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99 公主寶貝

七彎八繞下,終于抵達了大公府的會客廳,沒想到竟然大到這樣的地步,比起軍議大廳一點也不遜色,看來這么多年的經營,成果顯著啊,忍不住有點佩服這位刮地皮的水平,看這客廳內的擺設,古色古香,一看就知道都是些值錢貨,而且這些近乎絕種的水紅木所制的桌椅,現在可是有錢也買不到的古懂,放在書架上的花瓶等物也是精致到極點,比起七色軍議廳那些可憐巴巴的廉價花瓶,不可同日而語啊。大概估算了下,光這些擺設就足夠一個萬人隊一年的開支了,大公的富裕程度可見一般哪。此時會客廳中早已坐了七八個人了,形相各異,但從他們身著服飾上的等級標志就可看出,這些人無一是弱者,而年紀最大的卻是一位老叔,四十來歲上下,國字臉,山羊須,身材倒是雄壯,身著標準的戰士服,上面繡著天級戰士標志,那白色的飛馬圖樣已經有些現黃了,估計是升階到天級戰士很久了,卻遲遲不能突破到圣級水平,只是這樣的人多了去了,也不奇怪,天級離圣級雖然只有一步之遙,但這一步卻是讓很多人窮一生心力苦修也不能突破,就像騎士從日耀升到圣騎;高級魔法師進階到魔導都是相同的情況。
  而年紀最小的卻是一女孩,蹦蹦跳跳的想拉著身邊的人陪她玩,卻好象沒人理她,本沒留意,但其不小心摔倒之時,竟然身現白光,硬是沒撞到邊上的椅子上去,害我擔心之余還給她加了個飄浮術,看來是多此一舉了,而她沒摔到地上,奇怪地回過頭來時,卻讓我們剛進來的五個人大吃了一驚,她身上的短袍竟然繡著高階牧師的標志,看她才七八歲的樣子,高階牧師,那真是天才兒童中的天才了。
  小女孩明顯感覺到是剛進來的人中有給她加持魔法的,本來她就是以這招博取他人同情,以達到陪她玩的目的,而在座的這些個早就不知道上了幾回當了,對她的自導自演好戲當作沒看見,本來挺無趣的,如今見有人上當,真是高興,看來又有人陪她玩了。
  看到小女孩蹦蹦跳跳地跑過來時,一臉的笑意,真是開心哪,我莫名地感到有似曾相識的感覺,當年,自己也是如她般大的年紀卻到處惹事生非,弄得家里是雞犬不寧,令大人們頭疼不已,而這個小女孩古靈精怪的,和當年的我有許多相同之處,看來也是個麻煩精。
  果不出所料,古靈精怪跑到我們面前甜甜地先笑了個,引得可可和思夢兩個女孩是疼愛不已,連聲問有沒有嚇著,而眼珠子卻在亂轉著的小女孩擺明很受用大姐姐的關心,連擺著小手吃吃笑道:“沒事,沒事,只是摔著玩的。”
  ????一串大問號閃現在我們面前,摔著玩的,厲害,而此時帶我們進來的軍官卻是對著小女孩行了一禮道:“公主殿下,這幾位是大公請來的客人。”原來她竟然是帕梅的公主殿下。
  小女孩明顯不吃這套,板著小臉道:“知道了,要注意待客之道嘛,老提醒我干什么啊,我又沒得老年癡呆。”
  軍官恭敬地道:“是,殿下,只是大公吩咐不能怠慢了這些客人,大公怕您不小心得罪了哪位,就不太好了。”
  “知道了,知道了。”小女孩噘起了嘴巴,一臉的不高興。但擺明卻是就此屈服的樣子,明顯是怕了大公了。
  我瞧著有趣,道:“小公主,今年多大了。”和小孩子套近乎的經典開場白。
  小女孩白了我一眼道:“什么小公主,我都快十歲了。”
  “哦,快十歲了啊,你可真厲害啊,小小年紀就拿到了高階神圣系魔法師的稱號。”這是套小女孩話的手段之一,看她身上的衣服非常合身,相信并不是偷偷穿了哪個宮庭法師的衣服,上面的標記顯示其是剛繡上去不久。
  “這是神圣系魔法師標記嗎?我還以為是火系呢,歐菲斯老師竟然騙我,555,我找他理論去。”小女孩的話差點沒讓我趴下,所謂神圣系就是光系的代名詞,而歐菲斯其人更是神殿首席長老的身份,也就是光明神在人世間的代表,其地位比起一國之主來,毫不遜色,但其出了名的大公無私,看來這小女孩是靠自己的能力獲得這神圣系高級魔法師稱號的。
