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23 龜縮防守(二)

蘭洲島,地理位置極特殊,正好處在兩岸對峙正中,對于防御方來說,進可以之為跳板,迅速出擊對岸,退可以棄島登岸,借蘭城以御敵。而無論對攻方或守方來說,這個島都不可忽略,以一千重兵屯于此彈丸之地已是極致了。我此時卻正在偷笑,并不是故意打擊眼前這位愁眉苦臉的將軍,而是逼不得已,本以為靜支開了所有人,正好可以讓我放手而為,我甚至將塵封多年的經典對白回味良久,誰料沒等我開口,靜就將我充了軍,發配到這鳥不拉屎的荒島之上(什么人嘛,明明草木郁郁,鳥語花香,人滿為患,什么鳥不拉屎的荒島啊?)。而且下達了死命令,協助阿骨顏千長守御蘭洲島三天,也就是到后天晚上十二時止,否則提頭來見,對我的質疑,靜是大把的理由:“到后天晚上十二時,只有兩天半時間,已是便宜你們了,再說了,你一個奴隸身份討價還價的,不想活了是不是,來人,拉出去砍了。”說到后來她自己都忍不住笑出聲來,讓應聲而入的衛兵搔頭抓耳的,不知道怎么回事。
  玩笑歸玩笑,靜還是要我執行命令,因為她要的是整合時間,對于各部的兵員,集結是一回事,配合又是另一回事了。從箭塔上下來后,我是在兩位獅族護衛大哥的護送下抵達蘭洲島的,與其說護衛,還不如說是押送呢。而一路上,我都在想怎樣守住三天時間,如果說是一支訓練精良的人族士兵,我絕對有把握守住三天,但問題島上全都是些個人英雄主義者,雖然是行伍出身,但組織性紀律性差的太遠了,而且指揮權還不在我手上,誰知道島上這位一沖動起來,會不會全員殺出島去啊。所以剛上島,我就重重的打擊了眼前這位的豪情壯志,只要他對我形成哪怕一絲的依賴,那就有希望完成這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阿骨顏此時也接以了傳達的命令,不計代價駐守蘭洲島三天,三天內只要兵員沒減半就不得撤退,但問題是如果敵人火攻焚島,不要說防守了,即便迅速撤退,也不一定能全軍而退,這不是和命令自相矛盾,人員傷亡輕微,卻將島丟了,但又不能留守島上,不被燒死也被熏死了,本來沒我的提醒,他還以為是小事一樁,但經我提點后,卻是憂心憧憧的,忍不住詢問起我來:“我說,人類參謀,你看有什么辦法守住這三天啊?”
  我心里暗罵了句,話也不會說,什么人類參謀。我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道:“你問我嗎?如果是的話,麻煩你叫我星夢參謀或者小星。”
  阿骨顏暗地里恨恨地咒了聲:他媽的死人類,給點顏色就開起染坊了,不要讓老子逮到機會,不然非扒下你一層皮不可。
  像他這種七情上面的性格,一看就讓我看出毛病來了,我譏諷道:“要放屁就放出來,蹩在肚子里小心蹩出毛病來。”
  “奶奶個熊,你小子是不是欠揍啊?”獸人的火爆性子被挑起來了。
  “想打架嗎?你不一定打的過我,不過我也懶得和你打,頭大無腦,免得有人說我欺負笨蛋。”我繼續點頭他的火氣。
  這位倒好,二話不說,碩大的拳頭就砸下來了,這獸人比起我來,整整高了一個頭,一身蠻力加上后天修行的斗氣,攻擊力可不是蓋的,只是對于這種限于拳頭上的“交流”,我應付起來卻是輕松的很,僅是被他的大力送出去數步,而與其拳頭的交流,自有防御魔法盾應付,一層碎裂,另一層早就等在那,況且加持了獸神斗氣的防御盾效果更佳,往往三拳五腿的轟擊之下,才行消散,這還只是初級魔法盾的效果呢,只是不進攻光靠防守,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耗光這位獸人斗士的精力呢。
  乘對方招式用老,轟在魔法盾上之時,我閃電般棄盾,右拳運起幾乎全身的力量,對著阿骨顏的側面擊出,阿骨顏不及轉身,用左手小臂硬接了我的攻擊,這一拳后,我是迅速飄離戰場,而阿骨顏卻捧著他的左手呼呼叫痛,獸人的性格真是可愛,一點也不藏在心里,而接下來對于他的追打,我是飄東飄西,反正我有風系魔法加持,不弱的體力支撐,加上好大一片樹林依借,你想跑,跑個一天也沒問題。
  緊追慢趕好一會兒,阿骨顏也明白這樣的戰斗根本毫無意思,停止了追趕的腳步,大聲嚷道:“臭小子,不打了,光逃算哪門子英雄啊。”
  “切,我有說過我是英雄嗎?”我邊說邊回到了阿骨顏身邊。
  “不過說真的,你還真他媽有點歪腦子,剛才要不是你點醒,我還不知道對方竟然設了個圈套呢。”
  “哪有這么多圈套,這僅是對方老到之處。”我曬道。
  “是嗎?不管了,快說吧,你有什么鬼主意守三天?”
  “放火焚林。”
  “咣當”,阿骨顏差點沒摔著,嚷道:“你出的什么屁主意啊,放火,你想讓島上布置全毀掉啊。”
  “不放火難道等對方來放啊?把島內圍的樹全數砍了,移到外圍,然后放火焚島,這樣,我們也不用撤退,也不用怕敵人攻上來,只要火燒個兩天,任務完成,拍拍屁股走人,有機會還可以收點利息什么的。”
  “靠,這也想的出來,難道島心有這么多人的安全空間嗎?”阿骨顏反曬我,機會難得啊。
  “笨,這么多人留這干么啊,留個三百人就夠了,其他的讓他們先回城了,至于到時怎么過河,倒要想想方法,島周是不能留船只了。”
  “你說的也對,這么多人反礙手礙腳的,得,留三百個會游的就行了。”阿骨顏自己拿了主意了,只是這主意,一個字,臭。
  “三百只落水的火雞,那可真熱鬧了。”
  “什么意思?”
  “到時人家全軍渡河攻擊,我們卻在前面游啊游,千弓萬矢之下,不是待屠的火雞是什么啊?”
  “奶奶個熊?那你說怎么辦?”
  “除非按兵不動,等機會。”
  “什么機會?”
  “敵人夜攻的時候,襲擊對方營地。”
  “你小子真陰哪,這方法也想的出來。”
  “不過現在要做的就是怎么在焚島后隱弊好這些人手。”
  “島內有不少藏兵坑,可以藏人。只是這樣,敵人會提早攻擊蘭城的。”
  “讓撤退的人把消息傳回去,相信敵人一兩天內也不可能過河攻擊,多了七百人的守御力量也可以多撐一天吧,況且還有我們這隊奇兵呢。”
  “這倒是。”
  不知什么時候,我已將戰爭主導權全部移了過來,我接著道:“先讓伙計們伐木吧,敵人如果沒想到火攻的話,我們也不急著放火的。”
  阿骨顏瞠目結舌,敢情剛才這家伙講的一切都只是戰爭預演啊,奶奶個熊,又上當了。
  今天誤刪此章,內容少了點,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