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第八章釣魚之餌

靜竟然是一名弓箭手,一直以來都認為獸族的弓手是各種族弓手中最垃圾的,因為他們的箭根本沒什么技巧可言,純粹是力量的代名詞,而且準頭極差,往往十中一二,沒想到這樣的觀點今天被徹底扭轉了,剛才的三名狙弓,箭重而勢沉,有五人葬身在他們的大力狙射之下,而眼前的靜卻是更讓人吃驚,雖然看上去力量稍顯不足,但在呼吸間竟然射出了十八支長箭,這即便是阿秀這個純精靈也不一定能辦的到,更驚人的是這十八支長箭的目標竟然是同一個人,落點有六個之多,而方位全都是目標防御不到的位置,看的我差點忘了給前方的戰士加持魔法了。我是在靜的推攮中醒覺過來的,看到她的發揮差點沒讓我下巴掉下來,沒想到這個看上去文靜的女孩子,射出的箭這么有“氣勢”,但更奇妙之處卻并不僅僅于此,女孩子力量稍差,如果對方的斗氣修為足夠,完全可以硬擋,連躲閃都不需要,而這十八支箭在射到目標身上時竟然分成了三個梯次,第一波接觸目標的一瞬間竟然炸了開來,破去對方護身斗氣,而第二波箭卻是勢大力沉的重箭,硬生生地將眼前之人的盔甲擠開數個小洞,但最厲害的卻是最后一波,箭呈螺旋狀前進,六支箭在目標身上鉆出了六個大血洞,帶著狂標的鮮血,從另一頭穿出。
  其實不用說我,就是這在場的所有人都被這立威的十八支長箭驚懾住了,偷襲者止住了前沖的步伐,十八支箭全部落在了目標防御空隙,三波攻擊各有特色,第一波破斗氣護罩雖然是弓手慣用的招數,但勝在精準,要是射在盾牌上,效果就要減半了,第二波箭力厚重,令我大跌眼鏡,沒想到看上去嬌滴滴的小娘們,射出的箭漂忽不定,讓我以為力量不足,哪料到竟然力大如廝,令人嘆絕的卻是該箭的重心全在箭頭之上,擠開盔甲之后,整支箭爆裂化為齏粉,最后一波的殺手锏,卻是最讓大家心寒的,一箭雙孔,血流如注。
  這時大家全然沒注意到靜已是臉色蒼白,搖搖欲墜,其實她并不是因為力量用過了頭,而是被眼前血腥的場面給震憾住了,這可是她第一次殺人啊,她用左手手扶住我的右肩,支撐著欲倒下的身軀,卻正好將我從震驚中喚醒過來。
  此時后方的白線已漸漸清晰,顯露出身形,果然是獅族騎兵來援,大概有兩百名精銳輕甲在極速靠近中。
  敵方二十七人也很快從震憾中醒覺,加速標前,想在騎兵趕到之前結束戰斗,正所謂擒賊擒王,只要在輕騎們趕到前拿下靜,那就是完成了任務,但這只是他們一廂情愿的想法,加持了魔法的獅族戰士完全可以做到以一敵二,況且對方人數也不見得比我們多多少,看后面的白線,只要再堅持五分鐘,勝利的天平就會完全傾向我們這邊。
  但萬萬沒想到的是,我的所料竟然完全錯誤,對方圖謀的并不只是我們,竟然包括來援的騎兵們,在敵襲者沖上前來和獅族戰士短兵相接的時候,后方突起異變,來援的騎兵們竟然遭到了伏擊,從外圍不斷從地上冒出的人影就可以知道,這是一個陷阱,一個超級的大陷阱,因為在輕騎們被絆索放倒坐騎后,可看到至少有近千的伏兵殺將而出,將輕騎完全包裹在內。
  只是這樣的陷阱有用嗎?我不禁莞爾,步兵的機動力實在太弱,騎兵可以輕易逸出包圍圈,想到這忍住不偷笑,但在我還沒笑出聲之時,笑容已凝結在嘴角,在步兵的外圍兩翼,不知什么時候出現了騎兵,星星點點的騎兵迅速集結,人數在數百間,他們形成了第二重的包圍網,我暈,對付兩百的輕騎兵,用的了這么大的陣勢嗎?
