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26 血戰蘭城(八)

雨春之際,難得的風和日麗之日,遙想當年,正是與老金、阿秀等人把臂游玩,踩青踏春之時,如今卻要面對城下如蝗的戰士,不畏生死的強攻,只是時空的轉變,差距卻如天壤之別。在此謹對有智慧神之稱的安吉爾阿姨致以最祟高的敬意,兩年的所學使我脫胎換骨,短短十多天,在不知不覺中,我竟然在異域竊取了一城的實際指揮權,不得不嘆服她的教導之功,督導之力。
  看著城下蜂擁沖向城墻的敵軍戰士,還能神游萬里,真不得不佩服某人置生死于度外的氣度,阿果此時擔當的是護衛之責,此時站在我側前方,全身覆甲,手持重盾,隨時準備應對冷箭的偷襲,為此我沒少訕笑他,夸張,用得著如此全副武裝嗎?艾斯站在我的另一側,他目光瞳瞳,直視城下如蟻的叛軍及其聯軍,很是緊張,今天不同前日,經援軍北來的刺激下,戰士們又恢復士氣,堅盾利刃,悍不畏死,但看我半晌沒發布射箭命令,卻不知我已神游物外了。
  “星參謀,是不是該射箭投石了?”艾斯真是客氣到了極點,連他自己也不相信這樣的語氣是經他之口。
  某人終在阿果的推攘下收回了魂魄,茫然問道:“啊,什么事?”
  艾斯差點沒暈過去,這什么人啊,感情剛才是走神了不成,這可是戰場之上啊,阿果臉上卻更現仰慕,心里暗想:大人真是神人哪,如此大的陣仗,竟然視若無物,真是高。
  艾斯重復了一遍“星參謀,是不是該射箭投石了?”后,看到的是某人臉上盡是吃驚的神情。
  “艾斯千長,好像你是城防指揮官,這種小事還要問我?”
  咣當,阿果的盾牌落地,差點沒砸到我腳上來,我拍拍阿果的肩膀道:“阿果啊,叫你弄個輕點的,你偏不聽,現在拿不動了吧。唉,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
  阿果大受刺激,終忍不住了,開口辨駁道:“大人,您看上去好像比我還小,這不聽老人言從何說起。”
  “我說阿果啊,難道七十三歲不老嗎?”
  “不會吧,大人有七十三歲了嗎?怎么看不出來。”
  “是我保養的好,這你就不懂了吧,要不要我教教你。”
  “大人,不用了吧,拍個黃瓜拉個皮,那是娘們干的事。”
  “是嗎?不過我的保養方法可不是這樣的。”
  ……
  艾斯和阿果一樣,飽受刺激,終不理我和阿果的廢話,趕緊下達了命令,可憐城頭上的獸人兄弟們,挽著弓準備了良久,就差沒望眼欲穿了。艾斯下達完命令后,如釋重負,但聽到我和阿果的廢話連篇,終受不了了,幾近咆哮道:“你們倆有完沒完。”
  我瞄了艾斯一眼,繼續道:“像千長大人這種精神狀態,很容易衰老的,記好了。”
  艾斯頭都氣炸了,我舉目北望道:“對方仍是散兵攻城,攻城車并沒現身,還沒到戲骨成份呢,你緊張個啥啊?光憑步兵攻堅城,還沒聽說過。”
  艾斯臉色一變,剛才他竟然下達了投石的命令,真是失策,只是只看到羽箭標射向城下,卻沒半塊石頭投出,不禁奇怪,喝問道:“怎么沒執行命令?”
