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第六章意外之獲

這一天晚上,我沒半點睡意,不是在回味大帳內的艷福,而是在回想剛才被獸人追殺的一幕,突然竄升的斗氣令我有能力逃過一劫,而過后斗氣消失卻使我比起普通人還弱上三分,心中所想并不會因受傷而喪失斗氣之源啊,肯定是有我不知道的原因,只是失去的記憶并不能重回腦中,沒有半點記憶碎片存在使我有些茫然,到底我那可憐的斗氣還存在嗎?上天是不會給我答案了,這是我思考后得出的結論,做人哪,還是要靠自己,千古名言,果然不虛。關于未來之路,只能用迷茫兩字來形容,昨晚和那幾個哥們聊了半宿,倒也弄清了現在自己是身處何地(當然是具體地理位置),這里竟然是遠離古蘭達數千里的獅族領地之一普敦,要想到達古蘭大陸,必須穿過獅族、狼族和狐族的控制區域,其間要穿越截爾拉河谷、紅河、撒米拉沙漠等天險,如果要繞道而行,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多了兩個獸族領地等著你呢,虎族和熊族,而路途卻要翻倍。其實獸族每個部落都并不是單一的部族,比如我現在身處的普敦,就有熊、虎兩個部族與獅族和平共處,只是獅族占著統治地位,并在人文政治上占著絕對或全部的優勢。而無可避免,要想從陸路逃離羅蘭大陸,必須經過狼和狐兩族領地,而兩族正在為爭奪獸族王位生死殊殺,豈會任由我輕松穿越,不說遠的吧,光說我逃離獅族領地之路已是任重而道遠,茫茫無期也說不定啊。
  天將破曉,夜色已漸漸退去,光線逐漸射入這破屋里,暈,這是什么圖案,從天上的破洞射入的光線在地上勾勒出一個個圓點,形成一副奇怪的圖案,而我看著奇怪,凝神注視之下,心頭突然一跳,好似一股斗氣順經脈上沖,暈竟然是斗氣,只是等我細看地上圖案之時,天已太亮,地上的圖案已是模糊一片,看來要等待明日的破曉時分才會再現。
  我閉眼靜靜回味著剛才斗氣運行的方式,竟然與原先修練時走的是不同的路線,把我身體內原先閉塞的一條經脈部分打通了,在體內構成了一個小循環,在我刻意運行下,竟然有絲微斗氣在其間沖蕩,只是斗氣的來源還是不明,不知道本已孱弱無比的身體是哪部分存儲了這源頭,這些不明來歷的斗氣在身體內無休止的運動著,不知道經歷了多少個循環。
  我是在周遭的喧吵聲中醒過來的,睜眼之時差點沒嚇死我,一排四個腦門子差點沒碰上我的鼻子等處,更為可笑的是老帕伸著中食指正在試探我的氣息,我突然地一張眼,眼前四人都也嚇了一跳,山姆更是一屁股坐在地上。我覺得好笑,卻不知剛才的吵鬧聲是起床號的聲音,他們四人見我一動不動坐在床上,卻沒半點呼吸的跡象,還以為我已身死呢。
  我站起身來,活動了一下筋骨,發現身上輕松了許多,比起當日雖有不如,但與昨日相比,卻是強了太多了,活動許久沒有半點吃力的感覺,力氣也有了,與昨日動一動就要休息半點的情形大相徑庭。
  老帕、大胡子吉瑞、山姆和斯奇是與我同住的囚友,其實準確地說應該是獸族奴隸,獸人王國地位身份最低下的種族,他們大部分是獸人歷次對古蘭大陸侵略而來的人或其他種族的俘虜及其后裔,少部分是逃避人族暴政而遠逃羅蘭的人類,只是這些人類出虎口入狼窩,還是沒有擺脫悲慘凄涼的命運。
  老帕等四人來到此處也不久,他們是十年前剛結束的魔獸入侵戰的俘虜,老帕最年長已三十五歲,而最年輕的是山姆,他來到羅蘭大地上時才十歲,他們都經歷了許多的苦難,才得以生存,據他們所述,當年一起被脅迫長途遷徙的近百萬人類奴隸,能安然到達目的地的只有近半而已,而經歷了近十年的獸奴生涯,又有半數人永埋異鄉,他們無疑是幸運者,但無可否認,他們面臨的將是更惡劣的生存環境。
  我也不知道在獸人王國有多少除獸、魔兩族外的其他種族奴隸存在,但相信這并不在少數,如果能團結這些人一起,說不定真有回到古蘭的那一天,只是這樣做并不比一個人單獨脫逃回古蘭大陸更可行,無論哪一條路都將是九死一生,或者說是十死無生的結果,為了生存的機會,相信沒人會輕易嘗試,而且現在羅蘭大陸上的這些獸奴已大部分奴化了,有吃有穿已是很滿足,根本不會去企盼永無出頭之日的自由。這也是昨夜問出來的東西,想逃離羅蘭獸人王國并獲自由之身的人真的很少,十人中還不到一人。
