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26 蘭城血戰(十一)

此時已時近晌午,敵人剛退去,城頭就是一片忙碌,吃飯的吃飯,包扎傷口的包扎傷口,清理墻頭的清理墻頭,對于這樣的勝利的確是鼓舞人心的,但士氣雖盛,人員的損失卻難以彌補,對于守城戰來說,一輪攻擊喪失近四分之一的戰力是極大的失敗,幸虧皮耶羅的明智之舉使這次失敗不那么難看,至少在表面上可以認定是一場大勝。敵人今天的舉動實在是反常,按理說有援兵抵達應該也行休息,以養精蓄銳,但敵人卻毫無此意,反在抵達后的第二天即投入了來援的精兵良將,擺出破城是勢在必得,而我的受傷暈倒使三位指揮官陷入迷茫之中。
  阿骨顏在上午剛結束的戰斗中甚至帶傷上陣,率蘭洲島血戰余生的兩百多名輕傷戰士,為蘭城軍民演示了一下七天守衛戰的成就,在他們增援城頭之時,無論敵我感到的都是無邊的殺氣,兩百多人赤紅著眼睛,揮舞著武器就殺向剛在城頭建立起落腳點的敵人,不要說對方,就是剛被擊退而緊跟在他們后面的獅族城守戰士們也是心膽俱寒,這是怎樣的一支部隊啊,戰至性起,竟然以命搏命,對方意志堅強者又有幾個,就算意志再怎么堅強,又有幾人能在戰場上做以命博命呢?只要有一線生機,又有誰會擺出破釜沉舟之勢呢?而登上城頭的數十名金棘花戰士也沒能守住城頭堡,硬生生地被打壓下去,雖然他們的武力大大超越對方,但一人面對數人不畏生死的攻擊,倒地者甚至爬著攻向其下身,斷臂者連嘴也用上了,更可怕的是,血好象迷紅了守軍的眼睛,竟然也有樣學樣,以命搏命,加上攻城車都處在燃燒狀態,等己方步兵趕到,攻城車也差不多焚毀了,根本就沒人可以再快速登城了,城頭對成功登城的聯軍來說,絕對的死地,聯軍不退也不行了。
  成功守衛城頭后,三位指揮官安排了撤離行動,阿骨顏在解決兩名金棘花戰士后,傷上加傷,徹底與蘭城守衛戰白白了,他在戰斗結束后就也像我一樣處于昏迷狀態,經獸巫疹察,內外傷嚴重,不可能在短期內恢復,被安排隨平民撤離了,阿果也在此列,我的保護神阿果同志,因為先期擋下了必殺箭,消耗了箭上大半的斗氣和魔法之力,陷入半死亡狀態,他身上的經脈傷的七七八八,雖然魔法力的損害對于戰士出身的他來說并不重要,但傷上加傷的后果就是他失去原先所有的修為,即便康復,還不如普通平民來的有氣力,對于武力至上的獸族來說,戰士失去戰斗能力還不如一死來的痛快呢。
  倉促而下的撤離命令在事后證明是明智之舉,在一小時后,敵又卷土重來,這次來勢更為兇猛,數千的戰士抬著云梯,幾乎不畏生死撲向城墻,而在他們后面是殺氣騰騰的督戰隊戰士,手中或握弓弩,或手持巨斧,漢斯等人下達了死命令,后退者格殺。死亡的陰影刺激了人求生的本能,而拿下風雨飄援中的蘭城是他們心中唯一的念頭。
  哨塔之上,漢斯輕扶著處于脫力狀態的烏術坐下,雖然他年齡比起烏術大了不少,經歷的戰陣更是數不勝數,但他還是佩服眼前這位青年,對于暗夜的三位王子殿下,他也沒露出過如此發自內心的仰慕神情,以數千悍卒發動的這次攻擊僅僅是掩護性質的佯攻而已,但知情人卻不超過十人,包括任務的執行者,三位魔族大法師,他們將混雜在戰士中,聯手發動大型魔法地動山搖,以使蘭城的部分城墻坍塌,而另外敵情的五名鷹級戰士卻是隨行保護三位大法師。
