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103 暗中算計

可可整人的水準可是專家級的,我也曾領教過多回,這次對付魔導師的必定是精上加精的好玩意,只是可可神秘地笑笑,卻不作正面回答,只是說明天出發前看好戲就是了,我知道從可可的口里是問不出子丑寅卯來了,寶貝躲在一旁偷著樂,但任我百般討好,這小家伙也不敢把整人的方法透露哪怕一絲半點給我,看來是可可威脅加利誘的成果,要不然這惹事精早就竹筒倒豆子一樣,一五一十全說出來了。夜已深,我為了明天的神殿之行有充沛的精力,趕著可可和寶貝回去睡覺了,我也慢慢踱回了睡覺的房間,因為寬敞的關系,我們這些客人每人分到了一間居室,以作休息和冥想修練之用,而如果想實戰練習,大公府內碩大的演武場有的是地方讓你施展,即便大型魔法也有專門的魔法演練場供你使用,經由魔導師施放領域的魔法演練場即便是同為魔導師,只要不施放禁咒或者自己的領域就不可能突破擊魔法屏障的保護。回到居室卻沒半點睡意,唯有冥想修練魔法了,很長時間無法寸進的魔法力,也不知道是因為經歷了生死血戰刺激的關系還是修為提高的關系,又有了長足的進步,魔法力可以積蓄的量,相信即便高階魔法師也不一定勝過我,只是攻擊瓶頸卻仍沒解開,而斗氣的修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竟然在睡覺之時也自行運轉,而且有突破到初階的跡象,相信不是阿姨教導的斗氣修練方法的緣故,如果那樣,阿姨肯定會說的。
  我進入魔法元素的世界,但今天卻不同往日,竟然有元素狂涌入體的感覺,而斗氣竟然也在此時自行運轉,腦海里閃出了一個可怕的想法,走火入魔,魔法和斗氣本就是不同源,魔武者往往因融合不了兩者而導致走火入魔,而如今兩者在我體內相互沖撞,典型的走火入魔征兆,幸虧我有讀過關于走火入魔方面的書籍,知道一般的應對方法,而且對于兩者的融合也有一定的心得,畢竟加持斗氣的混合魔法盾就是我的杰作之一,也是融合魔武兩方面的實際應用。魔法力和斗氣間的相互沖激越來越劇烈,完全沒有按我的意愿融合,如果再想不到解決的方法,相信自爆的可能性很大。
  沒辦法,唯有消耗完兩者再說了,想到就做,我對屋內的裝飾進行了大規模的破壞,一邊給邊上的桌子加上各種魔法盾,一邊用加持斗氣的木凳狠狠地砸上去,果然有了渲瀉的途徑,身體內的沖激越來越小了,隨著屋子里的桌椅床柜被砸成了碎片,我也差不多消耗完身上的魔法力和斗氣,累得躺在地上就睡著了。
  而聞聲而來的人卻是目瞪口呆看著一地的垃圾,半晌說不出話來,幾乎所有人當場發誓不和這家伙睡在同一間房,而接到侍衛報告趕來的歐菲斯和薩克看著眼前的慘景,也是無語中,不過相信薩克大公心疼是難免的了,屋內的擺設可是花了不少金幣才購置的,歐菲斯雖然沒說話,心里卻暗自驚訝,沒想到眼前此人竟然是魔武者,看其破壞程度,相信達到了初級斗氣的水準,以其可對抗高級魔法師的防御能力看,此人絕對是魔法師的噩夢,拉其入伙進神殿真是明智之舉啊,洋洋自得的他沒發覺危機已藏在他的臥室之內。
  看到累到昏睡中的我應該沒什么危險,薩克吩咐下人準備新房間,將我抬入床上以作休息之用,而眾人也喧鬧片刻,各自散去,阿秀、阿熊和可可、思夢四人卻聚在阿秀的房里討論這是怎么一回事,思夢畢竟是見多識廣,猜到了可能發生走火入魔事件,但如此避免的方法卻是第一遭見到,別說是他,就是我自己也是靈機突閃才想到的。討論了一會,又到我的房間看過我沒事,也各自休息去了,畢竟明天要準時進入神殿,有什么事等明天再問也是一樣的。
