻煩事當然是我這小狐貍出面比較好,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讓人知道我有一半的狐族血統,竟然將小狐貍的綽號免費送我,真讓我感動莫名哪。而右首坐著是護龍軍的各位統領,根據審訊,五名內奸被一一揪出,竟然全是當年追隨戰無智打天下的老將,而原因卻是簡單的很,他們竟然厭倦了護龍軍單調無趣的生活,想到大城市領略花花世界的美妙,無疑錢成了他們最想得到的東西,在有人牽絲引線下,很快就和仄仁高層達成了協議,幫助仄仁殲滅護龍軍,在他們的安排下,仄仁軍兵不血刃將峽谷各要塞一一奪取,要不然哪有這么快就打了艷陽城下。
  戰無智如今傷勢未見好轉,而對于護龍軍最高統領一職也沒有合適的人選,戰無敵是明確表示不會接這燙手的山芋,而其他眾人要么聲望不足,要么資歷不夠,都難當大任,阿達威只有親自主持大局,靜待戰無智恢復,如今將藍十字軍和我們這些主官召集到議事廳,正是要討論今后的合作事宜。
  藍十字軍這次千里救援,幫助護龍軍擊退強敵,并圍殲達合臺部,并付出了近千的傷亡,這當然不能讓他們自己承擔損失,阿達威當即拍板,負責藍十字軍所有戰死者的憮恤及傷者的醫護費用,但對于這次長途奔襲的軍費問題,因為護龍軍領地重建及死難者的撫恤問題等需要大量的錢財,也抽不出多余的資金,阿達威答應將在今后的合作中多提一成利潤給予藍十字軍以作補償,至于戰斗中繳獲的戰利品,允許藍十字軍自行處理。
  而對于我們雄心可秀傭兵團,阿達威卻拿不出具體的酬謝方案,畢竟在與仄仁、達合臺部的戰斗中,我們傭兵團并未發生減員,但因為我連出奇謀,屢次指揮破敵,其功績也是可見的,但對敵之時我們卻沒傷到哪怕是一根毛,要說真有損傷,就是騎太多的馬磨破了屁股,但戰無敵打趣說這并不屬于公傷范圍,是自身缺少鍛煉的緣故,幸虧我據理力爭,才將醫藥費問題給解決了,否則還要自費醫療那不虧死。最后我提出的要求是護龍軍無償提供北聯的情報給我們以作報酬,護龍軍領地過往商隊頻繁,南來北往總會帶來不少的消息。
  至于俘虜問題,相信仄仁會贖回,畢竟支付憮恤金的支出比起贖金來多太多了,這贖金將按五五比例分給護龍軍和藍十字軍以作為部分軍費支出,而我們也得到了些許好處,每人拿到了一百個金幣以作酬謝,加上護龍軍的情報支持,總算不虛此行。
  我們準備明天起程回達米蘭,哈里建設傭兵駐地及招收傭兵也有一段時間了,應該有不錯的成果,如果可以,順便到可蘭都城雄鷹城找公主殿下了解一下北部聯邦的狀況,看有沒有報仇的機會。正當我數著金幣,做著美夢之時,門突然被人踹了進來,頓時三位睡在同一房間的少年驚起,黑燈瞎火的也看不清狀況,阿秀的手就摸上了放在桌邊的弓箭,而阿熊是雙手戰斧橫握胸前,我則快速給三人加上了防御魔法,對于三人的方位我早就熟記于心,這也是多年來養成的習慣,是不斷被老姐和可可半夜騷擾虐待的產物。
  進來的果然是麻煩少女可可,這兩年來,脾氣一點沒變,進門從來不用敲的,直接用腳踹,不過還好聽到她的聲音,要不然阿熊和阿秀手上的東西可就招呼過去了。
  可可明顯剛從哪跑過來,上氣不接下氣的,喘了半天才說道:“小星,有你的飛鴻傳書,嗯,好象熊寶寶也有份。”
  聽到了可可的聲音,我魔法照明彈就點上了。
  我驚奇地問道:“飛鴻傳書?”嘴里問著,腦子里卻在想:這可是傳送最高級別軍情所用的方法,怎么會用在我和阿熊的身上,有沒有搞錯,這是多浪費的一件事哪。
  阿熊則是滿臉驚奇道:“我也有份?”
  阿秀一臉詫異:“什么內容啊?”
  可可滿臉的不解道:“威叔叔接到傳書就叫我來通知你們,好象是七層什么東西。”
  “你半夜三更跑出去干什么啊?”這話一出口我就知道多嘴了,這可可向來有夜間活動的習慣,這不是多此一問嗎?出來這么多天,都把這茬給忘了。
  此時有人站在門口敲了下門,門雖然開著,但進來前還是先通知下里面眾人,倒是個懂禮貌的主,四人轉頭看去卻正是藍十字軍代理團長思夢。她明顯聽到了剛才我們的對話,糾正可可的話語道:“飛鴻傳書的內容是關于七圣血誓的。”
  “七圣血誓。”四人中有兩人臉色大變,卻正是我和阿熊。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