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32 借船水遁

出于大戰略的考慮,魔族的合擊軍隊根本就沒在蘭城停留,而直赴集結地點,他們將在獅狐兩族領地交界不遠的平原之上集結,完畢后,大軍將對狐族邊防軍作全力一擊,對于蘭城的抵抗也沒放在心里,在近兩萬的聯軍圍困下,想反敗為勝的機率等于零,最多僅是脫圍而出,魔族在蘭城付出的代價已足夠大了,現在即便全殲城中之敵,也只過是小功一件而已,與其浪費時間,還不如早點集結完畢,早些展開對狐族的攻勢來得實在。聯軍對于魔族此舉也很是理解,這里的戰事僅是大戰前的插曲而已,魔族軍隊不可能在此浪費過多的時間,而自己這些人雖然沒完成奪取蘭城的戰略目標,但還是打通了這條交通線,唯一美事不足的是如果不清剿完蘭城之敵,補給線勢必難以保證,這場戰事不知還要拖多久,軍隊中已開始出現精神崩潰的士兵了,要是時間拖的太長,炸營也說不定啊。不過聯軍的各位主官們現在的心情還是不錯的,城頭抵抗力越來越弱,而外城的抵抗運動已輕微不少,相信不出三天,內城就能攻破,而外圍之敵應該也會識趣撤離。
  兩天,對于很多人來說,可能很快就過去了,但對有的人來說,卻是極度漫長的,漫長到令人有度日如年的感覺,但無論對內城還是外城的獅族戰士來說,這兩天無論怎么難捱,都必須挺過去,而論情形,卻是以內城防御戰更為艱難,敵人的進攻如潮水般,此起彼伏,一波接著一波,根本不讓人有喘氣的機會,而皮耶羅更是調動了預備隊投入戰斗之中,雖暫時守穩了城頭,但也不可能持久的,戰線的漫長加上多日的疲勞作戰,基本上令預備隊以外的戰士戰力大損,而死傷每時每刻都在發生,此時最具殺傷力的并不是預備隊的生力軍,而是數十位弓弩手,他們在靜的帶領下,充當的救火隊員的角色,哪有危險就往哪撲,這些都是獸人射手中的佼佼者,而城中所剩有限的弓箭全分配給了這些射手們,以讓弓箭發揮其最大功效。
  內外城唯一的聯系方法就是昂仰頓挫的號角聲,只是獅族以往通用的號角聲,叛軍是了若指掌,新的聯系方法在我的提議下重新確定的,兩天前通過號角聲,我們傳達了撤退的時間,而對于是否能安然撤退,我心里也沒底,這兩天聯軍對內外城的分隔更加嚴密了,而對內城的攻擊越發猛烈,以雙方的血仇,根本就不會留下活口,內城一破,那里面的所有戰士將與石俱焚,內城因地道被堵死,出城唯一通道就只有南城門,而敵人也不傻子,當集結了數千生力軍守株待兔,即便棄城,也還有重重關隘要闖,外城倒沒內城的煩擾,現成的出城管線,唯一不足的可能就是戰騎了,打巷戰根本輪不到騎士發揮,接應成了現在最為迫切的問題,外城傷兵早就轉移出去了。
  如今困擾皮耶羅的也是這幾個問題,一是層層封堵,二是傷兵滿營,重傷不能騎乘者達兩百多人,拋棄他們,等于讓他們等待被殘殺的命運,而帶上他們卻更不可行了,根本就沒辦法攜帶,現在他正憤懣中,靜、關培也是站在一旁,對于傷兵的安置問題,曾有妥善的解決辦法,通過城下的地道運送到安全處,但一天前地道入口被南門外的巡守敵軍發現,為避免敵軍借機入城,唯有轟塌了地道,三人苦無對策啊,靜心里雖牽掛星夢,但一直以來都沒高級將領陣亡的消息傳送入城內,作為城外最高指揮官的星夢也應該安然無恙的。
