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27 獅族皇儲

獸族后復興時代,獅族的三雄阿果、阿年和皮耶羅的大放異彩,阿果的勇、阿年的狠與皮耶羅的智相結合,撞出的火花燃遍獸族領地,使獅族再次奪回了失去已久的獸族領導權,這與在獸族有死神代言人之稱的星夢脫不了干系,正是他的慧眼識英,使這三位崛起于蘭城,脫穎于血戰。------------------------
  皮耶羅這位異日揚名羅蘭的智者,是獸族涌現出的少數智勇結合型人才,但就是這樣的杰出人物,在與星夢的首次也是最后一次對抗中,竟然是慘淡收場,雖然他是前獅皇族的貴裔,但對這位比自己年輕的小伙子,皮耶羅終還是低下了高昂的頭,的確他明顯感到年輕人迫人的氣勢和多變的性格,并不是如眼前所見一樣,面對星夢良久,他還是把握不到眼前之人的真實面目,這可是從未有過的,但雖冷汗涔涔,其骨子里卻沒徹底折服。
  因為父母早亡,皮耶羅從小就在伯父獅皇阿骨打的護蔭之下生活,但東征古蘭使阿骨打埋身異域,幾位堂兄或被政敵所殺,或戰死沙場,小小年紀的皮耶羅反成了皇位的第一順位繼承人,但因狼、虎各族的介入,唯有避禍他鄉,使獅皇寶座空懸多年,成年后回到故鄉,皮耶羅隱性埋名,藏身于叔父阿骨顏的軍隊之中,憑借自己的一身所學和能耐,在短短兩年間,升至百夫長,宛然是蘭城中一顆耀眼的將星,但卻不能與阿骨顏(獅族的繼承權以長子優先,長子歿,長孫優先,長孫歿,其子接替,長孫再無子女者,次孫接替,直至長子再無血脈,才由次子接替,如此累推,男女同等對待,這并不同于軍權,軍中女子是極受輕視,否則以阿骨朵拉的能力,不會還屈就在千長之位)及阿骨朵拉兩位長輩相認,畢竟躲在暗處的敵人數不勝數,即便以他的聰明才智,也沒能完全清楚當日強大的獅族沉淪的真正原因。
  對于這位獅族一戰揚名的英雄人物,我始終看到他眼中所顯示的驕傲,這是到獸族以來,我所看到的少數幾位才擁有的獨特氣質,就像靜、阿骨朵拉等人,也是需長期處在高位者才能培養出來的。我盯了皮耶羅半晌,看的他直發毛,終忍不住不安起來。
  皮耶羅也很是奇怪,多年的歷練,九死一生,加入軍隊后更是天天刀尖上討生活,即便面對萬夫長也沒如今這么難受,對面之人的眼神真是奇怪,好象有壓迫力一樣,令自己很是煩燥。
  其人雖傲,但卻是個人才,以其剛才所言,必是深悉用兵之道,對人類國家的防衛戰也應有所涉獵,如今我重傷未愈,加上擔心老帕等人安危,這內城的防衛指揮任務就要落到此人頭上,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是安吉爾阿姨的又一句金玉良言,我終放棄了令其徹底屈服的念頭,問道:“蘭城外城已破,內城防衛任務很是艱巨,如果以你守城,你有把握守住多少天?”
