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33 不謀而合

獸神殿,絕大多數獸人頂禮膜拜之地,自千年前成立至今,從沒涉入到各族的爭執糾紛中去,但對于獸人王國和歷代獸王的行為舉止卻起了監督作用,一有不符合獸人利益之事,立刻予以糾正,撥亂反正正是其職責所在。但羅蘭歷七五三年間,獸神殿卻下達了一令世人瞠目的命令,那就是對虐殺戰創始人黑暗法師星夢的追殺令,而獎賞卻出的低,僅授予獸神見習戰士的稱謂,這簡直是在侮辱高階戰士的實力,所以奉令而行的獸人罕之又罕。后世史家研究表明,獸神殿的長老們根本就不想追究星夢所謂的虐殺罪行,這僅不過是堵悠悠眾口的拙劣方法而已。―――――――――――――――――――――――――
  隨波逐流的是破舊不堪、滿目瘡痍的小船及無數殘木碎片,其間還有不少死抱著木板,苦苦求存的人,在水中載浮載沉。
  在一處急流轉彎處,這些小船和碎木如離弦之箭,撞上了布滿鵝卵石的沙灘,小船那本已脆弱的船體根本經受不起如此大力的沖撞,很多都在沖上沙灘后撞的支離破碎,而船中的或人或獸繼被撞的東倒西歪后,被慣性甩在密布的鵝卵石之上。
  經過一百多里的飄泊,逃離蘭城的船隊近百只船,至此全軍覆沒,而踏上逃生路的一千八百多人,如今也剩不足一千之數,劫后余生的喜悅并沒讓這些疲憊欲死的戰士們高興多久,因為多日緊繃的神經一旦松懈,他們立刻陷入暈迷的狀態。
  要說唯有幾位還保持頭腦清醒的,就只有皮耶羅、希林等幾位幻獸騎士了,他們沒經歷令人眩暈欲死的漂流之旅,使他們沒加入到昏迷者的行列中去,而要說精神抖摟就只有希林了,在外城作戰,星夢的魔鬼式指揮雖是血案累累,但休息還是保證的,不像內城,日夜備受煎熬。他們并沒有降下幻獸休息,而是分頭巡視附近情形,以保證沙灘上近千人和數以千計的火獅的安全,而數十只沒有暈過去的強壯火獅在外圍集隊,往來悛巡,以驅趕妄想靠近覓食的魔獸,夜仍黑,四周死氣沉沉,要是你不小心踏入此地,保證會嚇個半死,到處躺滿了血人,在月光的照耀下,更見猙獰。
  同一時間,其頓峽谷深處,也匯集了一大群人,他們或多或少負傷在身,更有數十人躺在擔架之上,他們三三兩兩聚集在一起,但卻沒任何聲音發出,這是怎么樣的一支部隊啊,即便痛苦的呻吟聲也被壓抑在嗓子眼里了,許多人的眼光瞧向他們的統領,也就是我了,不知道我站在高處遠眺蘭城有何用意,卻不知我在心里暗暗乞求上天保佑,靜等人能安然脫險,我回頭望向這些和我出生入死的兄弟,雖然身陷險地仍兵家大忌,但也是兵家大利,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道理雖然人盡皆知,但真的拿命去拼的時候,又有幾人不退縮呢,但這些人卻做到了,雖然是為他人做嫁衣之舉,雖然為狐族爭取到的時間有限,雖然他們現在如狗般軟癱無力,但他們只要稍作修整,又是一支生龍活虎的鐵軍了。
  我們比靜他們稍遲撤退,沒有戰騎的機動性,為避免被聯軍巡邏隊發現,我們繞了遠路,到達這其頓峽谷時,已是三小時后了,過了峽谷,又是一望無際的草原了,不在此稍作調整,被追殺敵軍趕上的機會很大,兩軍彼此間的血仇,不可能就此罷休的,被追殺千里也不無可能。
  此處雖是絕地,卻是安全無比,前后全被我軍的弓手封死道路,而且我們身處高地,還巴不得有人追來呢,居高臨下打一場伏擊戰,勝率九成,而弓手外圍卻是小包率領的斥候小隊,他們分兩班,一向其頓峽谷以東探路,另一班卻是嚴密監視敵軍動向,也就是說隨便哪邊有個風吹草動的,戰士們立刻可以做好戰斗準備。
