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17 紅河之濱

對于兩位幻獸騎士來說,心里也真是夠窩囊的,沒想到眼前這個法師竟然會出麻痹術這種損人不利己的魔法,要知道剛施放的可是大型的無差別攻擊電系魔法,這種范圍魔法威力大是眾所周知的,但其無差別性導致其很少利用在纏斗之中,而這垃圾法師竟不顧自己人的死活,將他們兩個連同后面追趕的獅族戰士及前方的人族戰士一起置于魔法作用范圍內,要不是范圍太大,自己兩人還有逃脫的可能,如今只能和那些犧牲品一樣的下場,全身麻痹,但結果卻是己方幻獸全傷,而對方卻沒事,想想都郁悶死人啊。如今兩人均有傷在身,又失去幻獸的幫助,唯有就地等待了,相信云小姐也應該快到了,前方有紅河相阻,對方一時半會也過不去。五里的路程對于亡命三天的我們來說,簡直就如同地獄,況且大家還剛剛經歷了一場激戰,氣息都還沒平復多少,又得狂奔,加上我的魔法耗盡,大家唯有拼體力了,只要到了紅河邊,逃生的機會就大增了,但上空一只獸鷹卻是綴上了我們。
  剛才激戰中最為輕松的山姆還有氣力說話,他一臉郁悶地道:“小星,你剛才施放的是什么魔法啊,怎么我感覺全身發麻,動彈不得。”
  說這么多話也不怕一口氣喘不上來,現在可是在跑路,我言簡意賅道:“麻痹術。”
  老帕本已上氣不接下氣,如今更是差點一口氣沒喘上來,語不成聲道“麻、麻、麻痹?“他是見多識廣,當然知道這麻痹術的危害性。
  靜也在一旁驚異,只是她跑的是最吃力的,也沒力氣將心里的疑問問出來。
  “怎么了?”我聽出了老帕心里的疑問。
  “大,大哥你可真行哪,這也敢用。不怕傷了我們。”老帕語帶諷刺,這種不顧戰友性命的人,也用不著客氣。而且說話間腳步放緩,連帶跟在他身邊的其他囚友也跟著停了下來。
  我念頭一轉:壞了,怎么這節骨眼上,自己露了底了呢!這不是沒事找事嗎。要知道在戰斗中用無差別攻擊魔法是大忌,因為這是將戰友看成犧牲品的行為,是極端無恥極端卑鄙之舉。難怪老帕生這大的氣。看來不解釋不行了,我面不改色心不跳道:“麻痹術,是電系無差別攻擊魔法,除了麻痹人身體外,沒有任何傷害性,要是不用這個魔法,難道要我用狂雷天降或者流星雨嗎?”
  我這是在混淆視聽,把矛盾轉向其他方向。對于狂雷和流星雨這兩個大范圍無差別攻擊魔法,其他人也有所聞,都是臉色變得很差,而老帕是年老成精,立刻發覺了我的企圖,想轉移視線,冷笑一聲道:“用范圍魔法就是你的不對,不要找理由解脫。”
  站在一旁的靜此時插話道:“如果不用這個魔法的話,也沒辦法傷對方的幻獸,雖然他不事先說明是他不對,但這也是為了大家的性命,相信他是有原因的。”
  我朝著邊上的靜微微一笑,對著老帕等人說出自己不事先說明的理由:“這是我靈機一觸的想法,雖然麻痹術敵我不分,但其沒傷害性是我施放的原因,本來我想用幻像術和移花接木之術,但對方實力太過強勁,根本就沒用處。”
  本來面色已稍霽的老帕如今又是晴轉多云,但我接下來的話更是打擊他們:“你們知道我用范圍魔法會不會退卻,會不會像剛才一樣舍命圍攻騎著幻獸的騎士?”瞧著他們的神情就知道不會了,知道有方法破對方幻獸,誰還會傻到沖上去送死啊。
  我接著道:“要是沒你們的攔阻和追擊,對方很可能有機會匿出魔法范圍,正是有你們的四面合圍,令其進退不得。我不拿戰友的性命開玩笑,再說了,我還要靠你們保護才能逃出生天,怎么會犧牲你們呢?”
