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第二章同根相煎

從帳外進來的有五個人,趴在地上偷眼望去,竟然全是彪形大漢,當先是兩開路的護衛,中間之人看來是所謂的千長大人了,后面仍緊跟兩護衛,這四名護衛有兩人一看就是獸獅人,另兩個應該是高階獸人了,而中間拱衛之人身披皮甲,身材如同獸人般魁梧,雖然胖了點高了點,但長得和大多高階獸人一樣,也沒什么令人驚訝之處,只是怎么也沒想到此人竟然是個女的,不折不扣的雌性生物。看到我目瞪口呆,嘴巴里塞的下一只鴨蛋的樣子,這位女士(為表示尊敬,暫稱為女士吧,總不至于叫他肥婆胖妞吧,雖然我心里是這么想的)露出了笑意,而邊上剛帶我進來的數位獅族軍官已是單膝跪地行禮了,那女士的臉瞬間轉陰,大聲斥責道:“你們這幾個小王八蛋,怎么都是豬腦袋,單膝禮是這時候行的嗎?如果我是敵人假扮的,那你們不是全都得死翹翹,也不先詢問口令,是不是要老娘發飚,你們才記得住,啊。”沒想到這幾位人族語竟然說的這么好。
  我心里暗笑:這位女千長倒是挺懂軍略之道的,看來對治軍有一手,只是話語之間粗魯了點,倒是和達達(阿熊的老爹)老叔有的一比,只是男的倒也不奇怪,女士倒顯得有點不注意形象了。
  “臭小子,不要趴那偷笑,起來說話。”這位女千長在訓斥部下之后,注意力倒是集中到我身上來了。
  看來躲是躲不過了,只得慢慢悠悠地爬起來,拱手行禮道:“將軍好,不知找在下有何貴干。”
  “貴干,什么貴干啊?”邊上的人全都搖搖頭,看來人族語的許多東西,這幾位還是半吊子呢。
  “就是找我有什么事的意思。”人家不懂,唯有解釋明白了。
  “直說不就得了,還說什么貴干,是不是在耍老娘啊。”女士翻翻白眼。
  好漢不吃眼前虧,我立刻申辯道:“將軍閣下,這可是尊敬用語啊,你們這些二百五是不會明白的,要不你找個翻譯了解一下。看看是不是如我所說。”
  “什么是二百五啊?”這位女將軍又是一臉愕然。
  “這是形容對人族語不熟悉的人。”我繼續不慍不火地耍著眼前幾位。
  “是嗎?我聽說的怎么不是這個意思。”這聲音是由后方傳來,聲如鶯語,余音繞帳。
  “當然是了。”我忍不住稍稍扭過頭去,卻見綽約一女子,瓜子臉,面如姣月,眼如青山眉如黛,小巧的鼻子加上有如櫻桃般的小嘴,著實漂亮得不成樣子了,清新可人之處竟然和老媽的絕代芳華有的一比,讓我看著呆了半晌,才在千長大人五指山的重拍之下清醒過來。
  這么美貌的女子,比我所見的任何女子都漂亮(老媽除外),腦中的種種神人交戰當然不可避免,要是以我當年的個性,一定是咬牙切齒,狠發毒誓,非得讓這個女子成為我兒子他娘,我孫子他奶奶不可,只是如今已過了天天幻想,日日做白日夢的年齡(我可不像老爸,現在還在做著白日夢),對于不可得到的事物知道了取舍,眼前這落入凡間的精靈,相信并不是我可以得到的,俗話說:有那賊心,沒那賊膽。但我卻連那做賊之心也沒,陰毒之法用在女人身上,那絕對是男人的悲哀,我不想也不屑去干這種雞鳴狗盜之事,雖然偷香竊玉也算是雅事一椿。
  千長大人語重心長地道:“你小子別打我女兒的主意啊?要不然,我卡嚓了你。他媽的,這男人怎么都一個德行。”
  那女子徐徐走到了千長的邊上,挽起了她的左臂,十分親昵。
  我更是嚇了一跳,女兒,這兩人根本就沒半點相像,光這體形,這臉蛋,這質量……我找了半晌,眼前這兩人除了頭發都是淡黃色的以外,硬是找不到其他共同點了。忍不住輕聲問道:“撿的還親生的?”