  “如今內城駐軍還有兩千五百之數,加上未撤離的平民還有近千人,如果盡歸我指揮的話,我有把握穩守五天。”皮耶羅很是奇怪,為什么星夢會提出這樣的問題,難道是重傷未全愈,還是沒有良策退敵。
  “好,這內城指揮權就移交給你了,我帶兩百人走,你要守緊七天,能不能做到。”
  “能。”皮耶羅毫不猶豫地回答道,他可是在蘭城兩年了,對于城防了若指掌,有兩千人他就有把握守住蘭城內城了,敵人的魔法師再要發動一次城樓坍塌的魔法,沒一兩個月的休息是不可能的了。不過有個念頭在他腦中產生,難道,他要逃跑不成。
  “呵呵,希望我沒看錯人,阿年,去挑兩百人,我們夜里潛入外城,記住,要心狠手辣的。”
  “是,大人,殺人眨眼的也沒面子跟您老人家。”阿年恭敬地答道。他本來是阿果的副手,一起負責保護我,城頭虐殺也有他的份,不過好在他蒙了臉,沒阿果的煩惱了。
  皮耶羅雖然見多識廣,聽了這兩人的對話,眼皮也是直打顫,這阿年他也認識,本來和阿果兩人都是厚道的獅族有為青年,如今只跟了這位主十來天而已,哎!墮落成這樣了。不過這家伙竟然在狠狠打擊自己的自信心后,又將僅獲得三天的蘭城指揮權移交給自己,如此恩威并施的手段,的確是令人折服,即便比起自己的伯父,前獅皇阿骨打也毫不遜色。
  但真正讓他折服的卻是我臨走時的一句話:“殿下,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這句話差點沒讓他兩腿發軟,要是城主萬夫長阿米修斯道破其中玄機,他也不會如此驚懼,畢竟兩年的時間足夠翻出一個人的祖宗十八代族譜了,但此人僅僅來此十多天,大多時間處在戰陣之上,哪來的時間調查自己的來歷,更何況他僅是剛獲得自由的奴隸。
  我也是妄自猜測,因為靜曾和我細說過他們獅族的皇族情況,提及過她的幾位堂兄弟,皇位空懸多年也是因此她的一位表兄(皇位第一繼承人)不落不明,而身為第二繼承人的阿骨朵拉(也就是很可能成為我未來丈母娘的強者)卻無論如何也要先找到暗殺幾位繼承人的兇手再說。而靜剛才對我說,這皮耶羅好象在哪見過,卻無論如何也想不起來,如今見此人氣勢,擺明是不將我這個小人物放在眼里,雖屈服于軍威之下,但仍顯高傲之色,我就瞎猜了下,反正殿下這稱謂,用的地方多了去了,將就著一猜,倒還真猜中了(看他那樣,就差沒軟倒在地了,猜的肯定沒錯了)。
  此時靜由邊帳走出,驚疑問道:“你真的是耶羅表兄嗎?”
  十多年的流浪生涯,使皮耶羅相貌大變,與兒時相比,已是面目全非,雖然他在靜身邊保護多日,表妹卻始終沒認出他來,如今與青梅竹馬的小妹相認,也很是開心,任由靜輕撫他那刻滿風霜的臉,兩人已是淚流滿面,我悄悄地退出了帳帷,讓這對離別多年的兄妹好好敘敘離別的心酸,但心人家青梅竹馬、兩小無猜那是多余的,獸族歷來限制家族通婚,以保證優生,這可是數千年來沉痛的教訓所積累的。再說了,難道感情這么經受不起考驗嗎?
  在我出得大帳,阿年興沖沖地回轉了,興奮地道:“大人,小的已選好人手了,有三百多人,請您過去看看。”
  我點了下頭,隨著他往內城兵營走去,我說道:“我不是說過,私下不要在人前大人后的,也不要用敬語嗎?難道當我的話放屁啊?”
  “是,大,唉,星老大。”阿年結巴地道。
  “哎,好久沒聽人叫我老大了,真懷念故鄉的日子啊,真懷念童年啊,至少沒現在這么多煩惱了。”
  阿年在邊上艾艾點頭稱是。在再次回憶起落虹城家中的情形,真是百感交急啊,阿年此時是落在了我身后,剛被我數落完,也是垂頭喪氣的,兩人心不在焉下,我與一人撞了個滿懷。
  那人正要破口大罵,一見笑嘻嘻的我,臉色立馬饞媚起來,要是我和阿年在十天前見眼前這位在戰場上叱咤風云的鋼鐵大漢,也會變成奸人之相,必會當場暈倒,可現在也見怪不怪了,此人正是當日的鐵屁股百夫長希林,剛才報名想要加入到滲透戰行列中,但卻被阿年婉拒了,島戰的舊傷都還未全愈,還要參加外城偷襲戰,這不是沒事找事嗎,到時誰來照顧你啊?現在他是自行請命來了。
  外城的滲透作戰,是經由地下管線進行的,初期目標是與原留守外城巷戰的戰士們會合,參加的人數一百九十七人,一個中隊的編制,是我精心挑選的戰士,我給他們作的唯一測試是阿年當場殺了一只大型肉食魔獸,拉出血淋淋的內臟,放入大鍋中,令他們自行打成糊狀,一人一碗吃完,沒暈倒的沒嘔吐的入選,出城的目標就是虐殺,這點心理素質沒有,跟我去觀光旅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