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31 魔影疊現

狼族和道格族一樣,天生也有敏銳的嗅覺和預知危險的感官效應,對于蘭城這樣處處危險,步步殺機的地方,他們本應發揮其天生的優越性,做出應有的貢獻,但而對于攻堅戰,狼騎兵比起他們的步兵,也沒多大的優勢。聯軍統帥部的不和協聲音和安哥拉的指揮不力,使狼族在蘭城的大受挫折,尤其是外城的搜索作戰中,他們所擅長的狼群效應反被對方應用得如火純青,白白給對方添了許多戰功。羅蘭歷七五三年三月十五日,外城被攻破的第六天,小雨,聯軍日以繼夜的攻城終于收到了成效,內城的防衛岌岌可危,要不是外線的牽制,內城早在兩天前就被攻破了,此時的皮耶羅憔悴不堪,胡子茬子已是老長,面容憂郁,雙眉緊蹙,唯一還讓人振奮的就是他的眼睛,還是一如既往的有神。
  在過去的五天中,敵人改變了策略,分兵兩路,一路截斷內外城間的聯系,對外城處于防御狀態,只圍不攻,而對內城卻是發動優勢兵力,輪番強攻,在防御物資嚴重缺乏下(外城的防御設施因城破突然,根本就不及運回內城,全被就地毀壞了),以兩千余的殘兵守穩內城,真是很艱難的一件事,況且兩天前,敵人竟然調運過來兩臺投石機,對著城墻亂轟,好在投石機制作粗陋,時不時就壞了,投出的石塊又實在太小,對城墻的毀壞也不是致命性的,否則這仗也沒法打了,但城頭不知已被多少敵人踏上過了,幸虧戰士們舍命相搏,才擊退敵人,而最險的一次,幾乎破城,但占盡優勢的敵人卻莫名其妙地撤了軍,應該是外城戰士們制造的反擊吧。
  皮耶羅雖然想打個盹,但看著不遠處迎風站立的表妹靜,就不由的心痛,已經六天了,表妹總是時不時觀望遠處層疊的民居,應該是想到了星夢這家伙了,自己實在不該把兩人最后的相聚機會給剝奪了,唉,不過星夢這小子還真厲害,以表妹比天高的眼界,竟然會中意于他,真是人不可貌相啊(說真的,這家伙比起低階獸人來,也不見得漂亮到哪去,況且獅族美男子雖少,也不是絕無,以自己的品貌,怎么也比的過他的,唉,可悲的同族不婚制度)!
  皮耶羅心中雖認同星夢的才能,但心底里為表妹不值,堂堂獅族圣女,獅族皇位第三順位繼承人,竟然下嫁給個奴隸,真不像話,不過想歸想,要真讓他在大家面前發表這個意見,估計這個,很難,現在的星夢可是從奴隸到將軍,雖然現在他身為獅族之王的可能性很大,并且掌握了蘭城大部分兵力的指揮權,但相信只要那個無聊法師一聲令下,這些兵痞子們肯定是令到而從,自己被當場格殺的機率大于百分之九十五,而且要是在靜面前發表這個意見的話,估計她會好好讓這個表哥領教一下什么叫中傷的后果,以皮耶羅的聰明才智當然知道什么話應該說,什么話不應該說。
  皮耶羅迷糊中用力地搖搖腦袋,自己這是怎么了,明明對星夢佩服有加,但卻忍不住嫉妒起他來,真是可笑啊難道自己真的是嫉妒了不成,皮耶羅笑著嘆了口氣,目光再次轉向了城下,充血的眼睛里滿是仇恨,這戰死的大多都是獅族的子弟兵啊,是獅族寶貴的戰力,如今跳梁小丑們一個個跳了出來,犧牲的卻是獅族無辜的百姓,他現在是恨不得將叛軍中的那兩個萬夫長千刀萬剮,雖然他不認同星夢倡導的虐殺戰方式,但對于葛爾拉斯和漢斯,他不介意用比那陰毒千萬倍的刑罰。
  在過去的四天中,攻擊頻次是越來越密了,從原先的數小時一次到現在的一小時一次,幾乎是剛打完一波攻擊,另一波又上來了,但皮耶羅從小接受的就是軍事教育,對于連續作戰的經驗雖很少,但知道疲兵難以持久的道理,他在過去的幾天中總是讓士兵輪番上陣,一天中也能做到休息幾個時辰,但現在兵力隨著消耗開始捉襟見肘了,雪藏的兩個百人隊卻是最后的支柱,不到危急關頭是萬萬動用不得,這些士兵唯有死命苦撐,但時間也不可能持久的。往請援軍的幻獸騎士已是往返數次,但每次帶來的消息都令人手腳冰涼,皮耶羅此時不禁想起當日某人做的總結性發言“求人不如求己,待援兵到達,黃花菜也涼了”。對于承諾,只要再有兩天就可以完成了,加上預備隊的生力軍,自己絕對有把握兩天內內城不失。只是兩天后,自己這些人將何去何從呢?
