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19 兩路會合

我起身在附近河岸搜尋了一番,沒發現有失散同伴的身影,相信已被水沖到下游去了,至于能不能保全性命,那要看個人的造化了,回到剛才上岸之處,小獅子和變形獸已弄來許多生火的干柴,沒火石可難不住我這個全系魔法師,火系魔法雖然相對較弱,但生個火還是大材小用了。我把昏睡中的兩人移到了火堆旁,以免他們受到風寒,而其他在運功中的四人,我卻不敢隨意移動,要是令其走火入魔,那可是罪過了,只好在他們身邊不遠處也生起幾個小火堆,我無聊地撥著火堆中的木柴,靜心憐聽著其他六個人的聲息,兩位獸人可能先天條件充裕,昏睡中氣息沉重,但還算順暢,不過是勞累過度暈厥過去而已。
  而其他四人卻以靜的表現最為詭異,如今竟然半躺著在恢復中,而氣息卻是四人中最為奇特的,細而綿長,顯示其自身實力不俗,否則如此折騰了數天,又被水浸泡如此之久,不生病才怪呢,我轉頭瞧了過去,被水浸得濕透的衣服如今雖已半干,但還是將玲瓏曼妙、凹凸有致的身材顯示無遺,加上在月色照映之下,清麗無雙的面容,差點沒讓某位不良少年沖動得想犯罪。
  我雖然美女見的多了,但出水芙蓉可是第一遭,我一邊擦著鼻血一邊慶幸,幸虧大家全在昏迷中,也沒人看到這個笑話,只是自己的外衣已貢獻了,如今身穿的僅是破爛不堪的內衣,要不然給靜蓋上才好。只是我的一舉一動竟然被暗中窺視的小獅子看得一清二楚,至于我流血的原因,對于剛出生不久的它來說,卻是個迷,直到若干年后的某一天,自己經歷了相同事件,才明白當日的緣由,原來都是色字惹的禍。
  我雖然夠陰夠壞,但壞也是有底線的,*擄掠的事可是打死我也不干的。收斂心神,將不良念頭摒出腦海,用火系魔法帶干了靜衣服上的水份,開始席地冥想,在上岸后的一個多小時中,斗氣是全復了,但魔法力可沒恢復多少,反正現在閑著無事,還不如抓緊時間多恢復一點呢,接下去的路可能比以前好走,但難免有意外情況出現,多恢復一分就多一點實力。
  也不知道是身處之地魔法元素充沛的緣故,還是自身魔法修為再次突破的原因,竟然發覺恢復速度快了許多,不知不覺沉湎其間,竟忘了時間,待再次魔法力補滿之時,張眼卻感到刺眼的陽光照射,卻已是到了正午時分。
  靜如今已是梳洗過一番,正濯目瞳瞳地看著我,見我醒轉,一臉欣喜嚷道:“他醒了。”隨著她這聲叫嚷,頓時人全圍過來了,老帕也是一臉高興問道:“小星,沒事吧。怎么每次你都是最后才醒來啊。”
  我對著他微微一笑道:“怎么會最后呢?你們身邊的火堆是誰生的啊,還不是我,有沒有吃的,餓壞了。”兩人言語間已沒有半分嫌隙,劫后余生的喜悅當然有可能沖淡彼此間的敵意,但卻不會像現在一樣融洽,原因很簡單,剛才渡河之時,老帕曾被沖離樹干,是我死命將他拉回來的。
  火堆上正烤著水雁,而邊上也有數只烤熟的兔子,地上還有骨頭之類的東西,不知道他們是從弄來的,一問之下,才知道是小獅子和變形獸去搞來的,胡亂吃了一番,總算將肚子填飽了。吃東西間大家都在討論飯后的動向,是朝著目標地蘭城前進,還是折往南面與阿骨朵拉會合。這兩個方向都有利有弊,蘭城為獅族重鎮之一,阿米修斯的領地,只是阿米修斯與阿骨朵拉等人一起去接管葛爾拉斯的地盤,現在也不知道蘭城的狀況如何,駐兵達三千的蘭城如果收縮外圍軍力,總數可達五千,以兩個萬人隊如果想輕易拿下,那是癡人說夢,唯一可忌之處就是對方以詐騙城,那輕松易手也有可能。但這可能性幾近于零,不同部落人員過境,超過千人的動向都要向要塞報備,而且除特殊狀況,不允許進城駐扎。這倒是和人族的軍制相似。只是一路上可能還要受到追兵的追殺。
