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26 蘭城血戰(十)

電光火石的剎那,一騎從側飛奔而上,為我擋住了這致命之箭,只是這箭的速度和威力實在是太大了,竟然射穿舍命擋箭者的胸膛,速度雖稍減,但仍向我射來。只是擋箭者的英勇行為也為我爭取到了保命的時間,我連想也沒想將手中的腕刃砍向了標射而來的利箭,并迅速將盾橫移胸前,只是這射箭之人的水準也實在是太高了,利箭竟然被腕刃輕松地一分為二,但問題是一支箭變成了兩支,而且一疾一緩,疾者是速度和力量的顯示,我層層的魔法護盾在其面前有如薄紙,根本就形成不了任何作用,而快速移往胸前的物理盾雖然勉強擋住了這支奪命箭,但手臂卻被震得發麻,盾竟然停滯原處,難以移動,而另一支箭此時已然抵達,速度雖比前一支緩慢,但卻是飽蓄魔法力的魔法之箭,我在馬背上硬生生地向左移動,極力避開胸前要害,魔法箭破甲而入,帶著一蓬鮮血從我的右肩穿出,跌落在不遠處。劇烈的疼痛使我差點沒摔下馬去,而更難受的是箭上附著的黑暗系魔法力,已在我身上四處亂竄,雖被自身的魔法力和斗氣驅逐出體外,但經脈及身體俱重傷嚴重,我僅來得及看擋在身前者一眼就暈了,阿果那憨厚而滿帶痛苦的臉是我暈倒前最后的記憶了。
  烏術對自己的這箭很是滿意,但心下還是暗叫了聲僥幸,也癱坐在塔樓的扶梯之間。的確如果我身披的是重甲而不是普通輕甲的話,這一箭能不能傷我還是未知數,但沒有如果,我還沒身著重甲參戰的騎術,而且在戰場之上也不能使用瞬移這種空間魔法(誰知道瞬移的目的地是否正好有一把武器經過,或者馳騁的戰騎,這些都是比硬接這一箭更致命的),否則根本就不可能傷到我。
  在我蘇醒過來之時,正好有位獸巫給我療傷,自然系救治魔法的治療能力是僅次于光系的,這位獸巫對于自然系治療魔法的掌握能力不是我這個半吊子可以比擬的,我所學的輔助魔法所祟尚的是進攻和防御,并不是救死扶傷,那是牧師妹妹干的。但魔法治療也僅限于魔法傷害和部分物理傷害,對物理傷害的救治僅限于止血、止痛、小傷口快速愈合等等,對于什么斷手斷腳,大的刀傷火傷的治療能力基本全無。
  不過也有例外,各系治療魔法中的高階魔法對大的傷口有生肌止血的功效,但因其所耗費的魔法力太多,一般情況下是不會應用于戰場之上的救死扶傷,但我竟然有幸享受到非一般的待遇,讓我真有點感動,而靜見我蘇醒過來,喜上眉梢,緊鎖的眉頭終松了松,但還是一臉的不安,而聽外面直沖云霄的廝殺聲顯示,戰斗竟然發生在城墻范圍內。
  靜問我的第一句話是:“你感覺怎么樣?”令我感動了片刻,接下來的一句卻是令我也愁上眉頭,“外城失守,艾斯受重傷,不及撤退和撤入內城的軍民開始與敵巷戰。”
  這番話真是如五雷轟頂啊,我瞠目結舌問道:“我暈了幾天了?”
