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101 以弱凌強

風系魔法的攻擊以旋轉切割和召喚最為見效,旋轉類的切割一般以風刃般的薄片旋轉滑行為主,其攻擊以邊沿割向攻擊目標,高級魔法師使出的風系此類魔法,因為其攻擊手段的多樣性及多發性,甚至連塔盾這樣的巨型盾牌都不能有效防御;而召喚卻是另一種情形,每一系的魔法都有其特定的召喚技能,像火龍以噴吐火炎而聞名,水獸以冰凍效果見長,但其能力并不能與召喚系的召喚獸相比,因為其多數不具備物理攻擊性,風龍是風系召喚魔法下的產物,其攻擊能力卻非同凡響,除魔法攻擊外,風龍的物理攻擊也是相當強的,繞體飛行的風龍能擊破你身上強大的護盾或者找到你護盾的盲點,以風龍特有的鱗甲將你劃的遍體鱗傷,這也是各系魔法中除召喚系外唯一具有物理殺傷力的召喚魔法。要是風系魔法師能召喚出風龍并作出有效的攻擊,其已經是個極其出色的高階法師了,前這位正是這樣的法師,而不幸的是,對于風刃的操控能力上,這位英俊至極的法師也毫不遜色多少,在他六階的風龍被召喚出來的時候,我的臉色有些變了,雖然對自己的護盾很有信心,也不只一次經歷過六階魔法的考驗,但對于無孔不入的風龍,要說不擔心那是自欺欺人了。況且對方的風刃的攻擊實在太有水準了,攻擊的點完全相同,雖然我已經極力移動腳步閃開攻擊點,但仍舊無效。高級魔法師果然不是憑空而來啊,根本不存在走后門這種事。
  破風龍有兩個方法,其一是利用攻擊魔法將其擊潰于飛翔途中,二是利用自身的防御盾消耗其魔法能量,讓其自行消亡。很明顯我的魔法攻擊力不足以破壞六階的風龍,唯有利用第二種方法慢慢耗了,雖然我的攻擊魔法說出去實在是有傷大雅,但在防御魔法的領悟力和使用技巧上,相信也沒幾個人比我在行,當年我可是靠著這個和阿秀、老金橫行落虹城的,沒兩把刷子也不會拿出來現了。
  兩條繞體飛翔的風系召喚風龍不斷消耗著我加持在護盾上的魔法力,而另一方面還要維持護盾上不斷撞擊切割的風刃所帶來的沖擊力,實在是很艱難,要是不幸護盾破裂,肯定會被風龍割的遍體鱗傷,但這種事根本不可能發生,雖然這位法師的能力足夠強,但其弱點也是顯而易見,防御力薄弱,要是一般的法師可能會被其攻擊手段弄的騰不出手來還擊,但我卻不同,多達四重的護盾并不是虛設的,要想憑六階魔法攻破,也需要一定的時間,剛才只是給他吃了點開胃小菜而已,大餐都還沒上呢。不過上大餐之前還是先解決掉眼前煩人的風龍,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啊,要是不小心被其擊破四重護盾那就得不償失了,未慮勝先憂敗本來就是我的行事作風。
  不斷生成的土墻不斷消耗著風龍的魔法力,本來在半空中靈動翱翔的風龍身形變得越來越小,速度也越來越慢,最終魔法力耗盡,不支消散無蹤,而在英俊法師身邊卻是我召喚出了噬人花,一種召喚系植物,具有吞食周邊生物的特性,當然我召喚出來的也只能嚇嚇人而已,這種低階的召喚術相信也不能對加持護盾的法師構成多大的威脅,只是被噬人花吞沒的感覺相信會讓他晚上做噩夢的。
  魔法師在兩條風龍被破后,想繼續召喚更多的風龍以作攻擊,然而纏在身上的藤條卻生出變化,原來光滑無比的藤條枝蔓開始緊緊纏繞全身,面上面突然冒出了許多細小的尖刺,狠狠地扎在他的身上,根本就無視護盾的防御力,當然了這種自然系的攻擊手段本就不是普通的魔法護盾可以抵御的,況且現在的法師大多是攻高防低,而在古蘭大陸這種變形的纏繞之術所會之人也很稀少,魔導以下魔法師能不中招的可能用腳指頭也點的出來,麻痹效果很快就顯現在年輕的魔法師身上,思想的集中能力開始變弱,再也發動不起有效的攻擊手段,在其大駭之際,噬人花突然在眼前出現,隨著噬人花的大口張開欲將其吞沒,這位的脆弱神經再也經不起折騰,眼一黑就此昏過去了。
