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23 龜縮防守(三)

火攻是建立在干燥氣候之中,然天公作美,當夜凌晨開始,淅淅瀝瀝的春雨就不斷灑落了,到第二天清晨,絲絲細雨幾乎讓河面上蒙上一層霧紗,而我們住的地方雖說不上簡陋,但一夜聽春雨的感覺還真是過癮,至少比起邊上打鼾像雷一樣的獸人是好許多了,我揉著兩只熊貓眼,看著揪我起來的阿骨顏,這位千長如今倒是恢復了初見之時的霸氣,氣哼哼道:“你小子出的什么餿主意,讓弟兄們忙活了半天,全白費力氣了。”我是一肚子郁悶哪,晚上沒睡不說,大清早剛躺下打個盹又讓他給弄醒了,也不讓人睡個安穩覺,這些天來,我可是一覺也沒睡醒過啊,真命苦啊,我拍拍阿骨顏抓著我的手道:“松開松開,這雨昨晚就下了,你不會到現在才知道吧。”
  千長氣呼呼地嚷嚷:“現在知道也不晚啊?瞧你出的什么鬼主意。”
  我嘆了口氣道:“要是靠你守島,唉,那可真完了。”
  “什么意思?”
  此時軍帳外有人報告,一名獸族戰士滿身泥污,單膝脆地報告:“參謀大人,戰果清點完畢,殲滅潛行入島者一百三十五人,俘虜十十三人,另有數人落水逃生。另投石機殺敵數不詳,早上霧大加上水流很急,也不能統計戰果了。”
  “我們傷亡如何?”我問道。
  “大人妙計,我們僅七死十三傷,大部分被幻獸騎士所傷。”報告者自豪地說,“不過那家伙也被兄弟們剁成肉泥了。”
  靠,獸人戰士真是狂暴啊,沒想到小小的機關相佐,連幻獸騎士也敢沖殺,對于戰果,我是相當滿意,難為我一夜沒睡啊。
  阿骨顏是一肚子疑問,質問這名戰士道:“你當我這個千長是隱身的,怎么報告都是對著這家伙去了。”
  興奮中的戰士此時才看到我旁邊還站了個人,赫然是直屬主官阿骨顏,激淋打了個寒戰,將膝蓋稍挪了下方位,回報道:“千長大人,您昨天不是將指揮權移交參謀官大人了嗎?還說什么都不管了。”
  阿骨顏一時語塞,昨天聽完我這么復雜的攻防準備,他是頭大了一圈,立刻將指揮權甩給了我,自己悶頭睡覺去了,人生的笨還是有好處的,至少不用煩這煩那的,哪像我,硬是要接過這燙手山芋。
  接到指揮權的第一件事,立刻整束軍令,為了實現令行而止的目的,我不惜當場杖責了兩名不服命令的百夫長,要不是剛上任怕引起兵變,我非當場砍了這兩個人的頭不可。不滿的聲音幾乎是在他倆的嗷嗷叫喚中壓制下去的,接下來就是安排晚上的值夜,本來僅布置了兩個百人隊值守,但點點春雨降臨之后,我突發奇想,將三個百人隊喚醒,拉到了島岸之上巡守,誰料卻有收獲。
  在我剛回到營地,就有偵察兵報告發現河面異常,而躺在身邊的阿骨顏卻睡的和豬一樣,怎么也叫不醒,只有自己去了。據有經驗的獅人介紹,大概近十多只木伐借著雨聲在向島岸靠近,而獸人戰士們正準備出擊,只等指揮官到來,我制止了他們的盲目行動,這樣沖上去,至多趕著敵人離開小島,箭矢也只會浪費在黑暗之中。等待敵人上島的命令被傳達下去,先讓島上密布的機關給敵人重擊再說。
  很快,十多只木伐靠岸,近兩百多的戰士在島岸上集結后向樹林挺進,夜色很黑,要不是部分獸人的夜眼,根本就看不到情況,進入樹林就好辦了,只要堵住對方的退路就行了,能從樹林里出來的,也一定向來路逃生的,在對方藏好木伐,全體進入樹林后,兩個百人隊從兩翼將敵來路堵住了,近兩百把強弓指向了樹林,獸人的準頭雖然差,但我下達的命令是將箭壺中的二十支箭平射出就行了,不用瞄準,這樣命中機會反而更大,相信二十輪箭雨后還能站著的應該極少了。
