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26 血戰蘭城(四)

阿果,本是極其普通的獸族戰士中的一員,要不是陰謀法師星夢的出現,他的人生軌跡可能就像從前一樣,沿著慣性過平凡的一生,但從其不幸充當星夢的跟班后,他的人生經歷了一百八十度的轉彎,而和星夢搭上邊,他的名字注定“邪惡”,因為他在惡名昭著蘭城虐殺行動中擔任的是首席劊子手,但作為獸神斗氣的另一修習者,注定其一生多姿多采。-----------------------------
  阿果做夢也沒想到,自己崇拜的偶像星夢竟然下達了這樣的命令,不過仔細想想也不奇怪,在蘭洲島上,他就曾下達了不留俘虜的命令,將陷于絕境、毫無抵抗能力的叛軍士兵全數射殺,但那至少在戰場之上,對方也沒有棄械投降,這次卻不同,星參謀官命令將昨日俘虜的叛軍士兵全數押上城墻,要用這些俘虜威脅對方退兵,那是天方夜譚,如果將這些士兵全數砍殺以振士氣也是可以理解,但問題并不是如此,因為這些叛軍士兵并不能死的如此痛快,阿果的額頭上見冷汗了,差點沒辨駁這可是違反人權法案的啊。
  十字架、繩索、剜肉的小刀、鐵鉤等一系列的刑具被送上了城墻,隨之而來是被俘的叛軍戰士,他們一個個都面容憔悴,雖只經歷了一天的囚牢之苦,但所受的虐待是無以計數的,屠城慘事的知情者們在戰事空隙,三三兩兩結伴“慰問”過這些俘虜,但這些“慰問”比起今天他們所要經歷的慘事,可是小巫見大巫了。
  大部分的俘虜不用看也明白是拿自己這些人來威脅己方戰營,但那只是徒勞而已,有誰會在占盡兵力優勢的情況下,為了區區百十人的俘虜而放棄進攻,自己這些人只有祭旗的份了,但他們看到跟在他們身后送達的刑具時,不禁傻了眼,難道是為了在戰場上虐待自己這些戰俘,視死如歸的勇氣片該瓦解。
  半小時的限時投降時間迫近了,平民中更見煩燥,此時城樓之上,艾斯站在最高處,喊道:“蘭城的兄弟姐妹們,不要被叛軍的恫嚇所嚇倒。”在擴音魔法下,聲音傳達到了城內的每一個角落,即便江對面的聯軍營地也清晰可聞。
  但他的聲音雖響亮卻蒼白無力,并沒壓下不滿的聲音,人群中開始炸開了窩,“開城投降”、“不做枉死鬼”、“不替貴族老爺們賣命”的口號聲此起彼伏,奶奶個熊,這獅族也有冊封貴族的嗎?純粹瞎起哄。部分士兵也加入了騷亂者的行列,城內的軍官們都是臉有憂色,這樣下去,也不用打了,求生心切的平民和士兵會洞開城門迎接叛軍入內,想鎮壓都不可能,連鎖反應下,士兵們會全線倒戈,身處對岸的漢斯等人卻為自己的計謀帶來的效果而開心。
  正在此時,靜的聲音響起:“蘭城的所有軍民聽好了,叛軍沿路所經之地,人畜滅絕,兩座小城,被屠戳殆盡,你們以為獻上城池就可保全性命,不錯,是有可能茍延殘喘,但隨之而來的是數年乃至數十年的奴隸生涯,自由是獸族的榮耀,為了自由我們經歷了數千年的抗爭,我們不惜身處蠻荒之地,而現在為了活著而失去自由之身,是多么令人羞齒的事啊。如果有人要退出蘭城保衛戰的,可以由北門出城,我保證戰士們可以為你們爭取十天的逃命時間,投降兩字提也休提。”
