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16 雙獸破陣

幻獸騎士的戰力之所以強勁,有大半因素是與幻獸訂立血盟時的身體變化,魔獸進階成幻獸,而騎士卻獲得了眾神之力,雖然很少,但對他們身體的改造和以后的修為卻大有好處,所以幾乎大部分的幻獸騎士信仰的都是戰神(這里指的是十二主神之一的戰神格羅斯),而擁有幻獸的魔法師大多信奉的是光明神拉法爾,弓箭手大多信奉的是自然之神哈娜斯,而部分獸族戰士信奉的卻是獸神切爾梅,但也有例外情況,沒有信仰者也擁有了幻獸,如眼前說別人走了狗屎運的某人,卻不知道真正走狗屎運的正是他自己,因為他所擁有的幻獸并不是一般的魔獸進階,而是神獸后裔。兩名幻獸騎士所采用的沖陣模式十分老套,標準的雙弧線攻擊,想從兩邊切入,直取中間的靜,大家都明白這場戰斗的爭奪點就是靜的安全,而一旦靜被擒或身死,戰斗就沒有任何意義,剛才獸化的兩名獸人現在已變回原樣,但明顯委靡,雖然還站在那,但缺乏戰斗力,現在正站在兩側外圍,對方顯然是沖著這個薄弱點而來,由此可見,對方的沖鋒模式雖然老套,但卻是謀定而后動,有針對性而來,而且他們的速度也不快,否則用斗氣硬撼冰墻,也不見得就一定討的了好去。
  其實幻獸騎士也很是吃驚,對于這么精準出現在他們沖擊路線上冰墻,顯示對方有個高級魔法師存在,因為魔法施放速度并不快,而出現如此精準,顯示其預判能力很強,而且兩人看上去輕松擊碎冰墻,其實反震力也不小,加上幻獸擊潰土墻,速度本就不快,如今更是被放至最低。冰土兩系的魔法師,看來要小心應付才行。
  小獅子之所以在幻獸樂園肆無忌憚的原因很簡單,那就是它剛出生所散發的神獸氣息,令別的幻獸不敢面對它的挑釁,但現在經過十多天的成長,其由母體所帶來的神獸氣息已蕩然無存,這也是云豹大意的原因,而不幸的是普利西斯僅是剛成為幻獸騎士不久,而幻獸云豹也僅僅剛從幻獸樂園出來,他們的組合實在是弱的不像話。這樣的組合產生的結果就是讓人看了個大笑話,但眼前這兩位卻不同,小獅子雖然年少無知,但對于實力的察看卻有其獨特之處。
  對于小獅子心中產生的些許懼意,通過心靈感應再次傳遞給了我,說實話,對于對方輕易就突破首道魔法防御,我心里也是暗自吃驚,雖知道攔不住他們,但突破的速度和手段的確令人吃驚,沒動用龍槍或其它武器,僅憑自身的斗氣,可見這兩個戰士具備了天級戰士的實力,再加上幻獸之力,一個字,強。
  兩位幻獸騎士分兩邊切入,邊上那兩位獸化后虛弱的戰士根本就沒正面阻攔的勇氣(廢話,即便是天級戰士也沒人會傻到正面硬撼幻獸騎士的沖擊),避過一旁,只是毫無力氣的砍了幻獸騎士一刀,只是這力量也太小點了,被人家的盾牌一格,就飛上天去了,幸虧只是刀,要是人飛上去,估計下來也沒什么氣了。
  中間四位獸族戰士分向兩邊,想阻擋幻獸騎士前進,但在龍槍的壓制下,根本就沒近身的機會,幻獸呼嘯而過,將他們甩在了身后,我們沒采用密集陣型,而是隔得很開,要是密集陣型的話,一下就被對方沖散開來了,站在獅族戰士后面五米處的老帕等人,都躲在變形獸的身后,山姆和另一位戰士挽弓就射,只是這種隔靴搔癢的活真是白干了,幾乎毫無作用可言,問題不在他們身上,而在于弓的身上,獸族所用之弓,弦線上的很緊,射出的箭,都是勢大力沉的重箭,而人族戰士的力量雖夠拉開弓弦,但箭射的可就不怎么樣了,準頭比獸人還不如,加之幻獸根本無視這種純物理箭的攻擊,而騎士輕易就可用盾格開,這些箭的作用也僅是妨礙一下對方的視線而已。情急之下,有兩人甚至將手中的長槍標出去了,只是面對的可是幻獸騎士,一兩根標槍根本就不構成威脅。
