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第一章初臨貴地

再一次蘇醒過來時,卻是躺在一張床上,周圍的環境陰暗潮濕,因為陣陣霉潮味撲鼻而來,屋頂竟然還有不大不小的幾個洞,應該是年久失修的老房子了,借著這幾個破洞漏進來的點點星光,還大概看得清這屋里的布置,簡單到了極點,僅有一桌一椅和身下所躺的一床而已,只是這床也大的實在太離譜,足夠十來人睡覺。我輕微搖晃了一下腦子,想讓自己清醒一點,卻沒半分力氣抬起手來,剛從昏睡中醒過來,頭還是有些暈,在相信自己清醒后,我想我可能是被誰從野外救到這來的,對于昏迷前想到的那么多為什么,我仍然找不到答案,只有自我安慰,我一個負傷的人都能出來,相信同伴們也一樣出來了,只是我實在找不到我們失散的原因,我相信即便身死,大家也不會拋棄自己的同伴的,到底是遇上了怎么樣的變故,才導致我一個人獨自躺在危機四伏的草地中呢,因為有魔獸出沒的地方可沒半點安全性可言的。想破了頭也想不到原因,以我怕麻煩的個性唯有放棄空想了,到時候見面了不就一清二楚了,現在妄自猜測也是沒用啊。
  在放棄了空想后,我轉而想到了趴在我鼻梁上的袖珍魔獸,對于沒及時和那個小魔獸訂立血盟,腦子里雖然還有些許懊惱,但秉承“該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的古訓,也沒什么遺憾,戰斗能力的缺乏使我即便與那只剛出生的幻獸簽訂血盟,半吊子的斗氣水準不足以使自己成為合格的幻獸騎士,說不定反倒束縛了這只小魔獸的發展和大好前途,也讓自己早點丟掉性命。
  胡思亂想中突然想到了自己醒了三次,竟然沒給自己身上加持哪怕一次的魔法護盾,難道真是撞壞了腦子,如此怕死的我竟然想不到如此重要的事情,在試著給自己加持魔法護盾時,我還暗自慶幸,幸虧沒有在昏迷中遭遇不測,但一個絕對震撼自己的因素竟然此時發揮了作用,我施放的五階風系防護魔法盾竟然失效,要知道這可是我最拿手的魔法之一了,你想啊,天天加持個十幾遍,就是睡夢中也能加上了,如今竟然加持無效,而我在檢驗自己的身體時,除了全身乏力,運不起斗氣外,魔法力全滿,在又試了兩次仍然無效后,我開始冥想感應魔法元素的波動,沒想到魔法元素量稀薄到極點,竟然沒有平時一成的數量,難怪施放不出五階魔法,難道這個屋子有禁錮魔法元素的能力,讓我百思不得其解,唯有退而求其次,施放了一個四階魔法護盾以防萬一。
  我也不是不想多加持幾個護盾,但沒想到一個平常來說輕而易舉的四階魔法,一下子就耗盡了我大半的魔法力,著實讓我又吃了一驚,我心里還在暗咒,這到底是什么鳥地方,竟然變態到如此地步,難道是傳說中禁錮高階魔法師的囚牢,還是什么魔法禁地之類的地方。
  猜疑之時,突然門口傳來了嘈雜的聲音,一聲聲鐵器拖地的聲音傳來,期間伴隨的竟然是鞭打聲,喝罵聲及慘叫聲,而那些語言,我竟然全都聽不懂,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難道這真的是囚室嗎?我真的成為一名囚犯了嗎?
  門‘咿呀’一聲被推開了,隨著而來的是刺眼的火光,只聽一個粗獷的聲音說道:“山姆,把火把滅了,你想把屋子給燒了啊,看看那小家伙醒了沒有?”我暈,這什么地方啊,竟然還用這么落后的火把,難道我看起來真的就那么小嗎?
  火把被依言滅了,外面的人卻沒進來,想來是為了適應一下室內的幽暗的環境吧,數息之后,有四五個人一同進了屋子,他們竟然都沒點上燈,沒有光亮下,我僅能看到四五個黑影快速走向床頭,而他們走動間竟然也有鐵器拖地的聲音,果然是腳鐐纏身,我艱難地發出了聲響:“你們是誰?我這是在哪?”
