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26 血戰蘭城(二)

蘭城建城后不到二十年間,經歷了獸族歷史上最經典也是最為殘酷的一場血戰,無論對守方或是攻方的戰士和平民來說,那段經歷都不愿對他人提起,因為只會勾起痛苦的回憶而已,而戰后雙方成名的人物舉不勝舉,最具代表性的是星夢這個陰謀家登上了歷史舞臺,但可悲的是陰謀家為世人所知的處女秀,卻并不是其計謀,而是其暴虐的行為,若干年后,還有參戰者提起其名而顫抖。------------------------------
  蘭城城墻離岸基五十米,基本上只要是從水中登岸就在守方箭矢封鎖范圍內,加上這段距離內密布的防護網、陷阱、鹿角等防御設施,聯軍戰士雖然有大盾防御,但每進一步付出的代價也是很大,負責清理這些防御設施的戰士往往稍露出身形就被射成刺猬,要不是夜幕遮攔加上盾陣防御得當,死傷肯定更大,但這僅僅是開始而已。
  障礙清理完畢,天也已放亮,大隊的士兵抬著云梯由島上沖過來,踩得腳下的浮橋咯吱咯吱直響,在這種簡陋的浮橋上通過大型攻城器械是件困難的事,況且在攻城初期,守方防御物資完備,根本就不容許塔樓、擂車等靠近城墻,現在怎么能輕易浪費呢。眼前的這些士兵用不好聽的話說就是炮灰,對于攻城經驗豐富的獸人和魔族來說,守城反更艱難,擅攻本就是他們的特長,多次的入侵古蘭的戰爭中積累的經驗足夠借鑒。
  登上蘭城邊岸基的聯軍士兵雖足夠多,但卻并不過分密集,抬云梯者均是一手執盾一手抬梯,而其他的戰士則清一色的執盾戰士,看來敵人是有所準備,他們所執的方盾比普通近戰的圓盾大,防護面積也較大,使整個身形藏在盾下,減少被密集的箭雨所傷的機會。只是這樣的盾也不足以防御從高空落下的巨石。剛才清理障礙的士兵實在太過稀少,耗費投石機這樣的大家伙實在是用牛刀殺雞,如今卻是不同,即便不用刻意測算方位,只在投在水岸到蘭城城墻之間,必會帶來殺傷力,蘭城的小型投石機最佳的殺傷范圍也是在城墻50米到20米間。
  蘭洲島新建的了望臺上,密密麻麻站了十多位高階將軍,其中包括了聯軍獅族萬夫長漢斯、魔族統領達西、狼族后起之秀統領安哥拉
  和暗夜帝國特使羅德及剛趕到的另一位獅族萬夫長葛爾拉斯,如今這些人都是一臉駭色,面面相覷,雨早在昨夜已停歇,而今天的清晨水面上竟然毫無霧氣,的確是天公作美啊,但眼前此景卻是重重打擊了這幾位將軍,在離城墻20米到河水之間的距離內,密密麻麻降下了成千上萬的碎石,這段距離內的近千戰士幾乎在瞬間遭受了滅頂之災,幾乎五成的戰力在狂石天降中喪失,到處都是躺在地上呻吟的士兵,但很快呻吟聲就被嗖嗖落下的雨箭淹沒了,頓時,浮橋上還沒上岸的士兵們開始退卻,而過了投石線的近三百名戰士卻左右躊躇,進退不是。他們的遲疑很快就有了結果,蘭城緊閉的城門竟然洞開,騎兵洶涌而出,根本無視由浮橋上而來的稀落箭矢,展開了對這些殘余士兵的圍殲。
  對于蘭城騎兵的出擊,聯軍的將軍們幾乎毫無辦法,長達三十米的投石覆蓋區不但讓聯軍士兵卻步不前,而且后退者和前進者互相沖撞,落水者無數,漢斯當機立斷,下達了沖鋒令,沖鋒的號角聲響起,浮橋上的士兵混亂開始止歇,因為沖鋒號下,后退者格殺,停步不前者格殺,士兵開始小步向城墻方向移動,但這并不能挽救已上岸士兵的命運,步兵對騎兵,往往是處于劣勢,況且沒有大型的塔盾依持,僅憑手中方盾垂死頑抗,他們唯一的心理優勢就是騎兵的沖鋒距離并不長。