  “不用找了,小寶貝,我又沒說這是火系魔法師標志,是你自己理解錯了。”未見其人,先聞其聲,在大家抬眼望去之時,正見一位老人進入會客廳內,身上的魔法袍殘破不堪,我身上這件比起他的來,簡直就是錦衣了,但人并非靠衣裝,其身上顯現出來的精氣神,是我從來沒見過的,全身發出淡淡的光暈,整個人好象籠罩在光幕之中,而神情卻是似笑而非的感覺,人跨進門內,就向在場的眾位點了點頭,而剛才還坐在那的全都站了起來,神態恭敬,對于魔導這樣級別的長者,保持尊敬的態度是非常必要的,況且這還是歐菲斯,最受世人尊敬的魔法師這一。
  歐菲斯明顯是和客廳里的眾位見過面,一進來什么也沒看,光注視著我們剛進來的五個人,淡淡的魔法施放痕跡在他手上顯現,光系束縛術瞬間就向我們纏繞而來,在他的魔法力壓制下,我們五人的氣息也變得不順起來,像阿熊就是狂神斗氣運起,以作抗衡,思夢的圣斗氣也瞬間爆發,而阿秀、可可則是慌亂地給自己加持魔法盾,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沒想到魔導出手的低階束縛術也這么可怕,只是他偷襲成份存在,否則大家也不用這么狼狽。
  唯一沒有動作的只有我了,誰讓我剛才聽了侍衛大哥的話,在身上狂加強化護盾呢,一重護盾相信也擋不住魔導束縛術的攻擊,就像他們四個,我也有給他們加持護盾,只不過沒有加到自己身上這么變態罷了,多達四重的風系和自然系魔法盾即便是魔導也不能僅憑束縛術就想解決,難怪可可說我怕死怕到變態了。
  歐菲斯沒想到自己全力出手的束縛術竟然全都無功而返,雖然這只是低階魔法,但以自己的魔法修為,相信即便是高級魔法師也要吃力應對,眼前的五人,除了兩位近戰系的利用自身斗氣強行沖破束縛外,三位魔法師均是利用魔法盾抗衡,奇怪之處在于,自己的束縛魔法加到這五人身上時都被阻了瞬間,而正是這比眨眼還短的時間,竟然損耗了近半的魔法力,相信是這些人身上被加持了高階魔法護盾的作用,否則在自己的突然襲擊之下,這五人應對起來也沒這么輕松了。
  歐菲斯看了我們半晌,輕點頷首道:“五位的修為不錯嘛,能順利化解我束縛術的偷襲。”
  可可等四人心里都在想著僥幸兩個字,要不是我護盾阻擋了片刻時間,相信他們是來不及作出反應,要吃點小苦頭了。可可毫不客氣地回道:“你這老頭怎么搞偷襲這么卑鄙啊,小星,怎么像你一樣的人這么多啊。”還順便迅速發動了一次五階魔法攻擊,只是被歐菲斯輕松化去,這倒好,一下開罪了魔導不算,還把我給搭上了,我招誰惹誰了,怎么誰見我都要咬兩口。
  邊上的眾位中有人叱道:“小姑娘說話注意點,這是歐菲斯閣下在測試你們的修為水平,看看你們是否有資格參加這次神殿之行。”
  歐菲斯反倒擺擺手,樂呵呵道:“小姑娘心直口快,我喜歡,來,老頭子好久沒看到喜歡的人了,送你樣東西。”突然伸手之下竟然憑空出現了一根魔法杖,杖身帶著藍光,是水屬性的,相信是他剛才看到可可施放水系護盾,知道其主攻的是水系魔法,拿出了這根魔法杖送人情。
  可可毫不猶豫地接過了魔法杖,毫不客氣地道:“送我東西我收下了,不過喜歡就免了,我可不會喜歡老頭。”這位大小姐明顯沒理解人類社會喜歡兩字的含義具有多重性,在獸族,喜歡兩字可是代表一生相守的意思。歐菲斯倒也沒出現吹胡子瞪眼睛的神情,只是一臉的尷尬道:“小姑娘是獸族的吧,呵呵,難怪難怪,喜歡兩個字我收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