  老帕很是奇怪我為什么在這絕地休息,要知道這破峽谷是可以繞行的,以騎兵的速度也就是一個小時的事情,兩頭一堵,那真是甕中捉鱉了,這又是兵家大忌了,但眼前這位向來不按常理出牌的,象冒險水遁這種建議也會提出,而內城的統領們竟然接受,沿蘭城以下的水路,礁石林立,暗流、旋渦不計其數,估計生還者有半數應該就是異數了。不過他也沒提出意見,灰頭土臉了好幾回,都有點怕提意見時,被這小子再數落半天。
  絕秀山是蘭城以東唯一的山脈,方圓數百里,他能屹立在大草原之上,的確是異數了,而我們會師的目的地就是此處,我不擔心我們走不到那,以這隊虎狼,遇神殺神,遇魔誅魔,根本就沒人能擋的住,而靜那邊情形也不該太壞,最擔心的就是阿骨顏和阿果兩人的大隊所在,是否能安然度過追殺,他們雖然比我們早走了近七天,但蘭城以南的大片草原使他們所在的大隊平民,輕易就會被獵鷹發現所在,急于報復的聯軍肯定不會放過機會的。
  蘭城以南大草原之上,阿果已然醒轉,雖然失去斗氣,全身經脈盡裂使他痛不欲生,但我讓人傳給他的話卻讓他斗志昂揚,如今正讓人扶著,看著張人形經絡圖研究什么呢,而阿骨顏也躺在同一帳篷里,悶聲說道:“我說果啊,你還是歇歇吧,明天還要繼續趕路呢,據報,有大隊人馬銜尾殺到,你說我們改變目標,向東走怎么樣?”
  阿骨顏等了半天,沒見有反應,隨手拿起身上的頭盔就扔了過去,沒什么氣力,在半路上就頹然落地,發出沉重的金屬碰撞之聲,而扶著阿果,拿著經絡圖的侍女玉兒卻是咯咯一笑,道:“將軍,你還是小心歇著吧,如果傷口再行崩裂的話,明年也好不了了。”這是阿骨顏府上的侍女,本來是照顧青少的起居飲食的,如今卻被命令照顧這兩個超級病號,相處幾天下來,不熟也熟了,居然開起千長大人的玩笑來了。
  此時帳門簾掀開,稚氣未除的青,全副鎧甲,還沒走進帳內,已是大聲嚷嚷:“老爸你倒是爽啊,和玉兒打情罵俏的,難為我這個做兒子的,小小年紀就要忙里忙外的。”現在青搶著分擔了護衛的職責,下面僅兩三百號當兵的,卻要承擔起保護兩萬多人的任務,也夠他忙活的了。等到了帳內,更是氣不打一處來,“阿果,你比我老爸還爽哪,溫香軟玉的。”
  燥得玉兒小臉通紅,辨解道:“少爺,哪有啊,我在扶著阿果看東西呢,是星夢大人的。”說到星夢,臉色稍變。剛被派往侍候兩位重傷號時,她心里還真奴家怕怕,阿骨顏還好,但這阿果的惡名卻是傳遍蘭城上下了,哪料幾天相處下來,卻發現這阿果面對自己如花的美色竟然毫不動心,也沒現半點兇狠之相,相信是以訛傳訛的結果,怎料阿果起先是沉浸在成為傷殘人士的悲哀當中,后來又看到了復原曙光,根本無心女色,畢竟對于獸族戰士來說,榮譽勝于一切,而榮譽是必須建立在武力之上的。
  青嘿嘿笑了聲,很是猥瑣,玉兒更是害羞,低頭不語了。阿骨顏問道:“追兵的情形如何,怎么蘭城這么快就破了。”
  “不是追兵,斥候回報,是魔族的軍隊,他們的先鋒軍團離我們僅有半天的路程了,不知道蘭城情形如何,靜姐他們是否無恙。”
  “怎么會是魔族軍隊?”阿骨顏大惑不解。
  阿果終于將注意力集中到談話上來,建議道:“我們是否連夜開拔,否則很快就會被追上的。”卻被阿骨顏父子給切回去了,這簡直就是廢話,不連夜走,明天醒來說不定已做了俘虜了。
  青倒是學過幾年兵法,老氣橫秋道:“這些魔族由北而來,沿西、南兩方向同時進軍,我們要避開的話只有向東走,希望他們不是追我而來。”這個建議立刻得到了其他兩人的贊同。
  三人商議妥當后,立刻拔營東向,睡夢中的平民們雖有意見,但聽說追兵迫近,也就無人發牢騷了,畢竟小命比起睡覺來,更是重要。
  豈料此舉使三路撤退的蘭城敗軍,不謀而合地向絕秀山靠攏過去。