  對于城內的困窘,我是無能為力了,如果不能守穩城頭,外城還能發動幾次像樣的佯攻,以減輕壓力,但問題是重傷的戰士們該如何安置,光是逃亡之路的顛簸也不是他們受的了的。如今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哪。我在發著嘆息,邊上坐著的十多位中高級指揮官們卻沒一個支聲的,他們中大多數是沖鋒陷陣的大老粗,哪想的到好方法啊,而老帕、山姆和阿年、小包卻也是愁眉不展,苦無計策。希林卻在大吐著唾沫,剛才他在伏擊中剛咬下一位魔族戰士的鼻子,豈料臭不可聞,打架沒覺得,戰后卻是深有所感,已不知吐了幾回唾沫了,他身邊的地下差不多全是他那發著腥臭的口水,我惡心地朝他看了看,卻根本沒看到他有什么害羞的表情,再看地上那坨,實在是提不起再看過去的興趣,但一只掙扎的小昆蟲卻吸引了我的目光,苦苦求存的昆蟲不屈不撓地作著努力,我好像心里有什么觸動,卻描述不出具體的情形。
  接下來的情況就極為搞笑了,一群人圍著地上的一坨口水,研究著什么,我此時正陷在思緒中,被阿年的話點醒了:“希林,你這家伙真惡心,你看這小蟲子也受不了你那味,極力游出來昵。”
  “靠,什么啊,這小蟲子是以暢游呢!你懂不懂啊。”
  “游泳,口水,不錯,有創意。”我靈機一觸道。
  圍著的眾人本就是一頭霧水,現在更是不得其門而入了,不知道我什么意思,我解釋道:“內城不是有水路嗎?可以乘船脫逃。”
  “切,那不是送死啊,以蘭花河的水流速度,過了蘭城后可是迅如奔馬,乘船,不是自找死路啊。”老帕倒是對蘭城地形下了苦功了。
  倒是小包明白我想法,立刻辨駁道:“總比等死好吧?對傷員來說,至少還有一線生機。”
  “這個消息可沒辦法用號角通知內城,希林,你走一趟吧,隨靜小姐他們由水路撤退,會合地點改為蘭城東兩百里外的絕秀山。”昨天剛詳細研究了獅族領地的窮山惡水,地形物貌,沒想到現學現賣了一回。
  “是,大人。”希林是毫無猶豫,痛快回答,雖然對于不能繼續在某人麾下效力,有些失落,但能就此脫離“苦海”,還是喜大于憂。
  看到某人竊喜的樣,我悠悠問道:“離開我,真的就這么高興嗎?”
  “那當然。”希林連想也沒想,脫口而出。引起邊上一片哄笑聲。這小子不愧是跟我時間最久了,也學了點滑頭,“大人,我可不是為離開你高興的,而是有我在靜小姐身邊保護她,應該更能確保安全的。”
  “你小子會說人話啊!這回就放過你了,不過靜要是有個什么差池,嘿嘿,知道后果了。”
  “是,大人,小的就是拼了命也要保全小姐安全的。”
  “入夜就出發吧,有幾個時辰應該能安排妥當的,我們會發動幾次騷擾性攻擊,話一定要傳到。”我吩咐道。至于為什么沒寫手書,也是有原因的,雖然希林有幻獸相依,但對方重重防衛下,依然有一定的危險性,對于像他這樣的重情義的獸人,口訊是最為安全的了,根本不諛泄密。
  子夜時分,烏術等一干人等站在內城東墻之上,目送著在湍流中遠去的船隊,雖然有心攻擊,但夜幕遮攔,船在急流中一泄千里,幻獸騎士也不一定追的上行蹤,況且對方竟然有數位幻獸騎士升空護航,生死悠關,有人敢追上去肯定是拼命之局,聯軍在攻城戰中已有數位幻獸騎士為此喪命,而所余也沒幾個了,追上去也不一定討得了好,唯有寄盼船隊在急流中全軍覆沒了,不過心里還是喜大于憂,花費了巨大代價下,這蘭城還是拿了下來,補給線全線貫通,任務總算達成了。
  而在外城的管線入口處,我也露出了笑容,靜他們借船遠遁的消息已然傳到,大家也終于可以安全地離開這生死地了,雖然未來仍是茫然一片,但正是因為看不到未來的方向,才是人生拼搏的目標,我充滿信心。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