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30 功虧一簣

小包,這位道格族的極普通的斥候,因機緣巧合,得星夢賞識,升遷小隊長,憑自身敏銳的戰爭臭覺,迭探敵軍,屢立戰功,成為蘭城守衛者的指南針,準確的情報、精確的判斷帶給守軍一次又一次的勝利,但在戰后,此人消聲匿跡,生死不詳,但據傳星夢的守護戰士中有一位酷似此人,但真實性無從考證了。------------------------------
  讓老帕閉嘴的原因很簡單,這些虐殺戰的執行者們,雖然戰力不是最強,攻擊力不是最高,但他們隨便一站,身上所散發出的濃濃殺氣,血衣上所飄散的血腥之氣,也會讓人窒息,即便血戰后的戰場也不外如是,這個百人隊的作用抵的上兩個中隊的建制戰士了。我如此大方,給了一半這樣的屠夫,老帕再怎么不滿也沒法子了,況且有這些殺人機器在這,相信完成任務是沒問題了。
  我給的這么多,也是出于戰術考慮,雖然誘敵入圍僅兩百人,而主戰的己方五百戰士完全有可能一口吞掉它,但事物總是有相對性,誰知道這兩百人中有多少金棘花戰士,又有誰知道戰事有沒有變化,未慮勝先慮敗這個思想在我的腦中是根深蒂固的,安吉爾阿姨給我上的第一課就是這個,所以做任何事前,我所想到最多的就是退路。某位史學家曾在事后評論這場戰事,說是毫無意義的戰爭,只是獸族的一次內哄而已,而守城之軍完全有機會在對方抵達前全部撤退到安全所在,游擊戰更符合獅人利益,星夢的指揮才能實在也不怎么樣。對此,我是不屑一顧,撤退誰沒想過,但那時的最高指揮官并不是本人,有堅城天險相助,未戰而言退,不砍了你腦袋算是對的起你了,再說了撤退容易嗎,全城上下三萬多人,軍隊可以快速遠揚,那平民呢?又有哪位獅族同胞會輕言投降,那可是最可恥之事,這可不是內戰,而是叛亂。他們唯一的出路可能就是死亡了。
  計劃按我們所策劃的方向前進,誘餌放出后,敵遇襲的中隊立刻煙花上天,求援號角高鳴,所有搜索部隊快速向求救信號處高處移動,但聯軍第三別動隊一中隊,卻在救援途中出了狀況,被團團圍在了一處屋宇密集處,四面通道全被封鎖,屋背上還閃出不少弩手。
  中隊長大駭,趕緊示警,但更讓人驚駭處卻是根本就毫無用處,號角聲竟然傳送不出,而意圖上天的煙花被當頭澆下的大雨熄滅,這樣的狀況下,召援無果了,而隱約閃現的敵人卻有數百人,這可能是城外敵軍的一半還多了,沒想到竟然設伏于此,但所謂兩軍狹路相逢勇者勝,己方也不是沒有逃脫的機會,他大喝一聲:“弟兄們,拼了,沖啊。”當先向著己方控制區域突襲,而隨同他一起的是二十多位魔族金棘花戰士,他們的戰力果然出眾,很快就將沖出了十多米,真是擋者死,攔者亡啊。
  我一揮手,數十弩手開始實施點殺攻擊,數人配合攻擊一位沖鋒中的戰士,而其間屋宇間,地底不斷探出奪命利刃,不斷將敵人刺傷在地,而這些人卻被大部隊拋棄了,為保己命,誰還顧的上去理別人啊,而兄弟情深,想伸援手的,很快就隨同受傷者被圍攻者砍成了肉泥,這還是沒有出動屠夫時的狀況,這些執行虐殺任務的戰士被送外號屠夫。像這種圍殺根本就無懸念,唯一可慮的是能不能在規定時間內盡多殺死對手,但五分鐘不到,斥候回報,竟然有兩個中隊的戰士向我們這邊疾趕,估計三分鐘內就能到達主戰場,這是一種觀察動向的夜鷹用獨特的鷹舞所顯示的狀況,而此時才殲滅了一半不到的敵軍。
