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20 鬼匠關培

有了護駕的輕騎兵,對方是無論如何也奈何不了我們了,當然要是想追上來還是有可能的,只是以騎兵的速度加上戰力,即便對方幻獸騎士云集,也不一定討的了好去。心情輕松了,也有余暇看看周圍的景致。時近陽春三月,頗有春暖花開的跡象,點點綠意點綴在荒蕪的大地上,樹枝之上也抽出了新芽,一派春意盎然。只是不知叛軍兵鋒所指,會帶來怎樣的破壞力,據百夫長迪夫介紹,對方發布了屠城令,對于敢于反抗的城市雞犬不留,而兩座小城的陷落也充分展示了對方并非無的放矢,每一城僅留十人,而目的就是宣揚抵抗就是自找死路,這種伎倆的確是打擊士氣的,但好好利用的話,卻是激起獅族戰士誓死對抗的決心。我卻對迪夫的見解嗤鼻一笑,對方的本意可能并非如此,只是想將叛變的獅族軍隊拉下深潭,讓他們雙手沾滿同胞的鮮血,讓他們踏上一條不歸路,心計不可謂不深,至于我為什么看得這么透徹,人類戰典之上,相同的例子舉不勝舉,這是拖人下水的絕好方法。只是血債卻是要用血來償,化解這些判軍瘋狂屠戳的方法,除了投降以免一死外,還有一個方法,那就是做出比他們更瘋狂的行為,以牙還牙、以血還血歷來傳承。
  對于我的嗤笑,聲音雖不大,但奔馳中的馬蹄聲卻難以掩飾,大家都不解地看著我,因為迪夫的想法很正確,難道這位又有什么驚人的看法。
  “星夢,你有什么不同見解嗎?”自從上次救了靜之后,她都是這樣稱呼我。
  我蹙了下眉頭,道:“屠城目的不外乎兩個,其一就如迪夫所說,在于立威,其二卻是陷叛軍于不歸路,只有這樣血的洗禮,才能有效地控制叛軍,全心全意為其效力。我想后者的可能性還更大些。”其實我本不想說出這個理由,因為這將令蘭城陷入必死的絕境,不降者死,但即便投降,也可能淪為考驗叛軍忠誠的試刀石。必死之城也只有兩個出路,棄城和拼死力敵。
  一時間,聽到我這番話的眾人陷入沉思中去了,如果真如我所說,那唯有以弱擊強了,拼著一死也要死守蘭城,因為蘭城后就是一望無際的草原,最近的獅族重鎮戲水也距此數百里,可能你還沒走到那,叛軍的大旗已飄揚在戲水城頭了。
  在離蘭城二十里的地方,我們遇到了大股撤退中的獅族牧民,其中也有逆向行來的獅族斥候、游騎,他們的目的是偵察叛軍動向、兵力等情報,見到驚慌失措中的獅族的這些難民,真是感慨啊,當年也曾有數十萬的難民為避仄仁兵火,從落葉平原撤到了盟都落虹,他們那時的神情和眼前這些人是如此相像,我感覺自己像跨越了時空,回到了年少正艾之時,一絲淡淡的鄉思在瞬間閃到了腦海,只是不知什么時候才能回到故鄉啊,身陷異大陸腹地,可能這一輩子就要困在異鄉了,沒來由地一陣哀傷。
  我們沒有繼續策馬疾奔,而是下了馬幫助那些落難中的牧民們,這也是在靜的帶頭下才這么做的,身為獅族圣女,靜的愛心泛濫到無以復加了,而旁邊的這些兵哥們也有樣學樣,反正騎馬時間挺長了也感到不太舒服,正好下馬運動一下,不過我可不抱相同的想法,自己累的要死,剛在馬上打了個小盹,如今卻要去幫助這些看上去比我還強壯的牧民,是不是多此一舉啊。只是靜的示意下,我被旁邊的戰士拽了下來,剛才還騎在迅龍背上的我如今卻只能在前面牽著它了,背上的人已換了一位獅族老者,嘮叨著不知道什么意思的獸語,不過不要翻譯也知道是感謝之類的話語了。
  關于叛軍的相關情報,早已由先行的兩個小隊輕騎報告給了蘭城,而一路上小隊也不斷分出人去,通知蘭城周邊各個小部落,有敵來攻也是促成現在大道之上人流攢攢的原因。我不緊不慢地牽著迅龍跟在大隊的人流中向蘭城涌去,一路上來往的飛騎也很多,以我所見,短短一個小時,就有數個小隊的全副武裝輕重騎兵經過,他們所去的方向都是蘭城,據靜所述,這些都是各部落的衛軍,平常也是和大家一起勞作,但有狼群或魔獸襲擊,他們要承擔起抵御重任,而一旦有戰事,他們就要被征召入伍,他們和正規軍人不同之處在于他們的個人戰力并不弱,但集群作戰能力差,這也是獸族各部戰力參差不齊的原因。
