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第七章自由夢想

山姆當即翻臉,說我不夠朋友,竟然暗算他們。在其他三人附合的眼神中,我不得不收起高翹的尾巴,強忍住滿腔的笑意,裝作若無其事地敷衍他們:“四位兄弟,我可是收手了啊,你們看。。。”說著我指指他們身邊三尺后的大樹。看著安然無恙的大樹,四個人是你看我來,我看你,不知所以然了,我示意山姆上前推一把,差點沒嚇到他們,眼前的碗口粗的大樹竟然從中斷開,轟然倒在地上,看切口處好象被什么東西鋸開一樣,整齊平整,看到四人瞪得大大的眼睛,我幸災樂禍地道:“看到沒,要不是我適時改變了魔法攻擊的方位,四位,嘿嘿。”言下之意,即便是聾子也聽的出來了。
  而此時在山包上無聊地干坐著的靜卻是騰一聲站了起來,這些天來的觀察使她對眼前的這位少年是越來越看不透了,開始兩三天拉個犁還顯吃力,沒想到現在竟然手位雙犁面不改色,而他的魔法修為更是讓人吃驚,要知道在羅蘭大陸這個魔法元素稀缺的地方,即便是施放三階的攻擊魔法,已是令人稱道了,而現在這個少年施放的魔法肯定不會遜于三階,這更增加了她的好奇心了,非得揭開這個少年人的底不可,只是這無根之木,無源之水,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找的到。
  圍在山包之下的獸人們沒有了開始幾天的警惕性,加上千長阿骨朵拉數天前帶大部隊去接收葛爾拉斯的部落,只余下少數高階獸人,如今負責保護靜的僅有兩名高階獸人而已,其余的都是低階獸人。雖然這些獸人們的警惕性全放在了眼前的這近三十多位奴隸身上,但天生的本性還是讓他們發覺了針對他們的襲擊,只是發覺得還是遲了點,半數的人倒在了強弩之下,而偷襲之人顯然也沒時間拉上弦施放第二輪攻擊,仗著人數上的優勢,三十多人從各處現身出來,向著山包沖去。
  看守我們這些奴隸的獸人們,根本不顧及我們是否會逃跑,而是飛快地去增援受襲的同伴,反正你想逃也逃不了。我幾乎在獸人遇襲的瞬間就發覺了,強弩發射的機括聲使我在第一時間內選擇臥倒,同時施放護盾,雖然在近距弩射,魔法護盾的作用幾近于零,但加持了斗氣之下,我有把握不會受致命傷。與此同時口里還不忘提醒邊上的人:“大家快趴下,有敵襲。”
  近半數人在我的招呼下趴了下來,但還有一半人卻在訕笑,敵襲,我們是奴隸矣,生死都掌握在別人手里,其中兩個卻立刻被流矢射殺,并不是弩箭,而是弓箭,他們是被獸人們閃避后的弓箭誤殺的,這下嚇得所有人全趴下了。
  我輕抬起頭,小心看著周圍的動靜,只見前方影綽,又是草來又是樹,也看不清到底有多少人,而獸獅人的求援信號早在敵襲后就發出了,這離營地也不遠,如果沒有相應的攻營牽制的話,相信在二十分鐘內會有援兵抵達,三十分鐘內會有大部隊開至,留給這些襲擊者的時間僅有二十分鐘,因為最先抵達的肯定是獸族的最強者之一幻獸騎士。
  其實這樣的襲擊戰根本就不需要二十分鐘,只要數分鐘就可以解決戰斗了,只是靜,這個讓我心再次怦動的女孩卻是要落入敵手的,這是我不愿看到的,也是不能看到的,現在既然發生在我的面前,那我必定要竭盡全力保全她。看守奴隸的獸兵也有三人被狙殺了,尸首就在離我不遠處的荒地上,我半蹲著身子沖了過去,期間也有數支箭射在身上,但在魔法護盾的保護下卻無功而返,在我打開腳鐐之時,老帕等人卻也沖到了我的身邊,我把鑰匙扔了過去道:“救靜小姐,這是我們唯一的活路。”
  大家輕輕地點點頭,要知道如果靜真的被俘,傷了哪怕一絲半毫,盛怒下的阿骨朵拉肯定會讓在場的所有人陪葬的。
  在說完話后,我隱身消失了,這是從可可那學的隱形匿跡的本事,大多數隱身術一旦移動就會暴露身形,或者因為身形的移動導致周圍空氣的扭曲而顯露出破綻,而可可所教的隱身術卻是一種極其奇怪的魔法,只要你不發動魔法攻擊或防御,正常的行走是不會暴露出形跡的,我隱身的目的就是想找到這狙弓所在,不找到這幾個人,即便成功救出靜也可能功虧一簣。