  那女子掩嘴輕笑,千長閣下卻是勃然大怒道:“你這臭小子,胡說八道些什么,難道我生不出嗎?小心我撕了你的嘴。他媽的,怎么每個人都這么問?”看來有這樣疑問的還真的不在少數。
  她這話一說,連邊上的眾位獸獅人們也有想笑的沖動,但看來這位千長的震攝力足夠,這幾位努力控制抽動著的嘴角,怎么也不敢笑出聲來。
  “這個,生當然生的出,只是,這位美女,請問有沒有去減過肥抽過脂或者做過整容手術之類的。”咣當,暈倒一片。
  隨之而來的就是五指山的壓縮版,爆栗當頭而下,瞧那氣勢,不由我不用魔法盾防御了,不估計敲個大包是不可避免了。
  千長大人咦了聲,對自己的重擊無功而返感到驚訝,眼前此人竟然有魔法護盾防身,這獸巫的檢查怎么會出現這樣的毗漏。頓時抽身后退,而邊上護衛立刻合圍了千長,瞧那陣勢,還以為我是多厲害的人物呢。
  此時輕微的驚呼聲由帳外傳來,要不是剛才千長敲我頭失手,導致大家全都因吃驚而靜了下來,這么低的聲音還聽不清呢。我腦中各種想法電閃而過,結合剛才獸巫的表現,斷定肯定其有問題,此時四名護衛已飛身撲了出去,想查看動靜,只是出去的快,退回來的更快,竟然一死三傷。
  其中一人嘶啞著聲音道:“千長,是葛爾拉斯的人,好象有狼族的高手。”
  “葛爾拉斯,難道他要推翻公議不成。”美麗女子輕聲猜測道。
  “這小子活的不耐煩了,非得把我們獅族卷入爭霸戰不可?哼,你小子是不是他派來的。”攘外先安內的道理,沒想到這位神經大條的千長竟然也明白。
  我卻是偷偷注意到,原來是那女子輕輕拉了下千長的袖子,并暗中指了指我,原來有捉刀代筆的,難怪。
  “當然不是,我根本不認得誰是葛爾拉斯,我只是、只是機緣巧合才來到這的,不過也沒時間解釋了,他們要進來了。”瞧著三位護衛對我的合圍,我卻沒半點放在心上。
  “你怎么知道?”千長的話語還沒說完,已有十數人撲入帳中,他們或從帳門沖入,或由大帳周圍破帳而入,而在此危急關頭,卻沒見任何一人有驚呼聲傳出,千長將女兒護在身后,而在她前面卻是三位受傷的護衛,團團圍住他們的是沖入帳中的獸人,而我很不幸,正好在他們的中間,我心里暗自思量:該是主角出場的時候了,果不期然,大帳門幃再次被揭起,隨之而進的是三個人,其中一個是剛才替我診病的獸巫,站在左首,而右首之人卻是一俊雅少年,翩翩濁世公子的樣,只是一臉的奸饞大破其形象,不過這是看到千長之女時才流露出來的,看來是一好色之徒,中間之人才是戲骨,高大壯碩,一進來滿臉笑意,得意洋洋道:“阿骨朵拉妹妹,看來你今天不屈服都不行了。”
  千長大人冷哼一聲道:“是嗎?不見得吧,葛爾拉斯,我勸你還是撤走你的手下吧,要不然,你也知道我的手段的。”
  葛爾拉斯微微搖搖頭道:“唉,你還是這脾氣,死不認輸,我布置了近了一個月,收買、暗殺、調離了你大部分部下,如今你的大營已被我控制,而你也即將成為階下囚,你以為憑拉法米這些蠢材能翻天嗎?”
  精彩,絕對精彩,只是憑這區區千長,需要動用如此多的人手嗎?聽營外的動靜,最少也數百人,相信能參加這次行動的應該全是精英,只瞧這些突入營帳的士兵全都是高階獸人就知道這點。
  而隨著這三人身后的還有數名護衛,其中也不乏獸巫。
  阿骨朵拉千人長不無遺憾地嘆道:“西法金,沒想到你也會背判我,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
  “閣下對不起了,我唯一的兒子就是死于狐人之手,您不贊成參加對狐人的戰爭是我所不能容忍的。”
  阿骨朵拉一時無語反駁,嘴仗本來就不是她所擅長的,她的漂亮女兒解了圍,道:“身為偉大的獸巫,竟然因一己私怨,將萬千獅族同胞卷入到與我們根本無關的爭霸戰中去,是不是太自私了點啊?西法金閣下。”
  西法金低下了頭,但很快又抬起來了,悲嗆地道:“為了血仇,也顧不了那么多了。”看來是仇恨戰勝了理智。
  我現在是蹲在地上,剛才這么多人沖入,我不及退入千長等人身后,那三名護衛也不可能讓我這個可能是敵人的人進入他們的守護圈,此時我舉起手,站了起來,道:“等等,大家都是獸人,相煎何太急嘛。”
  葛爾拉斯微蹙了下眉頭,道:“你是什么東西,你認為有資格插入我們的談判嗎?”
  我還沒回答,西法金接口道:“葛爾拉斯閣下,此人是獲救的混血獸人,有近半的獸族血統,失去斗氣修為,可能是個獸巫,我還以為是您指派的刺殺者呢。”
  驚疑聲從雙方陣營同時響起,葛爾拉斯問道:“你們還不束手就擒嗎?哼,給我殺,死活不論,安哥拉,那小妮子你自己解決吧。”
  邊上那青年獸人忍不住用舌頭舐了下干干的嘴唇,一副色迷心竅的樣子,令人作嘔。
  眼見對方就要發動,阿骨朵拉沉聲道:“葛爾拉斯,是你先行挑釁的,可不要怪我心狠手辣啊。”暈,一個身處重圍的將軍,還發這樣的狠話,難道還真的能翻天不成。
  號角由站在阿骨朵拉身后的女兒吹響,倉涼的號聲一起,竟然有許多號角的相應之聲傳來,此起彼伏,由近而遠,隨之而來的竟然是吶喊聲、馬嘶聲、嗖嗖破空之聲和慘叫聲,在我腦海中第一念頭就是,這是一個局,一個請君入甕的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