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21 群龍無首

胖子呆呆地看著面前這貌不驚人的少年,自己身處異鄉達二十多年,沒想到舊日的稱謂如今卻被提及,而這少年怎么看怎么不像生長在羅蘭,言行舉止倒和故鄉之人相似,難道和自己一樣,也是流落異鄉。只是此人的見識倒是淵博,連消聲匿跡達二十年的自己也識得,更妙的是竟然了解自己的城市設計布局。不知何時,靜由后面轉了過來,看到這胖子之時,呆了一呆,叫了聲:“關叔叔,你不是回家了么,怎么又回轉了。”
  胖子此時才將注意力集中到我的身側,看到靜也是一愣,沒回答靜的提問,反而樂呵呵道:“靜丫頭怎么自己跑出來了,也不怕被人搶了親了。”待看到靜和我靠的很近,而且似乎頗為熟絡的樣子,裝作小吃一驚道:“難不成和這位小兄弟私奔了不成。”
  我偷眼望去,卻見靜本來就頗為紅艷的臉頰頓時赤紅,嬌嗔道:“關叔叔老要取笑我,不理你了。”明艷動人處令我不由想起紅河脫險之時的眼福,眼珠子不由對著靜大美女骨溜溜亂轉,邊上的靜若有所覺,微側過頭來,瞟了我一眼,明顯看到了其中的色情成分,嗔道:“賊兮兮的,看什么啊?”
  我小吃了一驚,立刻將眼神放遠,裝作在看城市布局的樣子,并若有其事地對著胖子道:“關大師,你這城防布置難道是準備打巷戰。”
  胖子一臉詫異問道:“我本以為你是外行說內行話呢,說的是有些道理,但細微處卻很不一樣,如今當真要刮目相看才行啊。你是怎么看出來的?”
  我問的問題倒不是無的放矢,以關培的手筆,城市建筑的布局非常有特色,像如今有學術之都稱呼的撒炎城,就遍布文化氣息極濃的雕塑像、圖書館、演奏廳等等,而他所設計的軍事要塞卻往往機關處處,如今見蘭城之內街道縱橫交錯,四通八達,而且道路狹窄,極利于巷戰的開展。
  果如所料,我由衷嘆服道:“對于城市建筑特色,小弟也有所涉獵,而對于鬼匠的神來之筆,更是細心研究過,嘿嘿,以關大師之能,不至于只有這點水準吧。”
  胖子明顯怔了一下,眼前這少年給自己的震憾從一開始就沒停止過,在獸族這么有眼光的少年可不多見了,不過這個少年可能也來自故鄉古蘭,否則沒有專業院校的培養,哪來這么多的獨到見解,想到這,明顯開懷了一下心胸,他鄉遇故知的感覺由然而生。
  寒喧間,一隊衣甲鮮明的重步兵推開擠攘的人群,擠到了我的面前,當先領路之人正是先行通報的百夫長迪夫,跟在他后面的卻是一位獸族將軍,生的人高馬大、英武不凡,但給我的第一印象卻不怎么好,倒不是看上去令人生厭,而是生的臉蛋明顯對不起這身材,像極了娘娘腔,而他的開口叫了聲:“靜,你怎么跑這來了?”更加深了我的猜疑,語氣明顯沒有一般獸人的豪邁,而是慢條斯理,而其胸前標志卻顯示其的身份地位,金鷹顯示其最少也是個千長,真不知道以他那陰柔的個性,怎么能爬上獸族向來以戰功晉升的高位。靜當先迎了上去,看來此人的身份不低,而一句“舅舅”,差點沒讓我把剛啃完的肉干給噴出來。
  來人焦急問道:“姐姐出了什么事了?軍團長們沒事吧?”
