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26 血戰蘭城(三)

羅蘭歷七五三年三月九日,微風小雨,聯軍在經歷了前一日的重挫后,士氣低落,統帥部在前一夜經歷了近一個小時的爭論之后,于清晨攻城之時,下達了屠城令,為應對己方戰士及平民產生的退卻之心,早有準備的邪惡法師星夢下達了有史以來最惡名昭著的虐殺令,并下令當場虐殺俘虜的聯軍戰士一百余人,攻守方均不寒而栗,聯軍士氣不振反衰,守城方反堅定了死守的決心。---------------
  翌日清晨,聯軍士兵匆匆用過早飯之后,大本營就下達了進攻蘭城的命令,而經過數天休整的后備軍被派上了戰場,這些生力軍并沒經過這數天來的激戰,肚子里正蹩著一肚子火,充當后備軍的三千人可以說是精英中的精英,是近三萬聯軍士兵中最為精銳的戰士,數天的養精蓄銳之下,爆發力不言而喻,對于攻克蘭城這種堅城,必須要有這些鐵血戰士才行,況且加上今日將在戰場之上發布的命令,蘭城守軍將會心神俱喪,對大本營來說,這可是十拿九穩之事。
  蘭城中,我被臉上的點點涼意驚醒了,倚靠在城墻角睜開睡眼,用手輕揉了揉,身上蓋著是略帶香味的衣服,卻正是靜昨日所披的披風,細雨又開始下了,數日的緊張戰斗使我有些疲憊了,雖然有獸神斗氣相傍,比起別人來輕松不少,但昨日大勝后,緊繃的神經稍稍舒緩,不知不覺中竟然靠在城墻上睡著了,靜制止了其他人叫醒我的舉動,軍官們也很明白,眼前這個人在經歷了七天守島戰斗后還有精力上來城墻已是不易了,疲累在所難免。
  在我四處張望,尋找我的女神之時,河另一側傳來了調兵的號角聲,而此時,天僅是初亮而已,我唾罵了聲:“他媽的,剛吃完飯就活動,也不怕得盲腸炎。”轉而看向城樓指揮所在處,而象我一樣,周圍的戰士們也都醒過來了,目光同樣看向城樓,這號角吹的如此嘹亮,豬也醒過來了。巡守的士兵敲響了警鐘,城墻上忙成一團,眾多的戰士手持武器站在自己的崗位上,而同樣數目的平民也躲在城墻內側,做好了救火、抬擔架的準備,還有的在往上抬早餐呢,沒辦法,人是鐵飯是鋼,再怎么著,飯還是要吃的。
  我一邊在心里問候著對方統帥的十八代祖宗,一邊啃著剛分到手的飯團。烏七麻黑的,不知道是什么做的,不過這玩意也吃了好幾天了,習慣了,東西雖不好吃,但挺能捱餓的,一個小小的飯團下去,能撐到中午,絕對是高能量的食物,我邊吃邊往城樓上走去,這守衛城樓入口的衛兵,如今和我已是捻熟,況且昨日看到靜和我手拉手的“觀眾”中,也有這幾位大哥,寒喧幾句就放我登樓了,而跟在我后面的阿果也有幸跟我上了城樓,這家伙可真不安份,在守島戰中,他因為充當我護衛的緣故,在我重點守護下,受的傷比我還輕,昨天休息了一天后,恢復精力,又死皮賴臉地找上我,說是履行千長的命令,保護我的安全,其實這家伙心里明白的很,我根本就不用人刻意保護,只是跟著我功勞大大的,皮肉之傷小小的,簡直就是優差啊。
  我打發人的水平堪稱一流,只是無論我好說歹說,也說服不了這位四肢發達,頭腦開竅的獅族戰士,其厚臉皮簡直比的上我這位師傅級的人物了,只是我現在相信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及“學好三年、學壞一日”這兩句千古名言的真諦,只是讓他學“壞”的卻是本人我,數天的耳聞目染,簡直就是給這位憨直的獸人兄弟洗了回腦,潛移默化中智慧發生了當量及的變化。無奈之下,唯有讓他在我后面當跟班了,反正有個肉盾總好過無,城破是遲早的事,說不定到時救命就靠他了,誰料后事前料,幸虧有他的舍生相救,我才有幸撿回小命,這是后話,暫且不提。
