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23 龜縮防守(一)

短促而連續的號角聲洞穿壓在蘭城之上的陰云,直上天際。靜和艾斯面現憂色,而我和關培卻像個沒事人一樣,阿骨顏奉命總調各處城防,總不至于連一次試探性的攻擊也防御不住吧。但敵軍壓境,總要到城墻之上看個究竟,登上箭塔,極目遠眺,己方斥候幾乎是連滾帶爬撤到浮橋之上的,而尾隨追殺的一個小隊的叛軍,想借機奪橋,卻被河心島中連發的弩矢牢牢地釘在地上,而隨之而至的大隊騎兵雖然沖上了浮橋,但卻和送死無異,自從大隊難民撤過蘭花河后,除過河心島的浮橋外,其余兩座浮橋已是拆除,而相應的船只早被移往下游水流湍急處停迫,如今這座浮橋卻是被連珠發射的火箭點燃,幾乎瞬間就陷入了熊熊大火之中,橋上的數十位奪橋騎兵中,有數位當即就全身起火,陷入了死亡境地,跳水逃生成了唯一選擇,笨的人連衣帶甲躍入河中,而稍聰明的就會脫去外面鎧甲再行入河,只是能生逃者瘳瘳,邊人帶甲入湖者,直沉河底,沒被燒死,也淹死了,而脫去鎧甲者卻成了島上弓手的活靶子,除了少數接近岸邊的騎兵有幸逃脫外,其余沖上浮橋的騎兵幾乎全滅。
  叛軍初來就受了不大不小的打擊,肯定會給對方軍官造成壓力,后面的攻擊必會小心謹慎,而其謹慎卻是為我們爭取了整合游兵散勇的時間。靜幾乎用嚷的才把歡騰的人群打發走,而命令再次傳達下去,凡十五到四十歲的壯年男子都到蘭城廣場集中,平常僅作為駐軍之用的蘭城,除三千駐軍外僅有兩千多依附軍隊走飯的普通百姓,但如今叛軍南下,蘭花河以北的大部分居民都逃生來到此地,在此匯聚了近三萬多人,而可戰之士除駐軍兩千外,也多達四千人,這么多的戰士的確讓我們大吃了一驚,一問才知道是一個獅族大部落惡倫部正好游牧到此,他們的人口占到了近萬,而戰士也多達兩千人,難怪大大超出了預期,這兩千人間的配合應該是最好的,而且惡倫部向來是阿骨朵拉的親密戰友,所以靜立刻把這兩千人調配上城墻,分出其中一半的城墻歸其防御。
  對于其它的兩千單兵作戰的好手,抽調出五百的最強悍者,作為預備隊使用,其余三五成群的分成一組組,讓他們練習巷戰,城破是遲早的事,但城破不等于丟城,在廢墟之上還有堅守半年的記錄呢。艾斯的工作是調教五百的后備隊,根據一般的守城經驗,他們有三天的時間可以磨合,而巷戰的訓練工作就交給了老帕和山姆負責,畢竟他們來自于古蘭,老帕也曾不只一次經歷過巷戰,對于人類的教官,獸人們還不滿意,但在山姆召喚出變形獸,一挑三勝利后,也沒哪個不開眼的上去接受只能捱打的虐待了。
  至于胖子關培卻要兩頭跑,城頭無事之時,負責教導這蘭城內防御機關的用處,城頭有敵攻時,還要上城樓指揮城防軍何時動用殺招,而我卻很幸運,擔當了靜的全陪服務員,只要在邊上出出主意,動動嘴皮子,指手劃腳一番。
  河心島名蘭洲島,面積雖不大,但被蘭城軍方經營多年,也頗具規模,島上殺機四伏,想輕易占領此島,那是癡人說夢話。
  漢斯*查爾頓,此時的心情只能用憤怒來形容,還未攻城,一個中隊的精銳騎兵就幾乎全滅,而對方的損失僅是無足輕重的一座浮橋。這本要毀損的浮橋完整無缺地展現在騎兵面前時,每個人都可說欣喜若狂,如果能占領該浮橋,那蘭洲島的地理位置和寬闊的蘭花河將變成毫無阻擋可言,蘭城的優勢幾乎喪失怠盡,如此誘惑擺在眼前,沒人猶豫,直接跟在對方斥候后面搶橋,但誰料卻是個陷阱,一個中隊的騎兵與浮橋同沉在寬闊的蘭花河上了。多年的征戰經歷使漢斯克制住立刻發動攻擊的沖動,沿途居民幾乎全撤入蘭城,而對方火焚浮橋之舉,都顯示對方已知道自己所率領的軍隊抵達了,寬闊的河水擺在眼前,冒然發動進攻,都是送死之舉,身披輕甲都不容易浮起,在河里游動的士兵將成對方的活動箭靶,對方的弓箭手會一一問候這些沒披重甲的戰士的。