  敲門聲--準確地說應該是用腳踹門的聲音此時響起,獸人的喊聲隨之而來:“快出來干活了,這群懶豬,是不是領主對你們太好了,他媽的都欠打是不是。”
  我以最快的動作沖上前去開門,后面跟著的是四個囚友,他們心里正自驚訝,昨日還奄奄一息的人,今天就恢復體力,真不簡單哪,他們哪想到我是因為斗氣重生才導致前后兩日的差別的。
  門前的是一位低階獸獅人,他的獅頭讓我怎么看怎么別扭,他也顯然吃了一驚,因為據他所知,這囚房內僅有四個人而已。如今卻是出來了五個,正要拔刀喝問,后面一人已是說出話來,只是說的是獸語,只聽嘰里瓜啦,也不知道是什么東西,好在邊上的這幾位在獸王國已多年,還聽得懂部分獸語,卻原來是叫門之人昨日輪休,并不知道有新囚--也就是我入住其間。
  我們被帶到了一塊耕地之上,卻原來是叫我們開荒耕作,只是這個好象,我不會啊,不過這個學起來也不復雜,加上男人只要拉犁翻土等力氣活,也不用什么專門的手藝,這與我所知的獸人生活方式是大相徑庭啊,聽到山姆解釋后才明白,獸人對于耕作并不在行,也并不喜歡吃這些農作物,但蓄牧業并不足以滿足其消耗,為了應付災年及儲備過冬糧物,加上人口的增加以及奴隸吃用的消耗,農作物的耕種也成了獸族的一種主要生產方式之一。
  我其實很享受這種勞作的方式,并不是因為我骨頭賤,而是在耕作之時,因為用到氣力導致斗氣的運行加速,邊勞動邊修行的方式正是我現在所需要的,根本就沒察覺有人在暗中觀察著我的一舉一動。
  靜站在不遠處的一個小山包上,卻沒有半絲觀看碧草連天美景的逸致,也沒一點呼吸微風中絲絲春意的閑情,而是注視著遠方拉犁而作的平凡少年,她想了一夜也沒想明白這個來歷不明的人到底是怎么一個人,而早晨母親曾下令將其帶來問話,卻被自己阻攔了,因為她想從側面了解下這個與自己一樣只有一半獸族血統的人,到底是怎么一個人。
  在休息的間隙,我終于察覺到了一點不平常之處,在我正前方位置,竟然集結了十多位高階獸人,他們擋住了我們這些所謂奴隸的前行方向,要知道那邊根本就不會是我們想要去的方向,翻過他們身后的小山坡就是一望無際的草原了,即便逃跑也根本跑不過火獅的四蹄,他們應該是在守護著什么東西,我順著他們守護方向看去,赫然看到了正注視著我的靜,兩人身處卻遠,但竟然好象看到了對方的眼神似的,下意識地低垂下來,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油然而生。
  在接下來的十多天時間里,我們竟然留在這片荒地上工作,而根據山姆等人所述,本來只要花費一到兩天開辟出荒地就可以完成任務了,而男勞力的主要工作是采石和挖礦,采石的主要目的是建立要塞,因為狼狐兩族的戰爭雖然沒有波及到其它部族,但戰火卻有愈燃愈盛之勢,各部族為了以防萬一,都開始在原有開放式營地建立要塞,以利于防御,這和獸人隨遇而安,不斷遷徙的生活方式是背道而馳的,但要塞的防御能力卻在狼狐兩族爭霸戰中表露無遺,也成為了其他部族借鑒的東西,在兩三年間興起了建設城堡熱,而挖礦卻是古老相傳的奴隸勞作方式,大部分獸人用武器的原材料都是出自礦產的挖掘。
  這十多天中,我每天都沒錯過清晨那瞬間的時間,雖然并不是每天都能看明白新的東西,但受益卻是無窮的,這十天的時間竟然讓我的經脈通了七七八八,斗氣修為比起自己最高峰時也相差無幾了,相信只要以為保持現在這樣的狀態,很快就可以突破到地級戰士的水準,這可是我做夢也想不到的事情,但這并不是唯一可喜之處,沒想到羅蘭大陸限制了我防御魔法的施放,卻讓我在攻擊魔法的領域內得到了突破,有一天一不小心就使出了風系的四階魔法旋風斬,這可是我畢生第一次使出了超越三階的魔法,高興之意洋溢于言表,全然不顧及被我旋風斬蹂躪的掛著布條、面目全非的四位囚友。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