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22 女中豪杰

憑我這如簧之舌,身經百戰,鮮有敗績,要將兩位四肢強壯,大腦欠發達的獸人說的一無是處,那真是易如反掌,可憐我這懶人卻沒有偷懶的福氣,事到臨頭,總要做那出頭之鳥,可也無奈,總不能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吧,正如我所歸納的一樣,讓這兩位之一指揮這場防御戰,蘭城可能成為考驗叛軍忠誠的另一塊試金石了,我可不想為此送命,逃跑是一條出路,而拿到蘭城的指揮權又是另一條出路,畢竟經歷過數場大戰,其中不乏城防戰役,如夕陽、藏龍谷等處的防御戰,倒也積累下一定的城防實戰經驗,我想以我的指揮能力應該不遜于眼前兩位所謂的猛將吧。靜滿眼期待,問道:“那你有什么退敵之策?”
  我想也沒想回答道:“沒有。”此話并非自謙,而是真的毫無辦法,這兒情況并非如護龍軍領地,畢竟那是外敵入侵,雙方實力擺在眼前,最為主要的是護龍軍隱藏的實力驚人,雙方勢均力敵,而出奇制勝之下,一舉破敵那也是意料中事,但眼前情況卻并不樂觀,以蘭城如今不足三千的守衛力量,面對多達兩萬的叛軍,能堅守住已是個奇跡了,加上對方情況不明,也不知道有沒有其它部族介入,有沒有后續援軍,而己方幾乎沒有外援,也不知道獅族其他各部會不會有救援行動,但各部軍團長數人隨阿骨朵拉前往接管葛爾拉斯領地,應該也陷入危機之中,群龍無首之下,也不知道會不會出現和蘭城一樣的權力之爭,當然救援還是會有的,但問題是堅守的時間,估計沒有個把月的緩沖時間,各部也不能集結足夠的解圍部隊吧。
  剛沖動得站起來的艾斯,又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喃喃道:“沒有?”
  阿骨顏卻是另一種反應,以他那獨特的陰柔之聲咆哮道:“你講了這么半天的道理,竟然沒有退敵的方法,那你說個屁啊。”
  我不陰不陽地回擊道:“你有辦法嗎?不足三千人去沖擊殺紅眼的兩萬叛軍,不全軍覆沒已是萬幸,退敵,我可沒辦法。”
  阿骨顏剛才差點沒跳上桌子,如今卻是傻在當場,呆呆站立原地不動,好一會兒,才長長吁了口氣,嘟噥了句什么,郁悶地坐回了原處。
  靠在近處的可全聽到了他“奶奶個熊”的經典國罵之一,只是氣氛已繃到極致,想笑的心情也沒了。
  獸族豪勇之輩層出不窮,但智謀出眾的卻是鳳毛麟角,否則以獸人的戰力,也不會困在這窮鄉僻壤數以千年,雖偶爾爆發幾次,也從沒在富庶的古蘭停留多久。眼前的情況正是如此,二十多位中高級軍官,愣是沒一人吭個哪怕一聲,唉,讓他們上戰場易,讓他們出個主意,那是比砍了他們的頭還難啊。
  靜仍是正襟危坐的樣子,她也束手無策了,獸族歷來以游牧為主,秉承的是來去如風,敵進我退的游戰策略,但如今有堅城為憑,有蘭河為據,反倒不知道仗該怎么打了。而關培卻是懶洋洋地倦縮在椅子上,整個人團成了個球狀,擺出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想的樣子,對著我看過去的眼神,只是微笑著點點頭。
  唉,叛軍已逼近,而蘭城的各種應急措施實施得實在是一團糟,妄費了關培的一腔心血,只是這胖子竟然好象沒事人一樣,實在讓人看不下去。該出手時還是要出手啊!我只好自告奮勇道:“對于城市防御我倒是有不少經驗,可能幫的上忙。”
  我這是在往火坑里跳,純屬沒事找事,我接著提議道:“蘭城的最高指揮官,我希望只有一人,我可不希望令出二門,執行困難這種事出現。如果那樣也不用等敵人攻城了,我想乘早卷輔蓋跑路還現實點。”
  說實話,蘭城的最高指揮官并不是那么好當的,面對數倍的瘋狂之敵,內部的不和,以我這個外來者的身份,根本就沒指望可以拿到指揮權,而我心目中的人選是關培,還有誰更清楚這座城市的特點呢!但這家伙竟然全然不理會我的眼色,令我左右為難。
  “我以戰神格羅斯之名接管蘭城指揮權,兩位沒意見吧?”聲音竟然如此清脆而堅定,這些天,這個聲音對我來說是熟無可熟,正是靜的聲音,只見她手中握著一個小小的石像,表情神圣到極點。
  “靜,難道你想重組暴獅軍團?”