  可可張大著嘴巴看著眼前一幕,當日聽柔姑姑所言,本以為是讓自己和這位表哥有下臺的臺階而已,沒想到卻真的有這樣的技能存在,當日的手下留情看來是不假了。想到這不由輕哼了一句:“算你識相,沒得罪本小姐。”
  打了個噴嚏的我看著暈過去的魔法師,自言自語道:“怎么暈了,這么不禁嚇,唉。”
  剛才坐在魔法師身旁的戰士此時跳了出來道:“你把他怎么樣了,只是切磋,用不著下這么重的手吧。”
  阿秀忍不住在邊上諷刺道:“對著初級魔法師用上六階的魔法,可真算的上是切磋了。”誰都知道初級魔法師最多也僅能抵御四階魔法的攻擊而已,六階風龍的確是有些夸張了點,只是這位看上去貌不驚人的家伙,防御能力的確是只能用強字來形容了,要知道這可是高階魔法師的攻擊,即便是高階戰士也不想正面對抗其攻擊,防御能力薄弱的法師更別想在其攻擊下安然無損,但事實告訴他們,眼前的這個家伙卻做到了,真是想想也不可能啊。
  歐菲斯臉上更見笑意,手一揮間已將魔法屏障撤去,而躺在地上的魔法師也在他圣光魔法的作用下蘇醒過來,被他的戰士同伴從地上扶了起來,他看著我的眼神卻沒半點恨意,訕訕地說道:“閣下果然有真才實學,喬納認輸。”說話之時還輕點頭致意,真是奇怪的家伙。
  在對方做出認輸姿態的時候,我當然不能再保持敵視的態度,我也知道這位法師雖然年少輕狂,但對敵之時還是有留手的,只看其風龍攻擊路線就知道,邊沿的切割路線完全在其操控之下,慢慢切入,只是想消耗完我魔法盾上的魔法力,嚇一嚇我而已,卻沒想到嚇人者沒嚇到人,反被我給嚇暈了。我嘴里說著:“承讓,多謝手下留情。”之時,眼神卻是露出親近之意,朝著魔法師輕點了下頭,這是魔法師間致意的禮節,相信在雙方互相致意之下也不會有過節存在了。
  歐菲斯顯然也很滿意比試雙方的態度,輕點了點頭暗自想道:這些年輕人還真不賴嘛,雖然這次神殿之行自己是去不了了,但看來老師的遺愿有望達成。
  正在這位光系魔導師做著美夢之際,會客廳大門再次有人跨入,人雖然不高,但極有氣勢,像是見慣大場面、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一類人,只是他剛跨入大門,因背光的緣故,也見不到他的臉,而在他進入大廳之時,一眾在座的全都站了起來,而站在邊上伺候的侍女全都對著此人施禮,寶貝則是一蹦一跳的奔入此人懷中,嘴里咯咯咯地笑著道:“老爸,你怎么不早點來啊,剛才的好戲沒看上真是可惜啊。”
  來人正是帕梅公國當代大公薩克,也就是這次七圣后裔的召集人,看其形相,應該是個近戰系的武士,不怒而威的神色是多年來身處高位造就的,他雖然身材不高,但身體和兩手兩腿相當粗壯,而且看上去結實有力,抱著寶貝一點也沒見吃力,以其地位根本就不可能因勞作而致,相信是對武學有所涉獵,只是奇怪,身為兩位神圣系法師的后裔竟然沒有學習魔法,相當奇怪的一件事。
  薩克先是對著我們大家行了一禮,自我介紹了一下,并感謝我們的到來,然后示意邊上的侍女起身,看來他對下屬即便是卑微如侍女者也相當關心的。在眾人回禮并自我介紹完畢后,薩克坐上了主座,說道:“此次發出召集令,大家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先祖不幸埋骨于神殿內達六十余年,先祖母和先父都是期盼其尸骨能安返故鄉,相信這也是眾位先人的遺愿吧。”
  我和阿熊卻沒聽說過有這么個遺愿,估計是老爺子忘了交待了,阿秀和可可根本就不知道有這么回事,只是安然坐在一旁喝著茶吃著點心,思夢和其他眾人卻是聞此語或點頭或應是,應該是有這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