  傳令兵畏畏縮縮進來,干咳了半天沒放出半個屁來,眼神卻盡往我這使,我笑道:“千長閣下,我忘了對您說了,投石車等守城器械被關大人征用了,您只能用擂木、箭矢御敵了。”為了掩飾我的疏忽,我連敬語都用上了,可惜用的不是地方,大老粗可不明白你和您之間的區別。
  出乎我的意料,大老粗艾斯并沒光火,而是苦著臉道:“這怎么行,沒投石車支援,憑箭矢和有限的擂木怎么能守的住。”
  “呵呵,您也知道,城中的石料缺損比木料還多,而且上次守城之時,小塊的石料已然耗盡,這大的嘛,可要留著應對攻城車之用。”
  攻城戰進入白熱化,但即便如此,敵人的攻城車還是蹤影全無,抓著云梯往上爬的戰士們受到了城上守軍無比熱情地招待,滾木擂木一砸下,整個云梯上的士兵都受波及,紛紛被砸下去,而落地后沿地滾動的擂木還要帶起一片傷亡,這還不及當頭澆下的滾油,被潑中者立刻燒死燒傷,盔甲根本就沒任何作用,熱的傳導甚至將戰甲都炙得飛燙,內里的衣服根本就毫無阻擋能力,直接將肌膚燙傷,但更為有效的是將云梯直接毀壞,高溫作用下,被滾油潑中處燃起熊熊火焰。只是這樣的好東西消耗一點少一點,遠不如往下潑開水來的實在,只是初春的天氣還是相當冷的,熱水的效果遠不如滾油。
  城下,敵人如蟻聚,層層疊疊扶著云梯往上爬,也有些直接甩鐵勾上城墻,往上攀援,而要將這些云梯全數毀壞也不易,畢竟滾油燒熱需時,而擂木投下也看地方,為充分利用守城物資,人聚多了才投下,人少時,數人直接用巨叉將云梯推dao了事。而對付鐵勾更易,系鐵勾的多數是援繩,直接用刀砍斷就行,對于少數用鐵制鎖鏈的大力士,或潑下一勺滾油打發,或直接放上城頭,亂箭射殺,當然這是在占盡優勢情況下才會放人上城頭的。
  戰至此時,竟然沒動用任何預備隊,近兩千五百人的守城部隊加上倍之的民眾,應付得綽綽有余,只是敵人攻城的地段全在外城一側的城墻,因為相對較低,而攻向內城的寥寥,只有幾個不開眼的想趁守衛空虛偷上城墻,卻被埋伏的戰士直接砍成肉泥,而這邊的防衛力量也調了部分去外城側城墻,兩個小時下來倒也應付自如,死傷很少。
  鏊戰近兩個小時,雖有少股敵人曾攻上城頭,但都沒成功占據落腳點,很快被打下城頭,而敵軍的尸體也被充分利用,直接就被投下城墻,至于誰有幸被砸中,那算他倒霉。
  戰至此時,竟然沒動用任何預備隊,近兩千五百人的守城部隊加上倍之的民眾,應付得綽綽有余,只是敵人攻城的地段全在外城一側的城墻,因為相對較低,而攻向內城的寥寥,只有幾個不開眼的想趁守衛空虛偷上城墻,卻被埋伏的戰士直接砍成肉泥,而這邊的防衛力量也調了部分去外城側城墻,兩個小時下來倒也應付自如,死傷很少。
  我站在城樓之上,想:敵人已數易攻城士卒了,應該出動攻城車了。艾斯早不耐煩光坐在城樓內發號施令,因為之前的數道不當命令被我否決,重新下達,所以領了一班近衛到城墻上廝殺去了,把指揮戰斗的任務甩給我,做了甩手掌柜了,還美其名說不當傀儡了。
  敵人終出動攻城車了,果不出所料,要么不來,要么傾巢而出,這些攻城車是通過滾木運抵河岸的,巨型云車首先登陸,在浮橋附近圍成一防御圈,這種大家伙是直接登城用的,防御能力超強,加上外裹牛皮,火箭根本不能點燃。接下來撞車,登城車,攻城弩車相繼運抵,相信要不是石料缺損,運輸不易,投石車也會一并抵達。而和它們同期到達的是近千剽悍的戰士,而匯聚在沿岸的敵軍總數也達到了五千之眾。
  關培此時的臉色有喜有憂,喜的是果不出所料,敵戰車不來剛已,一來必傾巢的猜測完全正確,而己方已有相應的全殲之法,憂的是敵軍在己岸的人數卻接近了城內守軍人數,能不能順利實施預定計劃還是未知數。
  在阿果的眼中,我的臉色卻是有如陰天壓下的烏云,但嘴角卻帶著殘忍的微笑,不知是憂呢還是喜,我大叫一聲好,差點沒讓細心觀察我舉動的阿果給嚇趴下,我下令道:“傳令兵,通知關大人,計劃改變,投石車提前全放,時間方位由他自行把握。”
  對于這次的火攻計劃,代號火石,目標是破壞敵浮橋和戰車,部分或全殲敵過河步兵,原先也預計不到敵人竟然一次投入如此眾多的兵力,因在近千米的外城城墻和河岸之間,會聚近五千人,的確是過分擁擠了,某人甚至后悔早先投石車投的石頭是否過多了,要是放到現在,殺傷力可能更大。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