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26 血戰蘭城(一)

羅蘭歷七五三年三月七日,蘭花河沿岸蘭城一側附近的部落都派出了守備隊協守,蘭城的兵員總數增加到五千人(不包括蘭洲島撤出的戰士),以蘭城獨特的地理優勢,根本不必承受大型攻城武器的攻擊,加上這樣的兵力儲備,絕對可以堅守有余了,但事總是與愿違,兩千的守御部隊也沒能堅守住外城一側的城墻,而先后投入的近千預備隊基本喪失作用,因為洶涌而入敵人很快就把城墻上的獅人戰士迫退,有效控制城墻,獅人戰士們被迫撤入內城和城內建筑,與瘋狂之敵展開殘酷的巷戰,機關秘布的蘭城在風雨飄搖下殘喘。------------------------------
  靜深情地看了我一眼,毅然起身出去,趕赴城頭,攻城戰這么重大的事情,她這個主帥的確應該在場才是,還有什么比身為上位者親臨戰場更能激勵士氣呢!
  蘭城城墻之上,關培看著眼前密密麻麻的木伐,吃驚不已,敵人難道想將蘭洲島與蘭城間的河面全數輔平不成,這樣的大型浮橋要通過大型的攻城器械也不是難事啊,以投石機催毀也很難,因浮力足夠大,至多在橋面上砸些大窟窿,另外側翼還有兩座浮橋已在搭建中,離岸基也不遠了,估計不到一小時就能上岸了,而敵人的軍隊早已在蘭洲島上蓄勢待發了,只要橋一上岸,這些瘋狂的戰士們就會開始沖擊城墻了。
  叛軍與盟友們的工程兵現在是最忙活了,一面要承受城里時不時落下的石雨,一面又要在急流中將各個木伐連接在一起,其難度可想而知,但統帥部下達了死命令,必須在三個小時內將蘭洲島與蘭城間變成通途,否則格殺,為小命起見,這些工程部隊還不拼了命的干哪。
  漢斯現在也頗為得意,這大型浮橋的想法是出自他的腦子,只是造這么多木伐需時,要不然早可用這方法攻克蘭洲島了,哪用消耗了這么多戰士也沒攻占下來,反是人家主動撤退了。只是他也明白,這拖延時間就是為了蘭城做好充分的戰斗準備。
  羅德站在漢斯身邊,頷首輕點,很是贊揚這樣的渡河手段,對于蘭城必須快速攻克,如今有了這大型浮橋,攻城器械應該也可以上了,看對方一側低矮的城墻,絕對有機會一舉破城,這漢斯看來是個人才,可得好好籠絡才行。
  狼族安哥拉和魔族達西現在可是一肚子窩火啊,兩族在過去的兩次攻島戰中都有不小的損失,但便宜卻讓漢斯撿了,對方竟然撤離,白白讓漢斯撿了個大功勞,如今他們也是以島端虎視眈眈,想在攻城戰中有個出色的表現,而漢斯此時卻是冷笑不已,暗中吩咐屬下軍官,一會攻城之時,盡量沖在后面,讓狼人和魔族去當炮灰。
  而在島上新建的了望塔上,云和米洛兩人站在最頂端,瞧著遠方的煙雨中的蘭城,這幾日的天氣都是陰雨天,風不大,但雨好似從沒停止過,給盟軍一方造成了不小的障礙,但同時也限制了守方的發揮,火箭的優勢蕩然無存。否則光是火攻就有夠漢斯他們頭疼的了。云是五天前就抵達了聯軍營地,郁悶地休息了幾天,直到盟軍占領蘭洲島后,才跑出來散心來了,跟在她身后的卻是了望塔上的士兵,對于手拿金色令符的將軍,他可是得罪不起,唯有乖乖放這兩人上來觀望情形,云指著坐在地上磨拳擦掌的戰士,問道:“米洛,你看這蘭城能守的住幾天?”
