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28 血債血償

以下文章有令人嘔吐的可能,女士免看,直接跳過吧。星夢,這個開創虐殺戰先河的法師,其功勛可能令人忘卻,但其率麾下的死神中隊所創造的恐怖方式,的確令人嘆為觀止,即便用刑專家也自愧不如,死神中隊在蘭城血戰后即行解散,但其后每一個知情人談及該中隊,都有胃部痙攣的沖動,很多知情人都與隸屬該中隊的,曾是親如骨血的戰友劃地絕交,其影響力可見一般,而對于曾領導他們的法師星夢,痛恨大概更勝于感激吧。
  -------------------------------
  其實不要說他們感覺惡心,就是我肚子里也直泛酸,幸虧意志力夠堅定,才沒當場嘔吐出來,只是吃完這堆東西后,沒一個人臉上不發白的,估計大多是強忍著吐的沖動,但這已足夠,我要的只是效果。
  我幸災樂禍地看著臉都發綠的阿年道:“我說阿年啊,你是不是有病啊?又沒讓你吃,你吃什么啊?是不是味道特好啊?吃過這家伙大便的估計也沒幾個,沒想到今天創紀錄了。”
  阿年沒等我說完,已是“嘔”一聲吐了出來,本來就有夠惡心的了,經我一說,更是忍耐不住。我趕緊走人,邊走邊說:“你慢慢吐啊,刷個牙再到我這報道。”這些獸人大老粗,原來從來不刷牙的,阿果和阿年剛來報道時,差點沒把我熏死,我下達給他們的第一個任務就是飯后刷牙,否則那股味,真不是人受的。
  這阿年和阿果一樣,運氣好,抽調成為我的護衛,否則以島戰的殘酷性,現在如此風光嗎,當然利人等于利己的事,我是不會吝惜精力的,否則沒有阿果的舍生相救,估計現在我也已是一具尸體了。
  入夜,人員集結完畢,一百九十七人全部身著黑衣,以方便夜間潛行,當然從城墻下去是不行的,民居離內城間的五十多米空間,如今成了雙方射箭娛樂的場所,不說暗哨吧,光是巡邏的戰士都有上千之數,潛出的通道是地下管線,原來排放污水的所在,在關培的精心布置下,這蘭城的地下管線是密如珠網,而且機關重重,不明內情的人進去,能有全尸出來已是萬幸了。
  而且其出入內外城的通道設置非常隱密,外人根本無法找到入口,而這些管線也是我們籍以運動作戰的法寶。
  烏術及一眾將官如今的面色陰沉,死傷報告、遇襲報告如雪片傳來,外城的戰況其實也不激烈,但只要部隊一分散就會遭受襲擊,落單的十人隊編制,很快就會淹沒在狂涌而出的守軍之中,而這些守軍來去如鬼魅,根本無法找到他們,僅能找到的就是尸體,戰死者的尸體。
  烏術重重地呼了口氣,道:“這城市設計如此巧妙,肯定是出自建筑大師之手,敵人來去如風,這里面一定有古怪,我曾在兵書中看到過城防戰中的一篇,是關于巷戰的,和現在情形很相似,敵人應該有不少的地下通道。”
  漢斯接口道:“當年東征古蘭之時,也碰到過這樣的情況,損失慘重,后來是用圍而不攻之法,歷時三月才令對方投降的。”
  葛爾拉斯曬道:“我們可沒這么多時間耗在這。”
  達西接道:“我好象聽說過破解之法,在地底安置巨桶,用以監聽地下動靜,就可知道對方集結所在,問題是對方肯定有監視孔,不可能抓的到他們的。”
  安哥拉和哈布杜拉坐在一旁,也是毫無辦法,烏術像是想到了什么方法,面色稍霽,道:“命人掘開一段地基,下面肯定有管線,只要斷掉他們的連接通道,我就不信他們能躲上天去。”
  老帕和山姆兩人帶人四處出擊,戰果累累,老帕豐富的城市作戰經驗和山姆身擁的防御型幻獸,得到了獸人們的認可,使這兩位外來人充分融入了獸人集體之中,在避實就虛的城市巷戰中,老帕起到了關鍵的作用,指揮得當,基本上避開了敵人設置的誘餌,使敵人為加快速度而進行的分散小規模搜索計劃落空,五十人以下的活動基本停止。
