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第三章局中有局

葛爾拉斯冷哼一聲道:“阿骨朵拉,我真是佩服你啊,竟然在我這么多斥候眼皮底下暗藏了伏兵,只是你以為他們有時間救的了你嗎?”“葛爾拉斯叔叔,如果你是在等狼族的援兵的話,那就不必拖延時間了,他們根本就不會來。”千長那美麗的女兒微笑著說道,別人可能還沒什么反應,但對于葛爾拉斯來說,打擊實在太大了,要知道狼族伏兵可是最后的殺著了,而對方竟然一語道破,相信也沒有隱秘性可言,那叫安哥拉的獸人轉頭示意手下出帳信號召援。
  一名護衛應聲出去,但過了半晌,回復竟然是毫無回音,而此時的殺伐之聲已越來越近、越來越急迫了,相信那些葛爾拉斯的手下已抵御不了攻擊,已被壓縮得步步向營帳集中了。
  葛爾拉斯見援兵無音,獰笑道:“阿骨朵拉,難道你布下伏兵之時,沒想過以身犯險是很不明智的行為嗎?如果你現在同意出兵,那還有商量的余地,如果你不妥協,哼哼,那對不起了,我就要挾持你以要協那些軍團長們了。”
  阿骨朵拉冷哼一聲道:“哼,你以為我會束手就擒嗎?這些人還不夠我發飚的呢?”
  “動手。”命令簡單干脆,而這些獸人也是應聲而動,發動了對千長及其護衛的攻擊,兩位獸巫則是忙著給攻擊者加持魔法,只看人數,也知道勝利的一方絕對不會是千長這邊,雖然可能千長武技高超,但那些獸人也沒一個是易于之輩,只看這些人隱隱約約透露的殺伐之氣,就知道這些人都是久經戰陣,對于這種以多打少的局面,相信不會給對方留下一點機會,而千長這邊,有女兒的牽制,加上三名護衛無一不受傷在身,,即便其有超卓的實力,也發揮不出來,加上對方還有數人在邊上虎視,而葛爾拉斯的實力相信也不會弱阿骨朵拉太多,在任何人眼中,這也是九死一生之局。
  我在兩人對話之時就暗自奇怪,怎么外設伏兵卻身犯險境,這布局者也太不高明了吧,難道這帳幃之中也有埋伏不成,但即便我如何努力也感應不到有人的氣息,而魔法的波動也沒半分,如果真的有人的話,藏的可真好了。我也不及慢慢猜想,重新蹲在地上,一點一點向外圍挪動,只是兩米前的獸人卻沒露出半點讓路的意思。
  動手之聲一出,這十數名獸人都舞動手中武器,準備攻擊,但隨之而來強烈的魔法波動卻使他們身形放慢,這陣波動竟然如此強烈,隨著空間的一陣扭曲,竟然在千長等人身后現出二十多人的身影,幸虧這大帳本就是軍議處,可以容納達百人的空間,倒也沒因為這些人的加入而顯得過分擁擠。
  這些人一現身,大半人就很快沖上前來,護在千長等人身前,而隨后信步走來的五人卻各具氣勢,或高或矮的這五個人,除了一人是身穿獸巫的服飾外,其余四人都攝人的氣勢中帶著殺氣,讓人一見之下就有不敵而遁的沖動,這種高階軍官特有的氣勢,我是熟視無睹的,而他們的服飾竟然與葛爾拉斯相似,應該是級別與其相當的大人物,心里的驚駭之處卻是到了極致,阿骨朵拉身為千長,難道調動得了這幾位,而根據他們的言語,這阿骨朵拉竟然極有權勢的樣子,難道是獅皇族成員(這些位是阿骨朵拉裙下之臣的觀點被忽略不計),要不然身為軍團長的葛爾拉斯怎么會想挾天子以令諸侯呢?