  米洛低頭沉吟了一會,回答道:“云小姐,我看不會超過十天,據我所知,這蘭城易守難攻處在于有江為據,但只要搭好浮橋,它這個優勢就會喪失,而外城城墻如此低矮,相信不用兩天就可以拿下,問題是內城,比起外城來高度厚度都比外城大,而更為可憂的是根本就不知道這內城的虛實,估計沒個五六天拿不下來的。”
  “是嗎?我看不見得,魔族的三位大法師聯袂南下,再有一兩天就可抵達此地,只要他們出手,相信這城墻的優勢將會被削弱,說不定不用戰士出手,就可輕易拿下這座城市。”
  “哦,三位大法師?”米洛也很是吃驚,對于魔法元素極其稀缺的羅蘭大陸,每一個被貫以大法師稱號的魔法師都是魔法領域的天才應用者,而猶以暗黑系魔法師最為出眾,因為在羅蘭,暗黑系魔法元素相對是最為充盈的。平常要是能在軍中見到一位大法師已是很難,如今卻有三位將同時出現在這里,怎能不讓米洛驚嘆。
  同一時間,靜出現在了城墻之上,飛快地走到了艾斯和關培的身邊,目光隨他們的視線望去,變得和他們兩人一樣,也是怔怔地瞧著蘭花河里的情形發呆,而在蘭城的城墻之上,大家差不多忘記了戰爭的即將開始,都為眼前的浩大工程所震撼。
  關培忍不住嘆了口氣道:“唉,要是天干物燥那該多好啊。”
  艾斯不明其意地盯著關培,靜在旁接口道:“是啊,要是不下雨就好了。”
  “火攻是大家夢寐以求之事,只是不可能事事順人意,要不是下雨,我們也爭取不到七天的緩沖時間了。”
  三人聽著這語聲怎么有點熟,都難以置信地轉過頭來,卻見我安然無恙地站在他們的面前,與剛入城裹得像粽子一樣的木乃伊判若兩人。
  艾斯終由我的話中聽明白了剛才關培和靜所嘆惜的原因,也很是可惜,但見到我卻更加驚異,問道:“星參謀,你不好好休息,到城樓上來干什么?”
  關培卻在一旁打著趣:“這愛情的力量還真他媽厲害,看來哪天我也要找個伴,好好滋潤一下才行。”
  靜的臉上可掛不住了,嗔道:“關叔叔,你,哼,真是老不休。”
  我走上前去,握住了靜的小手道:“事無不可對人言,有什么好怕的。”
  靜看了邊上的艾斯一眼,還想掙脫開被魔抓緊握的小手,但徒勞而已,唯有放棄了。兩朵紅云浮現在她的俏臉之上。
  艾斯再笨,也看出我們的關系非比尋常,但這憨直的漢子只是傻乎乎地看著我們干笑,更讓靜羞的無地自容了,只是偷眼看我時,驚異眼前這位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模樣,卻不知我臉皮之厚,刀槍不入,水火不侵。
  說來奇怪,過去的幾天中,我并沒睡幾個時辰,但精力卻好的不得了,相信是拜隨時運轉的獸神斗氣所賜,平時無戰況時,我總是閉目冥想,修習魔法,雖然是處于半醒中,效果減半,但受益也匪淺,至少摸到了在羅蘭快速恢復魔法力方法的邊,相信再摸索下去,應該能找到正確的方法;而獸神斗氣的修練無時無刻不在進行著,一天的修習相當于人家一周的效果,加之獸神斗氣的神效性(其實也不能說神效,而是破而后立時,恢復到原先斗氣修為水平是特別迅速而已),一個月沒到,我已突破原來的斗氣境界,,現在單論武技,除了招術應用、實戰水準稍遜外,已達到地級戰士水準了,若論綜合戰力,和天級戰士也有的一拼。但這僅僅是部分獸神斗氣的效果而已,要是讓我得到全篇,那不是縱橫無敵了(當然這僅是某人一廂情愿的想法而已,井底之蛙不足以言天大)。
  靜小手也緊握在我的手上,關切地問道:“你沒事了嗎?”
  我呵呵一笑道:“正如關叔所說,愛神的力量將我醫治好了。”
  靜用鼻子冷哼了一聲,道:“你還不是裝受傷而已,如今又牽到愛神身上,想打馬虎眼啊,狡猾的家伙。”
  “呵呵,是啊,要不是這樣,怎么能試出你對我的海樣深情呢?”
  “誰對你有海樣深情了?”
  “剛才不知道誰差點沒哭出來?”
  “你……”靜的臉已是紅如柿子了。
  胖子終于忍不住了:“停,別說了,我雞皮疙瘩都掉一地了,打情罵俏留著兩個人說吧,現在還是想想怎么擊退這首次攻城吧。”而艾斯也贊同胖子的意見,大點其頭。
  此時浮橋已連接在岸基上了,攻城戰一觸即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