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第九章連環之計

漢斯*查爾頓,獅族萬人敵之一,如今卻沒半點勇者風范,而是焦急地站在那,用力地搓著雙手,自言自語道:“怎么還沒音信呢?”而在他的大帳之內,坐在帥位的卻并不是他,而是一位四十多歲的中年儒者,優雅的舉止顯示這是位受過良好教育的貴族,要不是他那紫色的眼睛顯示其是一位魔族,誰都會以為這只是人類的一個貴族呢。他一臉平靜地安慰著這位獅族的勇士:“漢斯,別著急啊,阿骨朵拉的大本營都被我們拿下了,還有什么可擔憂的呢?”“羅德,你難道不知道調動獅族軍隊的令符已被帶出了普敦。”邊上坐著的葛爾拉斯代漢斯解答了原因。
  這位叫羅德的魔族吃驚地跳了起來,道:“什么?普敦并沒一人逃脫啊?難道是被阿骨朵拉帶到你的營地去了。”這話是對著葛爾拉斯所說的。
  葛爾拉斯是在普敦被破之時獲救的,同時被解救出的還有狼族的安哥拉。此時的葛爾拉斯還顯憔悴,任誰被封住斗氣關個十天半個月,有他一半的德行已是不錯了。他以嘶啞的語氣道:“不會的,阿骨朵拉接管我的軍隊根本用不到令符的,你不明白它的用處,它是成立暴獅軍團的信物,是抽調各部精英的憑據,阿骨朵拉并不想讓我們獅族卷入戰爭,她不會隨身攜帶的,一定是在她女兒靜的身上。”
  “報。”帳外傳來了斥候的聲音。
  “進來,戰況如何?”漢斯暴喝一聲問道。
  “稟將軍,敵近衛軍被全殲,外圍據點全部拔除,但靜小姐和十數人逃脫。搜捕還在繼續。”
  “我方傷亡?”羅德詢問道。
  斥候拿眼神瞟向漢斯,漢斯喝道:“快說。”
  “死三百五十七人,輕重傷一百三十二人,另有伏擊靜小姐三十三人全部殉難。”
  “奶奶個熊,近衛軍,嘿嘿,好樣的。”漢斯重重地啐了一口道,“可惜了。”有心擊無備,而且還是偷襲在先,還有這樣的戰果,可見近衛軍的實力強橫到怎樣的地步。
  羅德皺起了雙眉,問道:“和靜小姐一起逃脫多少人。”
  “據被俘奴隸招供,逃脫者有十四人,除靜小姐外,還有六個獅人,七個奴隸。”
  “七個奴隸?”葛爾拉斯眉頭也已深鎖,“有沒有會魔法的家伙。”
  “有,據說攻擊魔法有四階水準,而根據烏拉大巫師現場驗尸發現,有七人間接死在他手上。”
  “間接?”這次是坐在一邊閉目養神的安哥拉。
  “烏拉大巫師說是輔助系束縛魔法作用,令戰士們失去了行動的能力,被對方輕易所殺。”
  說著這些話時,漢斯已不知不覺踱到了斥候身后,將其與帳門間的通道完全封死,而安哥拉和葛爾拉斯已站立,正好呈三角狀將斥候鎖在中間。
  羅德慢悠悠地站起身來,道:“你知道你怎么暴露形跡的嗎?”
  “???”斥候一臉的問號。
  羅德繼續道:“在這么短的時間內,竟然知道這么多的消息,一個小小斥候怎么辦的到呢?即便我身為主帥也沒你知道的多啊!”
