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13 比蒙戰士

離別在即,我和拔都兩人都是依依不舍,可是沒有辦法,拔都雖然身為獸神戰士之一,但卻不能卷入到他族爭端中去,除非他所在的比蒙一族介入,只是這對于實力強大,人數稀少的比蒙一族來說,是不現實的一件事,不介入獸族各部族的爭執,歷來是比蒙一族的生存法則。況且這是獅族內部的權力斗爭(在逃離襲擊地之時,曾揭開偷襲者的面巾,竟然也是獅族人)。獸族,各部族發生內斗,大多數部族會采取觀望的態度,因為這是他族內部事務,不容許其他部族插手,失敗方的人會臣服于勝方腳下,勝方也不會趕盡殺絕,畢竟大家同宗同源,而插手也不是沒有,但如果你幫助的一方失敗,而你不幸又是本族人,只有一個下場,被趕盡殺絕,你的族人也不會出來說任何話,因為這是你自找的。
  對于拔都的扼腕吧息,我們是可以理解的,有了他的幫助,我們的逃生機會將大增,但一旦他卷入了這場糾紛,可能會把追殺我們的獅人惹怒,那時比蒙一族可能就要受無妄之災了,為了部族的安寧,他唯有放棄親身幫助,但對我們來說,他的贈食之舉已是幫助良多了。
  “后會有期,拔都老哥。”我依依道別。
  “兄弟,珍重啊。”萬千話語盡在此了。
  在我們的身影消逝的一刻,一條瘦削的身影出現在拔都的身邊,悠悠道:“王死后,很少見你有這么高興的時候,只要逃過此劫,這個年輕人前途無量啊。”
  拔都語帶亢奮及些許不滿道:“很久沒見過這么真情真性的人了,痛快啊,可惜沒酒。”
  邊上之人嘆了口氣道:“唉,你是在怪我了,其實我們比蒙一族又何曾怕過什么人,只是族規所限,我們身為獸神的守護者,怎么能輕舉妄動。況且你幫忙的話,會影響他的修行的,哪一個獸神斗氣的擁有者沒經歷過大劫啊,只有在逆境中才會激發起獸神斗氣修習者本身的潛力啊。這你也知道的。”
  “只是前路維艱,也不知道星小弟是不是闖的過去。”
  “你少操心了,還是想辦法先打發走迷林外的獅人吧。”
  拔都答應一聲道:“這倒是,獸神將再次蘇醒,可不要讓這些獅人壞了大事。”說完如飛向林外逝去。
  看著拔都忽隱忽現的身形,瘦削之人再嘆了一口氣,自言自語道:“將他束縛在這,是不是太不近人情了,獸神總是應劫而生,如今又有重生的異動,難道羅蘭大陸又要起風云了,唉,不過看看獅人的自殘,狼人和狐人的爭霸就知道了。王,您留下的殘局,真讓人看不明白啊。”
  比蒙一族的王,是一只碩大的比蒙巨獸,因為繼承獸神的神力,所以與從不同,比蒙巨獸本就不多,而繼承獸神血脈的比蒙巨獸卻并不一定能繼承獸神之力,所以往往兩三代中偶爾才出現一只具有神力的比蒙巨獸,其被獸人們稱之為獸神,被比蒙一族稱為王,其獨特之處是對獸人的攻擊進行加成,比起一般的比蒙獸,其加成的范圍和能力幾近十倍,在其作用下,戰場之上,獸人們熱血會不由自主的沸騰,戰力迅速升騰,獸人們近半的功勛是建立在比蒙王在場的情況下,要不是當年比蒙王不幸身死,比蒙一族退出古蘭,人類及其他各族能不能大反攻,驅走魔獸兩族還是未知數呢。
  我們一行十四人,步履輕盈,你想啊,吃飽喝足了,哪還不心情愉快啊。在一名比蒙戰士的帶路下,我們就從樹林的另一頭出去了,只是這經歷了近半天的跋涉,沿路之上還是霧氣騰騰,也不知道這比蒙戰士是靠什么來辨認方向的,出了林子后,比蒙戰士指明了我們想要去的獅族重鎮蘭城的方向,告辭回轉。
  如今夜色已現,明月當空,我們先前走來都只是信步而行,加上風系魔法的加持,沒耗費多少氣力,后有追兵的情況下,為了盡快趕到蘭城,大家也不休息了,直接啟程。根據比蒙戰士所述,繞過這個樹林,大概要花費一天的時間,相信我們日夜兼程的情況下,能趕在追兵前抵達蘭城。
