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26 血戰蘭城(五)

這一天,對方主官選擇了休戰,士氣低落如斯,攻城與送死相仿,我陰沉著臉,看著對方偃旗息鼓的舉動,全城的歡呼卻并沒打消我心中的疑慮,難道真的是狐性多疑嗎?我黯然搖了搖頭,對方選擇了休戰,實在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因為據幻獸騎士的報告,在敵后,活動著數十支大大小小的游擊隊,這些在大兵壓境時作鳥獸散的部落游民們,對于敵人一路的血洗行為極為憤怒,自發組成了敵后武裝,展開了對小型運糧隊、小股部隊的襲擊,一度使對方的補給線產生危機,糧道的安全性不夠,對方卻好整以暇,選擇休戰,可見必有后著,要不然士氣雖低落,但蟻多咬死象啊,數倍兵力的優勢足以彌補其士氣了。聯軍大營,葛爾拉斯在咆哮著:“他媽的,又是這家伙壞了好事,要是讓我逮著,非得折磨個三天三夜才解氣。漢斯,為什么不下令進攻,即便士氣低落,我們人手也足夠拿下蘭城的。”
  漢斯苦笑道:“老葛,你也體恤下士兵們,現在的氣勢攻城,死傷肯定眾多,神族(魔族的自稱)的三位大法師今明兩天內也快到了,何必為了一口氣徒耗兵力呢!”
  安哥拉在邊上也是氣不打一處來,問道:“云小姐,有沒有查到那家伙的底細啊,三番兩次壞我們的好事。”
  云眼神飄忽,擺明心神不定的樣子,對于安哥拉的話充耳未聞,差點沒讓安哥拉尷尬死,幸虧云邊上的米洛替他解了圍:“此人叫星夢,來歷不詳,有一半獸人血統,二十多天前,囚犯勞作途中救回的。”
  安哥拉瞧著米洛,詫異問道:“沒了?”
  米洛無奈地聳聳肩,道:“就這么多了,接下來的事,大家也都知道的。”
  云此時喃喃道:“這個人真不簡單哪!”
  在座的眾位都擺出“這不是廢話嗎”的眼神,羅德嘆了口氣問道:“大法師們現在到哪了?”
  達西答道:“據幻騎回報,他們會在今晚前隨押糧隊抵達,和他們同來的有一千的重裝金角戰士。”
  “嗷,金角戰士?”羅德對于此事很是吃驚,要知道在魔族,金角戰士是一項榮譽,只有少數勇者才能擁有該項殊榮,一支建制部隊有十名以上的金角戰士就是稀罕事了,如今卻有近千的金角戰士,哪有不吃驚的道理。
  “神族的王牌軍團金棘花?”漢斯不愧是老而彌堅,對于這種軍事知識是了若指掌。
  達西贊許的眼神表明漢斯所料正確無誤,而其他在場的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金棘花軍團雖然僅有千人的建制,但戰力卻可與萬人隊相抗衡,其恐怖的破壞力是眾所周知的,有這樣的部隊協助,拿下蘭城可以說易如反掌,真不明白魔族清云部怎么會舍得下這么大的本錢,要知道攻城中死傷難免。
  城中某處,阿果用黑布蒙著頭臉,畏畏縮縮地跟在我身后,周圍都是詫異的眼神,我停下腳步,東張西望的阿果立刻撞在我身上,卻大叫一聲向后跳了出去,驚問道:“大人,您這是干什么?”
  “阿果,我還沒問你干什么呢?拿個尿布蒙著臉干么啊?”我明知故問。
  “大、大、大人,您倒是輕點啊,俺怕有人認出俺來。”阿果情急之下,連鄉音俺都出來了。
  我舉起手就給阿果來了記,喝罵道:“我都不怕,你怕個鳥啊?”
  阿果不能躲也不敢還手,滿臉苦惱道:“大人,我還沒娶媳婦呢,要是讓人知道我就是城墻上那個劊子手,誰還會把他家的閨女嫁給我啊。”
  我呵呵笑道:“瞧你那出息,大老遠的誰看的見是你啊?你這樣鬼鬼祟祟的遮掩,反讓人知道是你了。”
  “是嗎?”阿果滿眼的猜疑。
  “信不信由你,要是再拿尿布遮臉,就離我遠點,我都被看的不自在了。”
  阿果嘀咕道:“你也會不自在,騙誰啊。”
  “那不是阿果嗎?”“啊,就是今天處決戰俘的劊子手阿果嗎?”“是啊,不是他還有誰?他前面那個是不是魔鬼代言人啊?”
