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第十章逃亡之路

追的人陷入了爭執中,而逃的人卻陷入尷尬中,誰也沒想到我們竟然迷路了,不要說所處的具體位置,就是大概的方向也搞不清了,因為我們進入了山林,重重迷霧下雖然擺脫了敵斥候、偵騎及獸鷹的搜索,但同時也把自己陷入了困境。已經兩天了,很少的食物和水使得我們精疲力竭,而后方的追兵卻不時在遠處閃現,迫使剛坐下想休息片刻的我們又不得不踏上逃亡之路。兩天來,在老帕和我的精心布置下,我們設計了許多疑蹤,也幾次將對方誑離我們的逃跑路線,但很不幸,我們是步行,而對方有坐騎可以利用,最后還是給綴上了,難以脫逃之下,唯有避入山林,雖說這片丘陵地勢并不高,但這片山林卻格外茂密,雖說霧氣很大,但眼看就被追上的情況下,唯有進入躲避,只是沒料到竟然在里面迷了路。
  兩天之中,老帕和我是花盡了心思,老帕本是職業軍人出身,曾擔任斥候之職,雖經過了十多年的奴隸生涯,但也不會忘卻這記在腦海中的知識,而我是耳濡目染的結果,阿秀這孩子在別人面前話不多,但在我和老金、阿熊面前卻是話匣子豐富,對于自己所學更是一一匯報,也不管我們是想聽還是不想聽,學院畢業試練以來,老金是脫了難了,而阿熊卻是睡覺狂,是那種粘到枕頭就打呼的朋友,唯有我做了阿秀的“忠實聽眾”,那些專業的知識,沒想到現在卻是用上了,要知道阿秀近半年多來的水平是突飛猛進,連盜賊威利也自愧不如,他和我分享的這些東西,是他心得體會的精華所在,加上我利用半吊子所學,用逆向思維和代入思維考慮追蹤者的想法,設置巧妙,引人入歧,這兩天來倒也有驚無險。
  但三個小時前的遭遇卻迫使我們進入迷霧之林,敵人再次吊靴趕上來,騎兵的速度勿庸置疑,雖然以前有三次曾有敵人從后接近,但卻被誑入歧路,這次不同,對方騎兵一部竟然由草原劃了個大圈,繞到了我們前面,封鎖了前路,而后方也有敵蹤顯現,這是拉網式搜捕的序幕,無奈之下唯有進入樹林,以避開敵人。
  一路上也不是沒有斥候和偵騎落入我們眼線,只是對方三五成群活動,找不到下手的機會,要知道一擊不中,肯定是合圍之局,唯有的一次機會卻被老帕攔阻了,他面對獸獅人的不滿,臉色很是凝重,而靜給了他解釋浪費襲擊機會的原因,老帕的一番話立刻打消了獸人和我們心中的疑問,他說道:“這次敵偵騎三人,我們能一網成擒,并不會驚動對方,但事情并不這么簡單,敵偵騎的搜索范圍固定,每一小時會由天空中的飛禽報告一次行蹤,如果一小時內總部沒接到報告,顯示遇襲,那對方會根據該小隊失蹤前搜索區域布圍,騎兵很快就會沿此區域一小時半徑進行合圍,接下來就是分塊拉網搜捕,不用三個小時,我們就會躲無可躲,到那時唯有束手就擒了。當然三只火獅倒是有可能讓三人逃脫的。”
  而靜顯然也聽說過這種合圍搜敵的方法,點頭同意老帕的說法,而我們也明白了阻止我們襲擊的原因。他奶奶地又長了回見識。
  只是這次萬萬逃脫不了對方的合圍了,這些人也真舍得,圍捕我們區區十數人,竟然出動了上千的人手,要是我知道原因是靜身上的那塊令符以及某人對我感興趣之下不舍不棄,那我真的要喊娘了。