  樹林雖大,但獸鷹的眼睛更是厲害,為了掌握我們出林的方向,七頭獸鷹被分派在迷林外圍巡視,幾乎在我們出林的一刻,就被獸鷹發現了蹤跡,以飛禽的速度,也就一個小時后,就將發現我們蹤跡的消息傳回了另一頭營地,云和米洛很是詫異,不知道逃跑者是如何在迷霧中找到出路的,驚疑中立刻分兵兩路,繞著樹林追趕,但直線和曲線的距離可是相差甚大,況且這個迷林是狹長型的,從外圍走肯定要耗費大量的時間。
  蘭城離我們所處的迷林直線距離大概有一百多里,以快馬奔馳,也就四個小時左右,但步行和快馬的差別就大了,以我們每小時近八里的前進速度,加上一路上還有許多彎路和一處天險紅河,不休息的情況下估計要在第二天下午才能抵達,這還是樂觀的估計,要是一路上有個擔擱,入夜時分能進城已是不錯了。
  到如今逃亡已是三天了,也不知道這前路還有多少,反正是走到腳麻腿酸,可就怕一屁股坐在地上,再也起不來了。如今我們是走在大道之上,,沿路空曠,也沒什么林子可躲,可也不怕對方的獸鷹觀察了,反正現在是在搶速度,看我們先到蘭城,還是他們先追上我們,隱身匿跡反倒是無濟于事了。
  云此時也是極度郁悶,根據獸鷹偵察所現,對方已離獅族重鎮蘭城僅有五十里了,而自己離對方還有近百里,雖然己方已休息了兩個時辰,而對方還沒有休息過,但蘭城半徑二十里,肯定有獅人的巡邏隊和游狩部隊,三十里的路對方快的話只要四個小時,而一百三十里路對于自己這些輕騎兵來說,卻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在四個小時內趕到,唯一寄望的就是紅河天險能阻住對方的歸路,米洛也是一臉失意站在一邊,沒想到這迷林外圍的路如此難走,多花費了半天時間,要不然還有趕上對方的可能,如今卻是希望渺茫。
  云抬頭看向天空,翱翔在高空的獸鷹突然給了云靈感,張口就問道:“米洛,離他們最近的幻獸騎士有幾位。另外獸鷹能不能搭人啊?”
  米洛從胸前拿出了一羅盤,看了半晌道:“有三位我方幻獸騎士在離他們半徑一百里內,最近的只有三十里,要不要通知攔截。”顯然米洛也明白了云話中之意,看來自己這些人是追糊涂了,對方僅區區十數人,兩名幻獸騎士就可輕松搞定,哪用的上近千人長途追擊。
  他接著道:“獸鷹七只,但僅有四只大型的可以載人飛行。另有一只在偵察跟蹤中未召回。”
  “立刻召回獸鷹,讓不能載人的獸鷹通知幻獸騎士前往攔截,選三個人,準備和我飛行追擊,輕騎兵馬上起程,直插蘭城。”一連串的命令從云的嘴里發出,而效率明顯也很快,兩分鐘后,輕騎兵已飛馳出發,云和米洛及兩名戰士搭乘的獸鷹已升空,而兩只無人乘坐的獸鷹已分兩個方向飛去,相信是去通知附近的幻獸騎士準備攔截。
  山姆拖著疲憊的腳步,哀聲道:“靜小姐,休息一下下了,吃不消了。”不用說我,就是強壯的獸人,現在也是走的倍感吃力,高強度的行走,使我們在短短五個小時就走了近五十里,比預期快上了不少,沒想到看上去嬌弱的靜竟然韌力驚人,經歷了近三天兩夜的不眠不休,還有如許精力。我這是低估了獸人的求生本領,像靜就有一特殊本能,邊走邊睡,她可以在直線行走中打會瞌睡,而且小腿自動閃過地面不平之處,只是我們可沒她的本事,到現在都已疲累不堪了。
  我可能是精力僅次于靜的人了,獸神斗氣的妙處竟然發揮無遺,沒半點疲勞之感,但就是上下眼皮一個勁的親熱,害我想學靜邊走邊睡的本領,一路上也摔了不少跟頭。
  恢復適當的精力對我們來說可能更為有利,看著天空飛翔中的獸鷹,大家也知道敵人尚遠,要不然早就召下獸鷹,準備發動攻擊了。只是我們惘然不知危機已慢慢逼近我們,一場有關生死的大戰就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