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26 血戰蘭城(六)修改無更新

這幾天有事不能準時更新,讓你們久等了,只要時間允許一天一章更新還是有的,呵呵-------------
  少年青在無良之人這里討了個沒趣,心里直犯嘀咕,這邋里邋遢的家伙,渾身上下污穢不堪,卻宛然以姐夫自居,而看表姐靜的眼神,滿是柔情蜜意,實在是想不通,以靜的絕色天姿,聰慧超俗,秀質蘭心,怎么會看上這么個“東西”,而且心狠手辣至斯,竟然下達了虐殺戰俘這么惡毒的命令。不過看這家伙直瞅著自己,似笑非笑,好象在打自己主意的樣子,也忍不住寒毛直豎,微微顫抖了下,趕緊把眼神撇開。卻正好看到了熟人阿果。
  “咦,這不是阿果嗎?”青終于找到了轉移話題的人。
  “啊,青少,你也在啊?”阿果對于有人叫出他的名字又是受到驚嚇了,這家伙有賊心沒賊膽,真服了他了,剛才殺人還殺的這么開心,逮誰就是一句“我終于殺人了”,但就在別人畏懼的眼神中,大喊“殺人狂魔啊”逃跑后,這家伙倒怕怕了。
  我一閉眼,無語了,敢情我們說了半天話,這家伙都在夢游啊,真服了他了。
  青輕點著頭,贊道:“阿果啊,你小子可成名人了,這蘭城中知道你阿果的比知道我的還多啊!看來名揚天下也是遲早的事啊,不錯不錯。”
  阿果滿臉苦相,心想到:這種名揚天下的機會還是不要的好,自己才殺了一個人,卻被冠上殺人狂魔的桂冠,真是前無古人,后待來者啊。而這一切就拜眼前之人所賜,真恨不得一頭撞死算了,虧自己剛才還興奮的到處宣揚,弄得人盡皆知,真是笨無可笨,愚蠢到極點。
  阿果在自怨自艾的同時,酒樓的情形卻是變得異常起來,原先嘈鬧的聲音全無,安靜得只剩我們這一桌還有聲響傳出來,詫異之中,舉目望去,瞧過來的眼神驚恐不安,有好多人吃到嘴邊的東西沒往嘴里送,干舉著,還有數位女士有想哭的沖動,在我和阿果的眼神掃視過去時,多數人趕緊起身結帳走人,唉,虐殺的后遺癥顯現無遺。
  一頓飯雖然豐富,卻沒幾個吃的有滋有味的,當然不包括我在內了,雖然有些許后悔,沒想到后遺癥發作的這么早,但事情已然發生,總要面對,吃的最歡的就是我了,根本無視其他人“你還吃的下”的眼神。期間,靜站起身來,坐到我身邊,捅了我一下,道:“星夢,你怎么不跟我們商量一下,就處決了這些俘虜,還下達了這么殘虐的命令?”
  我沉默半晌,其實是噎著了,回答道:“事情緊急,來不及商量了。”
  靜不愧慧質蘭心,立刻把我敷衍的話給打回來了,輕嗔薄怒道:“你是早有預謀,不然哪會準備的這么充分,連人手都自行找好了,根本就不把我這蘭城統領放在眼里。”
  我剛拉過一只雞腿,愣在當場,我真的忽略大家的想法了,只要相當智慧就能明白這個淺顯的道理,以靜的聰明,怎么會不了解呢?要是在人類國家,這樣擅自主張,有十個腦袋也不夠砍啊,看來我還沒從代入的角色中替換出來,還沉浸在七天的守島防御戰中,還當自己是命令的發布者,卻忽視了在整個蘭城的防御體系中,自己僅是個微不足道的參謀官而已。
  我趕忙解釋道:“虐殺有傷天和,是最壞的打算,我也不是不提,只是,唉,時機不對啊。誰料在第二天就被迫用出來了。”
  靜見我的辨解實在是差強人意,怒意轉盛,玉臉冰霜,恨聲道:“你一定是蓄謀已久,不然哪會有這種想法。”
  我嘆了口氣道:“是啊,在得知敵人屠城的消息后,我就有了這樣的念頭,兩軍對陣,最重的是軍心士氣,而敵人的屠城令的確是打擊我方士氣的最好武器,如果沒應對之法,蘭城可能不攻而陷,這下下之策用得實在是迫不得已啊。”