  我站在城墻之上,看著我方的重裝騎兵進行著對敵方的屠殺,只能用屠殺來形容,因為充當炮灰的關系,這些步兵們的戰力并不強,加上手中的武器并不足以破開重裝騎兵們身上的鎧甲,唯一的命運只能是死亡,而浮橋上想沖上來的步兵們,被重裝騎兵的一個小隊反復沖鋒,硬是沖不上岸基。
  十分鐘后,城頭撤軍號響起,重裝騎兵裹脅著投降的近百聯軍士兵退入城中,因為兩側的浮橋也已搭建完畢,大隊的精銳步兵通過浮橋開始增援中線,看裝備情形,即便是重裝騎兵一時半會也討不了好,因為這些家伙或是抬著塔盾,或是手持長兵,均是克制騎兵的標準配備,不撤退,重裝騎兵們可能會陷入蟻圍象的慘劇中去,在付出人員損失不大的情況下,令敵人的首輪攻擊受挫,預定的目標已是完成。
  這十多分鐘的戰斗是我精心策劃的,首先投石機投出的石頭占了城投石儲備的近二分之一,否則哪來如此大的殺傷效果,唉沒辦法,蘭城后一望無際全是草原,石頭那是稀有物資,而建設蘭城所需的石料是經由對岸運抵的,為建設此城花費的人力物力無數啊,而必須留下足夠的石頭以備修補攻城所帶來的毀損,唯一慶幸之事就是可以待敵攻城間隙收集投出的巨石,至于上面有什么紅的血、白的腦漿之類令人作嘔的物事就不在考慮之內了。
  戰果是令人滿意的,這一次狂石天降加上重騎兵出擊作戰,令敵人的首次攻城稍受挫外,近七百人的炮灰在攻城戰后的短短十數分鐘內人間蒸發,另有傷員數百人加上近百的俘虜,敵方付出了千余的傷亡,而我方僅損失了數十名重裝騎兵而已,這樣的買賣就是瞎子也知道是極其合算的。
  重騎兵風卷殘云般的進攻,聯軍士兵想集結在一起的舉動被重騎兵們沖擊得粉碎,而扼制浮橋上援兵及兩端援兵初現后,重騎兵的及時撤退均是在城頭的號角聲指揮下進行的,加上蘭洲島近七天的滴水不漏的防御戰、恰到好處的撤軍,一切的一切顯示,蘭城的軍隊指揮官中有超出常人者,其戰斗指揮能力和戰場預判力水準都不會低于自己。漢斯如今的神情極是懊惱,一敗再敗,士氣已是低落到極點了,任由這種情況繼續,不戰而退完全有可能,得找到方法激勵士氣才行,接下來的戰斗將更殘酷。
  第一天的戰斗在毫無懸念中結束,敵人的炮灰充分發揮了作用,我們消耗了大量的箭矢、投木、投石,終將他們擊退,基本沒讓對方有登上城墻的機會,但晚上我們派下城收集物資的勇士們也無功而退,對方有河岸上布置了大量的弩手、弓手,一有風吹草動就是一輪勁箭,為了避免損傷,靜唯有將出城的戰士盡數撤回,而戰略物資也陷入了沒有補充的消耗之中。
  羅德等人會聚在中軍圓頂營帳內,大家陷入了爭議之中,關于今天初戰失利,本就出自己方預測,但在毫無反抗力的狀況下,讓對方從容殲滅近千的戰士,卻是大本營的指揮不力了,但這也怪不了隨軍參謀們,有誰會想到敵人在占盡劣勢的情況下,還敢出城迎敵,縱觀古今戰事,雖有這樣的先例,但至多是城外設伏兵疑兵,哪會像今天這樣以寡擊眾造成局部的勝利后從容撤退。惱火的是這該死的蘭花河,要不是有這樣的天然屏障,己方騎兵完全有時間救援。更為可恨的是己方士氣低落至極點,要是想不出挽回士氣的辦法,今后的仗也不用打了。難不成真的要等三位大魔法師親臨,那真的是顯示自己這些手擁重兵的將軍們無能了。
  不好意思,昨天有事,沒完成預定的章節,有時間補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