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15 草包一個

說真的,我差點沒暈過去,揉揉眼睛,轉過頭張望了一下,卻沒見人有驚異的表現,小獅子繼續道:“不用看了,我這是和你心靈交談,別人聽不到的。先搞定眼前再說吧。”我心里暗自嘀咕:“靠,這也行。”
  普利西斯瞧著愁眉苦臉的幻獸召喚者山姆,失去了看好戲的心情,大叱一聲,驅動坐下云豹,發動了沖擊,他的龍槍所指的正是處在自嘆命苦中的山姆。
  幻獸云豹在所有幻獸中,是瞬擊速度最快的,短程沖刺上甚至超越了飛禽類幻獸,但其也有弱點,就是持久力不行,只要挨過前面的數分鐘,云豹的速度就降下來了,只是戰士面對沖鋒中的幻獸騎士,不要說數分鐘,就是頂住一分鐘也是極其困難的一件事,一分鐘時間足夠普利西斯把我們所有人放倒了。
  但困獸猶斗,況且是身處必死之境的人(這里不論是哪個種族的),兩位獸化戰士在云豹閃過他們身側之際發動了攻擊,雖然被普利西斯的龍槍格開,而且被帶倒在地,但云豹的速度被放慢下來了,接下來的幾乎就是個笑話了,只聽咣啷一聲,普利西斯被撞下了云豹,而云豹卻速度不減仍舊沖向山姆。
  始作俑者當然就是大魔法師我了(要不要臉,大魔法師可是對成就卓越的魔法師的尊稱,這里被某人剽竊了)。一個冰系魔法冰墻術,施放在云豹沖擊路線上,不過想人獸同過是不可能的,因為冰墻施放在半空中,正好容許幻獸沖過,至于上面的人,那就看自己的造化了,要是斗氣修為馬馬虎虎,至多摔個鼻青臉腫,要是修為稍差,筋骨斷裂那也有可能。
  不過普利西斯卻不是這兩者之一,他被撞后直接翻身落地,沒半點受傷,但身形動作間有些許狼狽之感,看來修為還過的去,一落地,他的兇目就開始掃射,直接忽略過強壯的戰士,最后的眼神搖擺在我和靜身上,他也不能確定是哪個人出手偷襲。只是邊上的獸族戰士看到落單的幻獸騎士,哪還會放過機會,早蜂擁而上,幻獸騎士一半的戰力是在幻獸身上,如今人獸分離,面對多達六名的獸獅族戰士,其中兩名還處在獸化中,普利西斯也不敢冒被合圍的危險,飛身后退。
  此時的云豹已沖到了山姆的近前,而山姆也在眾人的驚呼聲中驚醒過來,想閃身躲過一旁,只是云豹速度太快了,此時變形獸突然閃現在云豹和山姆之間,迅速異化,變成了一支碩大的棱狀物,像極了放大的刺猬,而那些刺卻是正對著沖擊中的云豹,乖乖看這狀況,云豹撞上去唯一的結果就是不死也傷。幻獸不愧是幻獸,離地沖鋒中還有余力轉彎,在半空中轉了個折,從變形獸身側劃過,雖然避免了正面沖撞,但還是被一根突起的尖刺劃了下,幸虧幻獸皮堅韌,加上護身鎧甲,倒也沒見血。被變形獸護在身后的山姆見狀大喜,沒想到貌不驚人的變形獸還有如此本領,真是撿到寶了,在變形獸后拉起弓箭就朝云豹射去,只是物理弓箭對幻獸的傷害幾近于零,至多讓其眨巴眨巴眼睛,以避過對著眼睛而來的利箭。
  轉了個彎回來的幻獸云豹,出于本能想先解決眼前的麻煩變形獸,無奈對手團成個刺團,令其無從下手,此時普利西斯尖嘯召喚,云豹快速閃回,只是它忽略了另一只幻獸,小獅子此時正好處在云豹的身側,一記利爪電射而出,擦過它身際的云豹發出一聲慘叫,竟然連甲帶皮被劃了一道大口子,鮮血直冒,而還沒完,小獅子的速度竟然比云豹還快,對著其臀部左右開弓,頓時十數道血印出現在云豹的屁股上,更為驚人的是對著前面的云豹噴出的火球,頓時讓其經歷了火焰山的考驗,嚴重燒傷的云豹唯有避入幻獸樂園以逃生了。
  普利西斯在獸人的圍追中唯有節節后退,他的救星幻獸此時已離他而去,他心里正自懊悔,本來等等其他兩位同伴合擊,也不會落到眼前這么狼狽的地步,只是他貪圖靜的美色已久,見有機會一親芳澤,哪還顧的上等還遠在數十里外的同伴,但救他的恰恰是他的兩名同伴,后一步抵達的兩名幻獸騎士見到普利西斯被追殺的狀況,飛快出擊,而獸人們見對方援兵已達,而且還是兩名幻獸騎士,也不敢再追擊,退回到了靜的身側。
  雖然擊退了一名幻獸騎士,并將其幻獸驅走,但如今情況卻更危急了,對方的后續部隊應該相繼會抵達,而致命處在于眼前的兩名半幻獸騎士,該用什么方法解決呢?