  他們雙方沒有交上手,但首當其沖的我卻受無妄之災,因為我身處兩幫人中間,葛爾拉斯方其中一人竟然重斧就直砍過來,我早就等在那了,多達三重的四階護盾還是擋不住力大勢沉的這記斧劈,我的身形被撞得直往后退,但背后卻是千長一方明晃晃的尖刀,再退說不定就撞上去了,此時的重斧橫掃而來,往旁邊避讓已是不及,我做了個極不雅觀的舉動,雙膝跪地,雙手趴在地上,從這獸人的檔下穿過,還好因為千長身后的魔法屏障突然撤去現出伏兵身形,這獸人沒繼續追擊,退回到了葛爾拉斯身遭,要不然不死也得屁股開花啊,雖然戰斗只是數秒時間,卻讓我在生死線上掙扎了一回,沒斗氣支撐,魔法防御盾根本就經受不起重擊,而且雖然不會被砍傷,但如此大力砍劈之下,唯有后退才能消耗其氣勁,現在的我可是手腳乏力,剛才能逃過一劫,已是讓我精疲力竭了。
  五人一字排開站在了千長的身后,都是面帶詭異的微笑,其中一人開口道:“葛爾拉斯,你還是束手就擒為妙,要不然一會誤傷了你,可就不好了。”
  被眾人環圍的葛爾拉斯見到了現身的這些人后,已知大勢已去,杜瓦爾、拉法米、坎培拉、阿米修斯四人無一不是獅族身統重兵的軍團長,這幾位可全是憑戰功升任,就是其中一人在此,相信也不會讓自己討得了好去,何況是四人同時而至,但這還不是最主要的,最令他感到無力感的就是走在中間的獸巫,要說這名獸巫與其他獸巫的不同點,只有一處,那就是他手中的黃金獅頭法杖,獅神杖,這代表著此人就是獸神殿的最高權威之一阿普達,一位在羅蘭大地上有著近神一樣能力的獸巫,也是極少數能在羅蘭大陸上能施放高階魔法乃至禁咒的魔法師之一,是獅族的土地上,近乎五分之四的人尊敬崇仰的對象(另五分之一的人是奴隸)。
  西法金和另一名獸巫在這些人剛現身之時,臉色已是鐵青,沒有一絲血色,對于同是獸巫的阿普達,他們是沒有一絲的獲勝希望,也沒有一絲的逃脫可能。而那名叫安哥拉的青年本來還色心勃勃,想到夙愿得償,喜不自禁,如今卻臉如土色,面如菜色(暈這黃不拉肌,青不溜秋的是什么臉啊)。而他們身邊的這些戰士卻也全無戰意,實力不如對方不說,連世人景仰的阿普達大魔法師也幫助對方,意志消沉到頂點了。
  千長阿骨朵拉身后的漂亮妹妹說的話更讓他們搖擺不定:“此事主謀仍葛爾拉斯,罪罰一人,從犯棄刀降者,赫免無罪。”好厲害的攻心戰啊。
  而此時營帳外已聽不到大規模的交戰聲,相信葛爾拉斯在外圍的精英們已或戰或降了,只偶爾聽到零星的打斗聲和酣戰聲,也很快被撲滅。
  “靜小姐真的是名不虛傳哪?看來是我失算啦,成王敗寇。唉”言語唏噓,顯是認輸之意。
  但我聽到其語氣之時,卻沒來由的一陣心跳,想也沒想高聲大叫:“小心。”隨著我的叫聲,這葛爾拉斯竟然不顧帳惟內狹小,召喚出了幻獸火獅,翻身而止,同一時間那安哥拉及其身后的四名侍衛也同時幻化成狼,發動了對千長等人的襲擊。
  狼化,傳說中的獸狼人竟然就在眼前,這可是我從來沒見過的,五人的集體狼化,真讓我開了回眼,就象德魯伊一樣,這些獸人在瞬間變幻成了一頭巨狼,尖銳的爪子,鋒利的齒牙,加上其身上佩帶的腕刺等物,使這些原來還看得過眼的人變成了猙獰的戰爭利器。
  阿骨朵拉等人沒想到身困重圍的葛爾拉斯等人竟然還要負隅頑抗,而這困獸竟然如此兇猛,召喚并不是像吃飯一樣簡單,相信他一定有什么秘法快速召喚出了幻獸,而更讓人想不到的是竟然有五名狂化的狼人助陣,倉促之間,前面的防線被瞬間撕裂,擋在身前的獸人根本就沒狂化的時間就被掃到了一旁,這幾位突襲的人明白的很,要想解決這些戰士很難,因為他們的防御能力絕對一流,所以用狼化后的大力清出一條道路無疑是明智的選擇,他們的目標是阿骨朵拉及其身后的女兒,兩人中有一人能夠被捉拿到手,就有了談判的本錢了。
  所有人的目光全被吸引到這六個人身上了,包括阿普拉和那五位軍團長,阿普拉的束縛魔法很快就出手了,限制了對方的移動速度,而四位戰士出身的軍團長也迎上前去,阿骨朵拉也沒閑著,抽出背上的戰刀也隨之沖上前去,一幻獸五狼人被五人纏住了,而阿普拉也在極力限制著葛爾拉斯等人的發揮。
  連我也以為這是葛爾拉斯等人的負隅頑抗,大變突至,我感覺到了地底的震動,同一時間阿普拉放棄了對前方五人的束縛,高聲喊道:“大家注意地下,有埋伏。”
  隨著他的喊聲,三位騎著幻獸穿山甲的騎士同時破土而出,在千長家那漂亮妹妹的身邊現出身形,沒想到葛爾拉斯精明到如此地步,竟然還預留了這一殺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