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100 唬人伎倆

邊上的寶貝公主此時卻抓住了歐菲斯的大腿,亂搖亂晃不依道:“老師你偏心,寶寶求了你這么久也不肯給人家玩,卻送給了姐姐,5555。”這魔法杖在歐菲斯不小心露白后,就被寶貝公主給盯上了,但因寶貝主修光系魔法、輔修火系魔法,根本用不上這根水系魔法杖,所以歐菲斯也沒給她。歐菲斯卻也沒多加解釋,只是淡淡笑道:“好寶貝,你的魔法修為根本就用不到魔法杖,我告訴你,魔法杖只是低階法師才用的,你看這位姐姐,等級比你低吧,這是老師送她防身的,你要是拿走了,姐姐可就少了件防身的家伙了。寶貝最乖了,下次老師送個好東西給你。”
  這話擺明只有小孩子才會信,沒想到剛正不阿的魔導歐菲斯閣下也有騙人的時候,而且還是騙一個未成年的小女孩,這話說出去也沒人信。只是這寶貝倒是挺受用這番話的,輕輕放開了抱著歐菲斯大腿的手。歐菲斯的眼光又回到了我們身上,他反復掃視了幾遍,道:“這位的狂神斗氣水準不錯,相信有高階的水平了吧,是不是錯過了這次的升階考核。”這話是沖著阿熊去的。
  阿熊只是誠懇地點了點頭,而思夢卻很是恭敬地代答道:“魔導師閣下,正如您所說,他們都錯過了進階考核。”
  歐菲斯眼光轉到了思夢身上,輕點了點頭道:“藍十字軍代理團長思夢,果然聞名不如見面哪,小小年紀就達到了日耀級別,前途不可限量。”相信他是從思夢衣著上的家庭標志認出了她,思夢微笑著道了聲謝,能得魔導如此稱贊,很是不簡單了。
  看到阿秀身上所背的魔弓,老人家的臉明顯露出了喜色:“年輕人魔法用的不錯了啊,不知道箭技如何啊。”魔弓沒有特定的等級標志,他們是以各種稱謂來區分高低階,阿秀如今的水平可達到追風境界,也就是魔法達到了中級魔法師水準,而箭技相當于神箭手水平,以其的綜合能力,可以對抗高級的魔法師和戰士了,魔弓能達到如許境界,已是萬中無一了。
  阿秀點頭致敬道:“魔導閣下,我想追風境界應該沒問題。”
  歐菲斯哦了一聲,這幾位年輕人給他的驚喜是一個勝過一個,可可防御能力偏弱,但其剛才示威性的攻擊魔法倒是讓大家吃驚不小,而阿熊的狂神斗氣和思夢的圣斗氣、阿秀的魔弓級別都是大家始料不及的,因為這與他們身上的等級標志不符啊,而最后一位長相平凡到極點的年輕人應該是加持魔法盾的始作俑者,因為剛才這幾位在魔法防御能力上都不是很強,唯一沒有動作卻安然化解束縛術攻擊除了他還有誰,歐菲斯好象看到了什么東西,一臉的不信,輕聲問道:“你是初級魔法師????”
  “您老人家眼神真好,這也讓你看到了。”我這可不是諷刺,一進來會客廳,看到廳里眾位最低也是和可可他們一樣,是中級的標志,而唯獨我是初級,不好意思之下只得將手中的皮盾輕掩住等級標志,沒想到這也讓歐菲斯看到了。
  歐菲斯似笑非笑地看著我道:“小伙子隱藏實力嘛,嗯,年輕人就是應該知道內斂才好,像我老人家當年的作風。”欲哭無淚哪,我這哪是內斂啊,是我的攻擊能力太弱導致不能升階啊,我還沒達到他老人家所說的境界。
  我哭喪著臉道:“您老有家真是抬舉我了,我不是不想升階,而是攻擊魔法的硬杠杠沒法越過,您老人家能放低標準嗎?對于升階我可是想了好幾年了。”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向剛正不阿的魔導師閣下提出如此不合理的請求,真是讓眾人大開眼界啊,這魔導師閣下就算有心放水,奈于這多人知道,也不會有些許高抬貴手的舉動了,真不知道這個人是小白呢還是弱智。
  思夢滿臉吃驚地看著眼前之人,這還是不是當日那個在千軍萬馬中指揮若定的家伙,怎么好像腦筋有點搭牢的樣子,提這種要求,無疑將后路全都堵死,相信以后魔法師公會對其的考核會更加嚴格,否則那不是拆歐菲斯閣下的臺嗎?