  兩人一前一后登上城樓,阿果是越走越佩服啊,眼前的這個人類,給予他震憾的東西可太多了,自從被分配專門保護他以來,經歷了從鄙夷到敬佩的心路歷程。學到的東西無以計數,雖然大多是獸人所唾棄的,而在戰場之上,自己雖英勇,但沒眼前此人的幫忙,說不定早死上幾回了,更讓自己崇敬處,就是此人的處變不驚、臨危不亂,島上數次面臨失守,都是此人暗中調配人手、鼓動士氣,化險為夷,真是跟著他越久,越看不透這個人,不過,只要跟著他,一定能做番大的事業,這可不是區區一個戰士輕易可辦到的,自己運氣好,撿到個優差,豈能輕易丟了。
  “阿果,你眼珠子亂轉,是不是想到什么鬼主意了。”我是聽到了后面阿果的腳步走得有些漫不經心,猜測了一下。
  “沒,沒啊。”阿果立刻否認,“我只是在想著大人您的英明神武、俊偉不凡。”
  “噗”,我將咬在嘴里的一口飯團噴了出來,這比喻用在我身上,還真讓我臉紅了一下,我斥道:“哪學的,這詞語怎么能亂用。”我自己聽到了還好,要是讓別人聽到了,可真要挖個地洞鉆下去了。
  “啊,不會吧,大人,這可是我昨天從千長大人那問來的,他說這可都是好詞語啊,都是夸人的。”阿果辨解道。
  “我可不喜歡人家拍馬屁。”我幽幽地道,“要是再讓我聽到你亂拍馬屁,嘿嘿,知道后果啦。”
  阿果忙不迭地應聲稱是,我的手段他可是見識過不少了,整人手段如果說是二流的話,那可真沒人敢說一流了。
  “英明神武、俊偉不凡,真是好詞啊!”
  “你還敢說?”斥責之語剛出口,就知道錯了,因為這聲音明顯是捏著嗓子說的。
  阿果嚇的夠嗆,顫聲道:“大、大、大人,這、這可不是我、我、我說的,是上面傳來的聲音。”
  我怒目中抬頭,卻看到一張如花笑臉,正是掩著嘴輕笑呢,卻不正是靜,我一腔怒火化為虛無,邊往上走邊尷尬道:“靜,這位兄弟的人族語說的可不怎么樣啊,詞語亂用。”
  “咯咯咯”,本來掩嘴遮蓋笑意的靜終忍不住笑出聲來了,花枝亂顫也不外如是,看得我是意亂情迷啊,愛火眼看就要噴涌而出了,幸虧后面的阿果輕推了我一把,這小子是心慌意亂下沒看前面,我突然停下來,他發覺時已剎不住車,撞在我身上了。
  正在此時,敵軍陣營傳來了勸降聲:“獅族的弟兄們,我是萬人敵漢斯,只要你們獻上蘭城,以前所作所為既往不究,如頑抗堅守的話,那對不起,我要下達屠城令了,給你們半小時的時間,如半小時內不出城投降,蘭城內雞犬不留。”
  對于獅族叛軍血洗兩座小城并雞犬不留的情形,大多的士兵和平民還是不知情的,如今聽對方危言恫嚇,戰士們的臉色都已變得不正常起來,在獸族,屠城這種事是少之又少,無論對方何時投降,一般都會接受,因為根本就沒化不開的仇恨,但如今對方下達了限時投降令及屠城令,要是不投降的話,大家都會與蘭城一起湮滅,士兵尚且如此,平民更是不堪,多數人已開始動搖守城決心,而少數人的臉色已是巨變,更有人喊出了開城投降的口號,并得到了周遭不少人的響應。
  靜收斂笑容奔向城樓指揮臺,我大步正想跟上,轉念一想,停了下來,拎過阿果的耳朵吩咐了幾句,阿果臉色大變,怔怔地看了我半晌,終在我的推攘中急急下城樓去了。下達完命令,我重重地呼了一口氣,我不知道我這么做到底是對還是錯,但形勢迫人,現在挽回士氣的方法可能真的只有這一步了。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