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26 蘭城血戰(十二)

外城墻的意外失陷并不是蘭城全面陷落的開始,有史為鑒,歷史大城馬維那城,曾經歷了三個月的巷戰,雙方軍隊基本是逐屋逐街爭奪,死傷人數大大超過了城墻攻堅戰,而蘭城面臨的也是如此局面,在城樓塌陷,城墻露出缺口之時,撤退的號角聲就沿城墻傳送,全部人員在第一時間內撤離城墻,而除了從缺口涌入的敵人外,更多的敵人是通過云梯上了城墻的,在此僅能對這些人默哀,在關培撤離城墻后,發動了大型的機關,這可是引蘭花河地底暗流牽動的機關,作用時間長達五分鐘,這足夠所有人撤離城墻了,在越來越多的聯軍士兵登上城頭向城內進攻之時,整個外城墻全線坍塌。烏術和漢斯瞧在眼里,震憾心里,這是怎樣的設計師啊?怎么設計出這么變態的城墻,這一下就讓近千名士兵接受了死神的考驗,兩人頭上都出了冷汗了,要是整座城市均是出自這位之手,那還要付出多大的代價才能奪取該城啊?而到目前為止,傷亡總數已近萬人了,也就是說三分之一的兵力喪失在這該死的蘭城,而竟然還沒攻陷這可惡之地。
  在救出艾斯等人后,靜果斷地下達了撤往內城的命令,兩千多名戰士借著整個城墻倒塌的效果,及時地撤進了內城,其中包括關培皮耶羅等人,但山姆和老帕等人巡守的城墻離內城較遠,加之有外城的眾多機關可行利用,隨同一個千人隊留在了外城,積極開展巷戰。
  逐街屋的爭奪戰,比起明刀明槍的攻城戰來,聯軍戰士更為頭疼,機關重重下,進展極為緩慢不說,更為可憂的是四通八達的下水管線,不斷有出擊的士兵,不斷有冷射的箭矢,幾乎每走一步都要觀察上半天,否則怎么死也不知道。
  雙方士兵根本就沒有留手的余地,一旦落單,砍成肉泥那是幸運了,最悲慘是被活捉,削成人棍仍那嚎叫,凄慘的叫聲甚至可以把死神閣下給召來,雙方的互虐行為僅能增添更為過火的虐待行為,據戰后趕到的獸神殿牧師所言,這絕對是他見過最為恐怖的場面,甚至連隔夜飯也吐出來了,修羅場可能也沒這么多樣的恐怖死法,那位削成人棍的朋友的死法,算是比較仁慈的。
  對于內城,聯軍戰士僅是遠遠圍著,不先束清外城的反抗力量而攻城,可能會讓人從后背插刀子,但外城的戰士們猶太如幽靈般神出鬼沒,而放火焚城這種餿主意還是不出為妙,現在是雨季,想放火也有條件才行,況且這些戰士也并不是一兩把火就燒的出來的。唯有逐屋拆除了,幸虧人多,速度也還行,不過唯一的缺點就是不斷有人中襲,在這種建筑密集型城市,十人隊以上的編制全無實際效果,如今搜剿部隊是以十人隊為單位,數個十人隊間互相呼應的標準城市戰方式拉開地毯式的清剿。
  內城的城樓,比起外城來,僅是個小而微的指揮平臺,狹小的大廳內能容納的也就十多人聚會的樣子,我坐在椅子上,看著面前站立的雄壯獸人,卻正是這次出擊戰中巧立功勛的皮耶羅。我看他眼神里沒有半點自得之色,就知道這個百夫長并不是如他外形所示,而是粗中有細的角色,我微笑著道:“皮耶羅百夫長,你知道擅違軍令是很嚴重的罪嗎?”