  “天,征召令。”阿骨顏和艾斯震驚中同時出聲。
  “不錯,如今我族面臨生死存亡關頭,征召令應該發揮它的作用了。”
  阿骨顏和艾斯互望一眼,異口同聲道:“是,屬下尊命。”
  對于靜跳出來承擔起守城重任之職,我不得不佩服其魄力,一個柔弱女子在逃亡中沒顯露出半點怯意,如今又是勇于擔當,真不愧是獅族的圣女啊,我這也是剛聽說沒多久的。
  靜接下來的命令發布明顯又是讓我吃驚,景景有條,雖有少許紕漏,但已是很不簡單,只要稍加修改,就是一個很不錯的防御戰略,關培倒是在旁輕點著頭,好象頗為自得的樣子,我看的火起,電擊術偷襲。
  關培幾乎是從椅子上跳起來的,真想不通,他個子這么矮,怎么跳起來這么高,一邊揉著屁股一邊還咋唬:“是哪個王八蛋偷襲我啊?”
  此時軍議廳大部分人已是接受命令前往布防了,而艾斯還留軍議廳內,他現在可是捂著嘴偷樂,想整這個人類好久了,卻總是沒找到機會,如今見他出丑,還不把嘴笑歪啊,只是他的偷笑卻成為將來吃盡苦頭的原因。
  我才懶得自己站出來呢,只是裝作毫無所知,問道:“怎么了,關大師,好好的干么跳這么高,還以為誰在玩皮球呢。”冷嘲熱諷那是難免的了。
  關培幾乎將僅留在場了區區數人全掃描了一遍,除了眼前的小子可沒有嫌疑人了,估計是為剛才自己不理會他而行的報復手段,可是沒憑沒證的,怎么說啊,只得打落牙齒往肚里吞,嘴里還發著狠:“臭小子,敢暗算你爺爺,走著瞧。”
  對于這種過過場面的狠話,我是聽得多了,只要看我現在還活蹦亂跳地坐在這里,就知道這種威脅之語幾同放屁,我嗤笑一聲也不予理會。更把胖子關培氣得吹胡子瞪眼睛的,長這么大,還從來沒被這樣戲耍過呢,這個氣就不打一處來,可明顯對方是個魔法師了,自己區區一個建筑專家,畫畫圖紙還行,找人打架那可是自虐了。
  靜只是靜靜地看著我們,等風波稍息之后才繼續道:“艾斯跟我挑人去,星夢和關叔被征用了,暫時做個參謀吧。”
  “我可是自由之身,怎么能說征就征呢?”關培苦著臉道。
  “戰時條例,只要是身在獅族的壯年,一律征用。”艾斯現在可是表現著他的“博學”,真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寫的。
  “那總該有些補助什么的吧,總不至于叫我們拼命不給錢吧?”我小聲地提著某些建議。
  “當然有補助了,只要我們活得過這場戰役,你上我那拿去。”靜笑嬉嬉地對著我道。我還從來沒看到靜也可以笑得像只小狐貍一樣,這種笑容我是從小見到大,老媽的經典笑容,往往她露出這樣的笑容,就說明某人要倒霉了,我可不希望靜也有這種表現,唯有打消坐地起價的念頭。
  剛走到門口,又有兩個倒霉鬼加入了行列,正是在外等候的老帕和山姆,只是他們聽說戰后就給予豁免權后,卻是心甘情愿了,獸人從來都是言出必行,聽到有自由的機會,兩人倒也開心得不得了,而一路逃亡而來的三位獸人如今卻擔當起了靜的貼身侍衛。也不知道戰后,逃亡而來的七個人中有幾個得以生還。不過我相信,只要有一個人還能活著,那絕對是靜,因為大家都會為了她而不惜奉獻自己的生命,包括怕死的我在內。
  此時,城頭上狼煙升起,顯示已在十里內發現了敵蹤,全城進入了戒備之中,一時間,暴風雨就要來臨了,而我們卻還沒準備好。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