  我陷入沉思,怎么敵人來的如此之快,根本不可能有消息傳出去的,而我們能不能吞下這么大一塊肥肉,真的成問題了,一聲鷹啼聲將我的思緒閃到了疏漏處,敵幻獸騎士,唉,真是百密一疏啊,敵人竟然出動了幻獸騎士傳送各處情報,好大的手筆啊,雖然巷戰他們是不可能參與的,但高空總攬全局總是可以的,真是失敗。相信各處仍有不少部隊增援,再不撤,可能沒吃到羊肉反惹一身騷,果然天上鷹舞更急,顯示有大隊人馬包圍過來,我根本不再考慮,下達了撤退的命令。
  雖然圍攻的戰士和外圍的老帕等人,特別是屠夫們很郁悶,這撤退令也下達的太那個了吧,十分鐘的時間還沒到,大多數人刀都還沒碰到敵人的毛呢!但還是以最快速度執行了命令,誰讓這次指揮的是命中的克星呢?要是他們的主官,以獸人的無組織性無紀律性而言,極可能撤退不會如此及時。
  剛才還殺聲震天的戰場突然間變得靜寂如夜,這強烈的落差使一中隊的戰士們感覺迷茫,要不是滿地的尸骸,還真以為剛才僅是做了次夢而已呢,兩分鐘后,援軍趕到之時,看到的僅是圍成一堆發著呆的己方戰士,再就是滿地的尸體和肉糜,最先趕到的指揮官松了一口氣,以這樣的殺傷手段肯定不是屠夫所為,否則今晚又是一個不眠夜了。
  對于撤退舉動,理解的人有之,不理解的卻是占了大多數,而要向這些殺紅眼的戰士解釋撤退的用意,無異于對牛彈琴,我僅能用側面旁敲側擊,至于明不明白,那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斷后斥候,請說明我們撤退后敵軍情況。”
  身為斥候,最主要的一點就是能趨安避險,在蘭城,能在敵人眼皮底下打探軍情的也沒幾個了,而小包對于這點做的很好,他并不是獅族人,而是少有的道格族人,這一族是狼族的世仇,但多年來被狼族壓迫,苦苦求存下唯有避禍到其他各族領地,小包加入獅族軍隊的目的無非是混個溫飽,而天生的靈敏性和警覺性使他天生就成為偵察刺探消息的好手。小包滿懷祟敬應聲道:“是,將軍,我軍撤退兩分鐘后,就有敵一個中隊援兵趕抵,而五分鐘內,我們包圍圈外圍至少會聚了兩個千人隊。”
  “你們先前犯了什么錯誤了?”我冷聲道,獎懲分明雖然不是軍威維系的唯一標準,但也是重要組成部分,對于先期情報刺探不力,導致功敗垂成的主要責任人,我沒當場發飚已是客氣了。
  “屬下等辦事不力,只注意了地面目標的動作收集,對于天上的監控疏忽,請將軍責罰。”小包誠惶誠恐道,因隊長陣亡,大家唯有推舉他來報告情況。
  “哦,是嗎?”對于眼前這位獸族大漢能有如此冷靜的分析頭腦,我不禁刮目相看,問罪之心反淡化了,現在這支軍隊不缺戰士,缺的就是指揮官,頭腦冷靜、善于應變的人才,而這個貌不驚人的獸族大漢卻有著這方面的潛質。我繼續盤問道:“要是事前偵察得知,你怎么確保這次襲擊的順利完成。”
  “小的會想法子引開幻獸騎士,然后再實施先前計劃。”小包很是奇怪,這人見人懼的惡魔怎么如此和言瑞氣起來,和先前大家所描述的大大不同。
  我宛爾一笑,這方法直接實用,雖然我有更好的方法,但能想到這樣也是出乎我意料了,看來這小包肚里還真有幾分貨,我命令道:“斥候小隊隊長陣亡,你補缺吧,我不希望下次有這么低級的錯誤出現。”
  小包出得小屋這個臨時指揮部,如釋重負,大大地吸了一口外面的空氣,里面的空氣實在是太壓抑了,參謀閣下雖然比起傳說來沒那么可怕,但那些三三兩兩聚集的屠夫們,外溢的殺氣和彌散在空氣中的血腥之氣令他極不舒服,倍受壓力,就是剛才隱伏在暗處,以一人監視幾千圍剿之敵,也沒這么難受,而對于任命,更是喜出望外,雖然他能力出眾,但無奈身為外族,總是被壓制住升遷的機會,沒想到這回倒因禍得福,弄了個小隊長當當,下面可是有十幾號人可以使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