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12 獸神斗氣

那十多天的囚徒生涯,使我目睹了囚屋中那副斗氣運行圖的全部面目,但這僅僅是一條斗氣運行路線而已,只能打通身上的部分經脈,應該還有其它的運行圖,但我找遍了我能到的地方,也一無發現,只是這已讓我受益非淺了,相信只要經過長時間的修習,肯定會大大超越以往的水準,只是我沒想到的是,這斗氣運行線路圖竟然神奇到如此的地步,修習后自動運行修練不算,如今更是發揮了恢復神速的特性,其實我也是誤打誤撞,得到了正確的修習方法,所謂破而后立,這套斗氣修習方法就是要求修習者散光原先的斗氣修為,不知道具體方法的情況下,誰會傻到這么做呢,也唯有我這不知道什么原因失去斗氣的家伙,誤打誤撞才成功了。在斗氣全復后我轉而進入魔法元素的領域內,尋求與魔法元素的共鳴,以盡快恢復損耗的魔法力,只是這鳥不拉屎的地方,魔法元素稀缺程度實在變態,上次救靜時耗盡的魔法力是在兩天后才全復的,而現在的恢復速度也和上次差不離,在恢復了足以施放風系加速魔法的魔法力后,我睜開了眼睛。
  此時霧氣已重新聚集在四周,伸手不見五指的形容是過份了點,但數米外的東西已是模糊一片。我睜眼之時,卻見四周站滿了人,他們的身形都是對著外面的,靜就站在我身邊,卻沒關注到我的身上,而是憂慮地看著四周的大樹,好象在尋找什么東西似的。我問道:“怎么了?”
  平常的一句問話差點沒把他們嚇死,靜明顯身形一抖,待分辨出聲音來自于坐在地上的我時,松了一口氣,回答道:“剛才有人觸動示警魔法。”
  而山姆更是連聲抱怨:“大哥,人嚇人,嚇死人啊。”他因為手拿弓箭在,站在戰士們的后面,離我也相對較近,最主要的是他的防御任務也最輕,所以還有精力埋怨幾句,外圍的戰士卻是將注意力全集中在前方,半點不敢馬虎,畢竟霧氣使視線受阻,是突然襲擊的好條件啊。
  斗氣全復下,神清氣爽,我站起身來,拍拍身上的塵土,好好整以暇地大聲喊道:“是什么人在裝神弄鬼啊,出來吧。”心下卻在想,不要是哪只魔獸小弟不小心誤觸警訊,那可真是天大的笑話了。
  “人族?”聲音低沉到極點。
  靜朗聲說道:“我們是獅族戰士,遇襲躲入林中,請問閣下是誰?”這話半真半假,靜是聽到此人說及人族兩字時語帶些許憎恨之意。
  “呵呵,小姑娘還說謊啊,明明有六個人族存在,想蒙混過關哪。”低沉的語聲再次響起。
  “她說的一點沒錯,我們也是獅族所部,只是身為奴隸身份而已。”我聽出了此人對獸獅族并不抱任何敵意,笑嘻嘻地打著趣。
  “哦,難道你也是奴隸嗎?但我明明感受到你身上的獸族氣息。”
  “嘿嘿,因為我老媽是獸族人,但我卻是奴隸身份。”
  “沒出息的家伙,身為奴隸還這么開心,可惜了獸神斗氣了。”此人語帶失望。邊上的獅族戰士吃驚的差點沒跳起來,獸神斗氣已失傳近百年了,如今卻在此不明來歷的人口中談及。
  “獸神斗氣?什么玩意啊?”我卻沒有這些關于獸族的專業知識,開口問道。
  “獸族的最高斗氣修練方法,有史以來也僅有數人修習成功,他們無一不成為獸族的英雄人物,備受各部族敬仰。”靜在邊上解釋道。
  “嘖嘖嘖,這女娃兒知道的還蠻多嘛。”這次的聲音顯示此人在移動中,有些飄忽。
  大家眼前一花,一名三十多歲的大漢出現在我們的面前兩米處,懾人的氣勢逼得大家不敢直視他,而我雖然沒與他的眼神接觸,但對他的全身上下掃描了數遍。大漢顯然對于我們這些不敵的眼神很是滿意,微笑著道:“中間那小伢兒,出來讓你大叔看看。”