  敵襲的號角響起的瞬間,城上已各就各位,而僅剩的三位高階指揮官也分處各地,而靜剛才擔當起預備隊總指揮,疏導撤退平民的任務,以使他們快速撤離,現在還沒趕過來,關培則是巡守城墻,以指揮修補損壞處,或防御武器的位置,人員的塔配等等,輔助他的是老帕和山姆,艾斯對這兩樣也不在行,只有在城樓上擔當起臨時指揮之責,這也沒辦法,實在沒人了,而剛才巧立功勛的皮耶羅擔當起輔助參謀。
  這是人員最密集的攻城戰了,對于高聳的內城一側城墻,聯軍根本無人問津,全都壓縮在一千多米長的外城墻一側,以密度計算,每米的城墻至少有一人在向上攀登,而城下更是密密麻麻如蟻搬家一般,要是沒有如雨的盾牌,城上哪怕扔下塊小石頭也能準確命中哪位倒霉豬三的頭。在此不得不問候一下創世神他老人家的媽媽,竟然造就了如此的地域產物不均,蘭城北岸多丘陵山地,樹林成片,而蘭城所在的南岸卻是一望無際的草原,像守城設施、城市建設材料都是由蘭城北岸運過來的,比如投石、擂木等等,關培是滿臉苦笑,這蘭城當初僅是他實現兒時夢想的地方,被他設置得機關重重,根本就不會想到竟然會成為攻堅戰的焦點所在,各方面的配置本來也是按人類城市標準而定,足夠守城七天的物資消耗,但人類城市都是可以就地補充的,如圍城可以砸墻、拆木等等,而蘭城不行,牽一發可動全身,拆墻還不如引敵入城巷戰更有殺傷力。
  蟻聚的敵人攀著云梯向上攻來,被城頭的獅族戰士們當頭重擊,但一個掉下去了,上來一雙,而刀槍見紅的消耗戰的確令關培頭疼,而艾斯更是如坐針氈,沒了主意了,幸虧邊上皮耶羅還較為冷靜,不時將城樓上的預備隊往緊急處增援,迫不得已這下,關培下達了將修補用石全數投入戰場的命令,這也就是說如果城墻有所損傷,根本就無法修復了,但城一破,也就沒如果了。
  數以百計的石頭并沒打消敵人奪城的念頭,反更瘋狂的撲上來,而此時城頭除了戰士僅有少量自愿的平民協守,壓力也是很大。但如果敵人不增兵,僅憑眼前之敵就想奪城,那也是癡人說夢,光是靜手中的預備隊還有一千多人,只是現在忙于疏散,無暇分身而已,而外城城頭有多達兩千多的戰士,壓力大也還頂的住。
  但就在爭奪戰進行得如火如涂之際,城頭的數十位獸巫感覺到城下明顯的魔法波動,身為獸巫長老的亞力露出了震驚的神情,曾經歷過古蘭大陸戰爭的他可是見多識廣,這可是發動高階魔法所特有魔法波動,在魔法元素如此貧瘠的土地上施放如此強烈的魔法,破壞力實在是……就在他腦海中未形成圖案之時,整個大地顫動起來,而處在震中的就是城門及城樓所在地,劇烈的搖晃了數下后,城樓整個坍塌了,蘭城頓時露出了一個寬達三十多米的巨大缺口。
  身在城樓中的艾斯實在是有夠幸運的,這樣的坍塌竟然讓他有幸逃生,城樓及城墻坍塌時,上面有多達三百名戰士,但有幸生還的僅三十多人,其余的不是被砸死就是被瘋狂涌入的敵人砍死,而這些人還是靜所率的預備隊正好趕到,拼死才搶下來的,慘的變成植物人,稍好的到處骨折,最好就算艾斯了,僅是右腿和左手臂骨折,外加輕微腦震蕩,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才摔成這樣的,反正是歸入重傷行列了,而皮耶羅卻正好趕去一處城墻救急,有幸逃過一難,可憐了近三百名戰士了,不過陪他們殉葬的有相當數目的聯軍士兵,對于魔法師來說,不可能大公無私到提醒戰士及時撤退而暴露自己身形的,要勝利總要有犧牲的。
  敵軍從缺口洶涌而入,而對岸的集團軍早就整裝待發,一見城破信號立刻過河,外城失守已成定局。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