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18 渡河壯舉

本來對著小獅子,是存了拖它下水的心情,也對它所表現的能力產生些許忌憚之意,但自從某小動物不小心說漏了嘴,說自己和某位不良少年竟然訂立了無血盟約后,不良少年就露出了狐貍尾巴,雖說不上面目猙獰,但對于剛出生二十天不到的小獅子來說,卻是好象羊入了虎口一般,要講算計手段,可沒多少是這位的對手。在用完“暴力”手段后,接下來就是懷柔了,畢竟和變形獸的勾通還要依靠這會心靈之語的小獅子,“大棒加胡蘿卜”似的恩威并施,向來是新官上任伊始所用的手段,目的無非就是讓手下甘心俯首聽命。
  對于眼前無良少年所許諾的種種誘惑,小獅子的“芳心”是怦然而動,幻獸樂園之中的食物雖然優良,但還是比不上眼前之人描述十一,況且人界美食向來也是幻獸樂園幻獸間無聊之時互相炫耀的東西之一,雖然入園沒多久,小獅子可沒少耳聞,再說了,現在可是長身體的時候,怎么缺的了可口的食物呢。而像介紹若干小母獅子與自己認識啦、替它弄一身精良的裝備啦等不切實際的海口,卻被忽略不計了。
  我也沒想到自己的形象在小獅子眼里是如此低下,所許下的諾言除了美食外,純粹被小獅子當作了放屁,左耳進右耳出。只是有一樣能打動它,已是不錯了,畢竟先過了河再說,到時候拆不拆橋就要看本少爺的心情如何了,高興的話弄桌美食讓小家伙開心一下,不高興的話隨便丟只烤焦的全羊之類的打發一下了事。
  邊上眾人瞧得都發了呆,就看著眼前這一人一獸眼珠子亂轉,不知道在打著什么主意,只是這些天相處下來,也知道眼前此人在算計著什么,只盼望不要把自己也囊括在內才好。只不知道老在這人后面瞎轉悠的小獅子是不是有同樣的性情。
  靜一臉的好奇,相處越久,越看不透這個人,到底是怎樣一個人呢?靜相信,此人一半的獸族血統八成來源于狐族,獸族其他族類除了狼族,哪有像狐族會算計人呢?獸族五大族中狐族奸滑、狼族陰狠、獅族狂暴、熊族豪勇、虎族兇猛眾所周之,符合條件的僅有狼狐兩族,但以狼族和獅族的關系,此人也不會幫助自己這些拒絕加入狼人戰營的中立派,只是狐族向來與獅族關系良好,但也沒聽說過出了這么個人物,要知道他所展現的全系魔法師能力,都可以比擬高階獸巫了,加上近戰防御能力如此之強,幾乎就是魔法師的克星,怎么會一點來歷也找不到呢,總不會是從天上掉下來的吧,奇怪啊。
  從小獅子那里得到的答案令我沮喪,變形獸天生怕水,見到這么大一條河,現在頭還在暈呢,真不知道是不是有狂犬,我惱羞成怒,立刻翻臉,既然你沒想出辦法,剛才的種種許諾全都不算數,而小獅子也沒顯得過分失望,本來就不抱什么希望,對于眼前這個家伙,雖然相處不久,但脾氣品性卻是摸了個一清二楚,只是想不通當時為什么此人竟然不和自己訂立血盟,要是它知道我是沒想到這點的話,一定會后悔怎么會一時沖動和這家伙訂立什么無血盟約呢。
  大家眼見我由期盼變成失望的神情也知道了靠幻獸這條路行不通了,還要另想他法。各種各樣的主意被提上了議事日程,比如游過去,當然這種找死的事情立刻被否決,比如伐木扎條小木伐,這個主意更臭,沒個一天半天的,完的成嗎?又比如一人抱個木樁游過去,這主意聽上去還行,只是一人抱一個,游著不累嗎?最后大家一致通過,砍一棵大樹,大家一起抱著橫渡。這主意看上去還行,游累了還可休息一下,誰料事后證明,卻是臭不可聞。
  六個獸人戰士當即出發,砍了一株離岸最近的大樹,獸人的力量是沒的說,要是人族戰士,怎么也得弄個一個小時,誰料沒二十分鐘,一條光溜溜的樹干就被抬到了紅河邊上,什么枝葉啊,突起啊全被清理得一干二凈,光滑得沒處下手,我立該糾正了錯誤,在樹干上開了不少抓手的小洞,要不然在水里手更滑,一個抱不住,誰知道被沖到哪去,為安全起見,大家把外衣全貢獻出來了,撕成條狀連在一起,將每個人的身體和樹干分頭綁起,這樣一旦被沖離樹干還可以拉回來,至于小獅子和變形獸卻是被打發回幻獸樂園了,到了對岸再召喚出來就行了,免得累贅。