  在靜說明事情緣由后,這個靜的舅舅又顯出了憂慮之色,我冷笑,原來真是個草包,肯定是靠著姐姐的關系才爬上千長之位,誰料此人竟然語出驚人:“妄我豪勇,卻沒軍略機謀之術,這守城之事可如何是好,我可沒半分經驗哪。”
  我暈,這娘娘腔自稱豪勇,但看邊上眾人卻沒半點鄙視之意,可見其并不是自噓,難道真是人不可貌相,忍不住想笑,剛才關培對我的評論之語馬上就被我送出去了,真是來的快去的更快啊。
  軍議廳內,留守的兩位千長和二十多位百長聚坐在一起,討論著叛軍來襲的守御方法,只是獸人真不愧是攻堅戰的專家,防御戰的白癡,連基本的守御思路也理不清,不過也是,本來設計的兩千人城防,如今滿打滿算才兩千來人,怎么輪的過來,況且加上戰斗中的減員,戰隙的休息,沒有一定經驗說不得要手忙腳亂。
  兩位千長一個是靜的舅舅阿骨顏,另一個卻也是戰場屠夫型的戰士艾斯,這兩個人都是以一擋百的猛將,擅長的是以攻對攻,但對于防御戰僅是學習過并沒實踐過,他們沒有經歷過當年的入侵戰役,即便參與過當年戰役的獸人也沒出幾個絕世將才,要不然當年也不會占著古蘭泰半領土,卻在半年間丟失怠盡,重攻輕守是獸人們的弱點所在,只是獸人之攻若雷霆似閃電,迅猛如虎,當年真是攻無不克、戰無不勝,直至關鍵性的會戰中失利后,強勢被壓制,加上人類各族出了幾位杰出的軍事指揮家,獸族陷入處處被動挨打,節節敗退的境地,重攻輕守的結果導致獸人保不住勝利成果,但還是有近半的獸族戰士安然撤回了羅蘭大陸。
  艾斯和阿骨顏兩人是你推我讓,希望對方承擔起防御重任,他媽的,要是平時有這么和藹不就好了,據靜介紹這兩人平時是水火不容,為芝麻綠豆大的小事都要吵上一架,如今卻是將蘭城這樣的重鎮指揮權推來攘去的,不知情的還以為這兩位都是大公無私之輩呢。而他們治下的百夫長們也紛紛勸說對方主官接受這防御重任,一時間,軍議廳里是熱鬧非凡哪,混沒有平時動不動就拍桌子扔椅子的粗魯行為了。
  關培、靜和我、老帕坐在一旁看著這出鬧劇,也不知道這些人底有什么方法解決這件事,還是靜想出了個辦法,制止了這出鬧劇,城分內外,一人主內一人主外,但問題又來了,對于奉征召令陸續抵達的戰士該由誰指揮,這個問題頗傷腦筋,本來你推我讓的局面又變成了你搶我奪了,這些各部落的游兵散勇如今倒變成了香餑餑了。
  “軍無二令,城無二主,唉,城遲早要破,老帕我們收拾行裝走人吧。”一個不和諧的聲音恰在此時響起,不用說,就知道是我了。
  “你說什么,城遲早要破,你再說一遍,看我不扁死你個狗日的。”這兩位現在倒是意見統一,一致對外了。
  關培和靜坐在一旁沒發聲,想看看這位到底又有什么見解。
  我清清喉嚨,制止了那些百夫長嘰嘰喳喳的聲音,道:“蘭城的防御措施可以說是我見過最好的,但你們知道怎么充分利用嗎?”見他們有詢問關培的意思,我接著道:“你們知道主城墻上那兩個大型箭塔的作用嗎?”
  阿骨顏怒道:“不要當我們是傻瓜,這我們當然清楚。”
  “是嗎?說說。”
  “箭塔當然是弓箭手射箭的地方。”
  “錯。”關培和我異口同聲道,說完我們兩人相視一笑。
  本來還想辨解的阿骨顏見關培也反駁了他的意見,啞口無言了,能有誰比該城的設計者的觀點更為專業呢。
  關培點頭示意我說,我點了點頭繼續道:“你說的是一般的箭塔,的確那里是弓箭手發揮能力的地方,但注意我說的是蘭城主城墻上的那兩個突出的大型箭塔,我猜的沒錯的話,那兩個箭塔主要作用應該是秘道,發動突襲的秘道,箭塔形狀只是掩飾其真實的作用。不過可能并非只是突襲秘道這么簡單,相信還有其它設施發揮作用,關大師不會就想用這個秘道一次就毀了吧。””
  關培拍起手道:“精彩,精彩,如今我可是真服了你了,連這也讓你看穿了。”
  “其實我只是猜測而已,因為這兩個箭塔實在不應該在靠近城門的地方,城門本身就有城樓相輔,根本就不需要箭塔,而且還是兩個有如雞肋般的巨型箭塔,只是其動作原理我不是很清楚,但有關大師在,一定能發揮其功用的。”一記小小的馬屁倒是讓關培很是受用。
  “以你的半吊子建筑知識,能看穿這兩個箭塔的真實面目已是不錯了,至于還有什么用處,待到實戰時再看吧。還是繼續你的話題吧。”
  “我看兩位并不和藹,戰事一起,互相配合、救助肯定有所偏差,而且影響士氣,城只有一座,倘分內外,就顯得生分,敵攻之時,肯定有所側重,而你二人一方苦守,一方卻在旁觀,如何能讓下面的戰士心服,此敗因一,兩位苦爭的各部戰士,本能發揮作用,但兩位想將這些戰士歸入屬下,一定是將其分拆入原先的編制之中,這樣以舊帶新本無可非議,但這些新入士兵和原先的戰士間,根本就是毫無配合,戰力不升反降,此敗因二,兩位互相節肘,還有時間充分利用民眾之力嗎?后勤補給問題肯定不能順利,此敗因三,至于防御戰能力低下這種毛病,只是看兩位剛才的推攘也知道了,忽略不提也罷。”
  一席話說的兩位千長再度啞口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