  與阿骨朵拉會合也談何容易,不知道這局中之局是否也包括將阿骨朵拉等人一網打盡,對方狡猾到如此地步,相信肯定是有所埋伏,只是以三千多精稅獅軍,要突圍還是綽綽有余,只是突圍后的動向卻肯定難以把握,這條路相對較安全,但比起直接前往蘭城還艱難。
  商議的結果還是前往原先的目的地蘭城,畢竟靜有令符在身,必要時可以調動阿米修斯部,況且可以將獅族有叛軍的消息帶到那去。
  羅德、漢斯和葛爾拉斯三人如今正身處百里外紅河的另一側,在他們的前面是蜂擁而上成百上千的獅族戰士,他們的目標是奪取眼前橫跨紅河的大橋,不得不贊揚眾神的寵愛,在紅河天險之上建造了如此壯觀的橋梁,一道半月弧形的橋洞將橋身托起,橫跨的距離之遠令人驚嘆,據說這座橋是月神的力作,取整塊的火山巖石輔就,在外面更是以神力加持了防御性魔法陣,相傳魔導師曾在上面使用過禁咒,令人失望的是毫發無損,所以這座橋雖然不是紅河之上唯一的橋梁,但卻是最容易通過的橋梁,況且大型的裝備必定是通過此處才能運送。
  羅德等人雖然拿到了朵骨朵拉處的通關諜文,但很不幸,印符卻被阿骨朵拉隨身攜走,而沒有印符就等于白紙,令他們一路上的騙關行為一再受挫,前面兩座小城就讓他們付出了數百戰士的代價,而如今這紅河橋更是像絞肉機器一樣,不斷將投進去的戰士生命消耗掉,守衛紅河橋的也是阿米修斯所部,人數不多,僅有一個大隊數百人,但他們卻擁有精良的裝備,特別是遠程武器,投石弩機無不具全,石砸弩射之下,倒也令沿橋沖鋒的對手死傷甚重,在他們三個小時后撤退之時,早已將帶不走的東西全數砸爛,而奪取這個戰略要地的代價卻達到了四百三十八人傷亡,比起前面攻占的兩座小城,傷亡總和稍少而已。
  我們一路上正在討論這渡河餿主意到底是誰出的,后面馬蹄聲響起,在我們躲好身形之時,近百的騎兵風卷殘云般掠過我們的藏身之處,靜一看旗號,卻是阿米修斯所部的鷹旗,立刻站起身形來,只是前面騎兵早已跑的沒影了.
  靜唯有站著吃土的份了。大家一聽是友軍,都是大喜過望,我看這隊騎兵撤退速度如此之快,相信是和敵人有所接觸了,那不是敵人就跟在我們身后,在我說出心中擔憂之時,大家都加快了步伐,不久后又一隊達兩百多人輕騎出現在我們遠處,震耳的馬蹄聲顯示有近一個大隊的騎兵呢。躲在隱身之處的我們看到與剛才相同的旗幟,出聲大嚷,風馳的騎兵立刻將我們七人合圍了。
  等靜說明身份之時,圍著我們的騎兵中一名百長當馬施禮道:“殿下親臨,屬下拜見。”
  “不用多禮了,你們是不是前往蘭城,能不能帶上我們。”
  “是,殿下,來人帶馬,讓這幾位一起走。”他話雖然這么說,但瞧著我和老帕、山姆的眼神多少有點怪怪的,顯然我們囚裝讓他頗為驚疑。
  一路疾馳,靜開口詢問道:“你們這是從哪來啊。”
  “屬下等人本是守衛紅河橋,如今卻是丟失了,真是該死。”百夫長一臉的彷徨,“請殿下責罰。”
  靜安慰道:“敵人勢大,也怪不得你的,況且我娘等人也上了當了,如今普敦已失,相信對方會借勢攻占蘭城,以打通前往狼族領地之路。不知道蘭城的防御如何。”
  “蘭城駐軍被統領抽調了近千人,如今外圍軍隊加上駐軍只有近四千人,而根據近兩天戰報所示,敵軍多達兩萬,可能會守不住啊。”百夫長一臉的無奈,獸族戰斗歷來以人數計量,人多方往往占優,而城防戰也是近些年才在羅蘭興起,大多是參照人類國家的模式而建,只是守城防御功夫可不怎么樣,比不上打yezhan那么得心應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