  差點沒嚇到他們,但這些人竟然忍住了想驚叫的沖動,當先的那位開口卻沒回答我的問題,只是帶著疲憊嘶啞的聲音道:“你醒了嗎?醒了就好,已經好多年沒看到有人來到這里了,有個新鮮面孔,接下來的日子總不至于太無聊了吧。”
  后面這半句話像是在自言自語,又像和邊上的那幾位在說,總而言之,讓我有丈二金鋼摸不著頭腦的感覺,而邊上那位卻接著道:“老大,這家伙不知道是怎么跑到這來的,竟然通過了狼人的重重封鎖線,真是奇怪啊。”
  狼人,什么狼人啊,難道,我一急之下想坐起身來,沒想到剛手按床頭,用力過度。頭一歪,再一次暈過去了,伴隨的這幾位不知道是不是房主的叫聲。
  這次是因為用岔了力,痛得暈了過去,很快就被人弄醒了,此時屋里卻有了昏暗的燈光,應該是燈油發出的點點微光,不過比起那從破洞里歸入的星光來,卻不知道亮了多少,而借著這燈光,我也看清了眼前或站或坐在我身遭的幾個人。
  這幾個人無一不是面黃饑瘦,衣履破爛,但相信是因為長期體力勞動的關系,肌肉看上去都很結實,很有爆發力的樣子,坐在我邊上之人,國字臉,濃眉大眼,相信是領頭之人,而邊上站立的三人卻是各具形相,但無一例外都有軍人的氣勢流露,這四人給我的第一印象竟然是職業軍人,但看他們現在的樣子,相信是做了敵人的俘虜了,但他們剛才所說的是狼人,這回因為上次昏過去的關系,我也冷靜下來了,輕聲問道:“這是什么地方,我是怎么來到這的。”
  坐著的大漢蹙了下眉頭,邊上一人代他答了:“這是獅族的奴隸營地,至于你是怎么到達這里的,我們也不知道,只是剛才出外勞動的路上,看到你暈倒在草地之中,便把你抬回來了,本來以為是別族的奴隸逃跑過來這的,可看你的樣子又不像。”
  聽到這話,我雖然心中有所預料,但還是吃了一驚,沒想到這里真的是獸族領地,羅蘭,可可日夜期盼回來的故鄉。
  此時門外傳來了聲音:“老帕,那撿回來的小子醒了沒,千長要找他問話。”也沒見敲門,直接用腳就踹了進來,卻是一名彪形大漢,身披獸皮,腰掛特有的彎刀,在知道這是獸族領地后,我當然知道眼前此人應該是獸人了,而跟著進來的獸獅人驗證了我的想法。
  其實高階獸人與普通人類的區別并不是很大,只是身材高大些,魁梧些,但其獸化后,卻顯露出了他們與同類相似的一面,獅人獸化后的真身是獅身人面,但獸化的后遺癥比狂戰士狂化還厲害,失去戰斗力一個月,但這些與人類相似的高階獸人卻也并不多,最多也就百中有一吧,他們大多是皇族或貴族,也有少部分成為了奴隸的。
  在看到我目光注視著他之后,這高階獸人樂了:“這小子真醒了,跟我去見千長吧。”
  看著他那笑容,我真的還以為這是和我一樣的人,雖然具有多種混血,但我還是將自己看成了人類。
  我是被架著去面見這位高階獸人所謂的千長的,因為我現在斗氣全失,根據剛才一位獸巫的檢查,我這幾年辛辛苦苦所修習的斗氣,竟然全部喪失了,根據這位獸巫的推斷,我可能是受到了外力的沖擊,導致全身的經脈盡傷,從而失去了斗氣支撐的基礎,雖然傷好后可像常人一樣,但失去的東西就永遠回不來了,獸巫所作的檢查本來就是要用獸族特有的巫術封閉我身上的斗氣運行,這是對奴隸的反抗的預防,現在也不用做了,但奇怪的是他看我眼神竟然帶著驚異,應該查覺到了我身邊的魔法波動,只是不知道為什么,卻并沒有說出來。
  我被安放在的獸人千長的大帳內,但在見到千長時,我卻是大吃了一驚,即便是這位千長長得再怎么恐怖,我可能也沒現在這么吃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