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29 敵明我暗

后人推測,星夢其人抱著不能留芳百世,也要遺臭萬年的想法,才開創了駭人聽聞的虐殺戰先河。而在史書上,史學家們關于獅族圣女靜的記載都是極盡贊美之詞,對于她下嫁給星夢這樣的垃圾玩意(因為實在什么詞都不能盡述其罪行),感覺不可思議,但唯一認同的就是,在圣女神圣氣質的感召之下,死神星夢幡然悔悟,在其后的所作所為中,再也沒出現過像虐殺這樣有傷天和之事。----------------------
  一支占盡優勢的軍隊,其軍心不可能在一夜間渙散,但恐怖氣息、虐殺陰影就像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的春雨一樣,不知不覺溢滿整個聯軍軍營,每天不斷翻新的虐殺方式,簡直就是催殘聯軍士兵神經的最佳方式,親眼目睹者徹夜難眠,而聽聞者午夜夢回,心驚膽戰。
  在一座不起眼的小房子里,一大幫人熱鬧地慶祝今天的戰果,并不斷吹噓自己想出的新的虐殺方式是如何的高明、如何的恐怖,要是不知情的人一腳踏入,聽到這樣的話題,會懷疑自己是不是不小心踏入地獄之門了,但老帕和山姆兩人卻是見怪不怪了,這兩天來,他們每一次進來這間屋子時,都先大大吸一口冷氣,雖然做不到閉目塞聽,但總不至于被人嚇到。
  我閉目養著神,調理著剛才激戰所牽動的傷處,雖然剛才不用我親自動手,但為了截住一個脫網的敵人,我接連動用了瞬移,防護等魔法,并手持腕刃發動斗氣進行了攻擊,傷口在用力過度下崩裂,鮮血染紅了肩甲,雖然事后經阿年包裹,但舊傷未愈再添新傷,也是要不得的事情。雖然閉目養神,但我卻心分三用,一邊控制著斗氣的運行路線,一邊聽著他們的海吹胡侃,另一邊卻是監聽著外圍的動靜,雖有警戒魔法示警,但我還是相信自己的耳朵,誰知道對方有沒有魔法高手存在,靜寂術的施展可以讓示警魔法完全失去作用。
  一重一輕的腳步聲傳來,以我的經驗顯示來者是老帕和山姆,他們一定是來報告今天的戰況,第一天成績驕人,共伏擊了對方一個中隊,七人小隊,二十四個十人隊,共殲滅入城之敵兩百三十七人,但今天就差強人意了點,敵人不再出動小隊以下的編制了,而小隊活動間明顯加強了聯系,使我們的數次合圍舉動落空。
  我斜眼瞄去,老帕臉有怒色,一身戰衣七暈八素的,應該是伏擊時吃了老大不小的虧,老帕郁悶地坐下來,看著熱鬧如菜市場的場面,更是怒由心生,重重地拍了下桌子,將屋里的沸騰聲盡數壓了下去,曾身為百夫長的他,如今已是晦氣盡掃,在與叛軍的周旋中,風頭無倆,已得到城外守軍的認同,這下怒中有威的舉動,真的令這屋里寂靜了一下,但只是一眨眼功夫,吵聲依舊,噓聲依然,老帕無奈地搖了搖頭,本來獸人的紀律性就不是很強,要是這些人是跟隨自己出生入死的獸人戰士,可能還會服從自己的命令,但這些人是誰啊,都是些殺人不眨眼的惡魔,要是說他們有一個頭的話,那就是坐在自己對面的星夢,只有他才壓的下這群被激起獸性、視生命如草芥的暴徒。
  我輕咳了一聲,頓時,小屋內寂靜到只聽到粗粗的呼吸聲,老帕苦笑著搖搖頭,正如他所料啊。我問道:“老帕,怎么回事啊,吃了大虧了吧?”