  剛拿下遮臉布的阿果立馬讓人認了出來,差點沒讓他暈過去,腦中一片空白,唯一在腦海中的只有三個字“上當了”。而我卻是笑咪咪地應對著旁觀者的指點,不知哪個好心人送我“魔鬼代言人”的美稱,讓我小小地受寵若驚了一下。拉上阿果就往酒樓走去。
  剛吐完不久的靜面對著滿桌的精美佳肴卻毫無胃口,猶其是剛撤了的那道風味臘腸,令她有再次嘔吐的沖動,她邊漫不經手地聽著邊上老帕和山姆的報告,他們兩人負責協助整合援軍,因為充當預備隊的關系,并沒上城參戰。如今正在報告部隊整合情況。艾斯和關培并沒下城,而是擔當起巡防之責,輪流休息還是有必要的,我和靜相約到酒樓吃頓好的,來到羅蘭之后,真還沒吃過什么好東西呢。
  我和阿果走入酒樓之中,這是引自異域的建筑風格,樓分兩層,下面是席地而坐,對著大塊的烤肉隨割隨吃、大快朵頤的橫蠻獸人,上面則是相對文雅,吃飯還用勺,夾菜還用筷,不象下面這樣不文明。我三步并兩步,上了二樓雅座,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抓起盤中的肉就往嘴里塞。誰料邊上有人竟然用筷子擊了下我的手背,在魔法盾的自動防御反擊中,筷子前端粉碎,包括我在內的所有人均是呆在當場。
  跟在我后面的阿果并沒有看到筷子粉碎的場面,而是雙手包著頭,一屁股坐在另一張桌子邊的凳上,唯恐又被人發現,左右顧盼間,突然發覺邊上聲息全無,驚疑之下,抬頭看來,卻見在場的眾位全是靜止在那,一動不動,而千長家的兒子手上拿著的筷子卻一節長一節短,場面極其詭異。
  我在阿果的問話中恢復過來,壓抑不住心頭的狂喜,重重地呼了一口氣,沒想到不經意間竟然在魔法修為上有了重大的突破,對魔法盾攻擊的自行反擊,是每一個魔法師畢生的追求,但在此之前,包括魔導們在內,卻沒一個人能做到這點,沒料到我結合斗氣的魔法盾竟然做到了這點,對于攻擊的自行防御及反擊,但還有個疑問也產生了,就是剛才阿果也推了我一把,魔法盾雖產生防御效果,卻沒有反擊,而是我主動攻擊小懲大戒了一下。
  這個拿筷子打人的小不點雖然只有十三、四歲的樣子,但卻是惹人精,瞪著骨溜溜的大眼睛對著我上下掃描了數遍,老氣橫秋地數落起我來了:“你這家伙是誰?怎么這么沒禮貌啊?沒看到樓梯口寫著俗人免進嗎?”
  我看了靜一眼,想詢問下這小屁孩是誰,卻見靜含笑不語。先不管了,我猜疑中拿起桌上的筷子開始夾菜吃,誰讓我肚子好久沒沾好東西了呢。小屁孩立刻發覺了我的舉動,斥道:“你這土包子,看我家阿靜干什么?還敢放肆,拿下。”
  “噗”,一口噴到了小屁孩的臉上,“我家阿靜”,這小屁孩誰哦?小屁孩更怒了,拍著桌子轉過頭去,大聲斥責道:“你們沒聽到我說什么嗎?”
  他身后跟著的是兩個獸人,我都認得,是阿骨顏的隨從,沒少被我整治過,結結巴巴道:“青少,他就是星參謀。”
  “我管他是星參,什么,星參謀,就是和老頭子死守蘭洲島的家伙嗎?”
  “是,青少。”邊上的其中一位獸人恭敬地答道。
  “靜姐,你喜歡的不會就是這家伙吧?”青滿臉的問號問道,“你看看長得姥姥不疼、舅舅不愛的樣,粗俗野蠻、散漫失禮,你怎么會喜歡這樣的人啊?”
  我和靜面面相覷,沒想到我的缺點全讓他數全了,“對了,那魔鬼代言人說的是不是這家伙啊?我靠,那還得加上陰險狡詐,心狠手辣才行。”
  “嘻嘻,你不怕得罪我見不到明天的太陽嗎?”
  “姐,你看看,還要威脅未成年人,姐,你真是有眼無珠啊,天哪!”這家伙倒做作的可以,有我當年的作風。
  我和靜相視一笑,我裝作不屑一顧道:“小屁孩什么都不懂,不知道患難見真情的道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