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14 客自天至

和人類或其他種族締結盟約的都是初生不久的魔獸,他們締結盟約后的瞬間,魔獸會進階成幻獸,并被傳送到幻獸樂園,這里是幻獸成長、覓食及休息之地,長則十數年,短則半年,這些幻獸會成年,這時才會出來和締結盟約者見面,并成為其所騎乘的幻獸,亙古不變。但幻獸成年最短紀錄卻在七色歷三百九十一年被刷新,時間僅為十五天,而該幻獸竟然是血獅,一種能力僅次于神圣巨龍的神獸,更讓人不解的卻是騎乘者居然是當時毫無近戰能力可言的輔助系法師。這數天提心吊膽的逃亡生涯,,讓一行十四人個個身心俱疲,一坐下來,就有數人呼呼進入夢鄉,而根據我所施放的魔法眼所示,后方十里內并無敵蹤,而前方五里卻是我們要渡過的天險紅河,雖說是天險,但其實在初春時節并無險可依,要在春未夏初時分,也就是一個月后,上游冰山融化,加上連綿大雨,才會形成紅河的天然優勢,那時河面暴漲,水流湍急,連樓船也會給揭翻了,那時的紅河才是吃人不吐骨的天險。
  當然我們要過河,還是要有渡船才行,紅河上不是沒有橋,但最近的鐵索橋也遠在百里外,要我們從那繞道而走根本就不現實,不說路途遙遠,體力肯定跟不上,就是敵人騎兵也可輕易追上我們了,但如果實在沒有渡船,相信即便游泳橫渡也不是困難的事情,冷是冷了點,但現在的水位卻是一年中最低的了。
  閉目養神中的我是被呼嘯而過的風聲驚醒的,聲音是從前方傳來,待我睜眼看時,聲音的源頭已電射而來,幻獸騎士,一名全副武裝的輕甲戰士端坐在幻獸云豹之上,如飛而至。瞬息間就來到了我們前方十數米處,停了下來。
  這位輕甲戰士的裝備是如此精良,是我到達羅蘭后見過的最好的,一套標準的騎士鎖鏈甲,精光閃閃,顯示是千錘百煉的精鋼所制,這種騎士專用鎖甲是人類的發明,充分考慮了騎乘者和幻獸間的配合,在兩者接觸或可能接觸的部位,都是經過精心設計的,像騎乘者的臀部和大腿下側部位因與幻獸緊密接觸,均是裸露,僅有捆綁戰甲的柔軟獸皮相連,以防止戰甲磨擦傷到身下的幻獸,而半裸露的結合部,用的卻是最堅韌、沒有鱗甲的魔獸皮相連。手中握的是比騎士長槍稍粗的龍槍,龍槍桿上有兩鋼環,以挽繩相連,挽繩橫跨在戰士的身上,而龍槍卻套在幻獸坐鞍之上的可運動的銅環里,這樣帶槍擊出時的部分反作用力會被幻獸和騎士身驅所承受,而且保證龍槍不會被對方砸飛,畢竟天空中的作戰,居高臨下的大力沖刺之下,武器脫手是難免的事。身后背的是一把雙手大劍,因為背在身后,也不知道是什么制式的,不過想想也是好東西了。幻獸也是身披鋼甲,但僅是護住要害部位,其本身的防御能力就堅逾磐石,這樣做也僅是以防對手的神兵利器了。
  這位幻獸騎士竟然沒有戴頭盔,露出了極其灑脫的一張俊臉,而現在竟然在對著靜微笑,有如陽光般燦爛的笑容,加上一身行頭,足以打動少女的芳心,沒想到獸人中也有帥哥,我側臉看向靜,卻見她目視前方戰士,露出憎惡的神情,攔在靜前面的一名獅族戰士開口說了話:“普利西斯,你攔著我們干什么?”
  那叫普利西斯的年輕人冷哼一聲,道:“普利西斯也是你叫的嗎,沒看到我身上的千長標志嗎?”接著語氣一轉,變得極是溫柔道:“靜小姐可好?”
