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第四章心慌意亂

那個叫靜的女孩花容為之失色,再怎么費盡心力、花盡心思,也不會想到敵人會神通廣大到由地底而來,而且這還是己方的大本營。要是己方在地底設伏還說的過去,但用到此招的卻是遠來的葛爾拉斯一方。以靜一向的鎮定從容,也難免心慌意亂了。只是這三人成三角陣形出現,將靜圍在了中間,使其沒有半分逃脫的可能,擺明是想以她的性命威脅在場眾位,而阿骨朵拉等人沖前迎敵,想回頭救援已是不及,唯一可以救援的阿普達卻被突然出現的其中一人用長槍迫退,如果不是幻獸騎士,阿普達拼著受這一槍,也會將靜救到安全之地,只是幻獸騎士的實力就不是他獸巫可以近戰抵御的。在退卻之時,雖然給靜加持了防御魔法,但他心里也知道這完全是不管用的,時間緊迫,僅能加持三階的防御魔法,而且僅來的及加持一個,而被迫退后,卻被幻獸騎士的斗氣隔絕,根本加持不上防御魔法,而那個三階的魔法對付普通戰士的斗氣還可湊效,但面對幻獸騎士超卓的戰士,無異于螳臂擋車,無補于事。
  同時被兩柄武器抵住要害的靜,內心卻怎么也靜不下來,沒料到自己精心策劃的誘敵之計,竟然在緊要關頭功虧一潰,而關鍵所在竟然是一個盲區,自己做夢也想不到的盲區。
  阿普達也在懊惱,要不是自己的加入,本來己方伏兵是埋伏在地下的,沒想到想省卻人力的屏壁魔法,竟然會造成如此的結果,而以自己大魔法師的修為,平常卻只是精研各系的攻擊魔法和輔助攻擊魔法,甚少涉獵防御魔法,誰讓獸人對低階魔法天生免疫呢,加之皮肉粗厚,比起防御魔法來,強上不少了,哪還用加持什么防御魔法。
  戰局僅在交手瞬間便又呈僵持,如今的情況是阿骨朵拉一方大多數人團團圍住葛爾拉斯及五個變身的狼戰士,少部分人卻是監控著葛爾拉斯的那些護衛們,那些葛爾拉斯的護衛明智地采取了觀望的態勢,三位幻獸騎士劫持了阿骨朵拉的女兒靜,阿普達則是在不遠處束手無策,干著急。
  現在唯一置身事外的可能就是我了,因為形勢變化,加之看到我剛才精彩的穿檔表演,雙方都將我這個衣衫襤褸的人忽略不計了,你想,一個獸人的一次攻擊就迫的要鉆褲檔的家伙,還有什么實力可言,對于這種懦夫,獸人是打心眼里瞧不起,當然順手解決也無不可吧。
  我自從意外獲救后,已是手腳并用爬到一旁,看看有什么機會可以開溜,只是外面兵荒馬亂的,我可不想出去讓人當靶子射,唯有縮在一旁,盡量不引起別人的注意。剛才那名獸人追砍我的時候,身上玄關處竟然有斗氣奔泄的傾向,我斗氣修為已全部報廢,怎么會出現這種情況,難道是那獸巫騙人之語,可又不像,手腳仍是綿軟,剛才的連滾帶爬,我是在地上休息了半天才復原,不過此時我也沒時間想這方面的問題,見到漂亮的小妹妹遇險,心里打的可是英雄救美的主意,反正這千長一方占優,如果我能順利救出這叫靜的女孩,那我的小命就有保障了,只是這救人的時機一定要把握好,否則搭上自己的小命,就不值了。
  我等的是機會,而阿骨朵拉卻在創造著機會,她冷冷地道:“葛爾拉斯,你以為我會受你要脅嗎?你最好他媽的給我放了她,要是傷了她一根寒毛,一定讓你全族替他陪葬,還有你們幾個小王八羔子,我可是說到做的。”靠,說話底氣這么不足,色厲內荏,要是我才不會受這威脅呢。
  “阿骨朵拉,你不要硬撐了,誰都知道你對靜這丫頭可是寶貝的很,我不相信你可以不顧她的小命,有本事你動手啊。”葛爾拉斯對這母女倆可是了解的很哪。
  他這話一說,本來還有點猶豫的三名幻獸騎士本已收斂的殺氣再次奔騰而出,身處中間的靜,身上被加持的魔法盾瞬間破裂,自身斗氣被壓制回去,唯有苦苦支撐這臨身的殺氣,根本就沒半點脫身的機會。
  雙方你一言我一語的談判,我根本沒聽進去多少,注意力全被帳外的動靜吸引,乖乖,邊上雖然沒什么聲響,但我已聽到上空竟有百多頭飛禽狂舞帶起的風聲,而邊上近處也潛入近百的戰士。難道這些人想不顧靜的安全,硬來。