  我在可可的推囔中醒過來,卻感到渾身酸痛不已,相信是昨晚用力過度所致,但我在運行身上斗氣之時,卻發現比起昨天來,經脈粗大了少許,斗氣也渾厚了不少,而魔法力雖然少的可憐,但魔法元素竟然高度濃縮,比起以前來也是有長足的進步,此時兩者卻沒有相互攻伐,涇渭分明,井水不犯河水,應該是誤打誤撞導致的結果吧。看來斗氣修練還是在睡覺中自動進行了,而魔法力的吸儲雖然也在同期進行著,但效果明顯不如冥想迅快。
  伸伸酸疼的小雞胳膊小雞腿,睜開略顯迷糊的眼睛,看著圍在身邊的一大幫人,差點沒嚇一跳,我驚詫道:“喂,大清早的,你們圍著我干什么啊。”
  “什么大清早啊,都日上三桿了,離出發只有一個時辰了,我們是看看你有沒有能力去神殿了,要是實在不行,你還是在這等我們回來好了。”可可爆豆子一樣把上述的話說完,但明顯屋里每個人的眼中都帶著期盼,畢竟防御能力如此強的我不去,實在是很大的損失,在這些天的配合中,大家也看到了我這個所謂垃圾法師的巨大效用了。
  我也想不去的,可怎么舍得這么多好兄弟呢,他們出生入死,自己卻在大公府享福不是我的性格,雖然我人是小氣了點,但友情兩字我還是看的相當重的,我跳下床來活動了下筋骨道:“沒事,沒看到我生龍活虎的嘛,他媽的,餓死了。”
  “臭小子,大白天的,剛起床就說臟話,我替你老媽教訓你。”當頭就一個爆栗下來,卻是西琳大姐,在我們中除了義加大叔,這位火系魔法師年紀是最大的,有著成熟女人的魅力和豪爽的性格,向來以我們這些小家伙的大姐自居,叫漂亮女人姐姐本來就是大家非常愿意做的事情,何況是她自愿呢。不過對待我們這此小弟,她卻從來不怎么客氣,嘻笑打罵,樣樣都來,簡直比我大姐還難對付。這不,我可就吃了虧了,都還沒來的及施放護盾,就中了從天而降的反轉五指山。
  趕緊閃人,我一溜煙跑向餐廳,速度之快,令人匝舌,今天算是又長見識了,從沒看過跑這么快的魔法師,估計實戰時想近他的身很難。風系飄浮和御風魔法加上多年的近乎裸奔的晨跑鍛煉可不是蓋的。
  他們早已吃過早餐了,等我狼吞虎咽的吃完早點,一邊用牙簽剔著牙一邊走過會客廳之時,正好看到被大家圍著看的魔導師歐菲斯閣下。
  此時的歐菲斯僅能用狼狽不堪來形容了,魔法師袍破了許多小洞洞,頭發蓬亂,眼圈發黑,估計是昨晚根本沒睡,臉上的灰還沒抹干凈,灰白相雜。估計正煩著呢。可可的手段可真不一般哪,整到魔導師成這樣的,后無來者不敢說,前無古人可是必定的。
  可可和寶貝兩人蹲在地上笑了半天,而邊上的眾位也是一臉的笑意,只是看著魔導師閣下郁悶的眼神卻沒笑出聲來,我可不管那么多,對拉我下水的家伙還客氣個啥,指著歐菲斯大笑不已。
  歐菲斯現在真是郁悶死了,昨天也不知道是哪個在他房里安了這么多機關陷阱,還是延時的那種,等自己睡覺之時卻突然發動,而可氣之處就是效果獨特,魔法師在睡覺之前設置防御和警示魔法是必然的,是多年養成的習慣,沒想到卻被這惡作劇的家伙利用,二三十分鐘響一次警報,搞的自己昏頭昏腦的,而奇怪的是任自己怎么檢查也查不出房內有魔法陷阱存在,最終被安置在門上面的香灰灑得一頭一臉,當然這些他是不會說出來的,堂堂魔導師歐菲斯被人整成這樣,傳出去可是會壞了名聲的。
  歐菲斯不會想到根本就不存在什么魔法陷阱一類的東西,而是可可半夜里時不時去騷擾一下的成果,獸人奇怪的睡覺特性,十到數十分鐘就驚醒一次,當年我也吃過同樣的苦頭。
  歐菲斯只是說做魔法實驗的原因導致現在的樣子,為了給我們送行,也沒顧的上洗臉了,不過知情人卻知道一定是睡過頭了,匆匆趕來忘記了涑洗了,相知道歐菲斯年紀也不小的,被反復折騰了一夜,不睡過頭才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