  那名獅族戰士一時語窒,吶吶說不出話來,在獸族,等級制度是很森嚴的,特別是軍隊之中,有人曾說過,獸人都是各自為戰的野蠻家伙,哪有配合可言,但其實這是千年前的舊語了,在經歷了近千年的血的教訓,獸族的將軍們也掌握了集團作戰的方式,更是引進人類的先進軍事文化,其中就有治軍一項。
  靜撇了撇嘴,欲言又止,看來是懶得和眼前這人說話,她不開口,老帕又不善言辭,那唯有我這領隊開口了:“這個,千長閣下,請問你是不是來接靜小姐到安全之地的。”
  普利西斯本來注意力全在靜的身上,此時卻被我的話吸引,轉眼看了我半晌,道:“原來是個奴隸,這有你說話的地方嗎?欠打了是不是?”
  我一怔,哪料到對方的回答竟然是這個,還以為他會打蛇順棍上,順水推舟說是來接靜的呢,在言語上還沒吃過虧的我哪會甘心吞下這口惡氣,當即還擊:“奶奶個熊,什么玩意兒?”
  ¥%^&&*,普利西斯沒想到有人敢這么蔑視他,而且還是在毫無逃跑機會的前提下。不由大怒:“是你們自己找死,可怪不得我了。靜小姐,你閃到一邊吧,我可不想傷了你。”
  他言下之意,是以一人挑我們所有人,并且還帶著必勝的信心,但誰也知道這并不是夸大之言,以幻獸騎士的戰斗力,一挑十那是輕松的很,我們這方雖然人數多達十四,但數天的消耗,可能戰力連十個人也不到。
  靜卻沒有退開,只是冷冷地道:“你以為我會活著被你抓住嗎?”
  我接口道:“真不是東西,連說話也不會說。”大戰在所難免,激怒對方反而能讓他露出弱點,否則我們這些人全都得埋在這里了。
  普利西斯真的火了,長這么大,還沒讓人這么戲弄羞辱過呢。他挽起龍槍,拉起幻獸,就準備沖鋒了。
  在幻獸騎士普利西斯的威脅之下,我們這方的防御隊形立刻散開了,兩名高階獅族戰士立刻獸化,以增加攻防能力,而山姆地卻好象頂不住壓力了,誰料他一轉身間,竟然召喚出一只幻獸,一只四不像的幻獸,竟然好象會幻化一樣,身形沒一刻是相同的,此時我正站在他的邊上,瞧著眼前這幻獸時,竟有似曾相識的感覺,但卻怎么也想不起在哪見過,更為奇特的是這幻獸身后竟然還跟了個尾巴,一個小小的火紅獅子從它的身后轉了出來,比起一般的火獅,這只小獅子的毛顯得更紅更艷,但這么嬌小的個頭,讓人怎么騎啊,傷腦筋。
  此時我山姆卻在喃喃自語:“怎么會呢,怎么會是這樣一只幻獸,叫我怎么騎啊。”他三年前勞作之時,在山間發現的這只小魔獸,立刻和它訂立血誓,并把它送入幻獸樂園,只是當年匆忙之間,也分辨不出是什么幻獸了,沒想到卻是眼前這變形獸,它是在感應到主人的生命受到威脅,提前幻化成形,從幻獸空間出來了。
  至于跟在它身后的小獅子,卻是它生命中的克星,小獅子剛進入幻獸樂園,就將那攪得天翻地覆的,最后還死皮賴臉跟上這只幻形獸,打又打不過,說又沒法說,變形獸唯有認命,跟吧,跟屁蟲,反正我快出去了,沒想到它竟然跟著出了幻獸樂園,著實讓變形獸和不遠處蓄勢的云豹嚇了一跳,要知道沒有成年的幻獸是出不了幻獸樂園的,除非它現在就有著巨龍的實力。
  普利西斯卻在那冷笑,沒有發動攻擊,對方剛剛召喚出幻獸的時候,自己還嚇了一跳呢,沒想到卻是只最垃圾的變形獸,要知道這可是很少不能騎乘的幻獸之一,大多的的締約者都是魔法師或者召喚師,防御能力出眾,但戰斗力很弱,而跟在后面的那只小獅子卻是和普通小火獅差不離,成年的幻獸火獅自己也不怕,不要說只是個小獅子了,他沒發動的原因僅是想看看對方的笑話而已。
  我卻是瞧著眼前的小獅子傻了,這不是當日我暈倒時見過的小獅子嗎,只是現在的個頭卻是比那時大了數十倍了,雖然比起眼前的云豹、變形獸還小上太多,但僅十幾天,它的變化也太變態了吧。
  小獅子叭唧叭唧跑到我的身前,一抬頭,眨巴眨巴眼睛,竟然開口說了話:“小三,有沒有想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