  話說到這地步,就差詛咒發誓了,眾人將信將疑間也唯有相信了,隊伍再次出發,但后方獸嘶卻已傳來,我們回頭看時卻是獸鷹,但背上好象有人騎乘,好在這并不是幻獸,不可能由空發動攻擊,要先降落下來才行。
  大家發一聲喊,向紅河方向跑去,云等四人也沒追趕,緊趕慢趕才到這,已是疲累異常了,再說他們也要看看三名幻獸騎士的狀況,否則四對十多人也沒勝算。獸鷹降落在兩位幻獸騎士面前,云一言不發地看著眼前這兩位負傷在身的騎士,責備的話也說不出口,雖然大的傷口各自僅有一處,但看其一身輕甲,卻是污跡處處,而臉上卻是滿頭大汗,顯示剛才的戰斗激烈,洛輕聲問道:“普利西斯殿下呢?”
  幻獸騎士相對苦笑,其中一人回答道:“剛戰斗時跑了,也不知道現在在哪。”云對于普利西斯的品性是心知肚明,很是惱怒,擺明是臨陣脫逃,只是他身為殿下,也沒人敢怪罪他半分,心里不由怪自己運氣差,怎么會碰上這么個家伙,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在聽完兩位幻獸騎士的報告后,云更是又惱又怒,心里暗自琢磨,這個法師不知什么來歷,要知道在羅蘭大陸,修習一系魔法已是非常吃力的一件事,但此人所施展的魔法到現在已多達六種,而且均是不弱,當日救靜之時的空間系,在樹林逃脫之時用的土系、自然系,如今和幻獸騎士戰斗時用的水系、電系,加上他們逃跑之時的速度顯示有風系魔法加持,要是他會火系魔法的話,可就是全系法師了,那可真是罕見了。更為吃驚的是此人手持盾牌,居然擋住幻獸騎士的斗氣攻擊,身兼魔武,而且能力還如此之強,可恨竟然全無此人來歷消息,好似從天上掉下來一般,令人著實苦惱。
  到底要不要追呢?追上去討不討得了好呢?這些個問題的確讓云夠頭疼的。能打發掉三名幻獸騎士,想來自己等人上去也討不了便宜,好在前面還有條紅河相阻,對方一時半會也過不了河,唯有先等后續騎兵抵達再說了。
  半個小時后,已近脫力的我們終于抵達了紅河畔,只是如此湍急的河水,如此寬闊的江面,我回頭看了看曾對我描述過紅河的獸人戰士,此人居然臉都沒紅一下,回應我道:“我也是聽說而已,誰會整天沒事干,呆在這看河水啊。”
  靜道:“紅河泛濫之時,我到過這,河面比此時整整寬了近三倍,而河水也高漲,聽說發大水的話還會淹沒兩岸,那時除了會飛,根本就沒人過的了河,所以被人稱為獸族十大天險之一。
  我嘆了口氣道:“不早說,要知道這樣就繞路了,這么寬的江面,這么急的河水,一下去,不知道被沖到什么地方去了。”
  “也沒見你早說啊。”老帕顯然怒氣未消,氣沖沖地回了我句。
  唉,做人可真難哪,明明是我救了他們,哪料到還是逃不了被人埋怨的命運。此時要是有飛禽就好了,可以將我們這些人盡數載過去,主意打到這,我瞧了瞧趴在我腳下吐著舌頭喘著氣的小獅子。
  小獅子立刻明白了這不良少年心中的想法,馬上回絕:“大哥,我還未成年呢,我的負重能力幾近于零,再說了,我還不會飛呢,要不然哪用和你們一樣,跑的像只狗似的,你放過我吧。”
  奶奶個熊,算盤馬上打到了山姆邊上的變形獸身上去了,但小獅子的的旁白打消了我的如意算盤,它道:“變形獸是少數幾種不會飛行的幻獸之一。”
  “那會不會游水啊?”
  “不會。”
  “會不會浮啊?”
  “不會。”
  “會不會潛水啊?”
  “不會。”
  “什么都不會,那它會干什么?”
  “以上所說的我都不會,至于它會不會,我就不知道了。”小獅子洋洋自得道。終于整到你了吧,嘿嘿。
  還沒得意完,當頭就有個碩大的拳頭下來了,暈不是拳頭,是爆栗,打的頭皮發疼,伴之而來的是某位不良少年的咆哮:“又沒問你,你回答個屁啊,浪費我感情事小,浪費我有限的口水那可是大問題了,你不知道老子有一天多沒喝水了嗎?”
  小獅子立刻一連串問號閃現,這么大一條河在這,可全是水啊,這也怪我,真是有水準,但卻一言不發,再反駁的話,說不定浪費我精力,我一天沒吃飯了這樣鱉腳的理由會再次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