  “只是你怎么面對獸神殿的裁決啊?”靜悠悠道,臉上卻充滿了驚懼擔憂之色。
  獸神殿是獨立于政權形式之外的獨特存在,就像人族國家的光明神殿,它們并不參與到政治中去,僅是作為宗教信仰而存在,但有時候他們也介入到涉及宗教信仰間的戰爭中去。獸神殿供奉的主神有兩位獸神切爾梅和戰神格羅斯,獸神殿為了獸人王國的繁衍,曾傳達過禁止屠殺俘虜的條文,不遵者將受到獸神殿的制裁,而有史以來還沒人膽敢挑戰獸神殿的權威。
  我好像沒事人一樣,悠然自得道:“血債血償,天經地義,再說了,是對方先開屠城先令的,并不怪我。”
  “哼,叛軍那是屠城泄憤,和你這樣公開屠殺俘虜是不同的。”
  我仍是滿不在乎道:“不同就不同,有命活著離城再說吧。”
  我這話說的愁云密布的阿果稍稍開懷,他剛才聽到靜的話差點沒嚇死,對于他來說,獸神殿是至高無上的存在,阿果剛才還在想辦法為自己開脫呢:我竟然犯了這么低劣的錯誤,該怎么來辯解呢?應該說是被人威逼才對,反正是主犯從嚴,我只要坦白從寬,應該沒什么事吧,如今聽了我的話更是將心情放松。
  “再說了,還有這么多同黨擔著,每人分一分,我的罪名也輕了。”
  某人根本就不讓阿果舒坦一會,繼續著打擊事業,如此邊吃邊聊,倒也在兵危城險的蘭城中度過了愜意的一天。
  傍晚時分,春天難得一見的晚霞竟然飄蕩在河上,映紅了半邊天,而對于攻城方和守城方來說,都有喜訊到來。
  聯軍大營迎來了這次南征以來最為強力的援軍,包括三位大法師在內的三千精銳,隨護糧隊抵達,其中有精英中的精英之稱的金棘花軍團,清一色的金角戰士,而更讓人吃驚的暗夜帝君的義子,烏術親身前來,這是一位完全憑籍自身實力而獲帝君賞識收為義子的暗夜精靈,魔武雙xiu,并精通弓箭之道,對任何人來說都絕對是個難纏的對手。
  獅族所在的蘭城也得到了一個好消息,蘭花河以南的部落領地,在另一位萬人敵爾赤的召集下,正在集結兵力,只是唯一的缺憾就是烏術的指揮能力實在是不怎么樣,這位勇者出身的萬人敵對于沖鋒陷陣是一等一的在行,但軍略卻是一竅不通,他下屬的萬人隊也分散駐扎在近千平方公里的山地之中,守護著獅族領地的南方屏障呼倫山余脈,也騰不出多少人手,加之山地之中集結需時,又與蘭城統領杜瓦爾有此許罅隙,一時半會也不會前來增援。但總還有個盼頭,不至于孤軍作戰。
  城樓之上,阿骨顏在大發雷霆,烏術的信使竟然射出信件后就掉頭回轉了,而剛看完信的眾人沉浸在喜悅當中,因為烏術手上可用的兵力達到五千之眾,相當于現在蘭城的兵力總和,有他的支援,對于蘭城的堅守多的何止是一倍的把握,但靜指出了其中含糊之詞,集結后立刻增援蘭城,但集結的時間提也沒提,也就是說這援兵極可能遙遙無期,脾氣本就不怎么樣的阿骨顏聽后哪有不發發脾氣的道理。
  而更讓人心寒的是對方竟然又有援兵抵達,而且戰力驚人,據一支潰散的游擊部隊殘余人員所述,他們在襲擊對方落后的小隊時,竟然吃了大虧,而對方竟然在人數只有攻擊者半數不到的情況下,將游擊部隊擊潰,戰斗力不可謂不強。但潰逃者們根本沒注意到對方竟然還是刻意隱藏了實力,這也讓獅人們在后續攻防戰中吃了不小的虧。
  青看著打著瞌睡的星夢,有想上去踢一腳的沖動,連他這十三歲的少年也明白局勢的危急,這家伙竟然還能睡的如此安穩。卻不料吃好睡好本就是我做人的宗旨,再怎么著也要吃飯睡覺不是。而更讓青抓狂到極點的是一向祟慕的表姐靜,竟然熟視無睹,看著這死豬的眼神竟然全是贊許之色。他憤憤地一腳就踢向坐在地上,同樣打著瞌睡的阿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