  媽的躺在帳邊已是不安全,唯有稍稍向里爬了數米,與包圍著葛爾拉斯的包圍圈和圍著靜的圈子正好呈三角形,這也是在爭取空間,我爬的慢,別人倒也沒注意,但守護在葛爾拉斯包圍圈周圍的獸人戰士卻是注意到了,虎視眈眈的,那眼神擺明是你,這懦夫在挪一步試試,我不把你剁了才怪。我心里嘆了口氣:唉。唯有靜靜等待外面發動的那一刻。
  此時的阿骨朵拉等人也已召喚出了幻獸,千奇百怪的幻獸,有些我連聽也沒聽說過,羅蘭大陸因為荒僻,大多為人跡罕至之地,魔獸數量反倒比面積更大的古蘭大陸多的多,而幻獸騎士的數量也是成倍于古蘭,只是在一個小小的營帳內,匯集了十幾位幻獸騎士,除了魔獸入侵戰外,還是很少見的。
  雖然阿骨朵拉一方占著絕對的實力優勢,但無奈有痛腳落在對手手中,遲遲也不敢發動攻擊,怕的就是葛爾拉斯狗急跳墻,來個玉石俱焚。
  隨著時間的流逝,里面的人沉得住氣,外面的人卻等不住了,早已接在帳蓬上的繩索同時被天空的幻獸騎士和地上的戰士拉起,這個龐大的營帳瞬間支離破碎,全部裸露在外面,同一時間,數百個照明魔法照亮了因帳蓬破裂而顯昏暗的空間。
  強烈的光線變幻、空中滿天的幻獸騎士和地面上層層包圍的戰士吸引了大家的目光,因為誰也知道在此時發動攻擊也救不了身處絕地的靜的。只是等大家的目光再次收回時,圍著靜的三位幻獸騎士發出了驚疑聲,再度吸引了大家的目光,包圍圈內,無端竟多出一個人來,而三位幻獸騎士的氣機為之牽動,怕誤傷了靜,失去防身的籌碼,三人慌不迭收斂斗氣,但已是不及,可在三束斗氣撞向中間點時,空間一陣扭曲,三人的斗氣雖然撞上了東西,但只不過是件衣服而已,在斗氣劇烈撞擊之下發出的哄鳴聲中,淡青色的獸皮大衣被撕成了碎片,漫天飄揚,而內里的人卻是蹤影全無,不知去向。
  阿骨朵拉早在注視著這邊的動靜,如今見三名幻獸騎士竟然發動了攻擊,因為視線所阻,心想女兒必定是兇多吉少,當場呈暴走狀,驅使幻獸立刻對三名穿山甲幻獸騎士進行攻擊,她的幻獸是火紅色的獅子,這是獅族最常見的魔獸了,可這位騎的火獅子個頭比起一般的來,大了三分之一,形體大還不恐怖,但人未至,魔法攻擊卻已然降落到三位幻獸騎士的身上,流星雨,四階火系魔法,這竟然是會施放攻擊魔法的幻獸,對三位幻獸騎士來說,還沒從包圍圈內靜脫逃的震撼中清醒過來,就遭到了流星雨的洗禮,也算他們倒霉,好惹不惹,偏敢觸動這位千長阿骨朵拉的逆鱗,真是活的不耐煩了。
  而同一時間,近五位的幻獸騎士發動了對這三位的攻擊,由天而至的俯沖攻擊比起盛怒中的阿骨朵拉來,并不遜色多少。六人幾乎同時沖擊著三位幻獸騎士,這三位也是苦不堪言,本來想借穿山甲地遁能力走人的,但不知為什么這地上竟然如同鋼板般堅硬,卻是阿普達為剛才大丟臉面而大動肝火,將這大地凍的有如鋼鐵,斷絕了他們的逃生之路。
  逃脫不成,唯有硬撼,只是實力的差距并不是一點兩點,以這三名幻獸騎士的實力可能與阿骨朵拉周旋上一陣,但面對同時沖鋒中的幻獸騎士,卻使他們不能成陣防御,上下夾攻之下,僅一輪沖擊,三名幻獸騎士已兩死一傷,而葛爾拉斯和安哥拉等五位狼人想借機逃脫,無奈天羅地網已成,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很快就被一一生擒活捉了,那十幾名護衛卻早已被繳了武器。
  戰事結束,才有人注意到,不知什么時候,一對男女已并肩坐在不遠處的地上,男的上身什么也沒穿,打著赤膊在那瑟瑟發抖,畢竟冬日剛過,沒有帳帷遮著的地方,還是挺冷的;而女的竟然身披一件破爛不堪的古怪衣裳,零星的小洞里還露出了里面穿著的紅色繡花肚兜及雪色肌膚,卻不正是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