  “是嗎?我說怎么會讓你們瞧出破綻來的。”原先精豪的聲音竟然化細,變為女聲。
  “原來又是你這小丫頭在玩花樣?真是頑皮啊。”羅德在聽到聲音后就知道眼前此人的身份。
  “羅德叔叔。”一個大男人竟然撒起嬌來,雖然大家都明白眼前之人并不是敵人,但還是有點寒毛倒豎的感覺,人妖兩字差點沒脫口而出。但在此人伸手一抹臉,一旋身,笨重衣物離身之后,大家又有點驚艷的感覺。
  “云丫頭,還有什么知道的快說出來。”羅德顯然知道眼前此女的蠱魅能力,立刻出聲將還在意淫中的三位揪回現實。
  漢斯和葛爾拉斯畢竟年長,立刻回到話題中來,此次的連環計雖成功實施,但還是沒達到目的,畢竟令符沒有尋獲。
  這個叫云丫頭的女孩也是紫瞳妖目,一看就知道是魔族人,她可能也知道事情的緊迫,沒半分羅嗦,回答道:“他們一行十四人向著草原方向逃離,不過輕騎呈網狀搜索數十里無果,相信是他們的迷惑之計,他們可能折道丘陵地帶,我已放出獸鷹偵察,另有斥候三十六人、偵騎四十八也已出發,相信不久后就有消息傳來。”
  羅德嘆了口氣道:“唉,有你主事,也不怕這區區十數人能逃上天去。看來我們都老了,現在是你們年輕人的天下了。”
  女孩云聽了這話,沒半分得意之色,這樣的話她聽的多了,她倒是略顯苦惱道:“也不見得,我們追蹤之人中,有很厲害的反追蹤高手,以米洛這么精明都被晃點了兩次。”說完這話神情卻興奮起來,繼續道:“這次的游戲看來很有趣啊,沒事我就出發了,有什么消息會由斥候傳過來。”
  羅德想阻止,但隨即又頹然坐下,看來是想到了什么東西,阻止也沒用處。女孩云閃出了帳蓬,腳步聲飛快遠去。
  安哥拉站起身來想追出去,但旋即又坐了下來,問道:“她是誰?”
  羅德摸著下巴,笑道:“她是天上的夜星,看的到摸不著,小兄弟你還是少惹為妙,這次你表現不錯,配合葛爾拉斯很好的完成了調虎離山的任務,我會稟明帝君,對你們進行嘉獎,至于暴獅軍團的令符,找到更好,找不到也不影響大局。”
  原來這些天發生的一切僅是一個局,一個調離阿骨朵拉的局,她的離開帶走了原駐扎普敦的精銳軍隊數千及十幾位幻獸騎士,最主要的是主戰派葛爾拉斯的被俘加上阿骨朵拉的離開,使普敦駐軍的警戒心放至最低,因為普敦地處獅人領地的腹部,任何方向的攻擊都不可能躲開邊防眾軍的防御,加上葛爾拉斯等人謀定而后動,早就將軍隊抽調到普敦附近的草原隱匿,避過了阿骨朵拉部的眼線,而在阿骨朵拉率部離開后,他們暗中潛伏至近處,借圍困靜之機,調出了近衛軍團加以圍殲,而普敦防御兵力在不足八百人的情況下,很快就被化妝而至的漢斯等人拿下,本來就是獅族士兵,僅是換換衣服就騙過了駐軍的眼睛,拿下普敦的戰役死傷反倒大大少于圍殲近衛軍。
  羅德看到安哥拉還在打著壞心思,忍不住提醒了句:“艾利斯的女兒可是帶刺的玫瑰,小心摘不到花,反給花扎了。”
  安哥拉和在坐的漢斯、葛爾拉斯在聽到艾利斯名字的時候都是打了個寒戰,艾利斯對于效力于帝國的人來說,其殺傷力絕對不亞于帝君。其身為暗夜帝國首席情報官,陰狠殘忍的手段絕對會讓你后悔來到這個世上,眾人雖只聞其名,但其“事跡”可是傳播甚廣,聞者膽寒,聽者畏懼。
  葛爾拉斯此時開口,把眾人的注意力重新引回了剛才沒完的話題上來:“七名奴隸中的那個魔法師肯定就是當日救走靜的小王八蛋,奶奶的,不要讓老子逮住他,否則一定讓他后悔來到這世上。”
  安哥拉的眼神中透出了憎恨之色,顯然非常贊同葛爾拉斯的話。羅德失聲笑道:“其實我們應該感謝他,要不是他,我們的計劃不會完成的這么好。”
  漢斯也笑著道:“是啊,要不是他,我們這個局中局、計中計可要大打折扣了。”
  艾利斯的女兒云和米洛此時卻頭碰頭在研究地面上的足跡,兩人都是眉頭深鎖,一臉的郁悶,這已經是第四回了,也不知道這足跡是故意留下的,還是擦滅不徹底,淡淡的若有若無的足跡讓米洛上了三次當,其中有一次竟然是在追對方向的情況下放棄,反而追上了岔路,直到五十里外才知道追錯了方向。
  而現在云從后方趕了上來與米洛會合,兩人對著靜等人逃離的路線產生分歧,云以為對方的逃跑路線應該是丘陵地帶,因為適于躲藏,而米洛認為應該是草地和丘陵的結合部,因為這樣的話才能得到足夠的食物和水,丘陵帶雖然飲水無憂,但山林重重,濃霧籠罩,很難找到食物,道路也很是崎嶇難尋,反倒是結合部,進可以快速逃逸,退可以躲入山林,是最好的逃跑線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