  只是眼前的形勢,我們也顧不上被重圍的輕騎兵們了,因為襲擊者已沖到近前,交鋒已開始,我收斂心神,全力施為,而靜也回過神來,繼續她的表演,近距離內的羽箭標射,幾乎相當于弩箭的威力,只是射擊的角度更求精準,不容易命中要害了。
  獅族戰士的戰力在交鋒的瞬間就表現出來了,其激烈程度不是人族戰士可以比擬的,只是偷襲者們卻沒半點遜色,一對一的力拼也僅是稍落下風,這是正常的,加持了魔法的戰士本就占著部分的優勢,況且對方人多,大多以二敵一,所以現在落在下風的反而是我們這邊,只是這些獅族戰士的配合夠好,雖處劣勢,倒也沒有重大傷亡出現,不過被砍上一刀,刺中一槍那是難免的。
  雖然我想暗地里出手偷襲,但卻無從下手,即便是偷襲成功,因對方人數上的優勢,并不會讓我方戰士攻擊成功的,而纏繞之術上的刺也并不能穿透這些人身上的戰甲,刺上的麻痹功能也并不能發揮,而靜的箭已告罄,她身上帶的兩壺箭已射完,其結果是兩死兩傷,這已不錯了,在箭射完的瞬間,這位看上去嬌柔的女子竟然不知從哪抽出了兩柄長劍,撲上前去近戰,正好補上一名戰士因傷后退留下的空隙。她那兩柄劍,劍身細長并有一條血槽,劍端成三角錐形,一看就是近戰利器,三角錐形武器是破斗氣的好東西,而血槽的放血功能眾所周知,這兩柄長劍的殺傷力并不遜于重斧,奶奶個熊,原來又是個帶刺的。
  此時后方的數位囚友已撲到近前,其中三人手拿弓箭,而另三人手握武器,應該是從死者身上搜刮來的,他們并沒有直接撲入戰團,而是站在外側,三人以弓箭冷射,另三人在前面保護,這六人中竟然有老帕等四人,看來這幾個大漢的確是行伍出身,而他們的配合非常默契,往往三弓同時對準一人,在被放倒兩人后,偷襲者們不堪騷擾,分出六人撲了上去,我心下暗道:遭了。
  心念電轉,攻擊魔法再次出手,對著撲向老帕等人的偷襲者而去,這次是低階的風刃,因為我沒有余力再次出手四階的攻擊魔法了,這時的我飛快閃到了老帕等人這邊,地陷術等阻礙對方前進的低階魔法相繼出手,果然對方被分成兩波,前后雖然僅相差數步,但這已足夠了,足夠我輔助魔法建功了,三名第一波撲上的偷襲者在與老帕等人交手的瞬間,就被由地而生的自然之藤纏個結實,其中一人立刻被砍翻在地,而另兩人也是手忙腳亂,在后面三人到達前,也完全失去了再見明日太陽的機會。而后一波三人見到眼前此景,也是心慌意亂,竟被弓箭放倒兩人,一人退回本陣中。
  主戰場之上,三名高階獅族戰士獸化,在付出五人的代價下也放倒對手九人,一時間,偷襲者反倒處于劣勢了,現在的情形變成了我方十四人對對方十人,雙方輕重傷各四人,我方占盡優勢,只是外圍情形讓人心寒,二百余名獅族輕騎差不多被全殲,僅余十多人還在往來沖突,想破圍而去。
  以眾擊寡,況且還有我這個“陰險小人”的幫助,遠近攻擊中很快就把偷襲者全部解決,獸人的獸性表露無疑,他們竟然沒放過一個活口,重傷者也一律補上一刀,一切結束之后,我們卻顧不上戰場之上的情形,倉惶撤離了山包,我們的退去路線是草原和山地結合部。
  經歷了數小時的逃亡后,我和靜并肩站在一處地勢略高的山崗上,極目遠眺,靜在邊上慢悠悠地道:“你沒怪他們趕盡殺絕吧,這就是偷襲者的下場,偷襲是我們獸族最痛恨的事。”這話說的我涼嗖嗖的,怎么好象在說我啊。
  “是嗎?”我喃喃道,身上禁不住打了個寒戰,看的邊上的靜是掩嘴偷笑,她那巧笑嫣然的模樣,足以勾魂攝魄,至于老媽的教導:什么帶刺的玫瑰不好摘之類的警語早被我丟到爪哇國去了。只是現在卻不是打情罵俏的時候,要不然非得調笑一下這位粉臉含黛的獸族女子。
  靜也沒想到自己的吸引力如此之低,眼前此人竟然在一愣神間就恢復了神智,目光注視到遠處。
  看來,敵人是有備而來,因為在遠端,獅族營地的求救狼煙仍是清晰可見,而在獅族戰士揭開偷襲者面巾之時,發覺對方竟然是同族,這是誰也沒想到的事,殺機來自身邊。葛爾拉斯已被囚禁,是誰引導了這次的行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