  蘭城位于蘭花河畔,蘭花河是一條紅河的支流,每年也要受紅河泛濫之災,只是不斷被紅河水倒灌使得蘭花河沿岸的土地肥沃異常,每年洪災過后,都有人在兩岸種植經濟作物,倒也能解決一年的生計,這也是獸族領地內少數可以耕作的土地之一了。
  像紅河一樣,蘭花河的河水也是波濤洶涌,但在蘭城處卻因河道轉了個幾字形的彎,被放緩下來,所以蘭城的上下游雖然水勢湍急,但在蘭城邊這段,卻是風平浪靜,近千米的寬闊河面上,有三座浮橋相邊,而蘭城垂直到對岸的河面上,還有一個河心島,面積雖不大,僅數千平方米,,但卻成為了蘭城的第一道防線,如果攻打蘭城,這里絕對可以作為一個屯兵的跳板,戰略位置極其重要,其中有一座浮橋就是穿島而過,只是郁郁蔥蔥的草木將全島覆蓋的嚴嚴實實,也不對平民開放,外人也難以知道其中的虛實。
  蘭城沿河岸而建,在河岸和城墻間空出了近五十米的空地,城墻全都是疊石砌成,雖然建筑材料比起人類國家相差許多,但堅固程度卻也差不了多少,相信是原料的稀缺所造成的,以我觀點獸族肯定沒有這種能工巧匠,一定是劫掠的其它種族工匠的手筆。這座城市純粹是建立在防御基礎之上,不看其防御裝備的程度,僅從林立的箭塔和堡壘就知道其防御的能力絕對是一流的,況且還有這近千米的河流依托,想攻占這座城市,付出的代價會很大,要是我身為敵軍統帥,絕不會有冒然攻城的想法,光是過河一項,就要耗費大量的人力物力,死傷慘重那是在所難免,拔這種堅城一是圍而不攻,要么就是棄而不理,但后者肯定不可行,畢竟這是通往狼族的要地,要打通普敦到狼族領地之路,必須占領此地,至于什么險峻小道那還是有的,但大部隊穿行,根本不可能。
  雖然城墻稍微低了點,但根本不懼對方大型攻城器械的出現,八米的標準矮墻足夠防御需要了。但吃驚處卻不僅僅是這些,這座城市還有更讓我吃驚的地方,光是城防設施的完備,比起落虹這樣的一國之都,也毫不遜色。進入城中卻并不是終點,我們的目的地是內城,蘭城沒中軸線一劃為二,左邊居住的是普通居民,右邊卻是駐扎軍隊,兩邊以厚厚的城墻相隔,完全做到了城中有城的地步,而駐軍這邊的城墻明顯比另一邊寬厚,我是想不通一旦對方攻陷另一邊的城墻,沿城墻發動攻擊,這內城有什么作用,還不如將這些有限的巨石堆砌到原先的城墻之上,那倒是可以將整個城墻抬高個數米的,可惜了這些資源啊。
  我自顧自在發著評論,倒引得大家側目相看,這么精僻的論點倒從來沒人提起過,靜卻是輕輕一笑,也沒發話,只是邊上一位城防老兵見不得我洋洋得意的樣,冷笑道:“鼠目寸光,這城防設置可是機關重重,城中之城更是關大師的精心杰作,哪是你這樣的無知之徒可以妄自評論的。”
  關大師?不會是有建筑之神稱譽的關培吧,這可是失蹤了近二十年的建筑界泰斗啊,只不知怎么會淪落到此間。我輕輕一曬,道:“還不是利用坍塌原理,造成城樓的部分塌方,一可以形成另一座城中城,二可以殺傷想借機奪城的敵人,三可以造成敵人困敵之效,從而全殲入城之敵。”
  撫掌聲從人堆里傳來,一人排眾而出,大笑道:“好小子,說的有理,哈哈哈,只是最重要一點你卻還沒提到,不知是隱而不說,還是不知呢?”
  我瞧著眼前此人,五短身材,圓臉長須,滿帶笑容,看上去像極一個肉球,很是和藹可親,我輕輕問道:“閣下是否關培,阿倫城的大火相信是前輩所為吧。”語聲雖輕,卻是小小震憾了一下眼前之人。
  早先的阿倫城曾被攻陷過,只是被守軍放棄的這座小城,卻曾令敵軍三萬人喪命城中,此役沒使哪位將軍出了名,倒使城市建筑師關培聲名大噪,獲鬼匠之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