  “剛三個小時。”靜的回答更添我愁緒。
  此時關培闖進了傷兵醫護營帳,大聲問道:“小家伙醒了沒?這指揮可沒人在行啊。”靜的軍略還行,但在行軍布陣、城市防御等方面的能力還是有所欠缺,要她指揮城墻防御戰已是出了不少笑話。
  我內視察看斗氣和魔法,卻發覺斗氣還在生生不息運轉,而魔法力卻在與入侵黑暗系魔法的對抗中消耗怠盡,我坐起身來,下了行軍床,道:“我沒事了,走,去看看內城城墻的情況。”不用問,也知道自己現在身處內城之中,否則敵軍已入城,這滿營的傷兵哪還會如此安詳地躺在這里。
  靜不放心下跟在了我的后面,誰讓當初蘭城統領臨走時沒留下個有點腦子的指揮官呢,沒辦法只能讓我操勞了。邊走邊說下,我了解了我暈過去后所發生的事情,也明白了為什么外城在三個小時內就易了手。
  在我暈過去后,戰事更見激烈,攻城部隊雖經受了側翼騎兵的沖鋒,但竟然苦苦支撐住了,而在樓車、登城車等接觸到城墻的一刻開始,最為慘烈的城墻爭奪戰開始了,在輕重騎兵傾巢而出后,城內的預備隊僅有數百人,大多還是從蘭洲島上撤下的傷兵,加上原先外城墻上的近千的戰士和內城墻臨時抽調的五百人,人數也僅與攻城部隊相當,而在重騎兵們輪番沖擊攻城車護衛隊的時候,輕騎兵卻繼續著他們收割戰果的機會,在這不得不提及一名百長皮耶羅的睿智果敢,竟然率部撤離重騎兵沖鋒陣線的側翼,極力圍殲起敵殘部,而其余的輕騎兵部隊也有樣學樣,在南岸,浮橋沒再度搭起前,根本就沒有能威脅重騎兵側翼的部隊存在。而這樣的舉動,與戰前的步署完全背離,但就因為這樣,使敵近千人的殘部與兩千多人的攻城大部隊會合或者自行集結的機會喪失。
  輕騎兵如疾風掃落葉般清掃著戰場上的敵人,而重騎兵仍是無法打開敵人的防御陣線,靜在城頭上哀嘆,這些戰士是些什么人啊,以血肉之軀竟然抵擋住了鋼鐵洪流,重騎兵們一點也沒占到便宜,而敵軍的登城部隊也開始在城頭建立起落腳點,并不斷擴大范圍,遠處河面上,敵人竟然以舍棄一條浮橋的代價來修補到岸基的毀壞處,這樣大大加速了浮橋的搭建速度,再有二十分鐘浮橋就要搭建完畢了,關培在邊上也是看得心急如焚,重騎兵打不開缺口,城頭告急,唯有輕騎兵小有斬獲,他們注意到重騎兵的沖鋒越來越散亂,卻不知道暗中調度的我已是昏迷不醒。
  幸虧靜還是頭腦冷靜,立刻將所有預備隊抽調城頭,連內城抽無可抽之下也調過來兩百人,并下達了騎兵撤退的命令,殺紅了眼的艾斯是被手下硬挽著韁繩才清醒過來的。各軍循序撤入城中,而在重騎兵押后撤入城中前,敵浮橋已是接通兩岸,敵騎兵飛速馳援南岸,城頭之敵在預備隊的打壓之下,終被趕下城去,各個攻城車在持續不斷的火油攻擊中燃起大火,而敵攻城車護衛隊在力抗重騎兵后也無力再戰,在敵騎兵追尾重騎兵想登上城頭的舉動失敗后(兩衛星堡壘全面坍塌,又令敵付出了數十人的代價),敵人全線撤退了。
  此一役,聯軍付出了近三千五百人傷亡的代價,卻一無所獲。而獅族守城部隊也付出了近一千五百人的損失,近半還是戰力卓絕的重騎兵,他們與敵攻城車護衛隊的對抗中,幾乎是一比一的傷亡。
  魔族引以為傲的金棘花軍團,以其卓絕的戰力而名揚羅蘭,從建制以來還沒發生過高于三成的傷亡,即便是在歷史著名的格梅血夜中,其戰斗減員也僅兩成,那可是參戰軍隊陣亡率達百分之七十的惡戰啊!但在蘭城,這個僅建成不到二十年的獸人新城面前,卻折了戟,吃了老大不小的虧,百分之六十的傷亡率、四成的陣亡率刷新了紀錄。而參戰的其他各族聯軍四千人,生還者更少,僅九百人在此役中得脫,大多數負傷在身,完好者幾無,令人唯一感到安慰的是殿下烏術的安然回轉。
  聯軍在付出慘重代價后,也大大削弱了蘭城的防御力量,兩成半的戰力在防御戰中損失了,這還不包括少量協守城頭的平民,對于聯軍來說,代價雖然大了點,但能削弱蘭城的防御力量還是值得的,不過對于魔族統領達西和金棘花軍團長哈布杜拉來說,代價未免太大了點。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