  接回普利西斯的幻獸騎士也沒繼續追擊,至少也要問問普利西斯的情況,他的幻獸上哪了?怎么會狼狽到如此地步?聽完普利西斯的戰況,兩名幻獸騎士都笑了,這普利西斯可真是繡花枕頭啊,如此精良的裝備,竟然會被撞下幻獸,還不是一般的差,他們都不知道幻獸云豹遇難的過程,因為那時的普利西斯是在亡命奔跑中了,他也沒看到具體的狀況,還以為是和他一樣受了什么暗算呢。
  “怎么樣,我厲害吧?”某只小動物洋洋自得,沒發覺某人不懷好意的眼神。
  “厲害?”在小獅子在翹起尾巴的瞬間,我的聲音繼續,“個屁,有本事把前面兩個解決了,欺負個小幻獸有屁本事。”
  小獅子惱羞成怒道:“你有本事,要是你能解決一個,我叫你爺爺。”
  “乖。”
  !@##¥%,小獅子一臉郁悶,心下暗道:我已是夠壞了,沒想到眼前這人類更陰,不幸的是,自己竟然和他訂立了無血盟誓,真是悲哀,不過看看這小子是不是真有本事。要是自己掛了正好可以讓我自由。
  “小乖,幻獸交給你,騎士交給我們了。”而對左搖右晃著腦袋的小獅子,我一巴掌拍到它頭上,“說的就是你。”
  小獅子更是郁悶,這外號也給他起了,還讓不讓獅子活了。無奈只能答應一聲,心里在暗罵:你個垃圾法師,有本事對付的了幻獸騎士,嘿嘿我跟你姓。
  誰料忘了關心靈感應,讓我聽個正著,暗自竊笑,回應它道:“我對付不了,不還有這么多肉盾嗎?你以為這些戰士是吃素的。”
  小獅子暗啐了一口,他媽的又上當了。
  說話間,兩名幻獸騎士已來到近前,一人輕笑著道:“你們還是投降了吧,讓我們動手可沒什么好果子吃。”
  “試試吧?”剛見識了幻獸變形獸的本領,山姆是一臉的自信。
  對方見我們其他人也沒什么反應,估計我們是不會輕易認輸甘心就縛的,互視一眼,輕扣身下幻獸,準備攻擊了。這兩人分別騎乘的是迅龍和速龍,都是羅蘭大陸特有的動物,這兩種動物就好似人類國家的馬一樣普遍,只是能成為幻獸的,肯定是其中的佼佼者,一般情況下,每年也就兩三只剛出生最優秀的速龍或迅龍能與主人締結血盟。
  我的故計重施,絲毫沒有起到任何作用,作用在兩位幻獸騎士身前的冰墻輕易就被激蕩的斗氣炸得粉碎,而作用于幻獸前面的土系防護墻也被幻獸踢成了土粉,這才是幻獸騎士的真正實力,先前的普利西斯實在是個草包,估計八成是像我一樣走后門才完成了幻獸騎士的認證,還有兩成那就是他走狗屎運。
  對于魔法防御的能力我是心知肚明,先前暗算普利西斯也沒抱什么希望,只是沒想到遇到個草包而已,真正的殺著卻是在后面,不過要作用在兩個人身上還是有困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