  在兩天前,聯軍突然增兵,近一萬兵甲整齊的部隊穿城而過,而那天的戰斗幾乎就沒停歇過,但奇怪處就是對方的攻擊頻率雖上升,但攻擊力還是毫不見長,但這種情況持續發生,以其兵員前進速度和長度估計,有近十萬的軍隊和相應的給養物資穿過蘭城,而后面好象還有軍隊在陸續開拔到對岸,雖然城頭守兵眼睛里全是火,但也無可奈何,要是對方全員攻城,一個浪頭過來,就會淹沒整個蘭城,但奇怪的是對方并不作任何停留,馬不停蹄,直接穿城而過,皮耶羅的此時腦海中天人交戰哪,這些部隊偃旗息鼓,也不知道是什么番號,但軍容卻是極為鼎盛,蘭城南的地形圖在他腦海中生成,這么多軍隊不可能是去剿滅獅族的邊防軍的,而南面和獅族領地交界的就只有狐族了,難道是針對狐族而去的。
  皮耶羅在那猜測,我卻在一沙盤面前愁眉苦臉,這些天來,陸續有大部隊開始向南進發,劍指狐族領地,據小包觀察,這些人并不是獸人,而是魔族戰士,至于是哪個部落的,卻弄不清楚,對方根本沒打旗號,沒亮番號,應該是一次奇襲戰吧,從獅族過境,向南唯一的攻擊目標就只有狐族了,魔族大兵壓境,狐族防線可能一擊即潰,畢竟當今狐皇是我的親舅舅,可可的干爹,不瞧老媽面子,也要給可可幾分薄面,救援是不可能了,通知一下總還是要的,我苦著臉的原因并不是如何通知的問題,而是如何脫身的問題,要是我一個人,那簡單,趁夜色渺眇,我閃人先,帶走這些出生入死的兄弟也容易(拋棄同伴向來不是我的作風),問題是怎么安置他們呢,投奔那個叫什么的混蛋邊防軍主官,想也不用想了,就憑他的見死不救,誰知道會不會把我們捆了直接送人邀功呢?又有誰知道這人是不是和葛爾拉斯一樣早有叛逆之心呢?南行根本無路可走,總不能避入狐族領地吧?咦,狐族領地,我們逃生的唯一出路啊,哈哈。
  對于想到逃亡的地方,我可是很是高興了一把,這么多天與死神閣下打交道的日子,擱誰身上也不好過,面不改色心不跳并不代表我不煩心,雖然底下對我是言聽計從,令到而遵,但不代表我沒心理壓力,煩惱有時候僅能對老帕、山姆他們說說,但隨之而來的就是兩人的“切”聲,擺明不相信啊。而我唯一能訴心聲的靜卻在數百米外的內城,雖僅數百米相隔,但可能是只尺天涯吧,想相會,在這蘭城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魔族大軍一定是直插狐族腹背空虛之處,我們雖有消息傳送出去,但可能狐族也調集不了如此多的兵力防御吧,而邊防線一失,狐族的大片領土就暴露在魔族眼皮底下,對于內線薄弱的狐族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啊。”老帕不愧是見多識廣啊,對于魔族的意圖也猜了個八九不離十。
  “想那玩意干么,還是想想我們怎么逃生吧?干掉了對方這么多人,就是追到天邊,他們也不會放過我們的。”山姆一下點中了我們當前的重點問題。
  “我知道群山中的一條秘道,可以從獅族領地直插狐族領地,并不用經過兩族的邊防軍。”小包在邊上說出了極有建設性的話。
  因為這些天來,小包的卓越表現,已被我提升們斥候總長,直轄下面的明暗哨、斥候、偵騎,這小子手下的人現在多達五十多位,比我這個光桿司令強多了,一遇上戰事,我身邊往往只剩我一人,連負責保護我的阿年也沖上去大玩刀法,還要麻煩我給全加持這個加持那個的,也搞不清到底是他保護我,還是我保護他來著。
  “哦,你知道怎么走嗎?”我迫切地問道,這可是倏關幾千人的存亡啊。
  “應該能找到,當年我就是從這條秘道逃生到獅族的,那時,那兒還是狼族領地。”小包拍著胸脯打了包票了。
  “老帕,聯系城里,兩天后子夜全軍撤退,城外二十里其頓狹谷會合。”
  “好的,我馬上去辦。”與我的這些天相處,早習慣了我隨時發布命令的癖好了,根本不問究竟,立刻執行。
  我也很滿意手下這些人的辦事作風,以雷厲風行來形容也不為過,時間就是生命就是戰機,稍瞬即逝,獸人們是盲從,而老帕對我卻是信任。
  小包眼中的火花一閃而逝,但心里卻是又多了幾分敬意,附近的地形他每天巡視,是最熟悉不過了,而我剛才提及的其頓峽谷卻是東向之路,南進的魔族部隊根本不會從那繞遠路穿過,而這也是唯一最安全的路了,西、南兩方向肯定是魔族進軍的主線路,而北面卻是敵軍南來所在,誰知道還有沒有更多的軍隊涌到,東進之路正是最安全不過了。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