  我們的眼神此時才對上,雖感吃力,但我還是苦苦支撐,大漢卻收攝眼神,有些吃驚,道:“果然是可造之材啊。”
  “你是誰?”此時才有人想起詢問對方的來歷。
  “拔都。”
  獸人戰士們的武器掉了一地,嘴巴大開足以塞下一只鴨子。而靜的眼神也由原先的戒備變成了仰慕,老帕等人也是目瞪口呆,對于二十年前如流星般崛起的獸族比蒙戰士拔都,那可是如雷貫耳啊,即便是我也曾聽說過此人。其事跡簡直可以用神人來形容,曾在千軍萬馬中刺殺了人族聯軍的主帥巴拉,直接的后果就是導致了戰神朵拉的橫空出世,曾在七名圣戰及十八名天級戰士(其中就包括了現在圣戰榜排行前百的七人,前十的兩人)的圍捕中安然脫身。
  但其如流星般崛起,消失的速度卻更快,在比蒙王戰死后,他就連同所有的比蒙一族消失在獸人的行伍中,這也是慣例,劫掠戰斗中,獸族每一部的王只要戰死,其部就會帶著戰利品,退出征戰的舞臺,因為接下來的王位爭奪戰將消耗其大半的精力,如果繼續征戰,反會出現配合失調,見死不救的弊端。沒想到此人現在竟然出現在了此處。
  拔都也顯然知道自己的名字足夠震憾,當先開口問道:“你這娃兒真是不錯,難怪能修習到獸神斗氣啊!”語中竟帶羨慕之意。
  “喂,老頭,找我們有什么事。”在知道對方身份后,我又開始不恭不敬起來,反正這些成名人物也不會計較這些,對著紅龍哈達威我尚且如此,況且僅是個比蒙戰士而已。
  在知道對方沒有敵意后,大家明顯放松下來,但此時聽到我的不敬之語心又提了上來。要是拔都發怒,相信這沒一個人可以活著走出去。
  拔都非但沒發火,反驚訝道:“咦,你這小家伙有點門道?”
  “過獎,過獎。不過你的大名我也是如雷貫耳啊。”雖然拍著馬屁,但臉上卻沒半點景仰的神色。
  拔都雖是戰士出身,但卻沒半點獸族戰士的呆板,做人處事反倒是圓滑的很,這也是他修為超群的原因之一,獸族戰士的先天很好,但后天的學習反倒不如人族,這也是獸族戰士雖身體強壯,但也僅和人族戰士勢均力敵的原因。而拔都卻是不同,他的機變使其對于武技的修練,到了觸類旁通的境界,舉一反三不在話下,先天有余,后天充足,所以他當年年紀輕輕就揚名天下了。此時聽到我的話,加上我的神情,就知道我和他是一路貨色。
  我說著話卻慢慢踱到了拔都的身邊,其他人懾于拔都的威儀,都不敢靠近,反倒是纖纖弱女子靜跟在我身后走到了拔都身側。
  拔都開口詢問了我們落難于此的原因及我們的來歷后,我的說話方式明顯很合他的胃口,最后卻拉起了家常,你一言我一語的好不熱鬧,靜只是微笑著在邊上聽著,沒插入談話的圈子。雖說是拉家常,但卻是圍繞著我們各自的經歷、修行等方面進行,半點沒涉及到出身這個敏感的話題,在獸族,如果不主動談及自己的長輩,外人是不會詢問的,獸族靠的是武力,而不是人脈關系,對于抬出宗族的行為,只能被視為弱者的表現。
  戰士們已是散布在外圍,席地而坐,休息了,談話的結束方式更是奇怪,是在我肚子的轟鳴聲中結束的。拔都哈哈大笑,撮指成嘯,片刻就有幾名大漢抬過來許多食物。
  對著拔都的示意,我們是沒顧的上客氣,瘋狂撲上,如風卷殘云般,對著眼前的食物大干起來。剛才的一番談話使我明白了修練的斗氣圖竟然是獸神斗氣的部分,這也是吸引拔都前來的原因,因為他所修習的獸王斗氣僅略遜于獸神斗氣,修練者也很少,兩者的修習者間能相互感應,至于我沒感應到對方,是因為修習水平太爛,加上一路逃命,哪還顧的上什么感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