  漢斯阻止了想過河的戰士們,明知與送死無異,他怎么還會去做呢,安營扎寨,等待后續部隊的抵達,期間還大量砍伐周邊的樹木,以便于到時有渡河的木伐可用。
  阿骨顏此時站在蘭洲島上,正在觀看敵方的舉動,對于火燒浮橋造成對方的傷亡,打擊了對方的士氣這種小事根本就不放在心上,大戰剛起,這僅令是個前奏而已,對方陸續而來的攻擊才是自己要面對的事情,那才是考驗,可恨靜聽從了白癡的建議,下達了死命令,不得離島攻擊,否則提頭來見,要不然自己早就搭起浮橋對敵方進行攻擊了,哪會像現在一樣,讓對方從容安營。
  漢斯也很是吃驚,蘭城本是阿米修斯大本營,這位與自己同級別的萬人敵本也是智勇雙全,但其手下兩員悍將阿骨顏和艾斯卻是有勇無謀之輩,如今阿米修斯追隨阿骨朵拉去接掌葛爾拉斯領地,遠離此地千里,況且有帝相的種種布置,相信也不可能輕易脫身,而根據偵察情報所示,守衛蘭城的就是這兩人和兩千左右的精兵,如今己方受挫,要是以他們的性格,必會一鼓作氣、乘勝出擊,而現在卻是龜縮城內和島上,不作任何動作,令自己兩路伏兵空設。難道有人暗中主事不成,搖了搖頭,以兩人的悍勇和不和,除了主帥阿米修斯外,即便是阿骨朵拉親臨也是毫無辦法,別人可怎么使得動他們兩人呢。
  阿骨顏以手擊打著邊上的大樹,借此發泄憤懣的情緒,此時后面傳來了他認為是白癡家伙的聲音:“有氣也不用撒在樹上啊,沒聽說過草木有靈嗎?”
  阿骨顏不用回頭也知道來的是哪個了,憤憤道:“如此戰機,卻輕易浪費,真不知道你這白癡到底懂不懂戰爭。”
  我微微一笑,與這種沒大腦的人爭執是最不明智的行為,你想哪,秀才和兵講道理,說的清道不明的,有什么意思,事實勝于雄辯。我淡淡問道:“你看那兩股向敵營匯集的塵土,應該有多少人呢。”
  “每股大概一千多人吧,騎步兵各半。”阿骨顏雖然有勇無謀,倒也不是白癡,這種觀陣之道也是明悉一二,只是腦筋反應遲鈍了點,要不然我真的無話可說了。
  只是這還不明白嗎?對于某位猛將,我唯有諄諄善誘了:“你說這兩股軍馬擺在那是干什么用的?”
  “我怎么知道。”
  無語了。
  不死心之下繼續問道:“知道什么叫伏兵吧?”
  “當然知道,你以為我像你一樣是白癡啊!”某位被視為白癡者極為郁悶啊,當真體會到秀才和兵講道理的處境了。
  “你看這兩股兵馬像不像伏兵呢?”
  “一看就知道是伏兵了。”阿骨顏這回倒是回答正確了,“咦,伏兵?”掉頭看向我,卻見我正以瞧白癡似的眼神看著他,真是無地自容啊,沒想到說別人是白癡的,往往自己是白癡,懊惱間,狠狠地瞪了一眼讓他出糗的我。
  我繼續打擊著眼前這位:“知己知彼,百戰不怠。現在敵方情況不明,還是做好自己的本份為好。”
  阿骨顏怒道:“哼,這樣能讓敵人知難而退嗎?”
  我不緊不慢地道:“你奉命鎮守此島,目的不外是拖延時間和消耗敵有生力量,而主要還是爭取時間以便城內軍隊整合,如今這一千的守御力量能守的住三天就算勝利了。”
  我言下之意根本就守不住三天,阿骨顏此時倒也不笨,竟然聽了出來,氣呼呼道:“你料我守不住三天嗎?”
  “唉,這種意氣之爭根本就無聊,如果我是敵方主帥,伐木造伐,以上游漂下,加之放火焚林,不用一天,就可輕易占據此島。三天,談何容易。”我故意點出破島之法,以此打擊眼前這位。
  此時輪到阿骨顏無語了,這個方法正是破開島內防御的絕好方法,逼迫己方盡數撤離。難道真如眼前這白癡所說,自己守不住區區三天嗎?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