  天色已開始放黑,剛才的討論占據了大量的時間,我們不敢呆到明天早上,想乘夜過河,在我們準備橫渡紅河壯舉之時,云的輕騎兵們竟然提前趕到了,原來他們竟然發現了本要繞道而行的一座大山的小道,路程短了二十多里,比預期早了近一個小時趕到,云大喜過望,根據獸鷹偵察,對方還沒過河,現在正是一舉拿下對方的時候。
  四面掩殺而至的輕騎兵們目瞪口呆地看著抱著木樁跳下紅河的被追殺者們,醒悟快的趕緊催馬上前,拉弓引箭,只是水流如此湍急,只來得及放一輪和利箭,對方已漂得人影無蹤了。
  雖然只一輪利箭,卻讓三人為此失去了生命,兩名獸族戰士和一名囚友,其中兩人是躲閃不過,中箭身亡,另一名獸族戰士是在河中躍起,揮舞手中武器,并用身軀為靜擋住利箭而犧牲的。這三人都被水流沖離了樹干,只是有布條相牽,仍掛在樹干不遠處,我們拼命用腳蹬著水,想減緩沖下去的速度,但很快就有一條布條被沖斷,尸體轉眼不見,而另兩條卻被當機立斷的老帕給斬斷了,要不然被他們拖死也有可能啊,樹干是如此之重,被水流沖得亂轉,幸虧天上明月為我們指明了方向,要不然對岸是哪邊也不知道了。大家此時都顧不上埋怨,只努力掙扎著求生。期間又有數人被沖離樹干,但拉回來的卻只有兩人,其他人有的是繩斷被沖走了,有的是自己割斷了身上的布條,最后到達對岸的僅七人,一個個全累得趴那不能動彈了,為自己能安然抵達慶幸。
  一個小時后,我當先蘇醒過來,而邊上的眾人有的還趴那昏睡,也有的正在運行斗氣恢復,拔都所說的方法真是管用,我原先了解的只是斗氣的運行路線,對于方法是參照原先所學,但拔都卻將獸族的斗氣運行方法告訴了我,雖然和原先所學差別很少,但就是這細小的差別使我獲益良多,這已是我修習獸神斗氣來不知道第幾次耗光斗氣了,但每一次的恢復速度卻是越來越快了,而且都有所增益,這次猶甚。如果讓我自己說以前和現在的差別,我也說不出具體的來,但看東西更遠更清了,聽覺也越來越好,而感應能力也越來越強,比如現在我就知道其他六個人中有幾個是暈睡,有幾個是修習恢復,他們的呼吸、手腳輕微的顫動都閃現在我腦中,我知道我的斗氣修為又進了一步了。
  我坐起身來,借著月色瞧了瞧四周,一片荒蕪,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僅有小獅子和變形獸在不遠處趴著,相信是在守護著我們,沒想到山姆這小子還挺有危機意識,臨暈前還想到召喚幻獸護駕。我的心靈感應立刻和小獅子接通了,小獅子立刻屁顛屁顛地跑過來,一臉的討好樣,對于沒幫上忙,這小家伙也很是忐忑,誰知道現在這不良少年心情如何,可不要又拿可憐的自己出氣才好。
  我現在卻沒戲耍小獅子的心情,詢問道:“我們暈了多久了?”
  “一個多小時吧。”小獅子知無不言。
  “還有多久天會亮?”
  “五個小時,你們在河里渡過了近三個小時,被沖下來大概有二三十里了。附近五里內我看過了,人跡全無。”小獅子言無不盡啊。
  “嗯。靜怎么樣了。”
  “????”小獅子一臉的郁悶: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牧師,反正沒死就得了。
  對于小獅子沒有回答我,我先是一怔,后立刻醒悟,它還沒成年呢,沒有勘察本領,吩咐一句:“去找些木柴一類的可生火的東西,不烤一下衣服,要生病的。”
  小獅子如獲大釋,自行吩咐變形獸小弟替他干這干那了。變形獸也是出于無奈啊,知道它是神獸后裔,打也打不過,罵也罵不過,唯有認這比自己還小的小獅子做了大哥,至于心中郁不郁悶,那就不得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