  在樹林前半段,機關全被關了,一是為了讓對方全部進入林中,以便包餃子,二是讓敵人產生麻痹心理,后半段就容易中招了,兩個百人隊也在此時悄悄掩至樹林深處,各就各位,他們是從四面會合過來的防御戰士,他們擔當的是敵退卻時偷襲的任務,而其余一百人則是擔當了繼續了望守御的任務。
  四百對兩百,以暗擊明,絕對必勝,但問題在于是否全殲,合圍的部隊一到位,就將信號升空了,而此時敵前哨也抵達了機關密集處,慘叫聲此起彼伏,而營地立刻示警號角不斷,敵人知道偷襲失敗,開始退卻,但卻被隱伏的戰士不斷襲殺,且戰且退出了林子,所剩的不足一半,后面盡是追擊中的獸人戰士,而到了林子盡頭,雖然停止了追擊,但逃跑者反加快了步伐,可是,跑的快見閻王也快,利箭如雨,灑向影影綽綽的人群,每跑出一步就有數人倒在箭矢之下,能安然沖回岸邊的僅十數人,也來不及上伐逃生了,往水里一跳直接用游了。而被圍住的十多名戰士卻讓我們嘗到了苦果,其中一人倉促間竟然召喚出幻獸,讓我吃虧不少,付出了二十多人的傷亡,才解決了這十多名戰士,其中包括百夫長一人,什長三人,幻獸騎士一人。我心里暗咒,這死豬,要是起來了也不用付出這樣的代價了,真不值啊,完勝唯一不完美處。雖說如此,戰果也是驕人的。
  “大人,請問戰死者和俘虜如何處理?”報告的戰士倒挺機靈的,不知道現在哪位是報告對象,直接以大人稱呼,誰應答,叫的就是誰了。
  在得知事情緣由后,阿骨顏擺擺手道:“你來吧。”他可是響當當的獸人勇士,可不想搶人家的功勞。
  “我方殉難者蓋紫色軍旗,送入城中,傷者和俘虜一并進城吧”我頓了頓道,“敵方戰死者把頭割下來掛樹上,尸體全拋入蘭花河。”紫色軍旗是一種榮譽象征,戰死者能身披紫色軍旗是無上的光榮,不過對待這些勇者也是必然的,以步戰對抗幻獸騎士,如此小的傷亡就結果了對方,絕對是勇者了,況且還有數位指揮官也一并作了黃泉之鬼。而敵人也用不著客氣,獸族的示威方式就是砍下的頭顱,如此處理方式,即便阿骨顏也沒意見。這樣的勝利,戰死者的確是有資格身披紫色軍旗了。
  漢斯此時卻在軍帳內咆哮,出動偷襲的三個百人隊,如今回來的還不足三分之一,兩個登岸百人隊僅有數人跳水逃生游回來,其他人估計不是被殺就是被俘,而隨隊出發的幻獸騎士也生死未卜,島邊巡游的百人隊撤退中遭受投石機投石襲擊,其中兩只木伐不幸中彈粉碎,十多人被砸死,而敵方擺明是有備而戰,如此偷襲結果讓人心寒。不過他心時也是惱怒,這登岸如此順利,也沒見己方有半分疑心,反長驅直入圈套,簡直讓自己無話可說了。
  其實他倒是冤枉了手下的精明,巡守隊以五十人為一組編制,不驚動下全殲幾乎不可能,襲擊者是乘兩隊巡守間隙借機潛入的,至于暗哨,這么陰冷的天加上綿綿細雨,以夜眼的獸人目視距離也不足十步,誰看的見啊,暗哨形同虛設而已。誰會想到對方以磷火照明,將己方撤退時的身形全顯,而獸人的弓箭會如此精準啊,否則至少有半個百人隊能撤出小島了。
  春雨綿綿的清晨,根據幻獸騎士的偵察,敵后續部隊陸續抵達了昨日叛軍建立的營地,綿延數里的陣勢顯示敵人來勢洶洶,人數可能多達三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