  狙弓們倒沒注意到有人隱形在他們的周遭,因為我是蹲在那隱身的,只有邊上幾個同伴看到了,他們雖然吃驚,但也不會傻到大聲嚷嚷,而是有目的的移動吸引狙弓的襲擊,幾乎在他們射箭的同時,我也發出了反跟蹤的魔法,沿箭路反向追蹤到了三個狙弓的具體位置,三團火焰逼迫他們由暗處現身出來,而解開鐐烤的老帕等人已經分頭撲上,七名獅族戰士爬起身來,撲向了山包,而此時山包上僅余的五名戰士已護著靜撤向我們這邊,這些敵人合圍的方向把他們向我們這邊壓縮,腦中靈光一閃,就發覺了這不同尋常之處,但在我高喊停止后退的同時,靜竟然也止住后退的腳步,看來她也看出了問題所在。在靜同樣的叫停聲中,五名獅族戰士硬生生地停止了前進的腳步,而我扔出的一塊拳頭大小的石頭滾到了他們的前方,卻在不遠處轟然陷落,而隨之從地底升空而來的卻是兩位騎乘幻獸的騎士,竟然又是幻獸穿山甲,難怪敵人布置如此巧妙,原來有這種天生的挖洞專家在下面精心布置,令人嘆為觀止了。
  靜這邊的人數實在太少了,此時異變又生,五名戰士中的一位竟然召喚出了幻獸,在坡度如此小的山包上,幻獸騎士基本可以以一當百,但不幸的是,對方也有,敵襲方是兩名穿山甲幻獸騎士,雖然幻獸騎士武技有高低之分,但他們間的差距其實并不太大,以二對一,完全可立于不敗之地,況且這兩個穿山甲幻獸騎士的實力并不弱于獅族的火獅騎士。
  幻獸騎士并沒有加入到地面的戰團之中,三位幻獸騎士翱翔于天空之上,你來我往地追逐交鋒,火獅勝在速度和攻擊力,而穿山甲勝在防御,誰想加入地面的戰斗都很不切實際,而火獅漸漸被兩只穿山甲逼離山包,他們間的戰斗向遠方轉移。
  此時的地面之上,三名狙弓已被十多位人族奴隸圍住,相信兇多吉少,而敵方全都是蒙著臉,也不知道是哪一族的戰士,近三十多人此時卻放慢了移動的步伐,將包圍圈的空隙全都給封堵了,靜被四名獅族戰士護住向后退,而七名獅族戰士也差不多快和前方會合了,我此時卻顯露出身形,面對敵方戰士,根本就沒隱形的必要,以我現在的斗氣修為,單對單的近戰肯定沒有勝算,還不如現身以魔法攻擊進行遠程打擊。
  在風系加速魔法的作用下,我竟然趕在了七名獅族戰士前到達靜的身邊,在我到達前,我已對著逼近靜他們的敵人施放了四階的攻擊魔法旋風斬,雖然四階攻擊魔法在古蘭沒什么威力可言,但在羅蘭大陸這個魔法元素稀缺的地方,卻是威力龐大,劃陣而過的旋風斬輕易將其中一人切成了兩半,而另一人卻被切掉了一條右臂,敵人的腳步再次放緩,紛紛支起背上的鐵盾。我站在了離靜五米的距離沒有下一步的舉動,因為這是有效的防御范圍之外,再靠近,可能會引起獅族戰士的誤會。
  對于后面趕上來,對著我虎視眈眈的獅族戰士,靜揮手示意讓我靠近,她心里有一種感覺,眼前此人絕對不會做出傷害自己的事,這人既然救了自己一次,那絕不會不救第二次,我走上前去,和靜的眼神再一次的接觸,這次兩人卻沒半點羞澀之意,互相凝視了數秒,雖然僅僅數秒,但好像經歷了千年的感覺一樣,我們是在后方的驚呼聲中驚醒過來的,抬眼望去,遠處竟然出現了一條白線,飛快的靠近中,是獅族騎兵來援了嗎?
  二十八名襲擊者卻沒半點退意,在聽到驚天的蹄聲后,反而齊聲大喝,瘋狂撲上,十一名獅族戰士圍成的半圓,護住了我和靜,要是沒有魔法師的加入,十一對二十八,雙方單兵戰力相差不多,絕對是必敗無疑的,可惜,我是個魔法師,雖然在古蘭大陸輔助魔法師垃圾的實在不行,但在羅蘭,輔助魔法往往決定實力和優勢,況且四階的攻擊魔法也并不是吃素的,而那些囚友們擺明已經解決了狙弓手,現在有數人揮舞著兵器飛撲上來。
  獸族領地內,也并不是沒有自由的其他種族存在,其中自由的人類、精靈、半獸人等也不在少數,他們擁有自由之身的原因很多,但最主要的就是救護獸族人的生命,所以許多有一技之長的醫師、牧師在獸族反倒是倍受尊敬。現在擺在他們面前的無疑就是重獲自由的道路,只要將靜安然救下,自由之身也不是什么夢想了。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