  迷林外,云和米洛望著眼前的重霧相對苦笑,這片林子說大還真大,以區區千人的兵力,根本就不可能在幾天內搜索完,如今再加上重霧,不要說搜索了,進去能出來已是不錯了,這逃亡者還真懂得選地方,根據地圖標識所現,這就是迷霧森林,據說常年大霧籠罩,只有在日見晌午之時,霧氣才會收斂三個小時,但要在偌大的樹林中,三個小時內找到對手,談何容易啊。他們唯有等,等著獵物自行出來,因為他們不急,他們有的是時間和對方糾纏。
  我們也有時間,只要食物足夠,但可惜,自從昨天中午吃過東西以后,我們已經整整一天沒進過食了,也不知道獸人領地怎么貧瘠到這地步,連野獸也是如此稀少,不過也難怪,獸人吃東西的水平,昨天算是領教了一回,兩只跳羊,十四個人分吃,獸人們吃了一只半,而我們七個奴隸加上靜一共才吃了半只,不過他們忍餓的本領可真行,到現在還沒半點精疲力竭的跡象,據靜說他們有時候三天才吃一頓,我暈,這也行。
  因為六位獅人都是戰士出身,對于偵察這種事不在行,所以由老帕擔任了斥候,獸獅人們開始明顯瞧不起我們這些奴隸,我還好,因為是魔法師的關系,倒也沒受他們多少白眼,而另外六人卻被他們呼來喝去的,我瞧不順眼下,開口替自己這些人爭取權利:“尊敬的獅人戰士,我們雖然身為奴隸,但現在和你們一樣,也是走在逃亡的路上,大家是同乘一條船,請給予我們必要的尊重,不然的話,各走各的路吧。”
  我這番話可是說的客氣之至,要是以我平常的個性,才懶得理會你們呢,早帶了老帕等人閃先了,反正追兵的目標是你們,即便我們舉手投降,也還是個奴隸,我是看在靜的面子上才說這番話的。
  獅人們臉上有點撐不住了,這奴隸還敢和自己討價還價,士可忍孰不可忍啊,當場就要發作,靜開口制止了他們,她微笑著道:“獅族的戰士們,這些人雖然身為奴隸,卻是我們的救命恩人,相信如果能夠逃脫,這些人一定會獲自由之身,我希望大家精誠合作。”
  有靜的發言,獅人的不滿被壓下去了,但對于逃亡的領導者雖然大家有所分歧,但無奈獅人們沒有擅長逃生的專家,靜沒有異議下,唯有我和老帕擔任了,而我上任的第一句話差點沒把這些獅人們郁悶死:“不聽指揮的建議離隊,我保證你不會死的很慘。”
  一個沒轉過腦筋的獅人問道:“怎么不會死的很慘。”
  “建議你自己抹脖子吧,個人觀點,僅供參考。”我不緊不慢地回答道。
  這下老帕等人可是偷著樂了,而靜也輕抿嘴唇偷笑,獅人們這個郁悶哪,不過他們也知道我說的是實話,以他們對于個人追蹤術和逃生方法的一無所知,想要在追兵的追擊之下逃生,那是癡人說夢話,而我和老帕兩天來的表現也是他們親眼目睹,無話可說。
  不過現在他們可是在喝喝罵罵了,因為這迷霧實在太大了,只能看到眼前數步的距離,而最可氣的是竟然迷失方向,在找不到方位的情況下,我和老帕一合計,這樣亂走也不是辦法,還是就地等待為好,相信總有霧散的一刻。大家席地而坐,爭取時間回復精力,只是腹中饑渴。
  時至正午,劇烈的陽光開始透入濃霧,霧氣漸漸消散,而令人吃驚的是,我們竟然身處森林邊緣,而不遠處就有不少的敵人,分成幾堆圍坐在地上,正在燒烤著什么東西,難怪剛才好象聞到香味似的,還以為是餓暈了的幻覺呢。在我們發現對方的一刻,對方也同時發現了我們,紛紛站起身來,抽出隨身武器,蜂擁撲上來。
  看著黑壓壓一片的獸人朝著我們沖來,我們的第一反應就是起身跑路,大家大叫一聲,忙亂站起,向著樹林深處跑去,在這種情況下,不跑才是傻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