  皮耶羅瞧著這發問人,眼神變得迷離,對于眼前此人,雖有很多獸人敬慕,但自己卻并不很放在眼里,而這次出擊戰,他聽多了夸贊之詞,卻從沒人提起過他這立功的舉動是違令在先,以獸人套用的軍令,如果造成損失的話,是砍頭的罪,而有幸立功的話,也僅是功罪相抵而已,但他還是不卑不亢回道:“將在外,君令有所不受,我也只不過是抓住稍瞬即失的戰機,主動出擊。”
  “難道你不是貪功違令嗎?”我繼續試探著這位獸人將軍的反應。
  “參謀官閣下,根據軍令,不從軍令妄自出擊者,有功,功過相抵,無功,論罪而罰,屬下認為當時的狀況并不用維持大人下達的命令,出擊更能消滅敵有生力量。”
  “是嗎?那你的戰功準備送給哪位將軍啊?”我厚顏無恥地示意道。眼神中滿是期待他說的會是我,雖然我也知道這戰功對我來說,有無一樣,但至少代表自己有值得贊揚之處,不用只有讓人在背后戳戳點點的份。
  “當然歸阿骨顏將軍所有了,他是我的直屬上級。”獸人先生對于我明顯的暗示根本不感冒。卻沒看到皮耶羅的眼中閃現的戲謔神色。
  “可是他并沒參加這場防御戰?不對吧,蘭島防衛戰中,我怎么沒見過你啊?”
  “閣下,我當時奉命保護靜小姐。”
  “奶奶個熊,韭菜炒大蔥。原來是你小子搶了老子的飯碗,害老子失去了大把機會。”雖然喜獲靜的芳心,但我還是挺介意當日被派駐小島的事,現在嘀咕一下以示不滿,當然聲音輕到只讓皮耶羅聽到而已。
  皮耶羅同志在看到某人瞧過來的眼神中分明帶著郁悶,終于想起好友的警告,雖然對于某人的言行可能看不慣,但對其層出不窮的整人技巧卻是相當警醒,以他的智慧哪還想不出原因啊!抱著好漢不吃眼前虧的想法,皮耶羅同志毅然放棄了尊嚴,擺出一副小人的嘴臉道:“參謀閣下,您要知道這些天您在島上之時,靜小姐是如何地擔心哪,食無味,寢不安,可見您在她心目中的的重要性了。”
  絕,對于皮耶羅的前后表現僅能用這個字來形容了,即便厚顏巴結,其眼神中還是帶著一絲不屑,不用想也知道了,身為虐殺行動指揮官的我在其心目中可能僅是個有相當智商的陰謀家而已,也難怪,騎兵的出擊戰中,仗沒打一半就被重傷了,在武力至上的獸族,讓人瞧不起也是應該的,看來這家伙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燈,正好缺人,不過不收服這小子,以后的戰事就會出現指揮不力。
  我冷笑一聲道:“真的嗎?那我可是太高興了。”
  皮耶羅寒毛都豎起來了,這高興也說的太陰森了吧。但仍辯道:“當然是真的了。”
  “你對獸神發誓啊,我就不信是真的。”
  “這,這還用發誓嗎?”
  “哼,睜著眼睛說瞎話。你知道在此次出擊戰中犯的錯誤沒有?”
  “錯誤?”
  “哼,要是輕騎兵三面合圍,將敗兵驅向攻城車護衛隊本陣,嘿嘿,那是什么樣的結果啊。”
  皮耶羅冷汗下來了,他也不是不知道戰術,本以為這次出擊殲滅敵近千,功勛顯著,豈料讓我說的好象貽誤戰機一樣,這可是殺頭的大罪啊。
  皮耶羅噗通一聲,雙腿脆地,請罪道:“閣下所言甚是,是末將貽誤戰機。”
  我冷臉解凍,呵呵一笑,道:“我可沒說過,是你自己說的。起來說話吧,能全殲這千余戰力已是不錯了,只是這并改變不了局勢,不知道你有什么主意,應對眼前之危。”
  皮耶羅不解地看著我,因為我前后態度變化真是太大了,從冷臉到笑臉再到愁容,面色一句話間變了三回,此時我已走到其近前,道:“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這不假,但軍無二帥的道理你也知道吧,我不希望在以后的命令中,你都是陽奉陰違,再說了,不小小修理你一下,怎么讓你心服呢?”
  皮耶羅是越聽越驚,自己已是掩飾很好了,沒想到還是讓某人看出其中的玄機,小小的整治了一下自己的不敬之舉。
  在此向timtimtim朋友致意,感謝你一如既往的支持與鼓勵。
  在此向孤獨野人大大致意,實在是我水平有限,寫無可寫,只得暫時擱置,你可以將第四卷看成獨立篇章,只是和前面有些許聯系而已。
  在此向眾位看書的大大們致意,你們是我寫書的原動力,好幾次有厭倦情緒,是你們的鼓勵讓我繼續,謝謝大家。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