  幻獸騎士開始拉升幻獸,以避開變形獸的阻攔,這正是我所需要的,我輕喝一聲:“攻擊。”靜、小獅子同時有了動作,靜是連環箭射向幻獸腹部和雙眼,那兒是幻獸速龍和迅龍的弱點所在,而小獅子臉上是一陣青一陣紅,貼地疾奔,目標是左方的幻獸迅龍,至于小獅子為什么這么英勇,原因卻是簡單,正是我的“激勵”之語刺激:“小乖,做孫子做爺爺可就這一回了。俗話說的好,初生牛犢不怕虎,你到底是不是獅子啊,連人家的家畜也怕。”
  我也沒閑著,對著兩位幻獸騎士當頭就是電系魔法麻痹術,這種魔法作用僅是麻痹肢體而已,雖然時間不長,但已足夠讓他們吃些苦頭了。
  兩位幻獸騎士是大吃了一驚,電流從頭而下,所過之處,肢體麻痹不能動彈,而且還通過自身引入幻獸身上,頓時,失去飛翔之力的幻獸開始作倒栽蔥運動,短短的五秒麻痹時間足夠幻獸栽到地面了,而小獅子正好等在下方,對著從低空落下的迅龍腹部就做起了“你拍一,我拍一,大家一起做游戲”的游戲,這兩位幻獸的裝備可沒先前云豹那么精良,僅是皮甲護身,輕易就沒小獅子扯個稀巴爛,迅龍腹部血肉模糊,痛聲嘶鳴,而速龍也逃不過災劫,它是我重點照顧對象,連綿而出的變異大地之刺激射向空中,它身下的護甲早已千瘡百孔了。等麻痹術作用消失,兩只幻獸已不堪受虐,丟下主人,避入幻獸樂園了,而小獅子也在迅龍反射性的攻擊中受了傷,滾倒在一旁,只是戰況激烈也顧不上看了,小獅子的心靈之聲也過來了,顯示其沒事。
  兩位騎士不輕不重地摔倒在地面上,正好麻痹作用消逝,其中一人輕易就用盾牌格開了小獅子細心的“搔癢”之舉,并抽出了身上所背的長劍,沒辦法幻獸逃的快,連龍槍被帶入了幻獸樂園。另一人卻是在地上翻起,抽出了腰際的銀月彎刀,這是獸族的特色武器,膽小鬼的形容用在普利西斯身上一點也沒錯,這小子不上來幫忙,卻扭頭跑路,看得我是直搖頭啊,草包啊,怎么獸族也有這種人存在,真是丟死獸神大人的臉面了。
  一人面對數人的合圍攻擊,兩位幻獸騎士倒也沒露出些許懼意,兩人竟然攻防有術,反倒沒落下風,看的我這個郁悶哪,又幫不上忙,只能在邊上干著急,剛才的魔法攻擊又再次耗盡了我剛恢復的有限魔法力。
  靜卻在不慌不忙地射著冷箭,獸族的弓箭的確強勁,幾乎是弦響箭至,要不是她時不時的攻擊,兩位幻獸騎士早就脫圍而出了,我顧不上細看,閉目冥想,爭取時間恢復魔法力,剛恢復些許魔法力,心中的警兆突現,有敵人觸動了示警魔法,顯示十里外有敵蹤顯現。我也顧不上恢復什么魔法力了,抽出背上的腕刃和盾牌,揉身撲上去,當然并不是急暈了頭之舉,我接替了一位人族刀盾戰士后退所空出的位置,他是主守,面對幻獸騎士超人的戰力,承受的壓力可想而知,現在是雙手發麻,我在盾牌上加持了斗氣,以增加其抗擊打能力,另外將有限的魔法力和斗氣相結合,施放了一重自然系和水系混合魔法護盾。
  持刀盾的幻獸騎士砍向老帕的一刀被我接了下來,力量果然巨大,我被劈開了兩步,才站穩身形,只是對方的刀竟然似粘在了我的盾牌上,連刀帶人被我拖拽了兩步,頓時他遭受了三件武器的圍攻,雖然以盾牌格開其中兩件,但持盾的左手肩膀受了一記刀劈,涌出的鮮血顯示受傷不輕,此時他的刀才抽離我的盾,這是自然系和水系魔法結合產生的妙用,只要兩者比例恰當,會產生吸引之力,加上自然系的纏繞特性,硬生生地將他的刀卡在了盾上。而另一名幻獸騎士在心切之下,想過來救援,腿上卻中了一箭,正是靜尋隙良久的結果。只是這兩人也會合一處,防御也很得體,我們倒也攻不進去,我喝了一聲:“退。”當先抽離戰場,這種斷后的活不用我這個法師來擔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