  與內城出來的劊子手們會師之時,包括老帕和山姆在內的外城留守士兵都是驚異的感覺,基本上來的每個人,全身都是血淋淋的,好象是從血池中撈出來一般,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這血大部分不是他們自己的,更為惡心的是血衣上面還沾著肉沫,等見到領頭的是誰后,有些知情人開始臉色發綠了。
  內城與外城的唯一主管線竟然被敵軍掘通破壞,現在是出也難進也難,唯一讓人心慰的是我們安全通過后,才被對方鑿通,敵人甚至聽到聲音,進入管線,尾隨追擊,對于不要命的家伙,我們是好好的修理了一番,聯軍進入管線的一個中隊近兩百人被伏擊,安然逃出的僅一人,也是被刺激得精神失常,你要是眼看己方的戰友被人剁成肉泥,你也會受不了的,況且那些根本就不是人,邊剁還邊抓起血糊糊的碎肉往同伴身上抹,據說兩年后還能在城外的排水溝內見到碎骨渣子。
  等兩邊相熟的戰士開始互相打招呼后,對老帕等人的真正考驗才開始,兩軍會師,獸人間的熱情擁抱是不可避免的,而你抱住對方后,手里總難免會沾到些粘糊糊的東西,那你自然而然就會問:“你身上這些什么東西啊?”
  而回答者也是理所當然,道:“只是些肉渣子。”
  問的就奇怪了:“你出城帶些肉渣子干什么啊,難不成肚子餓了充饑不成。”
  回答者不屑一顧道:“這些叛軍的肉,他媽的臭的,誰要吃,我還怕吃壞肚子呢。咦,你怎么了,怎么吐了,是不是吃壞肚子了。”
  不要說問的人,就是邊上一圈,已是吐不成聲了,而有幸沒吐的幾位,在某一位戰士的精彩演出后,出是吐不成聲。這位戰士的原話是這樣的:“你們誰有褲腰帶,借根俺。”
  一位戰士正自強忍嘔吐的沖動,趕緊道:“我這有麻繩,給你根。”
  這位戰士接過麻繩,邊抽出根血淋淋的腸子邊解釋道:“這腸子老打滑,真是受不了。”
  遞麻繩這位當場反胃,老帕已是吐得臉色發青,道:“星夢,你這些玩意還是表演給叛軍們看吧,我們受不了了。”
  我干笑一聲道:“我也沒辦法啊,弟兄們休息一下,一會再出去玩會。”因為在全身防護魔法的作用下,我是唯一身上沒沾上任何東西的人,可他們也不介意,至于為什么,天知道。后來阿年告訴我原因,竟然是我那陰森的笑容已是最好的恐怖效果了,根本不需要再加點什么了,真是氣人,我笑起來真的有這么恐怖嗎?我怎么不覺得。
  我給隨我出來的這個中隊起名叫死神中隊,所要傳播的就是恐怖的戰爭氣氛,而無疑讓敵人眼見最殘酷的死亡方法,會讓他們更驚懼,更膽怯,但這還不是我的主要目的,要從意志上削弱敵人,無疑是最為凄厲的慘叫聲,這次伏擊戰有幸俘虜十多人,他們將是最好的宣傳工具。
  外城大多數地段已控制在聯軍手里,但這并不代表我們不能入內,通過地下管線,我們可以出入自由,在靠近兩軍交界點的地方,一聲慘厲的叫聲劃破夜空的寂靜,隨著而來的一聲接一聲的慘叫聲,靜夜中更顯恐怖,等一個百人隊趕到地頭之時,眼前的情景讓他們驚懼,他們見到的是一個全身血淋淋的戰士,或者應該說是還有不少肉在身上的骷髏,真讓人難以置信,被凌遲成這樣,還能發出慘叫聲,而這人明顯是己方戰士,因為慘叫聲中的獸族俚語顯示其也是叛軍中的一員,而在兩名戰士想上前松開其捆綁之時,這個戰士突然全身爆裂,內臟肌肉等爆成了碎末四散,這兩名上前的戰士們濺了個滿頭滿臉,回過神來,手一抹之下,更見惡心,而濺到墻上的血竟然清晰地顯示四個大字,“血債血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