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第五章親密接觸

此時的靜全然沒了平常落落大方的神態,反倒是羞答答地坐在那,玩弄著身上這件滿是破洞臟衣的衣角,并不時拿眼瞟向坐在身邊直打擺子的某人,眼中有許多好奇的問號,那神態絕對是引人犯罪哪,以我對美女的免疫力都差點沒失控,要不是天冷的實在不行,而邊上又有這么多“觀眾”瞧著,我非當場撲上去咔嚓她不可。這“窮心未落,色心又起”本就是人(準確地說應該是男人)的天性,不可避免啊,而無疑我眼中的火使得眼前的靜更是粉臉通紅,低頭不語。
  剛才是趁大帳被連蓋揭起之機,大家注意力轉移之時,養精蓄銳的我用空間魔法瞬移,硬生生擠入這三名幻獸騎士包圍的空間,雖然抱住靜的再一次瞬移在眨眼間就完成了,但所冒的風險可是極大的,在氣機牽引下,三名幻獸的斗氣攻擊差點沒把我們兩個活生生地給震斃,衣服上這么多的破洞就是明證,本來我的衣服雖然臟了點,可沒這么多小洞,這些全是斗氣攻擊后的成果,要不是身上加持了魔法護盾,現在被扎成篩子的可能就是我了,但幻獸騎士畢竟是幻獸騎士,斗氣攻擊雖已收斂近半,但還是把我的衣服給扎的滿是小窟窿。
  至于靜脫落的外衣卻并不是我施什么金蟬脫殼的絕招,而是帶物瞬移的后遺癥,據我以往的練習,最好的一次是成功地抱了一花瓶“完整無缺”地完成,但花瓶上的圖案竟然全沒了,我這次可是拼了,要是這瞬移完,靜缺個胳膊少個腿,甚至沒了腦袋半邊身什么的,那我只有吃不了兜著走了,幸虧一試功成,只是這外衣卻成了犧牲品。
  身上雖然因為冷打著抖,但內心卻著實開心了一把,這從來沒抱過女人(寶貝不算)唉,這回是頭一次開了葷,剛瞬移進去之時,靜只是微微掙扎了下,就臉對臉被自己抱了個結實(要知道在三名幻獸騎士斗氣的壓制下,靜竭盡了自己的能力抗衡,已到了油盡燈枯的境地,這時有人從后面抱住她,也沒半點力氣了,這輕微掙扎還是本能反應下的動作,過后就全身乏力)。
  溫香軟玉抱滿懷,觸手處柔若無骨,淡淡的處子幽香飄蕩鼻端,而羞花之貌、閉月之容就在眼前,差點沒讓自己意亂情迷,幸虧其中一位幻獸騎士的一聲驚疑聲驚醒,立刻想到還身處險境,隨時送命,沒半點猶豫,竭盡魔法力向遠端再次瞬移,雖成功脫逃,斗氣全無魔法力耗盡的結果是沒半點站立的力氣,撲通一聲摔在了地上,而懷中抱著的玉人也被我帶著摔向地上,雖然摔在懷里痛得我直叫媽,但心里仍是喜滋滋的,飛來艷福啊。
  但瞧著近在只尺的靜,眼中滿是怒容,趕緊松開雙手,而靜此時也奮力想起來,按在我肩頭的手剛撐到一半,無奈全身無力,再一次軟倒在我的身上,看到我滿是疑問的眼神,聽到邊上的砍殺聲,這位姑娘也顯然明白到此時已脫離險境,而眼前就是救自己脫險之人,再也板不起冷臉相對,只是自己因乏力再次摔到這人身上,倒也挺羞人的,勁風刮過,感覺身上有些涼意,要知道自己身披的可是火獅之皮(火獅之皮雖為紅色,但經過特別處理可以著上不同的花色)制成的外套,按理不會感到寒意的,詫異間往身上微微一瞥,卻見外衣不翼而飛,自己竟然僅身著一件肚兜,幸虧下身的衣物還在,否則哪還有面目再見人哪,俏臉通紅,耳根發燙。
  我隨著靜的眼神一看,差點沒鼻子噴血,難怪瞬移前后手感如此不同,原來差別在這昵,瞬移前手抱衣物感覺已是大妙,而瞬移后卻是手抱若凝脂,滑不溜秋的,令我不忍放手,否則瞬移后還是有機會放開靜的,只是即便放開她,她也站立不住,但硬生生摔入懷中這種事的概率可是低太多,讓個大姑娘家摔在地上可是不雅啊(全然不顧及人家姑娘家的名聲,色狼),即沒讓靜摔著,又這么愜意啊,簡直是兩全其美啊(作者語:這可是你一廂情愿的想法,你愿意,人家姑娘還不愿意呢)。
  光線變幻之下,倒也沒人注意到地上還有如此一對男女,此情此景維持了不足十數秒,靜終回得了點力氣,翻滾到我邊上,只是仍與我并肩躺著,而一滾之下引發的動靜卻吸引了很多的目光,我也恢復了點氣力,立刻坐起,脫下衣服披在也坐起來的靜身上,只是春寒料峭,凍得我直打哆嗦,此時戰斗剛剛結束,阿骨朵拉等人就看到了眼前令人吃驚的一幕。
  葛爾拉斯及其部下被或殲或擒,無一漏網,阿骨朵拉也從憤怒中清醒過來,一眼卻看到穿得不倫不類的女兒和站在邊上半裸的來歷不明者--也就是我了,而邊上的這幾位卻也瞧得目不轉睛,真是怒從膽生哪,一聲大喝道:“看夠了沒?”
