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11 英雄救美

逃跑是門藝術,也是個體力活,對于我這個打架從來用陰的,打不過從來用跑的法師來說,對于該藝術的掌握簡直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在如此密林中,初復斗氣的我更是如魚得水,滑溜得像條泥鰍,要不是顧及手中拉著的靜,可能現在我已比同伴們快上數米了,別看僅是數米,這可是生與死的差別。雖然靜的體力不怎么樣,但在我的風系輕身、加速魔法的重點照料下,倒不比其他人跑的慢,只是跑動中偶爾還要輕微的掙脫一下被魔掌緊握的小手,無奈實在是握的太緊,這掙扎也實在是太輕,總是無功而返。某人還“全然未覺”手中這輕微的變化,也不知道是裝的還是故意的(靠,什么垃圾作者,這是陷阱、圈套,這是污蔑主角的卑鄙伎倆)。
  說逃跑是藝術是有原因的,如果光是你跑我追,那純粹是耐力和毅力的較量,如果再加上層出不窮的輔助方法,那可就提升到藝術的高度了。一般的逃跑,也就是隨手抓起逃跑路線上的雜物往后亂扔,或者揭翻邊上的小攤,目的是給后面追兵造成障礙,限制其速度,如果有人群那就更妙了,這可是最好的躲藏脫身條件。但我說的并不是一般的逃跑,當年我和老金、阿秀到處惹事生非,夜路走的多還要遇鬼呢,更不用說只是打架斗毆,跑路那是常有的事,在血的教訓下,我們可是積累了豐富的經驗,而無疑身為輔助法師的我,難免要擔當逃跑掩護者的重任,逃跑要素第一的當然是速度,眾所周知逃跑當然是越快越好了,這也是我精研風系魔法的原因之一;第二就是阻敵了,如上所說方法很多,但那些僅是被動方法,主動方法就是自己設置障礙,這里候土系魔法有了發揮的余地了,突然出現的陷坑,土堆配合阿秀的奔跑中的回馬箭,絕對會讓追敵措手不及,人仰馬翻那是不在話下了,敵人的速度放下來了,那我們就會轉眼無蹤;但其間還有個麻煩,就是敵人的魔法師施展的種種限制,那就是第三了,反制措施,一般對手如果有法師,一旦不敵逃跑,第一件事就是給法師制造麻煩,否則魔法束縛上身,逃跑路上同樣陷坑重重,那我們還跑個屁啊,戰士還好,斗氣快速粉碎束縛,而像我這樣的法師可就沒這么好的命了,一旦束縛上身,立刻要施放解束縛的魔法,但耗費時間的結果就是挨打,所以一旦逃跑,各系的低階魔法就會如雨點般灑向對方的魔法師,目的就是要讓他騰不出手來,只要逃出他的魔法作用范圍,那就是海闊天空了。
  現在同樣的方法被我用在了后面這些追兵身上,突然產生的陷坑往往令對方馬失前蹄,而腳下突現的障礙會令對方摔個狗爬,羽箭嗖嗖劃過身際,追敵眼看我們間的距離逐漸拉大,已不抱追上的希望,拿著弓箭亂射,只是獸人弓手的水準實在是差強人意,大多落在了空處,少數幾支命中目標前也被擊落在地,因為靜身為千長之女的關系,儼然是這些獸人的保護對象,所以六個獸人在逃跑過程中也沒放棄他們的職責,守護在我們四周,也沒讓我們嘗到羽箭的滋味。
  但百密尚有一疏,一支利箭無聲無息地接近了奔跑中的靜,絕對沒有聲音,因為所有人都沒聽到箭支帶起的風聲,后面的追兵已停止了追擊,目不轉睛地看著這支奪命箭,眼看這支箭就要收獲一條生命,但我的突然躍起擋住了這支箭,靜安然無恙,但我卻噴出一口鮮血,奪命的氣勁隨血噴出,吐在了靜的粉頸之上,她雪白的外衣染上了星星點點醒目的紅,真是好險。我雙手按地,迅速站了起來,這支箭雖然射傷了我,但卻并不致命。
  靜回過頭來,怔怔地看著站在眼前的少年,剛才突然的放手令自己有悵然若失的感覺,但沒想到竟然是為了替自己擋住奪命的利箭。同伴們已圍在我們身遭,提盾在手,護住身后,而敵人已發聲再次追來,面對同伴帶著焦急的問候聲,我來不及一一回應,輕喝一聲:“走。”帶頭向樹林深處逸去同,此時絕沒時間再兒女情長,要不然,非得躺在地下看看眼前絕色美女的表現。