  寶貝抬起小頭看著哭喪著臉的我,安慰道:“沒關系,下次我叫老師放下水好了。”歐菲斯老臉一整,道:“小家伙不要亂說,這可不是玩游戲,是要憑真材實學的,再說了,也不是我這老頭一個人作的主,呵呵。”
  寶貝明顯看到老師的臉色不好,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吐了吐小舌頭,一臉歉意道:“對不起了,我也幫不上忙了。”
  我半蹲著身子,摸摸寶貝的小腦袋,說:“小家伙還挺關心我嘛,呵呵,不如認我做哥哥吧。”
  寶貝明顯挺煩有人摸他腦袋,伸手撥開我的手道:“你有什么本事哦,想做我哥哥可是要有大本事才行,否則我丟不起那人的。”年紀輕輕,說話倒是老氣橫秋的。
  “你哥的本事可不會輕易顯露出來的,知道深藏不露不,你哥我就是這種高手。”我半是唬人半是欺騙道。
  可有人就不買單了,邊上一位長相俊秀,風度翩翩的魔法師出來“打抱不平”了,細細地語聲差點讓我認為他是個娘們:“騙小孩子的功夫可不要拿到這來使,公主殿下怎么會認你這種騙子做大哥,是吧,寶貝。”
  看著對方高階魔法師的標記,我打著退堂鼓,可可可就煩了,什么人嘛,二話不說就一記冰刃甩過去,猝不及防下,這位魔法師的衣袖上就開了道口子。
  “切,我以為有什么本事呢,這種魔法師我一個可以挑八個。”可可語帶不屑,剛才在魔導師歐菲斯手上吃了點小虧,也沒扳回面子,如今這氣可就出在這出頭鳥身上了。
  那魔法師臉脹的通紅,卻又不好意思和女孩子一般見識,和他坐在一起的戰士也無可奈何,只能放下狠話:“你有本事不要當縮頭烏龜,躲在個娘們后面算什么英雄。”
  我向前跨了一步,眾人本以為我要發火,哪料到我只是笑笑道:“這位仁兄,話可不是這么說的,第一,我不是什么英雄,第二,我有本事又要當縮頭烏龜,你難道要咬我。”
  無賴,兩個字生成在所有人的腦海里。歐菲斯看著這些年輕人的舉動也沒出言干預,他正想見識一下這些七圣后裔的本領,也好為這次的神殿之行挑選必要的人手,雖然他自己是不能進去了,但作為當事人的再傳弟子,也想為這次行動出綿薄之力。
  我陰陰一笑道:“魔法師先生,注意了,我要動手了。”
  對面的魔法師聽見此話,身前立刻生成魔法盾,身為高級魔法師當然不好意思先出手攻擊了,半晌卻沒見我有任何動靜,正自奇怪,標準的偷襲招式已然來臨,自然系的纏繞術,比起其他各系的束縛術,自然系的纏繞術是最不容易對付的,因為它有實物基礎,而不像其他各系僅是魔法元素而已,而在他吃驚低頭之際,水球從天而降,竟然是標準的水球術,落到頭上一身的濕,而他還沒做出反應前,水元素竟然全部凝結,他身上瞬間變成了冰封狀,閃電突閃而至,魔法師在受到電擊后,頭發上豎,臉色發黑,此時的他跟英俊兩字完全靠不上邊。
  高級魔法師的實力畢竟是有的,這種低階的攻擊魔法也不會造成多大的傷害,在反應過來后,魔法師并不急著解開身上的束縛,攻擊魔法就出手了,身為風系高級法師,對于風系魔法的應用是熟無可熟的,惱羞成怒之下風系五階、六階魔法可是噴薄欲出,只是在這會客廳內使用如此大型的魔法會不會太那個了,魔導師閣下適時出了手,不過卻不是分開兩個正在比試的法師,而是在兩人外的場地形成了魔法屏障,任何魔法攻擊都別想溢出他形成的魔法防護圈。所以即便是我們兩個在里面打天打地,只要沒用出禁咒類魔法,就不會對會客廳造成任何損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