  另一陰森森的聲音接著靜的話道:“獸族鐵律,血債血償,為祭奠被叛軍屠戳的枉死者,我宣布不接受任何叛軍俘虜,被俘者一律虐殺,請敵方戰士做好心理準備,被俘前最好有力氣能自殺。”卻正是我發布了虐殺令,在我宣布的同一時間,昨日被俘的叛軍士兵就遭受了有史以來最悲慘的命運,在大庭廣眾下被集體虐殺。
  雖然虐殺的方式各有不同,但他們所受的痛楚是一樣的,有人被挖出了雙眼,割掉雙耳、鼻子、舌頭,砍斷四肢,活生生地吊在城邊,有的被全身凌遲,一片片地削下身上的肉來,有的被一節節地砍下手指、手腕、手臂,總之刑房中有的酷刑全被擺在了這眾目睽睽的城墻上,凄厲的慘叫聲被城上的獸巫刻意放大,傳遍全城,并遠遠地傳過了河岸。
  無論敵我均被眼前情景所震憾,在這些人中最講藝術最文明的就數阿果了,他在一名敵俘身上左劃一刀右拉一刀,每一刀后或抹上一把鹽或抹上蜂蜜,疼痛折磨這位戰俘的聲音被周圍聲音所掩蓋,但其片刻后大異常人的痛苦之聲卻讓人有毛骨悚然的感覺,原來是蟻巢中的螞蟻爬滿了沾著蜂蜜的傷口,令眼前的戰俘傷口處麻癢,加上原先抹鹽處的疼痛,簡直是生不如死啊。而阿果還“悠哉悠哉”地繼續著他的“事業”。但所有這些還不是最讓人窒息的,這種讓人呼吸極不順暢的場合,竟然還有人能以陰森的語氣在邊上指正:“阿果,你這一刀實在太輕了,沒挑斷手筋,唉,那個砍七十八號的,誰,你是怎么回事,我不是吩咐過嗎,要先將他的舌頭割掉嗎,不知道有咬舌自盡這一招嗎?還有五十四號,當我命令是放屁啊,我說過要割滿一百零八刀,你這才幾刀啊,就將人家的喉嚨割斷,也不讓他多活幾分鐘,真是作孽,一會自己回去面壁三天,還有那個對付七號的是誰,不是叫你剖腹嗎?怎么肚腸還沒出來人就掛了,怎么干活的,對了,麻煩你們以后有點專業水準和職業道德。”被我點到名的幾位非常配合我的批評,當場就對著尸體糾正起錯誤來了,那位剖腹的甚至把死尸的肚腸拉了出來,沿著城墻的垛口繞了好幾圈。
  這話說的有夠風趣吧,只是聽的人卻沒笑的心情,好多神經脆弱的已經暈過去了,如此血淋淋的大場面,比起修羅場也毫不遜色,吐的那些個已經算是不錯了,沒看到城樓上的眾位高級軍官們已多數面色蒼白,甚至有人已干嘔半天了,而唯一的女士靜沒暈過去,的確是表現杰出了,只是某人一句:“午飯是不是吃豬大腸。”當場令這些硬撐住的軍官們大吐特吐,靜更是臉上全無血色,還沒沖出城樓就大吐特吐了。
  玩笑開畢,我一改剛才陰冷的語氣,單膝跪地,上對蒼天,道:“戰神閣下,我所犯的罪行,不祈盼您的諒解,但我無怨無悔,為了生存,我在此立誓,不計一切后果消滅眼前之敵,望您保佑您的信徒。”雖然我對任何神坻并不感冒,但對于信奉戰神的獸族民眾來說,相同的信仰無疑是拉近彼此的距離。
  幾乎在我宣誓完畢,卟通聲絡繹不絕,大多數人都跪地宣誓,誓與蘭城共存亡。士氣一時高漲,投降之聲被壓制下去了,但以如此慘無人寰的扭轉方式,后遺癥肯定是有的,但那時,我早已或身埋黃土,或遠揚千里,秋后算帳,白白。
  與我們的這些高級軍官一樣,漢斯等敵方高層此時的臉色也是臭到極點,本來蹩了一肚子火的后備隊,此時也沒幾人是正常的,除了聾子,誰聽到這么“動聽”的“交響曲”也會動色的。今天的仗根本就沒法打了。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