  邊上有位不開眼的還垂著三尺長涎,目不轉睛地回答道:“這怎么看的夠呢!啊,嘿嘿,沒看,我沒看,啊。。。。”卻是被盛怒的阿骨朵拉一腳給踹出去了。
  杜瓦爾趕緊脫下外衣,沖上前去,披在靜的身上,而阿骨朵拉卻沒看靜半眼,而是睜著雙兇目,狠瞪在我的身上,上下悛巡,好似看一只即將被屠宰的豬一樣,我打著擺子道:“千長閣下,給件衣服穿吧,您看我凍的不行了,好歹也救了您女兒一命吧。”這可是先堵住你的嘴,否則你一翻臉,根本就不會給我說話的余地,如今你這么多部下在這,況且獸人最重視的就是臉面,你現在殺我,嘿嘿,可是要失人心的。
  阿骨朵拉一怔,沒想到自己發飚前,這個剛才還跟喪家之犬一樣的家伙,竟然如此直接地說出這番話來,堵住了自己的嘴。不過以她恩怨分明的個性倒也不會要了我的小命,當時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不過不要我的小命不等于就這么輕易放過我了,給我吃些苦頭還是難免的,阿骨朵拉不怒反笑道:“沒瞧出來,你倒是深藏不露哪。這點風寒算什么,怎么會凍到你呢?來人,先帶這位,這位小伙子下去休息。”言下之意,我這打著擺子感情全是裝的啊。
  我一路打著噴嚏流著鼻涕,被幾位獸獅族戰士帶回了剛才來的營房,擺明是押送,還美其名曰帶路,他媽的,帶個路用這么多人嗎?看他們全神戒備的樣,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雖然郁悶,但好歹小命是保住了,這救了千長女兒這么大的事,他們怎么也得給點恩賜吧,即便不給,小命無憂矣。
  回到剛才的破屋,老帕、山姆等人都沒睡,剛才激烈的戰斗聲把他們全都驚醒了,心里雖然沒有半分脫離奴隸命運的想法,但換一個領主可就換一種待遇,他們可是經歷多了,他們都是數天前被交換到這的奴隸,現在的居住條件雖然比起以前來相差無幾,但至少衣能蔽體,食能解饑,與上一任領主相比有天壤之別,如果又換了個領主,相信沒這么好的待遇了吧。
  我一回到屋內,就被他們給圍上了,七嘴八舌地盤問這次的經歷及外面戰斗的狀況,我現在實在是累極,主要還是凍得不行了,問了句讓他們瞠目結舌的話:“哥兒幾個,給件衣服穿先啊,沒看到冷著嗎?”
  ????一連串問號閃現在眾人面前,此時才注意到眼前此人竟然光赤著上身,在那直打哆嗦,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您什么眼神啊,這哪是淚啊,分明是冷汗)其中一人趕緊轉身去給我拿了身衣服,雖然破爛的點,總能避寒,趕緊穿上,其實到現在我也不知道這哥幾個誰是誰,只是剛才他們互相稱呼記住了姓名而已,卻對不上號。
  等我穿上衣服,還有人拿過火盤讓我烤了下,半天我才回過氣來,一個大胡子笑呵呵地道:“我聽說我們現在的領主喜歡小白臉,更喜歡玩弄人族青年,你不會,嘿嘿。。。”
  這話引起大家的哄笑,眼中也滿帶疑問,對著我上瞧下看的,想從我身上看出什么蛛絲馬跡,我趕緊給自己撇清道:“少看,我只不會適逢其會,不小心救了個人而已,衣服被扯爛了沒法穿了。”
  “哦,是嗎?”老帕意味深長地給我使了個眼色道,“你就承認了吧,我們保證不笑話你。”
  切,信你才怪,這種引蛇出洞,套話的圈圈,老子八歲就玩的如火純青了,上你的當才是傻冒咧。我淡淡地道:“不信拉倒,今天可是風云際會哪,獸族大火拼,你們有沒有興趣聽。”話不投機,立刻轉移話題,而明顯這些人對于剛才打斗聲的好奇心遠遠大于聽我的“艷遇”,讓我暫時逃過了被取笑的境地。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