  追兵在米洛的抬手示意下停止了追擊的步伐,而站在他身邊的云,卻是緊握一張復合魔弓,緊閉雙目,正在調息,顯然剛才的奪命箭是她所射,其所耗費的精氣看來是不小了,難怪這么遠的距離還能精準命中,殺傷力仍是不減。
  半晌云才睜開眼睛,看了看身遭,米洛嘆了口氣道:“唉,又是這小子。又讓他們跑了。”
  云的妖異紫瞳閃現著懾人的光彩,臉上沒半點失望之色,反而喜滋滋地道:“這樣更好,太早抓到他們就不好玩了。先休息會吃點東西吧,大家收隊。”后半句是對著邊上圍著的獸人們說的,說完轉過頭去向著臨時營地走去。
  向著樹林深處跑了數里后,我們停了下來,后面毫無動靜顯示,對方并沒有追來,此時靜才有時間輕揉被放開的手,這次我喊走時,又再次拉上了靜的柔荑,因為后背疼痛加上情急之下,用勁相對較大了點,跑到此處才醒覺過來,放開了她的玉手。
  對于獸人們來說,像這種拉著小手滿天跑的事絕對是小事,但對于靜來說卻絕對是大事了,她并不像大多的獸人姑娘一樣,到處留情,而是靜靜地等待著心目中的英雄出現,在此之前根本就沒有異性接觸過她,此時的靜卻陷入深思之中:眼前這位怎么看也不像自己心目中之人,但卻很奇怪,處處吸引著自己的關注,自從大帳獲救之后,自己的心思竟然全集中在了此人身上,難道是救命之恩的原因,仔細想想又不像,而剛才的牽手,雖然形勢迫切,情非得已,但自己竟然隱隱有喜色,難道真的是情竇已開?無奈自己卻沒任何經驗,又勢必不能和這些男人談及。思緒萬千終被我的一聲輕哼驚醒。
  我頹然地坐在地上,雖然剛才一箭因為身背皮盾的原因,僅是洞穿皮盾,入肉不深,但這一箭附加了斗氣和黑暗系魔法,終令我受傷不輕,只是剛才逃命關頭,也顧不上這么多了,強忍一口氣奔跑至此,其實皮肉之傷倒也無所謂,將息數日也就痊愈了,但攻心的氣勁雖被我噴血化去大半,但終還是傷了身體,黑暗系魔法雖已被化去,但同時也消耗了自己大量的魔法力,而追兵退卻,危險解除后,反倒因為一時的放松而不支,終一屁股坐在地上。
  眾人情急圍過來看我的情況,這兩天來的經歷倒使這些桀傲不訓的獸人也對我起了相惜之意,雖然他們口頭上并不會承認,但心底里已是認同了我們是戰友。靜在聽到輕哼聲后,見到坐倒在地上的我,是第一個撲上來的,焦聲問道:“你,你沒事吧。”
  我擺手示意自己沒事,為安慰他們輕聲道:“沒事,體力耗盡了,只要休息個把小時,就可恢復的。”
  靜顯然也為自己過于激動的行為感到害羞,柔聲輕輕地說了句:“沒事就好。”只是關心若斯,著實讓我甜了好久。
  當然誰也知道這是安慰之語,到目前為止,已一天一夜未曾進食了,要是光躺著還好,可是我們幾乎是在高度運動中渡過的,早就已饑腸轆轆了,要想光坐著恢復體力,那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當前大家面臨的是吃飯大計啊,要不然哪有力氣繼續跑路啊,說逃跑也是個體力活一點不假。
  不過在尋找食物前,大家還是先就地休息了會,畢竟恢復些體力也是必要的。我收斂起激蕩的心神,兒女情長,只要保住性命,有的是時間溫情蜜意,而靜也深明此理,兩人相視一笑下,便各自己進入自己的修行世界。
  這次的救人之舉加上其后的快速奔跑,我不停地在給大家加持魔法,來到此處之時,魔法斗氣基本耗盡了,第一步當然是恢復斗氣先了,這可是逃命的本錢,至于魔法僅是輔助之用,而且我相信時間對于我們來說是足夠的。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