  老帕悶聲道:“敵人設了套,我們一時不察,踩了進去,折損了三十多位兄弟,幸虧山姆的變形獸擋著,要不然去的百人隊能回來的也沒幾個。”
  “怎么這么不小心啊?”我驚異地問道,以老帕的精明不至于踩入陷阱之中,而且還退得如此艱難。
  “對方穿的是普通制服,但戰力至少強一倍以上,嗯,倒是和當日力擋重騎及參與城頭攻堅戰的那些戰士有相像之處。”
  “哦,金棘花軍團,難怪,嘿嘿,看來我們也得下套,讓他們吃點苦頭才行。”一如既往,在算計他人時,陰陰的壞笑就會浮現在我的臉頰,此時的我詭異到令人不敢正視,因為就是在這樣的笑容下,在場的每一位或多或少吃過苦頭,而那些劊子手們見到這笑容,忍不住就想起這位當日浮現笑容,篩選突擊人選的情形,雖經過大風大浪的考驗,但那一碗糊糊至今讓人想到就有嘔吐的沖動。
  “對方一定是打亂建制,將金棘花戰士安插到各個搜索隊中去,這是增強隊伍實力最有效的辦法。不過他們既然分散戰力,嘿嘿,那我們怎么好意思不收這見面禮呢!”邊上聽著我自言自語的都變成了呆頭鵝般,傻傻地看著我。
  老帕更是心想:難不成這家伙發什么神經不成,要打伏擊戰。這想法雖不中也不遠矣。
  我一聲大喝:“各百長調整兵力部署,將所有觀察哨、暗哨、斥候以外的戰力全部集結,觀察哨、暗哨提高警惕,斥候全體出動,嚴密監視敵動向,隨時報告。”誰也沒料到我竟然放棄了以少圍多利、以暗對明的有利因素轉而打一場“光明正大”的伏擊戰,完全有違我見人放冷箭的“優良作風”。
  一個小時后,調動完畢,所有在外狩獵的部隊全部調回,而各方面的消息如雪片般紛紛飛回,最后,我們挑選了一個目標,是一個中隊的搜索隊,其中可能隱藏有十到二十名的金棘花,而另一個目標卻是離他們最遠的另一個中隊,不過那只是佯攻目標而已,為了能達到最好的效果,我將三個百人隊調往佯攻目標,而將五個百人設伏在主攻目標的救援路線之上,另有兩個百人隊負責接應、打援。
  另有不及撤回內城的留守獸巫十多人,其中也有魔法能力出眾的,他們被授命施放靜寂魔法,雖然每個人的施法范圍有限,但聯手施放大規模的靜寂魔法,做到屏蔽小型戰場的所有聲音不外傳,還有幾分把握的,況且他們屏蔽的方向僅有兩面,另兩邊,一邊是城墻,一邊是我們控制的區域。這種方法在伏擊戰中廣為應用,敵人也應該知道,一定還有其他的求援措施,就這幾天的情形來看,一般煙花信號上天是最為普遍了,但這東西很容易對付,對于像我這樣的法師來說,僅是小菜一碟而已,一個水系魔法輕松搞定,根本就上不了天的。況且屏蔽魔法也有部分幻影術的功能,其火光信號根本傳不出去的。
  步兵戰士實力相當,以五百人殲滅兩百人的戰斗,應該說是輕松自如,但問題是時間,以蘭城外城不足三平方公里的面積,再怎么屏蔽,再怎么調動對方,道路再怎么迂回,最遲半個小時,對方援兵就可以抵達戰場,而我下達殲敵的時間是十五分鐘,十五分鐘后,無論敵人所剩多少,如何處在劣勢,一律撤退,我可不想將有生力量消耗在毫無懸念的對攻戰中,我們有優勢,就是身處暗中,我們控制的外城還有一半的面積,敵人現在只能寸進,傷亡過大是一個因素,占領區不斷的被伏擊又是一個因素。
  設伏地點是在一個民居混雜的所在,地形十分復雜,很適合作伏擊之用,倒不是說利于兵力展開,而是打援方便,一個百人隊的弓手可以控制住敵占區的所有的進入路線,加上另一個百人隊的封堵,即便蒼蠅想飛出去也難,與其說這兩個百人隊是打援,還不如說是構成第二道封鎖線,十五分鐘內沒接到信號,又有多少援軍能趕到這里,他們接到的任務卻是讓他們極為郁悶的,十分鐘內,他們將不能現身,無論對方有多少援兵入內,一律放行,但后五分鐘就更為關鍵,外面的敵人不能放入一人,里面的也不許放一個出去,被任命領軍的老帕差點沒罵過去,這任務也太變態了點吧,前十分鐘讓自己和兩個百人隊晾風,后五分鐘卻要玩命,這落差也太大了點吧,靠,這家伙沒安什么好心眼,但在我布置希林和近一半的屠夫加入他的隊伍后,他徹底無語了。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